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四集 ...

  •   听到脚步声,漪曦忙转身,然后就看到一个英俊清贵的高大男人,只见他身着玄色锦衣,身挺如松,清冷如玉,一双凤眼黝黑不见底,一看就知道这人不好惹。
      
      漪曦福身行礼,心道:雍正爷年轻的时候还挺好看的,怎么就被人黑成炭了呢?
      
      当然黑成炭也有大量的拥趸,前赴后继的扑上来,更加不要说这位长得真的好看。
      
      对着这样的一张脸,完美的身材比例,漪曦的心都稍微跳快了。
      
      不过一想到他的那些女人,瞬间就恢复正常了。
      
      胤禛摆摆手,让她起身,道:“福晋身子可好些了?”
      
      漪曦笑道:“托爷的福,已经好多了了,慢慢养着就行。”
      
      四爷走之前,特地吩咐了太医院的太医关注原主的病情,每两日请一次平安脉。
      
      胤禛点点头,道:“好,缺什么,你告诉我,我来办。”
      
      “且我这次在江浙,找到一个神医,医术不输太医们,日后就养在府中,有事你直接吩咐他。”
      
      漪曦笑道:“那感情好,以后就方便多了,对了,李妹妹今儿有些不舒服,不如爷带神医去看看。”
      
      胤禛不置可否,道:“一会再说,先用午膳。”
      
      “是。”漪曦只能起身吩咐去准备午膳,这期间自然要把有洁癖的大爷伺候好,沐浴、更衣、重新清洁座椅,保证没有一粒灰尘。
      
      四大爷酒足饭饱后,漪曦就等着他离开,她好午睡。
      
      谁知四大爷竟然挥退了下人,犹豫了一下,对漪曦道:“我带了一个人回来。”
      
      漪曦秒懂:“哦,是需要臣妾安排单独的院子吗?”
      
      胤禛摇摇头,道:“不用,她不进府。”
      
      漪曦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地看着他:没有想到浓眉大眼的四大爷也学别人养外室?说好的端方持重呢?
      
      胤禛一看她神情,顿时脸黑了,道:“你误会了,邬氏不是爷的女人,她自己不愿意进府。不过她对爷暂时有些用处,才将她安置在外面。这不是怕你听到风言风语,所以提前和你打声招呼。”
      
      漪曦心里有些微妙:这幕戏她好像看过。冰清玉洁的女主不肯进四爷的后院和众多女人争宠,又爱四爷不能自拔,只能委屈自己独自在外,傲世而立。当四爷去了院子,那就他们夫妻独立的家。
      
      啧啧。
      
      她眯着眼睛道:“臣妾不在乎风言风语,只希望不要影响到爷才好。”
      
      最主要的别连累到她,让人以为她善妒,不容人!
      
      胤禛端茶杯的手顿了顿,思虑了下,还是道:“不会。邬氏好似对爷了解很深,爷怕她出去胡说八道,所以让人看管起来了,你放心,她的身份将来也不会变化的。”
      
      一个从来没有见过他的人,竟然知道他的习惯爱好,做事投他所好。
      
      他瞬间就警觉了,不知底细的人他哪里敢收用的?更何况这女人有可能是他哪个兄弟派来的。
      
      想到这里,他心里杀机一闪而过。
      
      漪曦心里的小人在翻跟头:噢欧,四大爷这是疑心病犯了,不知来历的邬姑娘要栽跟头了。要真是穿越的,按照四大爷对佟三姑娘敬而远之的前车之鉴来看,四大爷说她的身份不会改变,肯定不会自打嘴巴的。
      
      随即心里一凛:四大爷这么谨慎、猜忌,她也得小心点才是。
      
      她想了想,问:“邬氏是个什么身份?”
      
      胤禛道:“她是邬思道的远方侄女,爷也不好随意处置。不过,你也不用在意,这事你心里有数就行。”
      
      邬思道是他的重要幕僚,精通天文地理、朝堂风云,是不可多得的人才,不到万一,他是不愿意伤及他的面子的。
      
      幸好那女人心机不深,三言两语就被套出些话来。邬思道也警觉了,所以亲自建议他把她看管起来。
      
      他的这种做法让他心里非常妥帖。无论是真侄女还是假侄女,这说明邬思道心中是把他这个主子放在第一位的。
      
      只是可惜邬氏这女人也不知道是不是察觉到什么,死活不肯透底,又总是有意无意透露点重要东西,让他无法处理她。
      
      呵呵,那他就如她所愿带她回京城,看看她的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漪曦长吁一口气,庆幸道:“还好有这层关系,否则实在影响爷的声誉。”
      
      外人都说老四公私分明,诚实端方,注重规矩,要是置了外室,啧啧,只怕口碑要翻船。
      
      胤禛脸又黑了,咬咬后槽牙,暗暗决定:邬氏那边要尽快搞明白,尽早摆脱这个麻烦!
      
      越想越烦躁,放下茶杯,准备出去走走,一抬眼就看到福晋事不关己只知看戏的样子,顿时心里不悦起来:“福晋,你说得对,传扬出去到底不好,你可有什么好办法?”
      
      漪曦手一摊,光棍道:“没有。再说爷你不是说让臣妾不用在意呀。”
      
      胤禛一噎,忍不住再次看向漪曦,这一看,福晋还是那个福晋,可是总觉得有些不一样了,他试探道:“福晋好像变了些?”
      
      啧啧,就说这四大爷心眼子比那筛子还多,稍有不慎,就怀疑上了。
      
      不过正如她意,她也没有打算和原主一模一样。
      
      漪曦垂下眼睑,低沉道:“前些日子臣妾梦见弘晖了,他让我好好活下去。臣妾高兴开心,他才会高兴开心。”
      
      然后抬头看向胤禛,眼睛晶亮,迸出异样的神采:“所以臣妾想通了,就照弘晖说地办,臣妾一辈子都开开心心的,也许下辈子他就能长命百岁了呢。”
      
      胤禛有些动容,他是知道弘晖走后,福晋直接垮了,两年都没有露出过笑容。这次出去办差,他还总怕接到坏消息。
      
      他们少年夫妻,相伴这么多年,他总还是希望她好好的活着。
      
      他点点头,欣慰道:“这才对,弘晖那么孝顺,是绝对不想看到你为他病倒的。”
      
      又说了两句话,他就起身告辞,刚刚高无庸看了他好几眼,只怕有什么事情。
      
      无事漪曦愉快地把他送走了。
      
      出了永福苑,高无庸低声道:“爷,李侧福晋说三阿哥有些不舒服,想爷过去看看。”
      
      胤禛也是准备去看李氏的,所以就点点头,道:“那就去吧。”
      
      边走边问:“这些日子可有什么事?”
      
      高无庸细细地说了,胤禛心里越发的感慨:福晋不愧是他的贤内助,即便病了,也把事情办得妥妥帖帖的。
      
      再听到了李氏的作为,他有些生气了,停下脚步道:“不去万福苑了,先去前院。”
      
      难怪福晋变了,有人盼她死,拿弘晖捅她心窝子,一向好强的她怎么能不愤怒?
      
      弘晖忌日嬉笑打闹?李氏这是忘记了,弘晖也是他的儿子吗?她这是得意忘形了吧。
      
      越想越怒,开口对高无庸吩咐道:“李侧福晋不敬福晋,禁足一个月。”
      
      高无庸看着胤禛的冷脸,腰弯得更下,恭敬道:“是,奴才这就去。”
      
      ***
      
      李氏听到高无庸的话,本来喜气洋洋的笑容一下子僵住了,不敢置信道:“爷怎么可能这么对我?不,我不相信,我要去找爷。”
      
      高无庸皮笑肉不笑道:“李侧福晋,爷的话奴才可不敢违背,还请侧福晋恕罪。”
      
      接着躬身退出去了。
      
      李氏就要追出去闹,接到消息的大格格忙快步拉住她,小声道:“额娘,您别去追,免得惹阿玛生气,我去前院找二弟,让他替您转和下。”
      
      李氏眼前一亮,一把抓住大格格的手,道:“对,馨儿你快去找弘昀,爷肯定要检查他的功课的。”
      
      大格格点点头,小跑着出门了。
      
      王氏忙扶起李氏,安慰道:“主子,别担心,过两天爷肯定过来,大格格要定亲,三阿哥还小,怎么可能不顾忌您呢?”
      
      “对,对,是我癔症了,扶我起来。”李氏起身,深吸一口气,坐下来,慢慢地喝了一口茶。
      
      暖暖的茶水让李氏终于平静下来。
      
      王氏见状,踌躇了一下,还是道:“主子,您是不是有些不舒服?不如老奴去请太医过来看看。”
      
      实际上她觉得主子这两年有点过于得意高调了,恃子行凶,嚣张跋扈,尤其总挑衅福晋。先前福晋没有心思精力还手就罢了,只要她愿意随时都能给侧福晋上眼药。
      
      这不,爷一回来就生气了。
      
      李氏手不耐烦地挥挥手,道:“我没事,你先去办你的事,尽快!出去吧。”
      
      王氏立即低眉垂眼的出去了:主子心气不顺,她可别往枪口上撞了。
      
      屋里没人了,李氏身子一下子垮下来,疲惫地揉揉太阳穴。
      
      这些日子她断断续续的做一些恐怖的梦,梦见弘昀死了,梦见高氏竟然引诱弘时,让爷和他父子失和,丢了世子之位,结果让钮祜禄氏那个贱人得了便宜。
      
      总做梦,弄得她都有些癔症了,有点分不清到底是生活在梦里还是现实。
      
      刚刚就睡了一会,又开始做梦,梦里发生了什么?她半分不记得了,只知道她哭了很久,以至于听见高无庸的话,她都差点崩溃了。
      
      可梦里的事是半分不能透露的,否则岂不是让爷膈应,让其他女人看笑话?
      
      当然要是梦是真的,她就是世子的亲娘,到时候还用怕乌拉那拉氏吗?
      
      但梦要是假的呢?她就杞人忧天了。
      
      不过要想确定梦是真是假,眼下就有个机会。
      
      她等着结果就是了。
      
      

  • 作者有话要说:  漪曦:你拿错剧本了,知道吗?
    感谢在2021-01-17 01:34:02~2021-01-18 17:56:5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锦瑟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糖757807980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