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7、第六章 ...

  •   而我要做的最后一件事,就是给我的家人报仇。
      这件事我努力了整整八年,进程虽慢但一天一天也有了不小成就。我已找出当年那个嫔妃是谁,也在暗中搜罗了许多这个嫔妃的罪证,但都不是一些致命的罪过,所以在来素水宫前,我还在不停地搜寻。
      可是我从未想过有一天这个机会能这么轻易地摆在我的面前。
      在那日我刚过完生辰时,良妃娘娘便遣人带我去咸福宫。良妃的话说得很明白,很直接。
      “本宫查过你的底细,你生在一个穷乡僻壤的地方,后来全家获罪被赶到岭南。你的父母和一个弟弟都死在路上。你逃出来,被卖进宫。但你心里不甘心,你一直在找当初害你们家的那个人,也一直在搜查当初她的罪行。本宫说的可对?”
      “不过说实话,本宫倒是挺佩服你的,你藏得挺深,本宫也是废了好一番功夫才发现你的所作所为。但你这样的人,正好是如今本宫需要的人,本宫现在问你一句,你可否愿意为本宫做事,事成之后,本宫给你一个一击必死的把柄和面圣的机会。”
      我当时毫不犹豫:“但凭娘娘吩咐。”
      良妃倒有些诧异:“你不问是什么事?杀人放火也无妨?”
      这些上位者惯常是喜欢看蝼蚁被自己把控的样子,我微笑道:“无论娘娘吩咐什么,奴婢都会尽力去做。杀人防火也无妨。”
      良妃的眼中闪过厌恶的情绪:“本宫要你去素水宫,看好里面那位淑妃娘娘。平常时候不必做什么,只要发现有任何异常的举动,至于什么异动,你是个聪明人,过几日便会知晓。届时立刻报给本宫。”
      我领命回到宫女所。
      没过几天就听到宫中传来消息,良妃娘娘有了身孕。我当下便知道这所谓的异动是什么了。
      
      我把这件事告诉淑妃娘娘的时候,娘娘还打趣我:“那本宫的初翠有没有把本宫的异动告知那位良妃娘娘呢?”
      我嘻嘻笑道:“若是连每日吃吃喝喝睡睡都算异动的话,我们这些整天东泡西跑的岂不是明目张胆地害人啦。”
      淑妃娘娘拍了一下我的手,佯作生气:“好啊你个小刁奴,竟敢暗讽本宫平日懒惰。本宫倒要看看你有多勤快,去,把素水宫里里外外用抹布擦一遍。”
      我作势准备要去,娘娘拉住我的手:“嘿,说你勤快你还真勤快。坐下,陪本宫把这个祈福瑞兽的底稿描完。良妃应该没有多少日子就要生产了吧,到时候你去把这个送给她,多少也算本宫积的福分。”
      我坐下拿起笔开始描边,嘴上却不闲着:“那良妃娘娘可要惊呆了,这小小的宫女怎么把一个淑妃娘娘变成了大善人。”
      淑妃嗔了我一眼,如水的眼眸一荡,荡进了我的心坎:“是,我们初翠最厉害了。”
      案上红烛的火苗晃了晃,窗外飘进幽幽浅浅的梅花香,我怔怔地想着,这应是冬月最后一树梅花了吧,等这一株梅谢了就是春天了,就是风和日丽的日子了。
      
      在我看来,一切都在变好。
      我是如此,淑妃娘娘也是如此。娘娘已经比一开始开朗了许多,变得越来越像她描述的那个人。而且娘娘最近也不怎么伤春悲秋了,看着像是一点一点淡忘了以前惨痛的那些事儿。我对此表示非常欣慰,人不能一辈子总活在过去里,何况娘娘这么好一个人,就应该无灾无病,长命百岁,身边长有人伺候着,也就是我,我会和娘娘一同走过接下来的好日子。
      每天光是想想这些就足够开心了,过去的阴暗都让他过去吧,往后的路光明灿烂就好。
      
      古人云:不如意事常□□。我原以为娘娘受了这么多的苦,余下的日子也该如意了,但老天爷就是老天爷,好事轮不着,坏事追着来,非要把人欺压得喘不过气他才高兴!
      最后一支红梅飘然而落的那天,我与娘娘新酿了一罐梅花酒,做完后娘娘让我把它埋进土里,还与我说,等入了夏,我们就把它挖出来,凡土阴凉,到时必是香甜爽口,解暑气去心火。
      可在我埋完一转身,发现娘娘在软榻上合了眼,我去与娘娘说笑,娘娘没有理我。这时我才慌了起来,我颤抖着手去探娘娘的呼吸,还在,我顿时卸下一口气,心也放下大半截。
      但娘娘的身子不像之前那样发热,没有急剧地咳嗽只有紊乱的喘息。
      我守在一旁还是担心地紧,过了不知多久,娘娘还没有醒过来,我看着她平和的面容只觉得度日如年。
      天色已暗了些,我觉得若是娘娘在不醒来,我的心就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了。于是我没有再等,起身跑去太医院,什么嘱托,什么警告我都不管了,我只想让娘娘醒过来。
      我与太医里里外外忙活了好几个时辰,待月上林梢之时,我才送走太医,趴在娘娘的床头,耳畔是娘娘平稳的气息,眼前是娘娘苍白清丽的容颜。看着看着,我的眼泪慢慢留下来,擦都擦不尽,一点一点沾湿床褥,窗外传来阵阵嘶哑的鸦声。
      “嘭”地一声,房门被一阵大风吹开,寒凉刺骨的风霎那间让所有的温暖消失殆尽,我扑着去关门,一个没站稳被狠狠绊倒在地,全身的力气就像被抽去了一般,我无助地趴在地上痛哭,任冬风从领口窜入在我身上肆虐,心里疼得厉害。我像被扼住了嗓子,没办法呼吸,连想哭出声音都不能。
      这种感觉与当年看父亲母亲惨死在眼前的痛楚一样,感觉失了灵魂,只觉天地混沌,眼前一片漆黑,耳边回荡的沙哑的声音不知是我还是乌鸦。
      朦胧间,一双冰凉的手慢慢把我扶起,抹干我脸上的泪。我费力地睁开眼,淑妃娘娘眼神悲悯,她轻轻地唤着我的名字:“初翠...”
      一瞬间泪水喷涌而出,心也更痛。
      她说:“我们先进屋,外面刮着风,仔细把你这小脸蛋给吹坏了......你试试能不能站起来,我没有力气了,使不上力。”
      我低泣着爬起来,扶起淑妃娘娘让她坐到床上。
      我低头吸着鼻子,哽咽的声音却没法藏住。我能感受到淑妃娘娘无奈又疼惜的目光,她叹息一声:“初翠,我与你说了不让你去寻太医......”
      我控制不住自己,哑着声打断她:“奴婢就是去叫太医了,怎么样......娘娘躺在那里,一直,一直醒不过来,奴......我担心啊,我怕娘娘再也醒不过来,我只有娘娘一人了,如果连娘娘都...都,我真是不知道往后的日子该怎么办了。娘娘不是...不是说要罚奴婢吗,那就赐死我吧,我死了就不会再担心以后孤零零的了,我死了......”
      胳膊被不轻不重地拍了一下,我抬起头,发现娘娘的眼眶也微微泛红:“你住嘴。本宫命令你将这种傻话给我咽下去,往后再不许提起。好好地活着......不是很好吗。你还年轻,还有那么多山山水水没有看过,你不像我,死了也不过是偿命.....”
      “娘娘!”我凄厉喊道。
      她闭了闭眼,一滴清泪从眼角划至下颌:“说罢,太医说本宫还有多少的日子。”
      我一点儿也不想回答她这个问题,就好像我不说,这件事就不存在。于是我选择沉默。
      淑妃娘娘与我较上了劲,也沉默不语。
      凛冽的风在屋外呼啸,单调的梅花树枝在风中碰撞,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在死寂的夜里犹如惊雷在耳边巨响。
      许久,我喃喃道:“太医说,好好将养,还...还剩一年”
      淑妃娘娘一怔,却是勾起唇角:“已经够多了......”
      我扑过去紧抱住她,头埋在她的肩窝,再次哭出声;“不够不够!娘娘应该千岁千岁千千岁,能活多久就活多久。”我一度伤心地说不出话:“本来,本来一切都要变好了。等良妃娘娘这一胎生了,我的家仇报了,我就好好陪在娘娘身边,娘娘......娘娘也答应我了啊,说要陪我一辈子,一直一直陪着我,怎么还没开始就变卦了。骗子......呜呜呜,早这样干嘛要对我好,对我好了又不能一直好下去.......你们都要走,都要留我一个人在这儿,我不想的啊,我一个人也害怕。世间坏人那么多,你们就忍心,让我一个人受欺负......我受的欺负都够多了,我被人用脚碾着手,被他们扒了衣服丢在门外面,所有人,所有人都欺负我,所有人都跟我说要好好干活,再苦再累也要忍着,只有娘娘关心我穿得暖不暖,吃得饱不饱。你走了就真的没有人对初翠好了啊,娘娘!我们说好了要绣成一幅百鸟朝凤,说好了要每年酿各种各样的酒,你还要在奴婢过生辰前给奴婢做一套新衣裳,都被我发现了啊!你得说到做到啊,你做到一半就要走,你走了,我......真的没有办法了,我该怎么办啊!我舍不得娘娘,我不想让娘娘走!我不想我不想我不想,你别走,初翠求求你......”
      我感到脸颊上多了一片温热,淑妃娘娘的声音也带了浓浓的感伤:“好初翠,我的病已经很久了,本就药石无医,太医院的人早有诊断说我活不过今年。是我的初翠来了,是她让我能再苟活一年。我也舍不得初翠,初翠是我的小太阳,没了太阳我也是活不了。以往我都活在过去,活在那些伤痛里,剩下的时间我都给初翠好不好,初翠想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只要初翠能开心,能原谅我就好,怎么样?”
      我只有不住地哭,不停地流泪才能缓解我的哀伤。
      天地寥寥,两个形单影只的人凑在一块,本以为能相互取暖,却终是昙花一现,如梦幻泡影,转眼逝去,无踪无迹。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