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入职磨合 ...

  •   “审神者大人,这是用来耕种的田地,作物成熟时间要比现世快很多,达到一定规模就可以自给自足了,初期人手不够的话可以购买专门用来做杂务的式神,大家都很能干呢。”
      
      “听起来很方便。”
      
      “啊,山脚下的是马厩,两边留出来的空地都可以用来扩建,审神者大人,您喜欢马吗?”
      
      “喜欢,我的马术还不错,这是个惊喜。”
      
      “这边拐过去是温泉哦,带温泉的本丸可不多,审神者大人好幸运啊。”
      
      “这确实是很幸运,是活水温泉吗?”
      
      新上任的审神者带着小狐狸饶有兴致的在本丸里四处观察,后面跟着一振垂头丧气的加州清光,良好的第一印象已经化为泡影,想象中介绍本丸增进感情的大好机会也被狐之助抢走了。
      
      可恶,难道我还比不过狐之助可爱吗?加州清光绝不认输!
      
      莫名燃起熊熊斗志的打刀加快步伐赶上了审神者。
      
      “审神者大人,这边的二层就是您的居所了,您的行李也差不多该运到了,”绕过庭院的池塘,狐之助愉快地宣布,“您可以稍事休整一下,看一下室内的布局,下午再进行锻刀和出阵练习。”
      
      “主人,请让我帮您的忙吧,”加州清光终于抓住机会插话,“虽然手艺不佳,但是我们也会尽力为您准备饭菜,有什么要求请您尽管提出来。”
      
      “加州清光?”京墨看向语气活泼的打刀,想起对方在艰难扭头看见他后尴尬到说不出话来的表情就莫名想要微笑。
      
      “是的,河川下游之子——加州清光就是我啦,不太容易上手但品质不错哦。”
      
      不管怎么说,第一个介绍自己的目标达成了!加州·出乎意料很在意排名·清光默默为自己比了个V,然后等待宣判。
      
      “让我看看你的佩刀吧,”京墨伸出手,“以后就请多关照,初始刀。”
      
      他说我是他的初始刀哦,加州清光眼神飘忽一下,美滋滋地将佩刀捧了上去。
      
      审神者先感受了一下刀身重量,接着抽刀出鞘,做了个流畅的下斩动作,还鞘后又仔细从柄头一直摩挲到鞘尾,最后不动声色的目测了下长度。
      
      加州清光·迷茫但保持笑容,不明白对方用意何在。
      
      京墨把刀放回他手里,由衷称赞道:“一把漂亮的好刀,希望今后在战斗时合作愉快。”
      
      “嗯,理所当然啊,”打刀握紧刀身,装作不在意的样子,只是语调上扬暴露了一点小心思,“我会很努力的喔。”
      
      “那么我去整理房间,有事可以随时来找我。”审神者仰头打量了下小二楼,语气中带点不确定。
      
      “……啊,行李我们已经为您搬到廊下了,需要帮您吗?”加州清光从被赞美的陶陶然中挣脱出来,“陆奥守可以搬重东西,短刀们很灵活,我在装饰布置上也很有信心。”
      
      对这个感情表达惊人直白的少年有些无奈,审神者向他招招手:“那就一起来吧,你可以和我说说狐之助不知道的事情。”
      
      加州清光抿抿嘴,在京墨身后偷偷地笑起来。
      
      ——好温柔的人啊,我愿意保护他。
      
      审神者运来的东西并不多,几个箱子里都是衣物,在发现这个屋子可以用家徒四壁来形容后,京墨制止了清光想要继续开箱子的举动,而是交代狐之助尽快把本丸网络联通,他要加急采购一批家具和生活用品。
      
      “如果审神者大人不喜欢本丸布局的话,可以用灵力来更改重建,当然时政也有专业的建筑师,连带设计建造一共只要五万甲州金!构造不变只是变化景物的话只要三万小判就可以哦。”狐之助眼中发出亮晶晶的光芒。
      
      京墨拒绝了它的推销,表示要把室内全部看一遍再说。他叫上不知道为何情绪有些低落的加州清光,决定先去吃饭。
      
      本丸的餐厅是一间朴素……过于朴素的广间,与厨房相邻,铺着原色的木地板,由于朝向的问题显得很暗,京墨低头让过低矮的门楣,看见没上过漆的小几上摆着清汤寡水的炖菜和貌似同出本源的汤。
      
      “啊……您来之前本丸配给已经中断了,田地里的植物长势也不太好,”加州清光小心地看着京墨的脸色,“请先凑合一下吧。”
      
      “感谢你们的心意,是我疏忽了这一块。”京墨笑笑动起了筷子,“晚上我会帮忙准备的。”
      
      从走进本丸时的一幕幕迅速地被回忆起来,神情稚嫩的部下、贫瘠的田地、没有一匹马的马厩以及寒酸的房屋陈设。
      
      咽下素淡饭菜的京墨终于意识到这和他单方面认定的工作内容有所区别,根本目标固然是结束战争没错,但一副养家糊口的重担似乎也不容置疑的压在了身上。
      
      时政也是知道这一点才会把金钱支援放在企划书第一页吧。
      
      习惯了一切都由别人准备好所以只带了随身衣物前来就职的审神者认为自己需要重新定位自己的身份。
      
      大概就是从先锋官变成了管家、家庭教师又或是其他类似职能的感觉。
      
      整个进餐过程是寂静无声的,本想要活跃气氛的陆奥守吉行所有话都被新任审神者全程眼神放空若有所思的状态堵死,而通常担此重任的加州清光恹恹的表情更是让餐厅里气氛低落到极点。
      
      想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的陆奥守向着加州清光用力使着眼色,但对方一丁点注意力也没分给他,倒是审神者将他挤眉弄眼的表情尽收眼底。
      
      吃完饭后一众付丧神分别作了自我介绍,本丸里目前一共有五振刀剑,两振打刀加州清光和陆奥守吉行,三振短刀是小夜左文字、秋田藤四郎和前田藤四郎。
      
      拜吃饭时的沉闷氛围所赐,付丧神们的表现略显拘谨,京墨一一看过他们的佩刀,当轮到陆奥守吉行时他又确定了下两振打刀的身高——包括鞋跟。
      
      与人类外表对应的大概只有刀种,就算是成年的模样,一举一动依旧带着天真的孩子气,更不要说看起来就很小的短刀了,审神者觉得自己的工作重点正不受控制地向教育培养倾斜。
      
      京墨盯着面前的三个豆丁叹了口气。
      
      短刀们面面相觑,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哪里做的不对。
      
      “审神者大人,之前吩咐的事情已经办好了,您现在可以随时使用终端向万屋订购商品,现在是要休息一下吗?”总是神出鬼没的狐之助打断了屋里的古怪气氛,“又或者直接开始首次锻刀呢?”
      
      “直接去锻刀室,为出阵做准备,”京墨转头问身边的付丧神,“要一起来吗?”
      
      -
      
      “审神者大人,您不用亲手锻刀,只要向刀匠式神下指令即可,它会按您的要求锻打刀胚,向刀胚注入灵力就可以唤醒付丧神,由于位阶原则,您已拥有的付丧神不会重复显现,”狐之助歪了歪头,“刀胚的种类会受资源配比影响,第一次锻造建议您使用最低限度试一下哦。”
      
      炉子里的火焰熊熊燃烧着,围观的付丧神们一时心中各有滋味,空气中不时传出木碳轻轻爆响的声音。
      
      京墨抬起手,试探着摸了摸身边小夜左文字粗硬的蓝发,资料里显示小夜左文字是前任审神者第一把亲手锻出来的刀,不论什么样的缘分,“第一”这个标签总是有着特别的意义,尽管它很可能短暂的如同晨间露珠般早早消逝。
      
      小夜左文字感受着头上的温度,慢慢地从僵硬变为放松,旁边的小短刀有一下没一下偷偷地瞄着他头上那只看起来苍白有力的手,锻刀室里紧张的气氛慢慢缓和下来。
      
      “刀胚马上就要完成了。”加州清光小声说,“是短刀。”
      
      “哈哈,不知道来的新人是谁,”陆奥守盯着小小刀匠的动作,“短刀的话,藤四郎的可能比较大啊。”
      
      “审神者大人,可以注入灵力了,”狐之助期待的看向京墨,“今后如果在锻刀时不想等待的话可以购买加速符,这是时政最新的小范围时间折叠技术,一瞬间就可以获得刀胚哦。”
      
      没有管见缝插针推销物品的狐之助,京墨将手虚拢在刀身上开始灌注灵力。
      
      一道寒光擦着审神者的手指闪过,齐柄没入墙角的石研,狂怒且悲哀的嘶喊掩盖了若有若无的叹息,这幻觉般的场景只维持了短短一息就消散了,取而代之的是铺天盖地的樱花状灵力碎片,一个黑发的少年从散尽的花瓣中显现出身形。
      
      “——大将,我是药研藤四郎,今后请多多关照我和我的兄弟们。”少年形貌的短刀声音意外的低沉,带着远超过外表年龄的成熟可靠。
      
      “药研哥!”两振小短刀哇的一声扑了上去,“太好了!”
      
      唤醒沉睡事物的思念和心灵……京墨看向仍残有一丝鲜明烧灼感的指尖,这和强行接管原本有主的本丸感觉完全不同,更为紧密,也更为深入,让人有种尽在掌握的错觉。
      
      难怪时政会在新入职的审神者中寻找计划参与者,这种对比感如此强烈,难以想象亲自唤醒过刀剑的审神者会毫无芥蒂地接受没什么联系感的外来户。
      
      但这正是他需要的,年长且经验更丰富的同类能更好的了解彼此,互为支撑……弥补自己这个审神者的不足。
      
      狐之助并不知道对方的心理活动,仍然欢快地介绍着接下来的流程:“由于您没有初始刀,那么首次出阵就由药研藤四郎来完成吧。”
      
      另一边药研藤四郎已经娴熟安抚好了两个弟弟,闻言有些诧异但什么也没说,反倒是跃跃欲试地走到了京墨身边。
      
      加州清光犹豫着退后一步,握紧自己的刀柄偏过了头。
      
      “我很期待,”审神者笑了笑,“然后加州清光跟上。”
      
      “加州殿的经验已经很丰富了,带上他的话不利于战力平衡成长,”狐之助连忙阻止道,“第一次出阵是不适合他们两个一起的呀。”
      
      “加州清光本身不会参与进药研的战斗,”京墨疑惑地回答,“你的意思是要我就这样和药研一起出战吗?”
      
      他摊开双手做了个一无所有的示意。
      
      ……不然呢?狐之助歪了歪脑袋,不过光看外表审神者不像是有类似经验的人,初次接触战斗想要多一点保障也很正常,它试图说服对方首次出战的战场十分安全,就算只有一振刀剑也能保证审神者毫发无伤的回来。
      
      “大将,虽然我只是一柄短刀,但也是战场上长大的,请放心交给我,绝不会让你受伤的。”药研藤四郎也赞同了狐之助的说法。
      
      “这只是我的个人习惯,药研藤四郎,并没有看轻你的意思。”京墨摇摇头,继续询问狐之助:“就算是最弱小的对手也应有相应的尊重——还是说有别的我不知道的事?”
      
      “没关系,”犹豫了大半天的加州清光终于在陆奥守用力一掐下找回了自己,连忙接话打破僵局,“主人早上就答应了要带我出阵的,我也曾经首次出阵过,知道该干什么,不会影响药研战斗,狐之助你就不要闲操心了。”
      
      “那,那就这样吧。”狐之助决定开战后再偷偷和审神者沟通一下,出于刀剑付丧神的天性,他们在杀敌时是绝不会互相谦让的,能力相差较大的两振刀剑同时出阵,最有可能的结果就是一个载誉归来满身散花,另外一个抢不到表现机会被刺激的黑气缠身。
      
      长此以往不利于本丸和谐,这个必须要提醒一下审神者啊。

  • 作者有话要说:  稍改……变化不大
    加州清光和药研藤四郎的自我介绍引用于游戏入手台词,略有变化~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