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 5 章 ...

  •   “噔噔。”
      下午2点多钟,一个带着瓜皮帽,身上的灰色衣服洗得发白的男人敲响了俞舟家的门。
      “来了。”
      “王二,你怎么来了。”
      “张妈,老爷在吗?我来送之前老爷要的东西。”
      “在,就在客厅里,看书呢,小姐也在。”
      “好嘞,那你去通报声,对了,张妈,等下再给我倒点茶,我走的时候喝两口。”
      张妈没回话,一脸嫌弃,进了客厅。
      王二在门外面又仔细地蹭了蹭鞋底,拍了拍衣服,才走进房子。
      王二在客厅外面等了一会,等张妈通报好,出来以后,走进客厅。
      俞舟正把书合起来,看着他。王二小心翼翼地从怀里掏出个文件夹来,放到茶几上面,“老爷,你要的东西,都在里面了。”
      俞舟把东西拿过来,也不打开,对王二鼓励道,“做得不错。”
      欢欢坐在一旁,手里拿着画册,头探出来,好奇地看着。俞舟摸了摸她的头,和王二说,“去张妈那里吃点东西,休息休息再走吧。”
      “谢谢老爷,”王二高兴地鞠了一躬,“老爷,您要还有事儿,您尽管来找我,这种事儿找我准靠谱,这城里城外的腌臜事就没有我王二不知道的。”
      俞舟笑眯眯的,不管对谁,他向来都态度格外友好,“知道啦,你快去吧,最近忙这个,费不少事吧。”
      “不费事,不费事,为您服务,心里头高兴着呢。”王二倒退着往回走,在走出客厅的时候又鞠了个躬,这才转身离开。
      “爸爸,这是什么?”欢欢歪着头问。
      “嗯?这个?是一份很重要的东西。”俞舟打开文件夹,拿出里面的资料,“欢欢等爸爸看完。”
      “好。”欢欢点点头,转头继续看自己的画册。
      俞舟微微皱着眉看着手里的资料。
      “嗯~”
      杨雪伸着懒腰,穿着性感的睡衣,妖娆的走下楼梯。从圣诞节前几星期开始,她就陷入了非常的忙碌之中,昨天晚上她正好到附近来,又难得闲着没人陪,想着方便就回家睡了一觉。
      她走到客厅里,一手绕着自己找理发师特意烫的头发,“早呀。”
      说着“咯咯”笑着,坐到沙发上,吃了几口张妈切好的苹果。
      俞舟没有理她,欢欢怯生生的叫了声妈妈。
      杨雪看俞舟这么专注地看着文件,也不好奇,只是大声叫张妈快点拿吃的来,她要饿死了。
      “欢欢,”俞舟突然低下头和女儿说道,“去房间里去,我叫你下来的时候,你再下来。”
      年幼的孩子察觉到了一丝与众不同的气氛,她点点头,也不管正在看的画册,啪嗒啪嗒穿着拖鞋跑上了楼。
      “嗯?”杨雪也意识到了什么,疑惑地看着俞舟。
      “杨雪,”俞舟放下文件,低垂着眼,靠在沙发上,“我们谈谈。”
      “什么?”杨雪有点不安,“谈什么?”
      “我们离婚吧。”
      “什……!”杨雪震惊地站起来,还踉跄了一下“你在说什么?”
      “我们……”
      “我不同意!”杨雪歇斯底里起来,打断了俞舟的话,“你什么意思!你想甩了我,另外再找一个?啊?我不同意!”
      “你刚刚在看的,是不是就是你新的姘头!是哪个□□!”杨雪一把抓起文件,翻开来。
      俞舟手按到文件上,看上去轻飘飘的,却不可阻挡的拿回了文件。“杨雪,”俞舟抬起头,看着杨雪气得和往常截然不同的脸,平静地说,“不要惹我生气。”
      杨雪瑟缩了一下,语气哀求,“那我可怎么办啊,离了婚,我怎么办啊。”
      “我会每个月给你抚养费,你收到的钱不会比现在少。”俞舟又开始翻文件,“以我漂亮的太太的本事,肯定会过得比谁都好的。”
      看到俞舟表现的这么冷淡,杨雪一下子大哭起来,“你怎么这么狠心!我嫁进来这么些年了,你说离婚就离婚!一点情面都没有!我还给你生了个女儿!没有苦劳也有功劳啊,啊!你要我怎么办,你要我以后怎么做人,我不活了!”
      看着哭的这么大声的杨雪,余光里还能看见仆人们偷偷在门口偷听,俞舟叹了口气,拿文件敲了敲桌子,警告地看了眼上半身都露在外面的张妈,转过头对杨雪说,“杨雪,你不要哭,哭解决不了问题,至少不能像当年一样解决问题。”说着,俞舟还幽默了一把,可惜,没有人捧场。
      杨雪没理,还是哭,越哭越大声,一边哭,一遍说自己有多苦,心里多难受。
      俞舟抬头看了看天花板,张妈他们太勤劳,一点能让他打发时间的污迹都没有,等了一会,等到哭声稍小,能听清自己说话的时候,俞舟又说,“不用担心你们母女以后怎么样,欢欢我会带在身边养,就算以后有了自己的孩子,欢欢也会是这个家的大小姐。”
      哭声戛然而止,杨雪瞪大了眼睛,“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不想说的太清楚,这对大家都不好,”俞舟看着杨雪,这的确是个难得的美人,就算哭成这样,也能赞上一句梨花带泪,美不胜收,“我不想管,我也不在乎,但不代表我什么都不知道。杨雪,不要太贪心。”
      “我头好痛,我要上去休息休息,”杨雪脸色刷白,一手抚头,一手撑着沙发,跌跌撞撞地往外走。俞舟在她身后说,“我给你几天时间,想想清楚,毕竟像我们太太这样的头脑清楚的可不多了。”他还是忍不住刻薄了一句,像这样对人说话,真是一个难得的体验。
      俞舟坐在沙发上,准备先看看书,让这个家里的人都冷静冷静。
      没过多久,在卧室里照看着的女佣小桃就跑过来说太太病了,要请医生,俞舟直接一个电话让住在附近的家庭医生李医生过来。这次终于不是自称的,按医生说法,是情绪起伏过大,要好好修养修养,切记大喜大悲。俞舟暗地里和张妈说,“这倒是病得挺称心如意。”
      在医生问诊的时候,俞舟去了2楼欢欢的房间,准备和她谈一谈。
      欢欢不是俞舟的亲生孩子,明眼人只要一看,就能清楚这孩子和当初杨雪的一个男性朋友长得极像,大概只有杨雪还在坚持这个孩子的血统问题了。
      俞舟无所谓,也不痛不痒地口头警告了几声让佣人不要乱说话。但就像天下没有不漏风的墙,更何况是这么宽松的秘密。欢欢也早就知道自己身世,所以她比平常的孩子都要更加粘爸爸,更加听话,并对自己一年见不到几面的母亲抱有一种恐惧的心理。
      俞舟都知道,也尽量惯着女儿,让她开心一点。
      他走到欢欢的房间门口,敲了敲门,走了进去。
      房间的窗帘被拉起来,没有开灯,黑沉沉的,欢欢蜷缩在床上,手里抱着她的兔子玩偶。
      “爸爸。”欢欢带着哭腔问道,“你会不要我吗?”
      俞舟也不惊讶,摸黑走到欢欢身边,抱住她,“傻孩子,我说过了,你永远都会是我的女儿。”
      “可是……”
      “欢欢,有的时候,血缘并不代表一切,你要记住,人的感情,不光是靠这些联系在一起的。”
      好不容易哄睡了不安的小姑娘,俞舟走下楼,看了看墙上挂着的钟,已经6点多了,他皱了皱眉,虽然想到会花点时间,但没想到会花这么久,这让他有点不高兴。叹了口气,走到沙发边,拿起桌上的文件,心神不宁地看起来。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