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二集 ...

  •   正在李氏心慌意乱的时候,大格格偷偷扯扯李氏的袖子,小声道:“额娘,女儿愿意伺候嫡额娘,也会照顾好两个弟弟的。”
      
      女儿替她做选择,李氏松了一口气,说实在的话,她还有些不敢和福晋正面为敌的。
      
      虽然有时也会幻想,要是没有福晋,爷会不会顶着压力把她扶正呢?
      
      可一想到爷端方重规矩的性子,就什么想法都没有了。爷虽然爱重她,却也不会为了她,违背皇上的意思的。
      
      这点自知之明她还是有的。
      
      且她对乌拉那拉氏还算了解,要说她有多心狠手辣那是没有的,只要不威胁到她的福晋位置,不给她惹事,她还是很愿意展示自己的贤良淑德,宽厚包容的。
      
      要是再换一个出身更好的福晋,比如八福晋,那还有她和孩子们的活路吗?
      
      思及此,她心里那点意难平瞬间就消失了,心甘情愿的对漪曦福身道:“妾不敢,孩子们跟着福晋,那是他们的福气,就是要福晋费心了。”
      
      然后转身嘱咐三个孩子,道:“好好伺候福晋,万不能惹福晋生气,否则我绝不轻饶!”
      
      三个孩子点头称是。
      
      漪曦但笑不语,等李氏告辞时,才让范嬷嬷跟着她去拿三个孩子的日常用品并安排住宿日常事宜。
      
      等都安排好后,已经快亥时了。漪曦洗漱好,准备睡觉。
      
      她穿越过来,为了养好身体,首要就是作息时间要规律,只要在府里,她到点吃饭到点睡觉。一个月下来,府里的人已经习惯了。
      
      范氏替她掖掖被角,咧嘴笑道:“主子,您好好休息,今日老奴值夜。”
      
      漪曦看着她高兴的样子,也忍不住笑了,道:“嬷嬷就这么开心?”
      
      范嬷嬷毫不掩饰自己的愉悦,道:“当然,这两年李侧福晋都把自己当四福晋了,府里诸人谁不避其锋芒?”
      
      “要不是爷发话,只怕她连永福苑都想插手了。”
      
      又叹了一口气,道:“主子,老奴知道你很难,可是再难,您也要坚持啊!否则多年后,谁还记得大阿哥。”
      
      漪曦收敛的笑容,垂下眼睑,长长的睫毛在烛光的映照下,打下一片阴影,印得脸颊越发的苍白,让人看着就觉得悲伤,忍不住流泪。
      
      范氏鼻子一酸,忙跪下来,道:“老奴嘴这嘴没有把门,让主子伤心了,请主子责罚。”
      
      漪曦摇摇头,轻轻道:“你说得对,放心,为了记得弘晖,我也会保重身体的。”
      
      “嬷嬷,快起来吧,地上凉,你腿也是老寒腿了,得好好保重,我身边可少不了你。”
      
      范氏喜极而泣,磕头道:“是,谢主子恩典,老奴万死不辞。”
      
      她家里就剩下她一个人了,福晋是她的主子,也是她最亲的亲人。
      
      范氏服侍漪曦躺下后,才低声道:“主子,您真要养着大格格和两个阿哥吗?这事有点吃力不讨好啊。”
      
      养好了,别人觉得是应当的,有可能还要在鸡蛋里挑骨头;稍微有点不好,那就是千夫所指,重罪加身。
      
      怎么看都不是一个好事情。
      
      漪曦闭上眼睛道:“嬷嬷放心,我心里有数。不会很久的。”
      
      李氏表面妥协了,心里又怎么会真的放心?
      
      再说她可没有替别人养孩子的爱好,呵呵。
      
      “睡吧,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
      万福苑。
      
      贴身嬷嬷王氏安慰烦躁的李氏,道:“主子放心,福晋应该不会一直养二阿哥和三阿哥的,她肯定是吓唬您的,您可千万要稳住。”
      
      两人老对头了,相互看不顺眼,怎么可能养对头的孩子?不过是福晋看侧福晋最近太高调了,想敲打敲打罢了。
      
      这样的角力就是比耐性,谁能坚持到最后谁就是赢家。
      
      李氏何尝不知道这个道理呢?
      
      她叹了一口气,道:“只是他们都是我肚子出来的,一日不见就觉得心慌,睡不好觉,又怎么坚持得了?”
      
      王氏立即奉承道:“主子慈母心肠,自然不是外人能比的。要是您实在担心,就每日去永福苑请安,多见一见。主子,忍得了一时,以后才会好啊。”
      
      李氏摆摆手,道:“就寝吧。”
      
      也不知道是听了进去还是没有听进去。
      
      王氏恭敬地扶着李氏去内室,低声说:“主子,老奴着人去打听了一下高氏和苏氏,她们俩以前都在永和宫当差,包衣奴才出身,家里人也没有什么得用的人,应该不足为惧。”
      
      李氏坐在床上,摇摇头,垂下眼睑道:“包衣奴才怎么了?抬旗不过是主子一句话的事,你仔细打听清楚,万不能敷衍了事。如果你做不到,那就换人做。”
      
      听到换人的话,王氏吓得立即跪地请罪,不一会后背就汗湿了。
      
      她的确没有把高氏和苏氏看在眼里,不过是通房,长相也只算是中等,还比不上主子呢。
      
      她是准备把人手都用在探听钮祜禄格格身上,这位是正经满人,听说是德妃娘娘因为她好生养,特意指进府的。
      
      她要是生了孩子,侧福晋之位绝对有她一个,到时候主子这个侧福晋还会处于超然的地位吗?
      
      谁知她竟然猜错了主子的心思,主子更看重高氏和苏氏吗?
      
      作为侧福晋身边第一得意人,可不是一个好兆头。
      
      想到这里,她磕头磕得越发的重,只希望主子能原谅她这次错误。
      
      “主子,老奴一定做得到,万死不辞。”
      
      李氏随意挥挥手,闭上了眼睛。
      
      好一会,王氏听到平稳的呼吸声,才敢小心翼翼地起身。
      
      ***
      
      翌日,漪曦睁开眼睛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
      
      她起身,压住继续睡的yu望,问范氏:“都来了?”
      
      范氏递给她牙刷加一碟青盐,答道:“就剩下李侧福晋没有到了。”
      
      漪曦轻笑道:“重要人物要压轴出场嘛,不急。”
      
      然后刷起牙来。
      
      其实她刚穿越来看到牙刷的时候,还吃了一惊,这牙刷虽然不如现代的精致,可是已经接近现代的水平了。
      
      仔细问了问,才知道是佟国维的孙女根据明朝孝宗皇帝发明的用猪鬃镶嵌在骨头上制成的牙刷改进的。
      
      好家伙,竟然有比她更早的穿越女出现。
      
      只是这位佟三姑娘怎么不把配套的牙膏没有搞出来啊,青盐远远不如牙膏好用。
      
      但转念一想,牙膏大部分成分都是现代化学工艺下才能做出来的,就清朝的技术水平,哪怕大佬穿越过来,也一时半会儿是做不出来的。
      
      不过这佟三姑娘也是很有意思,有机会她一定要亲自会会她。
      
      现在………漱口,尼玛,好咸!!
      
      漱完后,她又用浓茶漱了几次,才觉得好点。
      
      接着坐下来梳头,她问道:“早上吃点面,丢点薄荷进去。”
      
      等她在清朝弄明白禁忌后,再想办法提炼薄荷精油出来,自己做牙膏,免得每天早上都这么痛苦!
      
      范氏点头应是,等整理好自身,半个时辰都过去了。
      
      可以去见室友了!虽然她们居住的室有点大。
      
      ***
      
      今天新人敬茶,所以漪曦早早通知了四爷后宅的所有女人都到永福苑相互认识下。
      
      高氏、苏氏很紧张,也是她们运道不好,进府时主子爷不在府中。如果她们承宠了,今天还有些底气,现在嘛,只能规规矩矩地听福晋的话。
      
      否则等钮祜禄氏进府后,府中就更没有她们的位置了。
      
      因此两人很早就到了永福苑门口,却聪明的不打扰人,安静地站在一旁。
      
      直到宋格格、武格格、耿格格都到了,才恭恭敬敬地跟在她们后面进来。
      
      而三个格格也不是多话之人,相互之间打了招呼,就再也没有人开口。
      
      她们俩自然更不敢开口,余光看三位格格,她们爱看茶,脸上都是恰到好处的微笑。
      
      陆陆续续其他女人都过来了,比如她们同个院子的张氏、伊氏,不过地位很明显不如前面三个格格。
      
      屋内继续寂静无声。
      
      直到外面传来一个声音:“呦,你们都来了,看来又是我来晚了,希望各位妹妹不要介意。”
      
      高氏苏氏这时才看到三位格格脸上有了一些变化。
      
      宋格格率先起身,福福身道:“李侧福晋贵人事多,自是很忙的。至于介意,奴婢可不敢。不过李侧福晋,恕奴婢嘴直,您总来这么晚,未免有点不敬福晋吧。”
      
      宋氏是四爷第一个女人,又生养过四爷第一个孩子,虽然夭折了,可是她在四爷心中地位是不一样。
      
      也因为这样的出身,她才不怕李氏。
      
      听到这话,李氏恨得牙痒痒,宋氏不就是眼看自己年老色衰,无宠无子,才甘愿做乌拉那拉氏面前的一条狗吗?
      
      这条狗这两年倒是安分,可突然又开始犬吠起来,只怕是知道了昨天的事情,今天就抢先过来送投名状了。
      
      她冷哼一声,道:“宋格格,你这是想往我身上扣屎盆子了。我何曾不敬福晋?福晋这不是还没有出来吗?那我就算来得不晚。”
      
      “再说你又不是福晋,怎么知道福晋会怪罪于我?”
      
      高氏苏氏暗忖:看来宋格格和李侧福晋很不对付。
      
      武格格见状,立即打圆场:“李侧福晋,您还没有见过新人吧,这就是高妹妹和苏妹妹,鲜花一样的美人,和她们一比,我都老了。”
      
      高氏和苏氏立刻上前向李氏行礼。
      
      李氏打量了几眼,道:“不错,好好伺候爷和福晋,守规矩,就有太平日子过了。”
      
      “你们在说什么?聊得这么开心?”漪曦走了出来,坐在主座上,兴致勃勃地问。
      
      众人:……………
      
      

  • 作者有话要说:  宝贝们,求收藏评论,爱你们哦,比心?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