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一集 ...

  •   漪曦领着高氏、苏氏回到府中时,太阳已经快落山了,她对两人道:“爷出去办差了,你们两个先住在福祥苑,等爷回来了再安排。”
      
      福祥苑暂时是胤禛没有品级的通房所住之处,已经住了张氏和伊氏,再加两个进去正好打麻将。
      
      高氏、苏氏低眉垂眼,福身道:“是,谢福晋恩典。”
      
      漪曦挥挥手,让王嬷嬷带她们下去,然后疲累地揉揉额头:进宫就是体力劳动加脑力劳动,身累心累!
      
      她的奶嬷嬷范氏见状忙过去帮她按摩太阳穴,心疼地道:“主子,您病刚好,可不能太劳累,快进屋歇歇吧。”
      
      主子天还没有亮就起身,然后进宫,等待召见,这期间身子半分不能动。
      
      等天大亮了,德妃娘娘才召见,却也不能歇着,要伺候娘娘用晚饭,随时准备福身叩头,一天下来岂能不累?
      
      尤其是今天德妃娘娘以府中子嗣太少,直接赐下几个女人,简直就是在打主子的脸。
      
      主子本来就为前些日子大阿哥忌日伤神,大病一场,却还被德妃娘娘责难,她看着都难受,更加不要说主子了。
      
      思及此,她眼窝一热,差点流下泪来:大阿哥去了这两年,也把主子的精神气带走了,三天两头生病,前段时间她差点以为主子要跟着大阿哥去了呢,幸好挺了过来。
      
      压下心里的酸涩,她抿抿嘴,低声道:“主子,您身体可有不舒坦的地方?老奴去请太医再给您把把脉?”
      
      漪曦摇摇头,起身道:“不用了,我休息下就好了。”
      
      范氏只能作罢。
      
      等到了内室,漪曦躺下,道:“着人给爷送个信,说礼部定了,钮祜禄格格这个月二十八进府。”
      
      他愿不愿意回来,就随他的便。
      
      晚回来更好,让她有更多时间调整自己的行为方式,尽量不着痕迹的改变,毕竟她并不想成为原主那样的贤良淑德的妻子。
      
      呵呵,憋屈地看着他和别的女人亲亲我我?劳心劳力地替他管好后宅后宫?
      
      呸,过劳死很好吗?宅斗宫斗很舒服吗?
      
      还不如看戏。
      
      这可是真.九龙夺嫡,真.宅斗宫斗戏,人啊,最重要的是开心!
      
      原主就是因为受儿子弘晖去世的打击,又看着四爷府中女人一个接一个,儿子一个接一个生,还全部是她的老对头李氏所生,她哪开心得起来?
      
      郁结于心,一两年下来,身子就垮了,偏偏今年选秀,德妃暗示要给四爷多送几个好生养的。后宅李氏又动作不断,原主就钻了牛角尖,一气之下就跟着弘晖去了,然后她就来了。
      
      如今范氏都没有发现芯子换了人,不熟的四爷应该就更发现不了吧。
      
      而且她身边一直有人伺候,无论谁来都不能说她不是乌拉那拉氏,再说她还有原主的全部记忆呢。
      
      想到这里,她心越发安定下来,示意范氏放下帐幔,她得睡会,今天实在太累了。
      
      可还没有闭上眼睛,就听到有小丫头和范氏禀告,说李侧福晋过来请安。
      
      这么晚过来请安?呵呵,恐怕是见她能起身进宫,来打探她的身体是好了还快死了?顺便打听新人情况的。
      
      漪曦不做声。
      
      范氏见状,就对小丫头低声说:“去和侧福晋说,福晋休息了,奴婢们不敢打扰。”
      
      小丫头忙出去,不一会又急急忙忙进来,道:“范嬷嬷,侧福晋不肯走,说要等福晋起来。”
      
      范嬷嬷冷笑一声道:“那就让她等!”
      
      这副当家做主的做派实在让人作呕,幸好皇上英明神武,不许侧福晋扶正,否则李氏只怕更不把主子放在眼里。
      
      听到床上平稳的呼声,范氏也不由得放低了呼吸声,轻手轻脚的去看隔间熬药。
      
      主子好不容易愿意吃药了,她自然要加紧熬药,争取早点让主子养好身子。
      
      ***
      
      李氏嫉妒地看着永福苑,就这么一个正厅就布置得低调奢华,一看就是爷的风格,可见福晋在爷心中还是有很重要的位置的。
      
      而且永福苑离爷的书苑最近,院子也最大。
      
      难怪福晋失了儿子又不能生了,还这么有底气。
      
      不过新人越来越多,她就不相信福晋一点不慌。
      
      正想着,禀告的小丫头出来了,听到她的回话,李氏勃然大怒,但想到什么,她努力的压制住怒火,端坐着,道:“不要紧,那我就等福晋醒来,福晋身子不适,我也很担心的。”
      
      小丫头心里腹诽:担心也没有见过来请过几次安。
      
      不过李氏毕竟是侧福晋,可不是她一个小丫头能顶嘴的。
      
      她福身低声道:“是。”
      
      然后给李氏斟了一杯茶,就退在了一边。
      
      李氏等了一会就不耐烦了,眼珠子一转,对贴身侍女,耳语了两句,侍女很快跑出去,不一会就领了三个孩子过来。
      
      正是李氏生的三个孩子,十一岁的大格格,六岁的二阿哥弘昀,两岁的三阿哥弘时。
      
      也是四爷府中全部的孩子!
      
      这就是李氏的底气。
      
      李氏见到三个孩子,本来阴沉的脸一下子笑成一朵花,起身接过嬷嬷怀中的弘时,对大格格和弘昀慈爱地道:“馨儿,弘昀,福晋身体不适,一会给福晋请安,可要乖些。”
      
      大格格福福身,弘昀躬身拱手,都乖巧道:“是,额娘。”
      
      最小的弘时也学着哥哥姐姐的样子,奶声奶气道:“是。”
      
      李氏忍不住亲了亲,笑道:“嗯,我们的三阿哥最乖了。”
      
      接着对小丫头冷冷道:“大格格、二阿哥、三阿哥要给福晋请安,你去通报一声。”
      
      小丫头无奈只能又进去和范氏说。
      
      范氏听完,也不敢自作主张了,忙进了里屋,小声喊到:“福晋,大格格,二阿哥,三阿哥来给您请安。”
      
      漪曦正睡得香甜,被叫醒了,起床气立即上来了,就要发火,但转眼一想,即便今天把李氏压下去了,她明天一大早肯定又会来,是不达目的不会罢休的。
      
      那就成了别人看她的戏了,这可不行。
      
      得先让他们知道老虎屁股摸不得的。
      
      于是她起身靠在床背上,对范氏道:“让他们进来。”
      
      很快四人鱼贯而入,行完礼后,李氏坐定后,看了看漪曦的脸色,虽然还是有些苍白蜡黄,可眼睛却亮得很。
      
      她心里可惜,看来乌拉那拉氏死不了了。
      
      但面上却忧心忡忡道:“福晋脸色看起来很不好,是今日在宫里………”
      
      漪曦看着她意犹未尽的样子,故作惊讶道:“宫里怎么了?宫里各宫主子慈爱和睦,德妃娘娘对人宽厚有嘉,我每次进宫,都如沐春风,没有半分不适。李侧福晋指的是?”
      
      李氏被噎住了:话都让你说了,她还能说什么呢?福晋还是那个笑面虎,她仍旧占不了便宜。
      
      心里再次惋惜,乌拉那拉氏怎么就好了呢?明明前段时间她快撑不下去了呢。
      
      不过也许是装的呢?
      
      她再仔细地看她的脸色,先前消瘦的脸庞,好像红润了些,有点肉了?
      
      再对上她的眼睛,黝黑清冷,深不见底,只一眼,吓得她一个激灵,只感觉乌拉那拉氏越发深不可测了。
      
      她心里有不好的预感,想着不如先撤退,回去再说。
      
      正想开口告辞,漪曦好似也不在意她的回答,再次开口道:“大格格,二阿哥,三阿哥,最近可好?”
      
      大格格代替两个弟妹回答:“我们都很好,多谢嫡额娘关心。嫡额娘,您也要好好养身体,我们都很担心您。”
      
      大格格是个温柔贤淑的小美人,年纪渐长,已经有少女的窈窕了。
      
      按照清朝的习惯,她过两年都可以定亲出嫁了。
      
      只是这孩子命运多舛。
      
      漪曦怜惜道:“我知道你们都是孝顺的好孩子!且放心,我还要看着你们长大呢。”
      
      李氏这时已恢复了正常,也跟着笑道:“福晋心善,对孩子们宽宥,这是我们的福气。他们孝顺您是应该的。”
      
      “只是府中新人越来越多,还不知道都是什么性子呢?要是遇到一个心里深沉的,这,妾还真是有点担心孩子。”
      
      到底不想无功而返。
      
      漪曦眯着眼睛,声音悠远道:“担心?担心什么?担心他们像弘晖那样吗?”
      
      “李侧福晋,身正不怕影子斜,我以为你早已经明白。”
      
      果然是原主的死对头,对原主的痛处一戳一个准。
      
      听到这话,李氏瞳孔微缩,转瞬惊讶道:“妾不知道福晋的意思。”
      
      漪曦垂下眼睑,淡淡道:“不用担心,他们是皇家血脉,谁不怕诛九族?”
      
      “不过,”她抬眼微微一笑,道:“如果李侧福晋担心,那就把孩子放在永福苑,如何?”
      
      这是想抢她的孩子?!李氏又气又急,一下子站起来,大喊道:“不行!”
      
      “嗯?”漪曦渐渐收敛笑容,肃然道:“不行?是孩子孝顺我不行?还是李侧福晋不把我这个福晋放在眼里了?”
      
      图穷匕见。
      
      两个问题,她都不敢答。
      
      李氏汗珠都滴下来了,她没有想到乌拉那拉氏竟然真地敢直接为难她,以前不都是拐十八道才交手吗?
      
      这是变了性子,改了方式?
      
      她心里慌乱无比,大阿哥去的这两年,乌拉那拉氏大部分都躺在床上,也不爱见人,她还以为她真的心灰意冷,万事不管了呢。
      
      以至于今天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
      
      她现在该怎么办?真要和乌拉那拉氏彻底撕破脸皮吗?
      
      

  • 作者有话要说:  接档文《科技大佬在九零》狗血文《我在古代带球跑》求宝贝们多多收藏,多多评论,拜谢∽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