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三炒 ...

  •   楚月怡说自己完全不生气,那就假到观众都不相信。她要留一点余地,还显得合情合理,所谓不破不立,只要说破就行。
      
      在楚月怡眼里,时光桦现在是毫无演技的糟糕拍档,他有没有反应无所谓,完全不会影响她的表演及发挥。
      
      楚月怡:现在都不能称之为新同事,仅仅是搭戏的新道具罢了。
      
      桌上僵硬的氛围终于松动,楚月怡将一份菜单递给对方,又看起自己面前的单子,开口道:“你想吃点什么?如果没有想法的话,服务员刚刚也有推荐。”
      
      楚月怡提前跟服务员交流过,她早就摸清餐厅的特色菜,又询问起时光桦的忌口及偏好。
      
      “我都可以。”时光桦没有翻开菜单,而是第一次开口说话。
      
      楚月怡原本正低头点菜,她听到男低音眉头一跳,暗道他居然真不是哑巴,面上却没显露半分惊涛骇浪,以及自己内心的UC体吐槽。
      
      楚月怡:震惊!当红音乐人竟能开口说话,十四亿中国人听完后沉默了!
      
      楚月怡点完菜,她将菜单递还给服务员,又确认道:“你还有想要的吗?”
      
      时光桦迟疑片刻,他似乎突然想起什么,低声道:“海鲜炒饭。”
      
      楚月怡望向服务员:“请问有海鲜炒饭吗?”
      
      “有的,那就再给您加一份海鲜炒饭。”
      
      “好的,谢谢。”
      
      点餐结束,楚月怡总算不用绞尽脑汁地尬聊,节目组适时地进行规则引导,为两人分配漂亮的信笺纸。
      
      总导演:“现在想请两位写下对彼此的第一印象。”
      
      两人面对面坐在桌边,看不到对方写的内容。
      
      楚月怡下意识地在纸上写出“哑巴”二字,但她总感觉真实想法过于失礼,索性又在前面补上一个“大”字。
      
      大哑巴。
      不错,真不错,不但透出一丝女生撒娇式的责怪,还变相夸他长得高。
      
      楚月怡相当满意,她感觉自己该做甜宠剧编剧,或者言情小说作者。虽然综艺节目没有现成剧本,但她临场发挥的能力着实不错,刚刚那波丝血反杀的操作也还行。
      
      两人各自写完初印象,将信笺纸上交给节目组,又收到新道具。
      
      楚月怡和时光桦都拿到一只典雅的小木盒,木盒内装着三枚做工精致、造型独特的银质小棍,既像是弯曲的火柴,又像是DNA螺旋链。
      
      总导演介绍道:“这是约定之匙,每人拥有三枚,使用后可以向对方提出一个要求或约定。对方完成约定后,约定者要将用完的约定之匙交给履约者,用过的约定之匙不能再次使用。”
      
      “如果想要婉拒对方的要求,同样可以使用约定之匙来抵消,互相抵消的两枚约定之匙会被我们收走,不归于任何一方。当然,手里没有约定之匙,也就不能拒绝对方的要求,请两位把握机会好好使用。”
      
      楚月怡听完恍然大悟,她感觉就像游戏骗技能,谁先把对方技能消耗空,便能在最后时刻进行绝杀。如果时光桦率先将道具消耗完,那她就能提出他无法拒绝的要求,例如让他穿女装在德云社讲相声等。
      
      楚月怡思及此,她心头萌生一丝愉悦,原本还对时光桦的冷脸略感不适,现在却又觉得那都不算事儿,连带脸上的笑容也变得真切。
      
      片刻后,服务员将几道佳肴逐一摆上桌,美食使陌生的两人产生缓冲空间。
      
      楚月怡时不时会抛出话题,尽管时光桦的回答言简意赅,完全是一个字一个字往外蹦,但相比刚开始的默片现场,简直是可喜进步。
      
      服务员最后将海鲜炒饭端上桌,木盆里热气腾腾的米饭颗粒饱满,其间弹性十足的虾仁、鱿鱼若隐若现,搭配着时蔬及葱花的嫩绿,堪称色香味俱全。
      
      楚月怡好久没吃海鲜炒饭,她看到此景莫名心动起来。这家餐厅的炒饭不是一人份,而是配有分餐的小碗,正中她下怀。
      
      因为海鲜炒饭是时光桦开口点的,所以楚月怡不好表现太明显。她主动拿起旁边的餐具,先给新同事盛满一碗,还在顶端点缀淡粉的虾仁,看上去相当可口。
      
      楚月怡将小碗递给对面的人,笑道:“你的海鲜炒饭。”
      
      时光桦沉默数秒,他还是伸手接过,低声道:“谢谢。”
      
      楚月怡招呼完他就没有顾虑,直接拿勺给自己也盛一碗,大大方方地吃起来。
      
      温热的海鲜炒饭刚一入口,虾仁的鲜美便在嘴里炸开,只让人心满意足。楚月怡刚刚都在假笑营业,全程是食不知味,现在总算活过来。
      
      时光桦并没有碰海鲜炒饭,他安静地看着对方犹如小动物般咀嚼,她连眉梢都染上吃到美食的喜意。
      
      楚月怡抬头冷不丁撞上他的视线,当下差点没一口噎住。她迅速地咽下炒饭,又含蓄地以手掩嘴,好奇地问道:“你不尝尝吗?这个很好吃。”
      
      楚月怡:大哥,别盯着我看,你倒是吃啊,吓得我呛住!
      
      时光桦在她殷切而明亮的眼神中,他矜持地舀起一勺海鲜炒饭,正好是顶端的虾仁,终于缓缓地送进嘴里。
      
      楚月怡期盼道:“是不是很好吃?”
      
      时光桦没有应声。
      
      楚月怡心下无奈,她发现跟他吃饭极累,还不如一个人。
      
      好在尴尬而麻木的录制总会结束,总导演在楚月怡笑僵以前,宣告今晚的拍摄正式收工。
      
      楚月怡将腰间的小蜜蜂交还给编导,迎面就被经纪人李柚揽在怀里。李柚安抚地拍着她的后背,心疼道:“辛苦了,真的辛苦了……”
      
      楚月怡此时社交能量早就耗尽,她仅凭一口气在现场强撑,这是打工人最后的尊严。
      
      收工后,现场就变得闹哄哄,楚月怡跟随李柚离开餐厅,前往湖边的停车场乘车。
      
      夜风飒飒,湖光烁烁。
      
      餐厅门口,李柚眼看楚月怡穿得单薄,她揉揉艺人微凉的胳膊,嘱咐道:“你别过去啦,到那边等着,我让他们开车过来。”
      
      楚月怡听话地走到角落里等待,节目组都聚在屋内收拾器材,门口反倒冷冷清清、四下无人。然而,她没想到有人同样盯上此处,正是沉默寡言的新同事。
      
      时光桦已经重新戴上黑口罩,他只露出剑眉星目,静静地立在门边,更显得身材挺拔。
      
      楚月怡暗自吐槽:这口罩怕不是他的本体,或者半永久地做在脸上。
      
      楚月怡现在看到时光桦,都要应激地露出职业假笑,条件反射地寻找起话题,否则就会有一种尬场的不安。她左思右想一番,总算是憋出一句:“时老师,我们加个微信?”
      
      她不知道该如何称呼时光桦,双方的关系实在微妙,索性使用剧组常见叫法。
      
      说实话,时光桦直接拒绝,楚月怡都不奇怪,但他默默地取出大衣里的手机,还是选择跟她交换联系方式。
      
      楚月怡笑道:“谢谢!”
      
      时光桦注视着她客气礼貌的笑容,冷不丁道:“你的笑容好像没有变化。”
      
      楚月怡有一套独属的营业笑容,甚至精准到最完美的弧度,维持得极度稳定。这一行从来不缺高颜值的人物,关键是如何打出差异化,拥有鲜明个人标签,氧气笑颜就是她的一大记忆点。
      
      楚月怡当下心里一惊,她早就能游刃有余地使用笑容,就连无数老前辈都瞧不出纰漏,哪想到会被初见的时光桦识破。
      
      她正打算用轻松的玩笑翻过此页,却不想时光桦接下来的话更绝。
      
      时光桦凝视她许久,直言道:“这样不好看。”
      
      楚月怡:“……”
      
      楚月怡听完此话,她脸上没有任何情绪波动,但热血已经猛地上涌,只感觉脑瓜子嗡嗡的。
      
      奇、耻、大、辱。
      
      楚月怡:你可以说我长得不好看,但不能说我笑得不好看。毕竟前者是先天条件,但后者是营业态度!
      
      楚月怡深知自己客观条件不完美,可她的工作态度是端正的!
      
      既然他最开始就是哑巴形象,为什么不能乖乖地做一辈子哑巴?他开口说话还不如闭嘴呢!
      
      楚月怡录制期间对时光桦百般包容及迁就,源自优秀打工人的职业素养,但现在属于收工时间,她并不是没脾气的人。
      
      她面对挑衅,非但没露出一丝恼意,反而笑得天真无邪,软声道:“你就是笑得不好看,所以才从来不笑吗?”
      
      时光桦长得好看又有什么用?他只是一个不会笑的大哑巴。
      
      时光桦还未来得及应答,木地板便发出吱呀一声。
      
      楚月怡回头就看到陌生的男人,他似乎是时光桦的经纪人或助理,正僵硬而难堪地缩在后边。他被她发现后小心翼翼地挥挥手,也不知道偷听多长时间。
      
      男人紧张道:“啊,不好意思,你们聊,你们聊……”
      
      楚月怡侧头看到不远处归来的李柚,并没有心情继续在此纠缠下去。她回怼时光桦被人抓包也不气弱,还神色自若地寒暄完才离开,和煦道:“那我先走了,今天辛苦了。”
      
      男人见她跟自己说话,慌张而客套道:“没有没有,您辛苦了!”
      
      楚月怡离开前,她只跟时光桦的工作人员打招呼告别,却没有再多看他一眼,好似身边仅是一团冷空气。
      
      小程目送楚月怡进入保姆车,他又忍不住回头质问:“我的亲哥啊,你为什么要说那种话?这也就是楚月怡涵养好,我都好怕她直接揍你!”
      
      小程既不是经纪人也不是助理,他是时光桦的朋友加好兄弟,协助对方处理经纪事务。时光桦目前不算真正的艺人,他其实也没有明星梦,走红后仍是玩票性质。
      
      时光桦:“确实没有她以前笑得好看。”
      
      小程听到他毫无求生欲的直男解释,又思及他在录制时的奇葩表现,不禁太阳穴直跳,皱眉道:“有一说一,你在节目里的态度,我要是女嘉宾,我也会很生气……”
      
      时光桦略显错愕:“她生气了?”
      
      小程:“?”
      
      小程崩溃道:“她在晚餐时见你摘口罩,说‘看完气消了一半’,这不就暗示前面在生气,你都完全没听见吗!?”
      
      时光桦刚开始不说话、不握手、不理人,完全是拒绝交流的“三不”态度,任谁被如此对待都会不爽。
      
      “没有。”时光桦沉默片刻,他努力回想饭桌上的谈话,却只剩下朦朦胧胧的记忆,无奈地坦白,“我根本听不进她说话。”
      
      小程:“???”你凭什么如此嚣张?就凭这张脸嘛!
      
      小程刚想怒斥长得帅也不能为所欲为,却猛然发现时光桦露出的皮肤微红。他本就肤色白皙,如今浮现一层红疹,自然格外显眼。
      
      小程疑惑道:“哥,你的脸怎么了?你把口罩摘一下,这是突然起疹啦?”
      
      时光桦刚刚还没有感觉,他在小程的提醒之下,这才发觉脸部微痒,还有些许的刺痛。
      
      “哦,我对海鲜过敏。”时光桦不紧不慢地摘掉口罩,随即淡然道,“可能有反应了。”
      
      小程大惊失色:“那你刚刚还吃!?”
      
      “忘了。”时光桦敷衍。
      
      “这也能忘?”小程看他没事人般的态度,难以置信道,“你到底全程在想什么?既不主动去说话,也不听别人的话,还要乱吃东西!”
      
      时光桦面对询问,实在无法回答。
      
      “我去给你找点药来,你今天确实有问题……”小程早就习惯他不爱搭话的模样,自然也没有强要答案,而是跑到旁边找过敏药。
      
      他到底全程在想什么?
      
      时光桦觉得小程高估自己,他全程什么也没有想,连声音都快听不到。
      
      他最初看到她的时候,就失去思考的能力。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