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享受与艺术 ...

  •   新生本丸的第一个晚上过得很安逸。
      
      “最开始的战场只是为了让我们熟悉战斗而存在的,之后的战斗就需要编成队伍出战,一组六人,”加州清光努力回忆着当年狐之助说过的话,“变成人之后需要很多时间来熟悉战斗,练习的效果当然没有出阵好啦,审神者都是负责坐镇战场后方,调整战术或者实施紧急手入的。”
      
      “我是不会在后方待着的,”审神者包容地看着两个小口喝牛奶的付丧神,“战斗是我工作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那大将喜欢战斗吗?”药研问。
      
      “喜欢。”京墨笑起来,“优秀对手带来的愉悦感无可比拟,我就是为了这个才来担任审神者的,虽然现在看起来战斗反倒是次要的。”
      
      “不是为了收集名刀吗?”加州清光疑惑地问,“下午您说过被‘坐拥数十振名刀’误导……”
      
      “那是逗狐之助的,”京墨不在意地说,“怎么会是因为这种幼稚的原因,只要能享受到战斗的快乐,我从来不挑武器。”
      
      ……听起来经验丰富。
      
      两名付丧神同时想。
      
      “也许比你们还要经验丰富,”京墨换了个更舒服的坐姿靠在座位里,“很吃惊吗?”
      
      “大将以前是做什么的?”药研担忧地问,“是很危险的工作吗?如果您愿意说的话。”
      
      “完全不危险,”京墨笑了笑,“只是十分枯燥而已,不过生活就是由一个个漫长的工作构成的,我只能尽量选择更喜欢的那个。”
      
      “那您觉得怎么样?”加州清光迟疑地问,“我们……这一切符合您的期待吗?”
      
      “可能比我预想的更有挑战性,但同样比预想更好,”昏昧的烛火下,审神者俊美的五官带着些不真实的虚幻感,“这次的工作大概也会让我受益良多。”
      
      这次的工作……吗。
      
      得到了想要答案的两名付丧神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喜悦,审神者的话语里似乎总是藏着比字面意义更深的东西,只是一时难以分辨,他们只能满怀疑虑地为审神者吹灭烛火,留下一个安静的睡眠环境。
      
      -
      
      天气晴朗,适宜出阵。
      
      “审神者大人,这是给您的信,”消失了一晚上的狐之助精神抖擞地越过庭院出现在京墨面前,“时政愿意为宣传的失误进行补偿,并对您出阵一事作了明确答复。”
      
      京墨展开带有通草纹的信笺——上面是标准的印刷体——对方先是以一种热情但不失距离的态度对宣传措词不当表示了歉意,补偿清单附后;然后大力赞扬了审神者不怕受伤身先士卒的战斗精神,同时对因公牺牲的往届审神者进行了沉痛缅怀,最后轻描淡写地表示审神者重要性不在战而在治,请不要过高的估计自己在战斗方面的能力去强行使用付丧神本体造成无法挽回的后果。
      
      “——望君以珍重自身为要,切勿亲赴险境,以身犯险。”
      
      京墨斟酌了一会措辞,最终还是残酷地告知了狐之助他对这封信的评价。
      
      “非常遗憾。”
      
      狐之助大受打击,它本以为这封信就能够制止审神者的乱来举动,让生活回到付丧神战斗,审神者后勤的正常轨迹上去,但现在看起来并不会起到任何效果。
      
      “不过你可以放心,除非对方同意,我不会再像昨天那样做了,”京墨趁机愉快撸了两遍狐之助的耳朵,“一个优秀的审神者不能因为自我满足就剥夺别人的乐趣,对吧?而且指导他们成长也是我的工作之一。”
      
      “太好了,那大人您……”会乖乖待在战场后方吗?狐之助也顾不得保护耳朵,只是尽力用眼睛表达期待。
      
      “我会自己准备武器。”京墨利落地道,然后毫不留恋地放弃了毛茸茸的耳朵转身离开:“药研,通知全体,准备出阵!”
      
      -
      
      今天的审神者和昨天不一样。
      
      六振刀剑悄悄观察着面前的主人,他没有穿昨天来时的休闲式西装,而是一身看起来非常柔软宽松的立领长袍,手上戴有泛着金属光泽的手套,腰间扎着一掌宽皮质腰带,正中嵌有宝石,没有佩刀,从衣服下摆开叉处可以看见同种布料的长裤,紧贴小腿的皮靴长至膝盖,靴筒上缀有装饰性的金属纹饰;外面披着一袭非常宽大的斗篷,领口有饰带,长到小腿。
      
      头发不像昨天那样规矩的从脖颈处扎起,而是用荆棘纹样的金环扣束在头顶,身上也挂着很多宝石金银制成的饰品。
      
      总的来说,画风成谜,与这一众刀剑付丧神们格格不入,不过与他稍显阴柔的俊美面容倒是颇为相称。
      
      这……这就是主人/大将的出阵服吗?看起来是不是太华丽/累赘了点啊……
      
      两名近侍同时想道。
      
      “……嗯,”京墨沉吟了一会,“有没有谁不想出阵的?本丸里还有一些事情必须要处理。”
      
      虽然是询问的口气,但他的关注方向确实是粟田口的两把短刀,秋田藤四郎和前田藤四郎。
      
      药研敏锐地注意到了这一点,正疑惑着为什么的时候陆奥守吉行主动举起了手。
      
      “呀,主人,咱可以留下来,要是有能帮忙的就最好了,”陆奥守吉行还是大大咧咧的样子,“前田、秋田你们两个也留下来帮咱吧。”
      
      “那我就放心了,”京墨接话接的很快,没有给那两振短刀回答的时间,“陆奥守替我给时政写一封回信,来信就在我桌子上放着,前田和秋田替我整理一下屋子,再和狐之助沟通确认一下本丸的资源与金钱状况,稍后会有采购的东西送来,交给你们整理了。
      
      对了,今天……不确定是什么时候,时政会送来一振刀,如果我不在的话,就拜托你们接待他。”
      
      轻描淡写撂下这个惊人消息后京墨就心情愉快地带着剩下的三名付丧神出阵了,留下以为审神者只是编了个事很多的借口不让两把短刀出阵的陆奥守吉行独自抓狂。
      
      “咱不擅长文书啊——”
      
      前田藤四郎同情地看着他:“陆奥守先生,我们先去整理房间,等你写完再一起去找狐之助吧。”
      
      “啊——咱到底为什么要留下来啊……”陆奥守吉行有气无力的点了下头,“他们出阵应该很快吧,总要赶在主人回来之前处理掉一两件。”
      
      且不说看见信件内容的陆奥守吉行是多么的抓耳挠腮绞尽脑汁才编出来几个字,两振小短刀一踏进二楼就惊呆了,屋子里到处都扔着衣服,有些像抹布一样卷成一团,有些歪歪斜斜的挂在椅背扶手上,靴子、腰带和手套七零八落的堆在床脚,边柜上放着几个盖子没盖好的匣子,鸡零狗碎的宝石饰品滚落一地。
      
      “……药研哥确实说他和加州殿昨晚上为主君整理了行李对吧。”
      
      “是啊,主君还安排药研哥做了近侍呢……”
      
      两振小短刀一起闭嘴,开始安静地收拾屋子,偶尔略带同情地交换目光。
      
      近侍可真不容易啊。
      
      小短刀们把该洗的洗干净,该熨的熨平整,该摆的全部摆整齐之后陆奥守也没把回信憋完,最后干脆大白话上了了事,写的时候他都觉得自己在糟蹋那张花纹精美的纸。
      
      找狐之助交接了最近的收入和回信后,发现本丸倒也可以说是脱出一穷二白的行列了,加上前任审神者遗留下的一点资金,总算不用担心财政危机发生。
      
      当然这建立在审神者截至目前全部自掏腰包的情况下。
      
      今天他又大手笔的买了一打干杂活的式神,这东西除了做饭滋味千篇一律和特别贵以外没别的缺点,但一般的审神者会掏出两年工资买这个吗?那么多刀剑付丧神完全忙的过来。
      
      另外被送来的还有些餐具、花器之类的东西,从外包装就彰显着我很贵的气息,陆奥守搬它们的时候简直胆战心惊。
      
      “主人很有钱啊。”他喃喃自语地说着,得到了两振藤四郎心有戚戚焉的点头。
      
      “话说,他们怎么还没回来?”陆奥守吉行直起有些僵硬的腰,“是不是该准备午餐了,唔,说到饭菜,昨天晚上的烤肉真不错。”
      
      “小夜说是主君朋友送来的礼物,”前田认真地回答,“我也觉得很美味,不如我们去厨房看看还有什么剩下的吧。”
      
      然而审神者中午并没有回来用餐,饿着肚子等待的付丧神去找了狐之助,得到的答复是审神者正在快速推进战线。
      
      “审神者大人现在状况挺好的。”狐之助表情复杂的说,这岂止是挺好的,在这边它都能感觉到京墨的灵力犹如沸腾一般涌动着,完全是相当兴奋的状态。
      
      ……这群迟钝的付丧神。
      
      -
      
      战场上的京墨确实处于情绪高涨的状态下。
      
      对他来说,从纯粹战斗技巧中能得到的乐趣已经很少,工作的动力更多的还是来源于其他地方,在一个群体之内,信念也好,意志也罢,必然是有高下之分的,通常令人不快的怯懦者占大多数,但就像沙砾中混有珍珠,原矿中藏有宝石,只要耐心寻找发掘,总能找到平淡生活中偶出现的小惊喜——那些信念犹如火焰一般熠熠生辉的夺目存在,当这种对手拥有一定的战斗技巧时,战斗便可称之为感官与精神并重的艺术享受。
      
      然而看见一个信念坚定者就见猎心喜忍不住去交手也太糟糕了,战斗狂是迷失了前进方向,杀人魔则毫无品味可言,审神者自制力很不错,从不会一味沉溺于其中。
      
      不过时间溯行军有些特殊,时之政府对他们的描述十分准确——就算是在个体极端不利的情况下也不会弃战而逃,哪怕只是给新兵练手的杂鱼也有悍不畏死的勇气——这种信念称不上光辉灿烂,但却普遍坚如磐石,难以动摇,虽然技巧欠缺但也算是不可多得的闪光点。
      
      都是工作,为什么不选一个更容易满足的呢。
      
      修长的手指利落从敌人胸中抽出,审神者嘴角微扬斜退一步避开了身后袭来的刀锋,顺势转身轻巧地锁住对方握刀的手腕,另一只手则是扼在敌人的咽喉处,以拥抱般的姿势控制住了这振太刀。
      
      “把你的信念之花绽放给我看吧……”他低低地在对方耳边笑道,随后手下猛一发力捏碎了对方的喉骨。
      
      溯行军挣扎出几个破碎的音节,随即眼中的红光熄灭,身体向后重重的砸在尘土里。
      
      京墨站直身体,将手套脱下来掖在腰带上,浅浅呼出一口气,适量运动总是令人神清气爽,心情愉快。
      
      不过身后的付丧神们就只剩运动过度的疲惫了,审神者今天的战线推进堪比同期审神者十天的进度,随着时政对战场控制力的减弱,战斗节奏不断加快,敌人数目也随之变多,就算审神者有意识地分走一半,三名付丧神依旧应付地比较辛苦。
      
      “……虽然会疼痛,不过这个力量不错。”药研喘着气说,“感觉能做到的变多了。”
      
      “感觉变强了,可我并不觉得高兴。”小夜左文字受了些伤,胳膊脸颊上都是血口,他怔怔的看着夕阳余晖下嘴角含笑的京墨,“要怎么才能像主人那样轻松呢。”
      
      ……不行不行,起点不同,一般人都做不到那样,别说你们左文字了。
      
      加州清光大摇其头,今天的战斗从早晨一直持续到了傍晚,审神者看起来依旧轻松惬意,反倒是他们三个伤的伤累的累——啊,好想休息啊。
      
      “大将,您今天从早上到现在什么也没吃,”药研担忧地说,“我们付丧神暂时不吃饭不要紧,您还好吗?”
      
      “不用担心,”审神者给了他一个柔和的笑容,“就到这里结束吧,今天辛苦你们了。”
      
      虽说偶尔也想尽兴一下,但还是不要勉强这些年轻人们了,机会有的是。

  • 作者有话要说:  改排版……
    他的衣服就那种西幻风吧,带点儿蒸汽朋克元素=v=
    偶尔想起最开始练级练到红脸的自己……
    大概就是这样吧,自己打了个高兴,刀刀们红脸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