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本丸新生计划 ...

  •   
      “——自从时之政府实施此项计划以来,约有六百万审神者先后投入到对抗历史修正主义者的事业中,可以毫不夸张地说,现在的稳定局面建立在鲜血之上,然而,您知道现役审神者的数量吗?”
      
      室内空气带着淡淡的杜松子香气,绿色植物装饰的茶几旁坐着面对面的两人。
      
      看起来干练温婉的女性稍稍停顿了一下便自己回答了这个问题:“稳定人员三十万左右,而且每天都有非战减员。”
      
      “这个数字意味着非战损情况下每年都有数以百计的本丸失去主人,这当中既有因为各种原因不得不退出的审神者,同样也有接手后才发现这份工作不如预想中轻松而放弃的人,我们尊重前者,也无法制止后者,感谢您在慎重考虑后依然愿意承担起这份重任。”
      
      “客套的话大可不必再说,在入职之前充分了解工作性质是每个人都应做的,”桌对面的黑发男子微微挑眉,较普通人更为挺拔的坐姿与柔软的沙发并不契合,“我认为坦率沟通更有助于良好合作关系的构成,您觉得呢,椿女士?”
      
      尽管面带微笑,但他眉梢眼角仍有犹未退去的冷厉之色,配合出色的五官散发出一种侵略性的美感,在散发出吸引力的同时又锋利而有攻击性,多数人会在对上他双眼时慌张地低下头。
      
      被称为椿的女性也不例外,她借拿东西的动作自然地避开与对方的目光接触,将一本企划书放在桌面上:“与审神者割裂联系的本丸就像从枝头落下的果实,随着时间终将腐败消失,而其中的付丧神们也会随之衰弱消散。”
      
      “我们已经在尽可能地吸纳当中的有生力量,但令人遗憾的是,新手审神者辞职数目在近年来呈指数性上升,被留下的付丧神大多不能满足时政的工作要求,针对这种情况,我们制定了‘新生计划’,为那些遭受了命运不公对待的付丧神提供一次选择。”
      
      书册封面上绘着虬结的树干,一簇沾着露水的嫩粉新蕾点缀在枝头,与边上新生计划的字眼呼应。
      
      “需要我如何配合?”
      
      “接受曾有旧主的本丸,并在需要时接纳指定付丧神。”
      
      椿女士将企划书翻开,里面简单直白的列着长长的优惠条款:“京墨先生,参与这项计划的审神者可以在任职时限内得到更多的支援——资源、小判、甲州金以及部分不对外开放的特权,您可以看过再作考虑。”
      
      “虽然我们会支付薪资,但本丸的经济运行仍要由各位审神者自行打理,参与这项计划可以保证您不因外物烦心,”椿注意到对方无动于衷的表情,心中一动道,“除了这些,参与计划的审神者在作战上会更有自由量权,在执行特别困难的任务时也会优先听取您的意见。”
      
      听到这句话,对方才微微倾身,随意地翻阅了两下画册,在“自由量权”那一处停顿了一会。
      
      “时政不会对我本人的作战行为进行过多限制,可以这样理解吧?”京墨轻轻笑了一声,“那么,您是否还有话没有说完?”
      
      他合上了企划书,冷白色的指尖压在封面的花蕾上。
      
      “需要接受我的付丧神们是如何想的?”
      
      他所说的对工作有充分了解并不是一句空话,作为这场战争主力的付丧神,战斗与生活都依赖于审神者的灵力进行,可说是刀剑本身与审神者共同唤起的奇迹。
      
      不同人的灵力交汇时有概率发生不明原因的排异反应,更换审神者的付丧神则需要承担其中最大的风险,最糟糕的结果也并非没有发生过。
      
      “所有提出申报的本丸都会经过细致的审查,在匹配时进行精密的分析计算,您应该知道灵力差距越悬殊,排异反应就越小,至于付丧神们——”椿略停顿了一下,神色复杂地说,“大概是刀剑的天性使然,比起漫长痛苦的消散过程,他们更愿意选择孤注一掷,无论结果怎样,都可将之归结于命运吧。”
      
      “命运啊。”京墨短暂地笑笑,听起来更像是一声叹息。
      
      大概是听出对方那不置可否的意味,椿女士不得不又解释了两句:“计划的初衷并不是对付丧神造成二次伤害,所有被纳入计划的付丧神都明白更换审神者的后果,除非重新链接成功,不然刀剑付丧神是不会与您见面的。”
      
      “如果出现意外,我们会尽全力保护您的安全,之后您可以构建一座新的本丸,之前的部分特殊优待仍然有效。”
      
      “我并不担心这些,女士,您的名字起的很好,只要是为了信念的实现,性命的牺牲简直不值一提,”京墨拿起一旁早就准备好的笔,在企划书封面签下了自己的名字,“我听说时政工作人员是不允许唤醒付丧神的,看来也是为了更好地投入到工作当中——是吗?”
      
      椿面色不变地收起了企划书,仿佛没有听出对方话里淡淡的讽刺意味:“并不是每个灵能力者都拥有唤醒沉睡事物的能力,我们只是恪尽所能,在这攸关人类命运的战争中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感谢您的鼎力相助,您对要接手的本丸有什么要求吗?我们这边会尽力满足。”
      
      “单纯的工作环境更有助于我进入状态,”京墨从柔软的沙发里站起来,转身向门口走去,“就这样,请尽快通知我入职时间。”
      
      “京墨先生,审神者是聆听神之话语的人,希望您能一直对这些交付全部信任浴血奋战的神明报持应有的敬意——就算被他们称呼为主人,我言尽于此,祝您工作顺利,武运昌隆。”
      
      背对着她的男性嘴角微微浮起一丝笑意,一直锋锐外露的气势在这句话后也如钢羽收敛般慢慢柔和下来,他并没有回应这句话,只是步伐从容地消失在目光里。
      
      -
      
      “京墨先生,请您同我前往就职室建立与本丸的链接。”
      
      办理就职手续引导的是一个笑容明快的青年,看起来脾气很好:“您不再选择初始刀是吗?”
      
      “你们传送过来的资料里说本丸中已经有一振加州清光,我认为他能继续担起初始刀的职责,没有必要再选一振了。”
      
      “您这样信任他他会很高兴的,”青年打开了就职室的门,“请进,京墨先生。”
      
      就职室中心是巨大的双棱锥型三维投影,无数光点悬浮在其中明灭闪烁,幽蓝色投影缓慢的转动着,四周环绕着一圈有缺口的银白色扁环状操作台。
      
      “京墨先生,我已为您调整好了灵力通道,请在这里放出您的灵力,用以与本丸建立新的连接,”在操作台上摆弄了一会的青年指向圆环缺口处,“我会随时观察灵力波动状况,您需要我来辅助链接过程吗?”
      
      “不用,”京墨笑了笑,“我会控制好的。”
      
      “好的,我明白了,如果有灵力反冲的情况,请立即切断灵力输出,我们会及时执行预备案。祝您一切顺利。”青年比出请的手势,退到一边不再言语。
      
      新任审神者从容伸展开自身的力量,去触碰时政的运转核心。
      
      无数通道与节点纵横交错下形成了时之政府架构的灵力网络,京墨要寻找的目标在其中孤独而茫然地闪烁着微小的光,他先是稍微停驻感受了下驳杂灵力深处如同心脏鼓动般协调共振的波纹,然后才温柔的用力量包裹住自己的所有物。
      
      前任审神者残留的灵力毫无反抗之力的全面溃退,京墨干脆利落的把那座小小孤岛纳入了掌握,重新明亮起来的灵力通道将这座本丸和时之政府再度牢牢连接在一起。
      
      “恭喜您,京墨先生,非常顺利呢,”青年笑逐颜开地鼓起掌,“从此您就是这座本丸的管理者与拥有者,希望您能善用您的能力,为我们的战绩再添辉煌。”
      
      “接下来由狐之助带您前往本丸熟悉相关事务,我就不再陪伴您了,再见。”
      
      “审神者大人,请跟在下来。”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一边的小动物摇了摇尾巴,“本丸与政务大楼的通行口在地下二层,本丸中的刀剑都正由衷恭候您的到来。”
      
      京墨弯腰将小动物提起来,并在狐之助本能的僵硬中将它稳稳放在肩膀上,心情很好的回应它:“带路吧。”
      
      -
      
      本丸里正在进行大扫除,原本因缺乏灵力而有些颓丧的刀剑们重新打起了精神,加州清光撸起袖子指挥着:“再把进门的大路检查一遍,保证路面上没有脏乱痕迹,然后趁着主人巡视本丸的时候把室内收拾好,不能让主人觉得我们是懒散的家伙!”
      
      “清光好狡猾,打算自己陪主君去巡视本丸吗?”秋田藤四郎一边挥动扫帚一边用力眨着眼睛,尘土被湿润的泪花冲出来,“我也想去陪主君巡视本丸,不想打扫卫生……”
      
      “我可是初始刀啊,初始刀就是为了陪伴主人的,从开始一直到最后哦,”加州清光迅速转移话题,“狐之助马上就要和主人来了,至少要把明面上弄得好看些。”
      
      “知道啦——”参差不齐的应声响起。
      
      这是一个稚嫩却不年轻的本丸,原任审神者在就任三十天后光速辞职,理由是再坚持一天就会得PTSD创伤应激症,这位美青年哭着表示除了出阵干什么都行,如果时政没有审神者转文职计划的话他愿意回现世开个占卜屋。
      
      转文职什么的当然不可能,头疼的管理人员批准了他的辞职请求,签订保密契后一并将入职满三十天后就能享受的大笔补偿款结清。灵力链接一解除他就光速回了现世,期间没有和自己的刀剑沟通过一次,剩下那点行李小判甲州金什么的都是身外之物,统统不要了。
      
      可以想见本丸中的刀剑付丧神听到这个消息后如遭雷劈的心情,本丸中几振刀剑都没什么心眼,身为初始刀的加州清光本身也不是与人类相处经验丰富的类型,所以同吃同住的日子里没有一振刀察觉到前任审神者影帝级别表演下的真实心理活动,对只显现了一个月的付丧神来说,被欺骗的震惊远大于被抛弃的悲哀。
      
      当然,再强烈的情感也抗衡不了时间,漫长的茫然等待让他们慢慢接受了这个现实,最终有一天,坐在一起的付丧神们向狐之助传达了“想要一个主人”的心情。
      
      “传送阵那边有声音。”前田藤四郎从围墙上跳下来,忐忑不安地说,“我没看见人影就回来了,但应该不会错。”
      
      “好啦好啦,都打起精神来,主人要到了哦。”加州清光将扫帚收好,在衣襟上胡乱蹭了下汗湿的手心,“一会主人推门进来的时候,我们一起喊‘欢迎’——”
      
      “这种时候该说欢迎吗加州?咱们应该先介绍自己才对吧。”陆奥守吉行插话,发觉自己声音里有一点颤,连忙清了清嗓子。
      
      “那样太乱了,而且就算介绍也是我先来,陆奥守你到后面排着去。”
      
      “我……不想被主君认错,不可以排在第一个吗?”
      
      “会是位好侍奉的主君吗?我其实有点……紧张。”
      
      “新的主人……”
      
      “咱已经想好了欢迎的词,就用‘抓住新世界’——这不是很合适嘛哈哈。”
      
      “总之我来做第一个自我介绍!”紧张过度恼羞成怒的加州清光转身对陆奥守大喊一声强势镇压对方的反抗,“你先别说话!”
      
      说罢他很凶悍地比了比拳头。
      
      这时本丸的大门缓慢安静的打开了,晴朗的阳光照出门口高大的身影。
      
      “……看起来精神十足,和你的形容区别很大。”已经抵达本丸的京墨看着这热闹场面下了结论。
      
      刚刚煽情描述过本丸留守付丧神如何忧郁凄凉无助的狐之助用爪子捂住眼睛,拒绝发表任何意见——不同种族之间,理解偏差也很正常不是吗?
      
      此后加州清光曾无数次想要回去痛打那个给门轴上了润滑的自己——能听到开门声音的话他怎么会给主人的第一印象是那种张牙舞爪的姿态!

  • 作者有话要说:  开坑,想写了一年多了,但因为现实生活中发生了各种各样的事,一直就拖啊拖,
    直到我觉得如果再不发一下就绝对不会再有写完的那一天,才下定决心开坑,
    感谢所有能点进来看文的读者,可以包容我这毫无长进的文笔与思想。
    希望我能经常看见你们≦(._.)≧
    这一篇也是看文的怨念产物,请不吝提出指教。
    引用的游戏原文放到这里来,我是很喜欢审神者的定义的,是赋予他们战斗的力量并率领其战斗的人=v=
      公元2205年,企图改变历史的“历史修正主义者”向过去的历史发起了攻击,政府为了阻止他们,向各个时代派出了“审神者”。
      所谓“审神者”,是指能唤醒沉睡器物的思念和心灵,赋予其战斗的力量,并率领其战斗的人。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