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一章 ...

  •   我有时去膳食房拿膳食的时候会遇见以前的几个小姐妹,她们看见我都会很惊奇,问我是怎么活到现在的,我每次都咬着牙去拧她们,说,你们一个个的是不是都不盼着我点好。但更多的也是跟她们一起疑惑。
      以往淑妃身边的宫女没有哪个待的时间超过三个月,而我,大概快四个月了吧。我感到神奇,明明只觉得了没几天,怎么就近四个月了。更让我感到神奇的是,我渐渐地认为淑妃娘娘不是滥杀宫女的那种人。在她身边的这些日子,我感到从未有过的闲适,单调枯燥且安宁,也正因此,才觉得时光飞逝吧。
      可事实证明人是不可能总是活在安宁里的。
      那是一个深秋的夜晚,孤月高悬,寂寂凉凉,月色如烟笼着整个宫城,角角落落都泛着淡淡的微光。
      我原本睡得好好的突然被一阵剧烈的咳嗽声惊醒,动静大得仿佛是要把心肺咳出来,还伴随着急促的,时有时无的喘息,听着就感觉咳嗽的人命不久矣。
      我连忙爬起来推开房门,便见月色如洗下,淑妃娘娘一人卧在院中的软榻上,痛苦地蜷缩着身子,还在急剧地喘息,我上前慢慢扶起她,发现她的意识已经有些模糊了,眼神迷离,眸中含着泪光。
      我焦急地轻喊着:“娘娘,娘娘,您醒一醒。奴......奴婢现在就去找太医......”说着,我放下淑妃,准备往外走。
      这时,突然一只手拽住了我,我回过头,原本纤细瘦弱的淑妃不知哪里来的力气紧紧握着我的手,还是痛苦地喘息着,眼神却变得冷厉:“站住,哪......哪都不许去。”
      我更着急了,忙道:“娘娘,您的身子不好,得让太医瞧瞧啊!”
      她依旧不放手,用气声说道:“怎么,装了四个月,终于不装了,开始阴奉阳违了?你胆敢走一步,本宫便会送你去慎刑司让你受尽百般酷刑,痛苦而死。”
      虽然面前的人虚弱异常,但是想想那几个前车之鉴,我怕的要死,身子一软噗通一声跪在地上,膝盖像碎了一般,但是我没心思想这些,我用力地磕头,嘴里不住地喊着:“淑妃娘娘饶命,淑妃娘娘饶命,奴婢再也不敢了!求娘娘饶恕奴婢。”
      淑妃的呼吸慢慢地恢复正常,也不再咳嗽了。
      她沉默了许久,静谧到极致的黑夜夹杂着缕缕凉风,吹得我瑟瑟发抖。
      淑贵妃伸手抬起我的脸,我紧闭着双眼不敢看她。
      这是我第一次清晰地听到她的声音,轻柔低婉隐隐带了点沙哑:“睁眼。”我吓得一下子瞪大双眼,淑妃没忍住侧脸轻笑一声。
      我有些赧然地低下头,她问道:“为什么这么害怕。”说着,她的手指轻轻触着我的额头,很轻,像一片羽毛拂过,我心里有些痒痒的。
      我眼神躲闪,一阵心虚漫上心头。她的声音依旧柔婉却带了几分命令的语气:“看着我,好好说。”
      慢慢地,原本的害怕消失了,我有些大不敬地想,此时的淑妃就像是小孩子在学大人说话,明明那么温柔的声音却要故作严厉,我的心陡然一软。尤其是看着她含着一点泪光犹如秋水的澄澈眼眸,我压根儿就说不出什么骗她的话,只能据实回答
      “回......回娘娘的话,宫中盛传娘娘身边的人总是无故暴毙,奴......奴婢害怕,怕娘娘也让奴婢去死,”说到这儿,我已自知失言,便眼睛一闭,赌着有着这样一双似水眼眸的人不会视人命如草芥,赌这些日子我的判断没有错:“但娘娘可否容奴婢稍稍辩几句?”
      淑妃淡淡道:“你说吧,本宫听着便是。”
      我颔首:“奴婢出身卑微,父母都是海边的渔民。虽自幼家境贫寒,但父母总是将最好的给我们姐弟二人,一家子安安稳稳地过了这许多年,本以为也能如此过一辈子。但是一朝发现蚌壳中的珍宝,便如怀璧其罪,陛下的宠妃征收宝物,却仅仅只是为了不想让宝物成双就将整个村子驱赶到蛮荒之地,奴婢与弟弟多次被人虐打,父亲气不过冲上去找官兵算账,却被一剑刺穿了身子,三刀六个洞血尽而亡。母亲也悲愤异常自尽了,我带着弟弟逃出来,可是弟弟还是没能熬过一场高热。奴婢实在是走投无路进了宫里,但是奴婢想找到那个妃子,为奴婢的一家人报仇,于是奴婢从低等的浣衣宫女一点一点努力着,就是想有一天让坏人得到报应!所以奴婢不是怕死,奴婢只是不甘心,不甘心努力了这么多年却什么都没有做到,不甘心爹娘辛苦养育我一场我却连仇都无法替爹娘报,不甘心自己的死就像是石子入水一般了无声息!”
      我看着淑妃娘娘,晚风微凉拂过面庞,庭院深深偶有几声鸦叫,其实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会说这么多,但是这些往事,是我第一次说与别人听。我心下奇异的一片安定,又稍感畅快。
      人与人之间的缘分奇妙至极难以言说。这天晚上淑妃娘娘本来什么都没有做,可就是让我看见了她的眸子,她的澄澈温柔的眸子,与母亲一样的眸子。在月落参横的那刻,仅仅只是看着,我便找到了岸,像是相信母亲一样相信眼前的人。
      但淑妃娘娘接下来问我的话却让我摸不着头脑,她问:“你之前是否念过书,可会侍候笔墨?”
      我一头雾水:“曾经跟着弟弟一同读过几年书,也常给弟弟添墨侍笔。”
      她点点头:“这便够了,日后你傍晚时刻将手中的活停一停,来书房伺候。”
      我因为可以亲近淑妃娘娘而欣喜,连忙谢恩。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