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9、第八章 ...

  •   淑妃娘娘很少掉眼泪,而为数不多的几次大半是因为素水还有那些无法弥补的悔恨,这些痛心事的根源却在陛下身上,在娘娘对陛下毫无保留的爱上。
      娘娘除了那日讲述过往的概况时,提到了陛下,但也只是寥寥几句。就像在这场大戏中,他只是个不起眼的配角而已。可我知道,陛下才是最主要的那个人。娘娘心中的最痛也是起自这个人。
      淑妃娘娘的心结已解开了许多,但最要紧的那部分却始终难以撼动。娘娘所剩的日子......不多了,虽说她答应我这剩下的一年都给我,我想如何便如何,但我最想的,还是淑妃娘娘能开心。
      家中祖母亡故的时候,我伤心地整日茶不思饭不想,只有不住地流泪。娘跟我说,没什么伤心的,我们应该高兴,祖母走的时候是笑着的,这样的人下辈子注定会生在富贵人家,一生顺遂。对于淑妃娘娘,既然不能长命百岁,那我也要娘娘在离去之前嘴边是含着笑的。
      
      良妃娘娘顺利生产,母子平安。这是陛下登基后的第一位皇子,良妃素来盛宠优渥,母家势力强大,此时晋升为贵妃也是顺理成章。
      我本想着在良妃生产完七日之后去完成我该做的事,淑妃娘娘叫住我说,妇人生产辛苦,如今就不要扰她烦心了,待良妃修整一月后再去寻她即可。
      我觉得淑妃娘娘说的对,况且那位妃嫔早已逐渐失宠,扳倒她是板上钉钉只是早晚。我已等待了六七年,再等一个月也没什么区别。
      而这一个月,我所关心的事情除了如何让那位宠妃跌得更惨还有淑妃娘娘的心事。
      自从良妃诞下皇子以来,娘娘便时常向我打听那个孩子的情况。于是我每次从御膳房回素水宫时,都会绕路去找以前的小姐妹说说话,套出有关那位皇子的事情,回宫后再事无巨细地告诉娘娘。
      今天说小皇子能睁开眼了,乌黑滚圆的眼睛可爱极了。明儿说昨夜小皇子哭闹了一晚,咸福宫里的人都乱成一团。后天又说,小皇子近来有些吐奶,请了太医也没法子,皇上还因此大发雷霆。
      我与娘娘说了近半月的小皇子,一直怕戳到娘娘的痛处,今日才状似无意地问道:“娘娘,您为什么每日都要过问小皇子?不知道的人看来,还以为您才是他的母妃呢。”
      淑妃娘娘看穿了我,笑着说:“这件事你早都想问了吧,也难为你还能憋这么多天不开口。本宫都以为本宫的初翠陡然间换了个人。”
      我厚着脸皮嘿嘿笑道:“那娘娘看在奴婢憋了这么长时间的份上,就告诉奴婢吧。”
      淑妃娘娘只勾着唇角,眼眸却暗淡下来:“也没什么,就是......我一直也想有一个孩子,一个与我血脉相连的人。若我也能有这么一个可爱的小团子就好了,抱在怀里也能软软的,亲起来还是香香的,待能说话时还会叫我娘......”
      她不给我说话的机会又道:“我猜你又想问为什么潜邸这么些年没能有自己的孩子。我再猜你一直以来都知道本宫与陛下的事。”
      “然而这些事并非本宫不告诉你,实则是本宫实在不知用何种态度来面对我们之间的情谊,自己都弄不懂的东西,又怎么说与别人听呢。”
      我握住淑妃娘娘冰凉无骨的手,看着她的眼睛,恳切道:“娘娘,您说错了,有些事情恰恰就是因为身处其中才无法分辨。娘娘从未将这些事告诉别人,自然也就如同给自己修了个封闭的房子,别人进不去,娘娘也出不来。”
      淑妃娘娘回望着我,眼中有挣扎和犹豫,带着些许的不安却唯独没有不信任。
      我看出了娘娘的难处,也是心疼,究竟是怎样的痛才让她连提起都没有勇气。我叹了口气,为娘娘开了一道口子:“那娘娘就先告诉我,为什么这些年一直未能有孩子?”
      我仿佛听见娘娘松了一口气,眼中的异样逐渐平息。
      “我之前告诉过你我的第一个孩子因陛下的缘故没有了,但当时我并不知道,一腔怒意只发在了王妃和玉侧妃身上。后来在我以为的大仇得报后,终于有心思再要一个孩子。这个小生命也如愿以偿地降临在了一年后。这次我更加地小心,送进嘴的食物都要经数道检查。在这样的情况下,别人也就无法动什么手脚。原本我以为他能平安地来到这世上,所有的一切我都备好了,我连他出生后的小名儿都想好了。可突然有一日,王爷来看望我时,说想让我在下回宫宴随他一起参加,他会把当时的云贵妃引出来,我只需在她面前假意摔倒,让众人以为她是怕奕王府诞下长子而威胁她儿子的储位才暗害于我,他则会派人在暗中保护我......”
      我听着都觉得荒谬至极,我不自觉地深吸一口气,连握住淑妃娘娘的手骤然用力也没察觉。
      淑妃娘娘看我这个样子,苦笑道:“你觉得本宫是傻子吗,这种事也做的出来。”
      我瞬间长舒一口气:“哈,当然不是,娘娘这么聪明,怎么会.......”
      ”你猜错了,本宫就是傻子。我竟然轻信了他,轻信了我与他激烈争执过后他的放弃。他当时说了很多,说如今有能力登上皇位的除了云贵妃的太子就是他,什么太子早已势弱,陛下也隐隐有些废太子的意思,什么也只是云贵妃深得帝心才让陛下不至于做出这样的决定,什么我必不会让你有事......这些都我不管,我只知道不能让我的孩子再陷入一丝一毫的危险之中。那天是我与他第一次发生争吵,最后也以他的退让而结束,只说府里没有王妃,让我陪他去参加宫宴即可,他给我道歉说方才是糊涂了,他让我安心不会有事的。我也不能总拂他的意思,便答应了。那时我还是相信他心里还是有我的,只是兄弟的欺压让他一时蒙了心。”
      “从进宫到宫宴开始,他都没有在说过那种话,一切看似平静正常,但在用膳时,一个宫女将参汤洒在了我的衣裙上,我便察觉不对,但他说他陪着我,我就安心了。换衣裳的时候,我在内室,他就在门外守着,为了让我安心,他还不停地跟我说话,让我换都不能好好换。然后我听见一个小太监跑来说,陛下叫他去御前问话。这自然是推脱不掉的,我便让他先走,他却又就近寻了个宫女来守着,这才离去。”
      “谁承想那个宫女竟是云贵妃的人。在换完衣裳后,我让那宫女带我回宫宴,那宫女却七转八转,领我到了御花园,我当时知道这肯定是一个计,便在心里盘算着逃跑。谁料她们竟不只一人,拉拉扯扯想将我推入湖中,我不住地挣扎但还是难以逃脱。这时一阵说笑声越来越近,她们就拽着我躲进假山里死死捂住我的嘴。那群人走近,我才看出是皇子们,其中就有他。我当时喜极而泣,挣扎地愈发猛烈,发出微微的叫喊,他不知听见没有,但却惹怒了那些想害我的人,她们一掌将我劈晕,可在失去意识的最后一刻,我好像从假山缝隙中看到了他望过来的眼睛,我第一次觉得他的眼睛深如寒潭,幽暗的模样令我毛骨悚然,时常让我半夜惊醒起一身冷汗。”
      “我醒过来后就看见他趴在我的床边,小腹明显的下坠感让我的心跌入谷底。他哭得像个孩子,说没有保护好我。他跟我说我被发现时,就像一不小心摔倒的模样。但是他知道是云贵妃动的手。他说他必不会放过云贵妃,定要让她血债血偿。咬牙切齿的模样让我觉得那晚的眼睛是自己的幻觉。那一刻我甚至觉得是谁害我已经不重要了,我只问他,那晚在御花园,他有没有听见我在喊叫。他说他若听见了就不会让我出事了。我当时逼迫着自己相信他,逼着自己忘掉那双眼睛,逼着自己坚定他总是会护着我的......”
      “但这终究像一根刺扎在我的心里,日日夜夜难以安心。忧思过度也未曾好好养着身子。待太医在诊断时,就被告知往后再难有孩子了。而云贵妃也在圣上的雷霆之怒下承认是自己的所作所为。最后如他所愿,云贵妃被打入冷宫,太子不久后犯错被废。皇位已是他的掌中之物。”
      “也是从那时起,我与他渐行渐远,直至如今。”
      “有时想想自己一直以来一厢情愿的自欺欺人,我都觉得好笑。答案都摆在你的面前了,你却背过身,说我相信他。我发现那些事以后就常常在想,若是我没有被猪油蒙了心,若是我没有一叶障目,若是我早些发现了他的虚假欺骗,是不是所有人就不会死了,都能好好的,大家还能坐在一起喝喝茶?归根到底,一切都怪我。没有孩子是报应,心如刀绞是报应,如同孤魂一般在世间痛苦游荡也是报应......”
      淑妃娘娘望着天边的明月,眼神空洞浑浊,就像被抽了魂一般。
      我早已泪流满面,强忍着不让自己哭出声,我压抑着自己的情绪,想将所有的泪都流进心里而不让一丝哭腔从嘴里发出:“娘娘,不是这样的。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娘娘就是山里的人,才看不清事情的真相。陛下他是皇子,为了皇位能不择手段,那些人都是阻挡他成为皇帝的绊脚石,无论有没有娘娘,陛下都会将她们赶尽杀绝。他其实是编了一个笼子,让你们互相残杀,只不过在这场厮杀中胜出的娘娘罢了。若是没有方侧妃,还会有王侧妃,李侧妃,陛下想要那些人死,在意的不是谁是刀,而是那把刀对准了谁。”
      “奴婢斗胆说一句,娘娘之所以不能有所察觉,是对陛下用情太深,也认为陛下待自己是一样的情深,然则又何以知晓,那些情谊不是算计,不是这场连环局的一环?所有人都被困在了迷雾中,没有一人能看清真相......”
      我也忘记了那天晚上我絮絮叨叨说了多久,但当我停下时,娘娘已合上了眼躺在榻上,洁白如姣姣明月的脸颊上淌了一道泪痕,平静安详。
      这只是第一步,娘娘既已能开口说出,就代表接受了与人分担痛苦,下一步就是让淑妃娘娘不再将所有事情都怪罪到自己头上,打开心结,明白自己此时所受的苦是蓄谋已久不是理所应当。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