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三集 ...

  •   李氏很是心塞,以前没有发现福晋这么会噎人呢?
      
      正要反唇相讥,就见漪曦很快转向苏氏、高氏,范氏见状,立即着人端来两杯茶,道:“请苏格格、高格格给福晋敬茶。”
      
      李氏:…………
      
      苏氏、高氏立即接过茶杯,跪下恭敬地道:“苏氏/高氏给福晋敬茶,福晋吉祥!”
      
      漪曦也不为难她们,接过茶杯,喝了一口,道:“好好伺候爷,为爷开枝散叶,你们就是府里的大功臣,到时我一定会重重有赏。”
      
      然后示意范氏拿她备下的礼物给两人,都是一个玉镯加荷包。
      
      “是,谢福晋恩典。”高氏、苏氏接过,看着盘子里清亮的绿镯子,喜道。
      
      福晋这一席话至少表明她是一个注重子嗣的人,那么即便钮祜禄氏进府受宠,她们也是有机会的。
      
      再加上重礼,所以她们磕头磕得真情实意。
      
      李氏似笑非笑地说:“福晋不妨先说说重赏是什么?要不然到时候两位妹妹岂不是失望?”
      
      “再说还有其他妹妹呢,福晋您可不能偏心呀。”
      
      然后一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样子,问宋氏等:“宋妹妹、耿妹妹、武妹妹,你们说是不是呀?”
      
      “等爷回来说不定你们也能传出好消息呢,可不能故意让着新妹妹呀。”
      
      这是赤luo裸的挑拨了。
      
      宋氏就要开口说话,漪曦制止了她,微笑道:“也好。重赏自然不能是普通的赏赐,上玉碟的侧福晋位置算不算重赏啊?李侧福晋?”
      
      李氏当场就变了脸色,她现在在府中地位仅次于爷和福晋,有时甚至还能和福晋掰掰手腕子,这要是再多一个生子的侧福晋,那她还能特殊吗?
      
      可是张张口她却说不出来,上书侧立侧福晋之事,本就是福晋的权力之一,尤其后宅之事,福晋说的话,爷基本上不会反驳。那也就是说福晋所说的重赏她一个人就能做主。
      
      漪曦才不管李氏脸上的五颜六色,继续道:“我这话对所有的人都是有效的。府中还有一个侧福晋名额,谁先生子恩典侧福晋位置就是她的。所以各位妹妹要多加努力。”
      
      话音一落,她就能看到所有的女人眼中蹦出异样的神采,就连年纪最大的宋氏都有些异动。高氏、苏氏更是生出野心来。
      
      漪曦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瞬间收敛笑容,道:“不过丑话说在前头,府中绝不允许出现下作卑劣的手段,一经发现,绝不轻饶,到时候还会连累到你们的家人。”
      
      “都听清楚了吗?”
      
      众人先被胡萝卜给迷住了,随机一个大棒子下来瞬间都清醒起来。
      
      恭敬道:“是。”
      
      漪曦满意点点头,道:“高格格、苏格格,这是李侧福晋,你们去见礼。”
      
      李氏只觉得茶苦涩无比,却又无法发泄,实在憋屈。
      
      随意说了两句,给了见面礼,就摆手让高氏、苏氏去给别人见礼。
      
      然后小声地问:“福晋,大格格,二阿哥,三阿哥还没有起来吗?一会两位格格还要见礼呢。”
      
      这也是她还坐在这里的原因,不然她早就找理由走了。
      
      漪曦微微一笑道:“已经着人去叫了,不要紧,让孩子多睡一会。”
      
      李氏偷偷撇撇嘴:乌拉那拉氏还是惯会做表面功夫。长久这样下去,孩子们都懒散了,怎么可能成器?到时候还不是她还有什么指望?
      
      乌拉那拉氏这是在捧杀啊!
      
      王嬷嬷还说让她坚持,她怎么坚持得下去?孩子们就是她的命,是她后半辈子的依靠。
      
      如今后院女人又越来越多,孩子也会越来越多。如果他们不得爷的喜欢,就会泯灭于众人了,就像皇上的那些阿哥们,那么多阿哥,出头的又有几个?
      
      到时候年老色衰的她呢?也许就沦落到和宋氏一样成为看门狗才能生存的地步。
      
      而且最大可能可能是成为乌拉那拉氏的看门狗。
      
      一想到那个场景,她就头皮发麻,不行,她绝不认输。
      
      咬咬牙,道:“福晋,您可别惯着他们,不如妾去叫他们起来。”
      
      漪曦似笑非笑道:“李侧福晋是个好母亲。”
      
      什么意思?李氏寒毛都竖起来了,乌拉那拉氏在暗示什么?
      
      漪曦自然知道李氏压根不相信她,以她时刻戒备的心里,恐怕她每句话她都会胡思乱联想,唔,她就是要这个效果。
      
      她面色不变道:“不用担心,孩子们过来了。”
      
      孩子们还小,如今都住在后宅,漪曦让新人见见他们,免得日后冲撞了。
      
      李氏大喜过望,笑盈盈地看着三个孩子,只是一晚上没有见,她怎么觉得已经好久了呢?
      
      大格格对李氏微笑一笑,然后恭敬的给漪曦行礼。
      
      漪曦笑着叫起,笑道:“这是你们阿玛的高格格和苏格格,也算你们的长辈,日后见面可不得无礼。”
      
      又让高氏和苏氏见礼,特地看向弘昀和弘时,心道:她也不知道穿得是哪个位面的清朝,万一雍正的哪个儿子也看中了他的女人呢?她得从小就防患于未然。
      
      三人恭敬答是。
      
      漪曦就让他们走了,每个人每天事情都挺多的。大格格要学绣花、管家,二阿哥弘昀要去前院读书,三阿哥要………吃奶。
      
      李氏正想跟过去,就听宋氏开口道:“福晋,大格格、二阿哥、三阿哥以后就养在您跟前?”
      
      李氏也紧张地盯着漪曦。
      
      漪曦故意模棱两可地道:“这个等爷回来再说,也不一定。我现在精力不济,事情也多,有可能顾不上。”
      
      宋氏眼前一亮,道:“奴婢身体好,也没有事情,可以帮忙福晋照顾阿哥。”
      
      她虽然垂涎侧福晋的位置,可是心里却明白得很,自己年纪大了,又不得四爷喜欢,生孩子是肯定生不出来了。
      
      但要是抚养一个孩子也是好的呀。
      
      府中只有三个孩子,大格格都快出嫁了,不可能换人养;二阿哥六岁,在大阿哥去世后,他就是实际上的大阿哥,非常受到爷的重视,再说也懂事了,只怕要不到;就剩下三阿哥了,最小,又不懂事,养得熟。
      
      听到宋氏的话,武氏也眼前一亮,她和宋氏的经历差不多。
      
      于是也开口道:“奴婢也愿意为福晋分忧。”
      
      耿氏还年轻,并没有向前凑,依旧是一副木讷的样子。
      
      李氏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地看着众人,她们这是当着她的面公然的抢他的孩子吗?
      
      她再也忍不住了,怒吼道:“无耻,你们什么意思?我生的孩子谁也不给!”
      
      又大哭道:“我要告诉爷,你们怎么这样欺负我?要是孩子有事,我,我不活了我!”
      
      漪曦脸一下子冷下来,道:“向爷告状?告什么?告你不睦妹妹们,告你在弘晖忌日喜笑颜开?还是告你天天和我阴阳怪气?亦或是恶意揣测德妃娘娘?”
      
      厉声的言语让李氏愣住了,其他人也被漪曦突然的发难呆住了,一个个屏住呼吸一动也不敢动。
      
      漪曦却又笑了,道:“李侧福晋,我看你是得了癔症了,误会了大家的好意了吧。只不过你说担心孩子,我和各位妹妹想帮你分担下而已,并没有别的意思。”
      
      “宋妹妹、武妹妹,你们是不是这个意思?”
      
      宋氏、武氏忙不迭是地点头,这会她们也看明白了,应该是福晋借机想收拾李氏。
      
      看李氏泪流满面、痛哭流涕地求饶,她们心里明白:福晋也是在杀鸡儆猴,告诉她们,府里只有一个女主人,哪怕她病得下不了地,她要想收拾人随时都可以。
      
      高氏苏氏面面相觑,艰难地吞吞口水,心里打定主意:得罪谁也不能得罪福晋!
      
      李氏还在哭嚎。
      
      漪曦有些不耐烦,道:“行了,李侧福晋,别哭了,怪不好看的。”
      
      李氏:…………乌拉那拉氏这是不要把她的心捅成血窟窿不罢休是吧?
      
      她也不想这么丢脸,还不是她逼的,不过这时她也不敢再顶嘴了。
      
      哽咽道:“是,福晋,以后妾一定听福晋的话,求福晋垂怜,孩子……”
      
      漪曦见达到目的,也不纠缠,她从来都没有养别人孩子的想法。
      
      不过样子还是要做的,她装作伤心的样子,道:“既然你不相信我们,我也不勉强,你把孩子领回去吧。”
      
      “不过我还是那句话,既然进了府,我们就是一家人,大家和和睦睦的,有空嗑嗑瓜子聊聊天,不好吗?”
      
      一句话:别惹她!
      
      “是,奴婢们听福晋的。”众人真心实意地磕头。
      
      经过李氏的事,只怕谁也不敢再惹福晋了。
      
      “行了,没事了,大家就回去歇歇吧。”漪曦起身。
      
      她得去喝药了。
      
      众人走后,漪曦长吁一口气:她现在可以抽身看戏了吧。
      
      不过她总觉得她好似忘记什么了?
      
      正在这时,这个丫鬟进来禀告:“主子,爷回来了,马上到永福苑了。”
      
      漪曦脱口而出:“爷?”谁?
      
      随即恍然大悟:她忘记男主了!
      
      刚进门的胤禛:…………福晋这一副惊讶的样子是几个意思?
      
      

  •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宝贝们的支持,求多多收藏,多多评论呀,拜谢∽爱你们~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