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初次出阵 ...

  •   穿越时空的感觉非常奇妙,当双脚踏上实地的时候才发现难以说出旅行过程花费了多久,似乎很长又似乎只是一瞬间。
      
      “这里开始就是您的战场了,审神者大人,”狐之助介绍着,“作为已经被彻底清扫的时间点,这里只有一些溯行军的漏网之鱼,稍加注意就能轻松取胜。但今后任务面对的敌人规模比这庞大的多,所以尽快将程度相当的刀剑们编制成小队出战会比较安全……大人,您在听吗?”
      
      絮絮叨叨的狐之助一抬头才发现审神者闭着双眼,下颌微扬,神情沉醉,虽然没有特别的动作,但一种令人战栗的危险气质正从他身上慢慢散开。
      
      ——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但这肯定不是毫无经验的人该有的表现。
      
      狐之助安静地退后,心酸地发现刚刚那个试图缓解审神者紧张感的自己很多余。
      
      土地上残留着激烈交战的痕迹,空气中浮动的血腥味是人类的,也有异物的。
      
      “感觉如何?”京墨回头问身后的两名付丧神,站在战场上的他周身满是锋锐之气,与本丸里的感觉截然不同,之前相处中的温和随意就像是窗子上的水雾般逐渐消失,露出隐藏于其后鲜明壮阔的风景。
      
      “每到这种地方来,就很容易热血沸腾呢。”药研藤四郎紧了紧手中的刀柄,感觉自己也被审神者气势影响的战意升腾,尽管不是初始刀,但他相信自己首战的表现不会逊色于加州清光太多。
      
      而作为今天和京墨相处最多的付丧神,加州清光还是能隐隐感觉到审神者不是依赖他人的类型。但前任审神者的固有印象太过鲜明,只要对方想,他就愿意多此一举地跟来保护,让审神者更安心不好吗?
      
      但现在来看,自己是不是有那么一点点会错意了?
      
      “敌人来了!”
      
      还没等加州清光理清思路,药研已经先一步发现了正向他们接近的敌人,低声提醒了一下后当先迎了上去。
      
      敌人并不是人类的形态,倒像是长有角的蛇骨,口中衔着短刀在空气中灵活的飞行,与药研错身的时候两柄刀灵活地翻转,在经验尚浅的短刀腿上留下一道血痕。
      
      加州清光下意识想要拔刀上前,却被身边的人压住了刀柄。
      
      “我想他能处理好,”审神者面容逆光看去一片阴影,声音听起来却是轻松的,“还不到要支援的时候。”
      
      “嘁……”几个回合的交锋后,短刀身上添了数道伤痕,他握紧手中的刀,沉下眉眼。
      
      敌短在空中绕出一个巨大的弧度,一前一后地上下交错冲来,然而已经习惯以人类躯体战斗的短刀不加躲避地劈碎了面前的敌人,在后背迸出血花的同时反手将刀尖插入了敌人空洞的眼眶。
      
      两尾蛇骨僵硬了一瞬,随后从半空跌落在地。
      
      “是我赢了,”短刀喘息着站直,紫色的双瞳直视走到身前来的主人,“大将?”
      
      “漂亮的战斗方式,你进步的相当快,”京墨伸手替他拉好衣襟,“人类身体受伤的感觉很不习惯吧。”
      
      “是的,第一次感觉到所谓的疼痛,”药研诚实地回答,“在战斗中受了些影响,下一次我会克服的。”
      
      “疼痛并不是用来克服的……你要学的还有很多。”京墨越过他的头顶看向远处,“不过也不必急于一时。”
      
      短刀身后出现了蜘蛛样的敌人,纤细的骨质长□□替移动,快速向此处奔来。
      
      “这是敌胁差,比短刀更难对付一些。”加州清光急忙解释,他首次出阵受伤后就立刻回归了本丸,并没有在战场逗留太久,不过现在看来要药研以目前的状态继续迎敌会有些吃力。
      
      这下是我上场的时候了,打刀充满自信的想,让药研继续的话也太勉强他了,但我就大不一样啦。
      
      “加州清光。”京墨伸手将领带结拉松了一点。
      
      “好,那就由我来……”
      
      “把刀给我。”
      
      “哈?”加州清光几乎认为自己听错了。
      
      “我也得简单介绍一下自己,避免不必要的误会。”京墨看着快速向这边移动的敌人,连声音都变得又低又轻,没等加州清光反应过来,腰间的刀已经被抽走了。
      
      加州·失去佩刀·清光继被夺刀之后迅速刷新了自己的震惊记录:他的主人第一个照面就将敌人斩成了两段,现在正游刃有余的与另一振短刀缠斗,那轻松恣意的姿态就连狐之助都能看得出是在刻意延长战斗时间。
      
      “喔喔,是这样啊,是要借用您的佩刀呢,”感叹审神者长相太有欺骗性的狐之助小声说,“您应该提醒我一下的加州殿。”
      
      ——我自己也不知道是这个意思呢。
      
      加州清光面无表情地想。
      
      “我说过清光不会参与到战斗中,”斩杀过敌人的审神者身上令人紧张的气息已经消失,他心情不错地接上了狐之助的话,“但是不携带自己武器的战斗可说不上尊重对手吧。”
      
      “可那是加州殿的刀啊,您这样真是太乱来了。”意识到没有危险的狐之助不由抱怨着,“付丧神的佩刀是不可以长时间离开本体的,您的职责应该是率领他们战斗并做好支援,不是自己近身搏杀啊。”
      
      “身先士卒才是合格的统帅。”在激烈的刀刃相交声中,审神者呼吸平稳,语调柔和,“你说这是加州清光的刀……这座本丸里的刀剑不应该全部归属于我吗?”
      
      狐之助被问的一噎,本丸中的刀剑当然都属于审神者,但并不是通常意义下的所有权。
      
      “如果按你的说法来,那我需要战斗的时候该怎么办?”觉得差不多了的京墨一刀钉穿了仍在执着进攻的敌短,“‘坐拥数十名刀’,按你们的宣传口号,我不应该赤手空拳面对敌人。”
      
      所以不是有付丧神们嘛……狐之助盯着收刀时擦过自己鼻尖的闪亮刀锋非常斩钉截铁的回答:“一定会有办法的!”
      
      “所以带我出阵的意思只是要我提供武器……”加州清光觉得自己才是最矛盾的那个,被需要的感觉很棒,但作为付丧神又觉得心情有点复杂,“你不需要我为你战斗?那对你来说我是什么?”
      
      “你是我的奉刀侍从,”京墨稍稍考虑了一下,“但是确实有点不太方便,我想狐之助可以尽快解决的。”
      
      ……所以人型的我只是刀的附庸吗?感觉好气啊。加州清光总觉得不应该是这样,但一时也无法解释清楚。
      
      “我是大将的刀,并不在意被使用的形式,大将,如果需要就用我吧。”已经草草处理了自己伤势的药研站起来,“我可以暂时恢复为本体状态,这样就不会有佩刀那样的限制。”
      
      这有什么,我也可以变回本体,那才是完整的我,化为人形后的佩刀只是一小部分而已……不,不对,既然我已经可以自己战斗了,怎么还能让他亲自上阵挥刀呢。
      
      好不容易理清逻辑的加州清光一抬头就看到审神者单手将受伤的药研藤四郎抱了起来。
      
      “大将?”药研无措地动了一下,不知道该把手臂放在哪里。
      
      “你的腿受伤了,就这么走吧,”战斗后的审神者心情似乎很不错,声音听起来非常温和,“别担心,我抱得动。”
      
      ……好羡慕,虽然丢脸,但好羡慕。
      
      加州清光默默地想,果然还是不一样吗?
      
      “回去了,加州。”京墨回头看了一眼从中午开始就不太对劲的打刀,一时也猜不透原因。
      
      -
      
      回到本丸后,被抱着的药研藤四郎不出意料的受到了全本丸最多的瞩目,短刀既为受伤感到羞愧,又为此刻的姿势感到难为情,脸颊上一片烧红。
      
      狐之助匆匆介绍了手入室与刀装室后就去紧急沟通京墨出阵的特殊要求了,审神者将手入后睡着的短刀留在手入室,告诉另外两振藤四郎等药研醒后去前厅便离开了。
      
      他还有很多琐事要处理,原来没想到的事情现在要一一来过,房屋需要稍作修整,生活用品也得添置些差不多的,最重要的是得加快晚餐食材送来的速度。
      
      灵力在空气中涌动,原本狭窄的居所开始向外扩充,房屋空间拔高变宽,原先独立的手入室等区域被长廊连通,室外的景观与植物也同样随着房屋布局变换造景,清亮的河流蜿蜒过庭院消失在远方。
      
      被惊动的刀剑们好奇地看着眼前的一幕,本丸整体布局变化不大,但身处其中的感受与之前相比可说是截然不同,陆奥守吉行推着加州清光逛遍了长廊,每处转角都能看见别出心裁的小景,既有滴水的惊鹿,也有覆着青苔的怪石、蓬勃生长的花草。稍慢一步的藤四郎们则是在各个房间跑来跑去,对比着门扇上的图画,一时间本丸里充满了久违的快乐气息。
      
      “不去看一下吗?”京墨含笑问不知何时站在他身后的短刀,“想换房间的话哪间都行,又或者有什么别的想要的东西?”
      
      “我想帮你的忙。”不到一米二的小短刀很认真的抬头看向审神者,“如果你要复仇的话,请使用我。”
      
      “我会记住这份承诺,”京墨半蹲下身,“被复仇浸染的刀锋想必锋利无匹。不过如果你愿意,现在还有别的可以帮我。”
      
      “只把这些放到厨房就可以了吗?”短刀表情凝重的看看门口堆得有三个自己那么高的物品,又看看手里四层的食盒,“别的东西我也可以帮忙。”
      
      “把这些拿进去就可以了,我希望今晚就用它们来做晚餐,”京墨笑了笑,“中午的饭是你做的对吗?”
      
      “嗯。”
      
      “这是朋友送来的任职礼物,我就把它交给你了。”京墨掀开最上面的盖子,“不快点处理的话会损失风味的,这个简单处理一下就很不错,去叫他们一起帮忙吧。”
      
      盒子里是纹理漂亮的红色肉类,旁边放着几块薄冰,正袅袅散发着白色雾气。
      
      “好的。”短刀立刻仔细的合上盖子,加快脚步去找新的厨房了。

  • 作者有话要说:  第一天三更试试看,其实存稿很少,尤其对我这种意识流大纲来说……
    大家的讨论会给我灵感,每个人自己的本丸都是不同的吧,多给我留点评论啦,
    最后再次感谢愿意继续看下去的审们~
    改排版……跪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