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本丸夜话其一 ...

  •   “陆奥守,你在吗?我是加州清光。”
      
      “加州?这么晚了你不睡吗?”陆奥守吉行拉开门,惊讶的看着外面穿着内番服的加州清光。
      
      “我想和你谈谈。”加州清光充满怨念地看着他,“这才几点啊,你是短刀吗?况且今天发生了这么多事,怎么可能还睡得着?”
      
      “哎呀,咱倒是觉得很轻松,晚餐又吃的那么好,很容易困啊,不过你今天和平常倒是很不一样,”陆奥守吉行打了个大大的呵欠,“进来说吧。”
      
      “今天,我又想起越音大人了,”清光在榻榻米上坐好,一开口就吓了陆奥守吉行一跳,“他来的第一天我还记得清清楚楚。”
      
      “喂……”陆奥守吉行严肃地看着他,“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接受新主人可是咱们一起决定的。”
      
      “听我说,”加州清光很不耐烦地打断了他,“越音大人入职的时候是下午,因为我是他的初始刀嘛,所以一起到了本丸,在锻刀之前,狐之助就要求他和我一起出阵。”
      
      这是陆奥守吉行不知道的事情,以前加州清光从来也不说这些,所以他听的很认真。
      
      “首次出阵我也受伤了,不过不是被抱回来的,是自己走回来的啦,那也是我第一次知道疼痛的感觉,所以就没有很注意他……越音大人的状态,”加州清光完全陷入了回忆,“手入的时候我就想撒个娇啊,但是越音大人他非常地慌乱,完全做不来,还要我来安慰他,和主人比起来真是个笨拙的人啊……”
      
      “加州……”陆奥守吉行不知道该说什么。
      
      “然后越音大人锻出了小夜左文字,小夜问他是否期望着复仇,结果他反应很大地说‘不’,现在想想也许是以为要去为我复仇吧,”加州清光自嘲的笑了笑,“然后那天大家就回去休息了,越音大人的行李也不太多,我帮他收拾屋子的时候,衣服都只能收在箱子里面,他却完全没说要添置家具的事情。”
      
      “陆奥守,你知道吗?所有的本丸在最开始都是一个样子的,就是我们本丸之前那样,”加州清光比划着,“从越音大人任职以来,什么都没有添过,而主人今天一进他的屋子就说他要买东西。”
      
      “其实从第一天开始,越音大人就没想过要做我们的审神者吧。”加州清光垂下眼帘,“而我一直都没有发现。越音大人在之后又锻了两振刀,分别是前田和秋田,或许是短刀不能带给他安全感,他开始消极怠工,拒绝锻刀也拒绝出阵,只有狐之助催的不得了的时候才会行动,而且每次都要把我们全带上,最后成长起来的只有我……嗯,也没成长多少呢。”
      
      “最后有一天我在战场上捡到了你,就算你是坂本龙马的刀,我也很开心,但是当我们把你带回来的时候,主人很不高兴,让我们以后不要从战场上捡刀回去,”加州清光叹了口气,“现在想想,他大概是怕付丧神多了就难以离开吧。”
      
      “后来的事情你都知道,他生病了,不肯再让我们出阵,直到有一天他出门后就再也没有回来。”
      
      “我真是迟钝啊,当时觉得越音大人真的生病了,只要我陪着他就会舒服很多,像个傻瓜一样,还为他去找药。”加州清光低着头,“主人和他完全不一样,是很擅长战斗的人,绝不会退缩胆怯,对药研也很好,愿意把受伤的他抱回来。”
      
      “那不是不错嘛,加州,以前的事情已经过去了,只要咱们的决定是正确的就好了,你到底在纠结什么啊。”陆奥守吉行道,“咱还以为你不喜欢现在的主人呢,这不是挺好的。”
      
      “陆奥守,今天早上你有什么感觉?”
      
      “你说换审神者的时候吗?”陆奥守挠了挠头,“和狐之助说的完全不一样,还没来得及有感觉就已经变成新的了,真是吓了咱一大跳啊。”
      
      “是啊,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被主人的灵力所支撑了,”加州清光淡淡地说,“主人那边应该也是这样轻而易举的感觉吧,但是下午锻刀的时候我看到了,他对药研的感觉和我们不一样。”
      
      “我作为初始刀被唤醒的时候,感觉和今天也不一样,”加州清光语气渐渐激动起来,“就算现在的主人这么好,我却仍然还记得被越音大人唤醒的感觉,那主人呢?他会像喜欢药研一样喜欢我们这种曾经属于别人的付丧神吗?”
      
      “喂,加州,只要做好自己就可以了吧,明天怎么样总要到了明天才知道,”陆奥守吉行难得严肃地说,“现在的主人已经不是以前了,对于咱们刀剑来说,只要不断变强不就能得到认可吗?”
      
      “你……”加州清光低低的咬着牙说了几个字。
      
      “啊?咱听不见啊。”
      
      “你是白痴吗!?”加州清光受不了地瞪他一眼,“这怎么可能是变强就能解决的事——”
      
      “人类是很脆弱的,如果只把自己当做刀的话,就没办法保护他,”陆奥守吉行认真地回答,“如果能变得足够强大,那么对于主人来说,咱们就是无可替代的同伴了吧。”
      
      “无可替代……哼,真是败给你了,我和你可不一样,是需要很多爱才能成长的类型啊……”加州清光呆了一会才说,“不过你说的也有道理,从现在开始,我要为成为主人最无法缺少的刀而努力了。”
      
      “哦,就是这样的斗志!”
      
      “……啊,听到奇怪的事了……”本来想来问问原·初始刀本丸情况的药研坐在房顶上仰望着星空,不过这下该不该知道的都听见了,也不用多此一举去问加州清光了。
      
      ……去看看大将在干什么吧,不知道有没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短刀下了决定后轻巧的从屋顶翻下来,赶在加州清光出门之前消失在走廊末端。
      
      -
      
      和陆奥守聊了会儿,加州清光感到放松了很多,不过相处时间一长他不免又对倒幕派的刀横挑鼻子竖挑眼起来,为保留岌岌可危的同事情,两振打刀在不算太晚的时间就互道了晚安。
      
      “小夜说主人买了很多东西,不知道收拾完了没有,”感觉直接去睡觉有点太早的加州清光在走廊上来回徘徊着自言自语,“啊可恶,下午光顾着和陆奥守那个笨蛋乱跑了,吃完饭又花了好久收拾,都没有看到主人怎么把东西搬回去的。”
      
      反正都走到这里了,果然还是去看看吧,万一主人正需要人帮忙呢?
      
      “主人,我是加州清光,可以进来吗?”
      
      “清光?进来,正要找你。”审神者的声音隔着门扇传来,有些模糊的失真,“啊……小心!”
      
      “主人,你没事吧……哎?”加州清光一把拉开门,看见的却是被小山一样衣服埋得只露出脑袋的药研和旁边空抬着手神情纠结的京墨。
      
      “……大将,可以坐到一边去吗?我和加州来收拾就好,您就不要添乱了。”药研藤四郎无奈地说,“您只要告诉我们东西放哪就可以了。”
      
      “……发生了什么啊。”加州清光看向一团乱的房间,审神者的房间是上下两层的结构,一层分为里外两间,外间设有楼梯和近侍休息的地方,里间与庭院相连,是审神者的办公区域,可以用障子门隔出不同的区域,二楼则是审神者的卧室。
      
      现在药研被衣服淹没在楼梯上,地下四散着许多翻倒的箱子,一眼望去里间也影影憧憧并不像是整齐的样子。
      
      我白天来的时候不是把箱子都在楼梯下放好了吗?哪来的这么多东西啊……
      
      加州清光认命的走上前帮忙捡衣服,捡着捡着又觉得有点得意——果然主人还是需要我的。
      
      “那么把衣服挂到这边的柜子里,”京墨推开卧室的门,“慢慢来,不用着急。”
      
      本觉得屋子里也不会好太多的加州清光和药研都吃了一惊,卧室里出乎意料的很整洁,主色调以白色为主,金色、灰色与湖水绿点缀,没有太多的家具,令人觉得安宁温和。
      
      “其实只要把衣服之类的小件放好就行,但我不擅长这种整理工作,”审神者略带苦恼地说,“幸好有你们在,以后也拜托了。”
      
      两名付丧神对视一眼,加州清光别扭的开口:“啊……主人,一般审神者会指定一到两名付丧神作为近侍啦,可以帮忙整理内务,出具文书什么的,您是让我们做近侍吗?”
      
      “大家都很想与您多亲近,大将,”药研藤四郎实事求是地说,“现在还好,以后随着刀剑男士的增多,如果不明确指定近侍的话一定会引发混乱的。不过您可以随时改变人选。”
      
      ……啊,笨蛋。
      
      巴不得现在就定下人选一直不变的加州清光十分无语,近侍的位置很重要的,是被主人喜爱的证明,不要说的换起来那么随意啊。
      
      虽然对于主人来说更换就是那么随意啦,唉。
      
      “近侍是指负责近身侍奉吧?”京墨点点头,“那么在狐之助回来之前就拜托你们了。”
      
      “……主人,近侍不是战斗的奉刀侍从哦,是战斗外为您处理生活琐事的侍从。”加州清光警觉地提醒他。
      
      “不会勉强你的,”审神者叹着气,“只是和预想中的情况不同,给你带来困扰很抱歉。”
      
      “哎?不是那个意思啊主人!” 本来就有点敏感的打刀一下睁大了眼睛,“我只是……我只是觉得,本来已经折断的我,现在以这副样子重新站在这里,就一定是有意义的,如果只是作为一把刀去战斗的话,不就和以前一样了吗?我也想亲手去保护重要的人,而不是做只能看着一切发生无能为力的刀……”
      
      ……我到底在说什么啊,听起来好像旧情难忘又向新欢告白一样,这沉默是怎么回事,药研,赶快说点什么!
      
      加州清光藏在阴影里的脸颊滚烫,虽然常常说着“要更加疼爱我”之类撒娇的话,但有时却出乎意料的脸皮薄。他的友军·一直很可靠·药研却保持着长时间的缄默,不知道在思考什么。
      
      “我知道了,”最后还是审神者打破了这场沉默,他拍了拍清光的肩膀,“是我没有考虑到你的心情,之后不会再用侍从的身份看待你们了。”
      
      “不过,如果你改变想法愿意被握在手中的话,我随时都欢迎。”
      
      ——为什么这么执着于自己上阵啊,战斗狂吗?
      
      脸上的热意褪去,加州清光不禁吐了个槽,也就只有药研这样刚显现出的刀剑才会说出“请使用我的本体”这样糟糕的话。
      
      被使用和保护他,想想就知道哪个感觉更好吧。
      
      “——加州?你手里的衣服……”
      
      “糟糕!”加州清光这才注意到自己手里紧攢的衣服,他慌忙将衣服抖开,但柔软的衣料上已经留下了深深的褶痕。
      
      “大将,这是斗篷?明天我们为您熨烫一下再送来吧。”药研试着抻平未果后提议道,“您明天要穿它吗?”
      
      “没关系,就这么放着吧,”京墨随手将衣服搭在床脚,“明天出阵我就穿这件,回来再洗。”
      
      这个小插曲很快就过去,付丧神们迅速投入到整理工作中,不过好奇心让他们无法保持沉默。
      
      “这些衣物看起来有些类似,您喜欢这种款式的衣服吗?”药研看着填满一个衣柜的披风问。
      
      “就像你们一样,这也是我战斗习惯的装束,”京墨摸出两个杯子,开始往里面倒牛奶,“披风和斗篷都很方便,既可以防止血直接溅在衣服上,也能遮挡别人的目光。”
      
      “哎?主人也有出阵服啊,和服还是洋服?好想看穿起来的样子,”加州清光抱着几个匣子走上来,“这些放到哪里呢?”
      
      “明天就看得到,”京墨看了一眼匣子上的纹样,“先放到那边的柜子上。还有多少东西?”
      
      “这是最后的了。”加州清光把匣子放下舒了一口气,小小的匣子很沉,不知道里面装的什么。
      
      “过来休息一下吧,”审神者点亮小几上的蜡烛,又不知道在哪里动了一下关闭了室内的灯光,“有适合你们的点心。”
      

  • 作者有话要说:  改排版QAQ,对不起之前的读者大大们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