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8、第七章 ...

  •   四月御花园的荷花只是亭亭立着,尚未□□,一丛一丛的牡丹与桃花却早已盛放,日日争奇斗艳,好不热闹。
      入了夏以来就格外地燥热,所幸素水宫前院有一座双层的楼台,叫清凉阁,宽敞通风又遮阳。我与淑妃娘娘最近便时常在那里,上午娘娘教我写字作画,下午煮了酸梅汤边喝边闲聊,有时还玩一些宫中时兴的游戏,到了夜晚就把凳子躺椅搬到栏杆边,看着细碎又闪亮的星子任时间或急或徐,心中只在意身旁的人,只尽情享受着当下这一刻。
      但这几日却没这么惬意,起因只是我随口念叨了一句,这清凉阁里好是好,但总是坐着也没意思,若是有个秋千就好了。娘娘听了当下便给了我两根镶着宝石的金钗,说,把这个拿去请两个小太监在楼台上修一座秋千就好了。
      我连忙推辞说这只是玩笑话,不必当真的。
      谁知淑妃娘娘却耍了赖:“本宫可管不着这是不是玩笑话,既说出来了,就说明心中是想要的,既想要又为何不做。”
      我从未见过这么华丽的珠钗,坚持道:“娘娘还是拿回去吧,这些东西留着日后指不定有什么大用呢,此时只是搭一座秋千,不值的。”
      “只要是花在本宫的初翠身上,再多的金银也都是小事。”她说着轻笑一声:“是谁告诉你本宫只剩这些首饰的。本宫最不缺的就是首饰了。”
      我不解道:“那娘娘为何不用这些首饰多换几件衣服,吃些好的。也免得过得跟宫女一样苦。”
      淑妃娘娘打趣我说:“本宫可不敢抗旨,你一个小丫头胆子竟如此大,还敢阳奉阴违了。”我就定定地看着淑妃娘娘,她果然憋不住了笑着说:“好了好了,不逗你了。”
      她的笑容微微收敛:“这些......这些都是故人所赠,之前一直舍不得用。”
      “那现在怎么就能用了呢?”
      “我都快要去见他们了,这些身外之物又不能随我一起,还不如现在就把它用一用,也省得它放在盒子里生灰。”
      淑妃娘娘居然又拿这件事开玩笑,我气得一把拿过金钗,哼了一声就走出素水宫。远远地听见娘娘微不可闻的笑声,我气得差点被绊倒,心想着再也不要理淑妃娘娘了。
      于是,我这两天就专心致志地监督那两个小太监搭秋千,强忍着同淑妃娘娘说话的欲望,连眼神也不往她那里瞟。
      在完工之日,我送走那两个小太监,一转身就看见淑妃娘娘站在宫门口笑望着我。我心里一跳,顿时有些手足无措,站在原地走也不是停也不是。
      “初翠,本宫可出不去,你若是一直站在那里,本宫也陪你站,你站多久本宫就站多久。”
      我一下子就没辙了,只得走向素水宫的大门,那个娘娘在的地方。
      娘娘总是知道如何拿捏我,但偏偏我还没有什么办法,谁让那个人是我的淑妃娘娘呢。
      我快靠近她时,她一把将我挽住,眉眼弯弯,笑得春风和煦:“搭了新秋千还没去试试,走吧,小祖宗。”见我还耷拉着头,她捏了捏我的脸:“莫要生气啦,淑妃娘娘给你赔罪好不好?以后保证不说浑话了。走啦。”
      秋千做的面向清凉台的外侧栏杆,正常地玩倒没什么危险。但我今天起了坏心思,我故意荡得很高很高,到最高处时整个身子已经飞出栏杆。淑妃娘娘在一旁吓得变了脸色,连忙叫我快下来,危险。
      我快意地笑出声,许久未曾这样畅快地笑过了,在身子飞出去的那刻,视野瞬间开阔,无边皇城仿佛尽在脚下。我甚至感觉自己是一只鸟儿,畅快地在天地间遨游,无拘无束,随心所欲,竟是久违地自由,这种我在宫中从未妄想的感觉。
      这种自由让我安心,因为淑妃娘娘的担忧就像一个温暖的巢穴,让我在游玩够了还能回家好好安息。
      对,就是回家!
      
      想得家中夜深坐,还应说着远行人。
      我从前极其羡慕的诗句,羡慕他有家人,羡慕他的家人时刻念着他,羡慕他能有底气地说出,此刻我的家人是在惦念着我。这种“有恃无恐”在爹娘还有弟弟离去的那天起,就再不属于我了。
      而现在,我似乎也有了能说出这句话的底气了。
      我笑着,大笑着,笑出了泪,泪水飘进嘴里,甜丝丝的。
      
      五月的一个夜晚蝉声聒噪,淑妃娘娘在躺椅上闭眼休息,我在一旁为娘娘打着扇子 ,原本一切都是安静平和的样子,一阵骚乱打破了这份平静。
      我仔细辨析着匆匆来往的宫人嘴里的话,淑妃娘娘也清醒过来,问我发生什么了。
      “是咸福宫的良妃娘娘生产了,宫人们正忙着找太医呢。也许是都想去帮个一点半点的,到时候平安生产了赏赐也能分到些,这才如此吵吧。”
      淑妃娘娘点点头:“嗯,宫中人惯是逮住讨赏的机会不放的。只是没想到,居然这么快就到良妃生产的日子了,感觉只眯了一觉就到了这日。”她的神色怅惘。
      我不解:“娘娘?可是想到什么了?”
      她摇头:“没有。只是觉得流光如水,世事变迁罢了。去殿中将我的香炉还有香拿出来,记得要那种最好的,我去拿两个蒲团,你同我一起拜一拜。良妃生产是喜事,我们虽不能帮些什么,尽尽心意也是好的。”
      一切布置妥当后,我与娘娘并肩跪着,双手合十,嘴里念着求神拜佛的话,眼前香烟缕缕升起。
      我其实是不信这些的,我也曾彻夜求过满天神佛,但无一人给我答复。所以,我就有些懒散,侧头一看,淑妃娘娘闭着双眼,口中不断地念念有词,那认真的模样与当初抄写佛经时一模一样。
      当下我便知道娘娘还有事情未同我说。
      不止这一件,还有许多件。
      而这些事情的指向通通是一个人。
      那个宝座上的九五至尊。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