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二章 ...

  •   我在淑妃娘娘的书房里侍候了两个月,淑妃娘娘每日都会在书房写东西,从酉时初写到戍时末,那么长的时间,她不吃不喝,我都有些受不住,真不知道淑妃娘娘是怎么撑下来的。 初冬已至,酉时的天色越来越晦暗,素水宫里的供给一向很少,每日点的那两支蜡烛还要一紧再紧。
      我自是不会有什么影响,但就是淑妃娘娘每次伏在黑暗中写字让人看了就心疼,那么瘦弱的一个身影,蜷在一点儿光里,认真的模样仿佛这就是她的全世界。
      这就让我十分好奇淑妃娘娘写的东西,我一开始也问过淑妃娘娘,但娘娘只是让我安静一些。
      我初时以为是我与娘娘没说过几句话的缘故,但是两个月来,我与淑妃娘娘的关系倒是亲近了一些。
      宫里只我一人,要做的事情多,我每天都会很累,淑妃娘娘有时就会在我累的瘫在地上的时候,凉凉地说一句:“累了就歇息着,活儿做不完就拣点要紧地做。宫里没有别人,你要累坏了,别人又要以为本宫苛待下人。”我的心里开心得紧。
      后来我也能靠说一些幼时的趣事来博娘娘嘴角的一抹笑,但是每当我触及到那些书案上的东西,娘娘就收起笑容不咸不淡地来一句这不是你该管的。
      我这颗不安分的心啊,在一次次拒绝后总算凉了,我都已经放弃了在我有生之年淑妃娘娘能体谅一下我蠢蠢欲动的念头。
      但是一件怎么也得不到的东西,念念不忘后总能以其他形式送到你的面前。
      
      冬月的夜寒凉刺骨,我担心淑妃娘娘受凉得风寒。便每日从御膳房回来时顺几根葱还有姜,到了夜晚给娘娘煮一锅葱姜水驱驱寒,娘娘也都会让我同她一起喝一些。
      可是淑妃娘娘的身子实在是太弱了,喝汤时碗都拿不起来,还不许我喂她。这一天夜里,还是和平常一样,娘娘慢慢地喝着汤,然而就在这时,淑妃娘娘的身子像是被突然撤了骨头一般,瘫软在桌案上,不小心碰倒的姜汤洒满了整个桌子,也打湿了那些已写完的纸。
      出锅没多久的姜汤便是洒了还冒着白气,我惊得连忙扶起淑妃娘娘,却发现她的身子比姜汤还要烫。
      我心里慌得不行,手一直颤着,一步一步地将她扶到床边,放平她的身子。我看着她红的不自然的脸颊,便知她现在是发了高热。
      我心急如焚,想立刻跑去请太医来看,但想到淑妃娘娘的再三警告,我便迈不开腿,只能按照小时候娘在我发高热时做的事来对淑妃娘娘。
      忙活了许久,天边都已微微泛白,淑妃娘娘的身子终于恢复正常,眼看着她的呼吸逐渐平稳,我呼出一口气,身子一软瘫坐在床边,意识渐渐模糊。
      等我再次睁眼的时候,瞧着日落西山照进窗里的斜斜夕阳,我一时不知今夕何夕。
      一转头发现,淑妃娘娘正在桌案边整理那些湿掉的纸,而我,正躺在娘娘的软榻上,身上还搭着一块薄薄的毯子,我心下一暖。
      只这一刻,颇有些岁月悠长的意味。
      正欲起身,娘娘开口道:“先歇着吧。”她转过身看着我,她的气色有了些许的红润,我松了一口气:“身子不舒服怎么不说,难道本宫能因为只有你一个婢女,还让你带着病来伺候本宫。”
      我低下头,嘴角轻轻勾起:“娘娘都能发着高热还坚持写字,奴婢要是因为一点小病就不来伺候娘娘了,那算什么话。”
      却不料淑妃娘娘别过头,语气有些低沉道:“都毁了,全都没有用了。”甚至有种要哭的声音。
      我看着她,心中像被针扎了一下,掀开毯子跪下道:“都是奴婢不好,要不是奴婢没来得及拿起那些纸,娘娘的心血就不会白费了。请娘娘治奴婢的罪!”
      她叹了一口气,将我扶起来:”与你有什么关系......不过是,不过是天意罢了。是天意不让我赎罪,是天意让我日日夜夜饱受折磨,是天意让我来世也难以逃脱......”说着,一滴滚烫的泪珠砸在了娘娘握着我的手上。
      此刻我的眼睛也有些酸,想张开手臂抱抱她,安慰她什么都过去了,但我没有资格,我只是个宫女,连她经历了什么都不知道。我只能稍稍握紧她的手,却也不敢太用力。她太脆弱了。
      娘娘很安静,只有不断落下的几滴眼泪还昭示着她内心的痛。
      我扶着她坐下,她缓缓开口,声音又轻又低:“你方才说错了,你与本宫是不一样的。”她抬起头看着我,眼眸像雨过天晴的潭水,我不断地沉浸其中:“你不是一直想知道本宫在写什么吗。”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