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二炒 ...

  •   《心动约定》首期录制来得很快,地点位于一家环境浪漫的湖景餐厅。餐厅门口还有小小的木制桥头,站在湖边放眼望去,便看到夜色中波光浮动。
      
      车内,楚月怡跟编导们交流结束,静待正式录制开始。
      
      李柚仔细地打量一番楚月怡的装扮,她露出满意的神色,又寒暄道:“现在感觉如何?”
      
      楚月怡取出小镜子检查妆容,感慨道:“原以为工作能躲开相亲,却没想到相亲变成工作。”
      
      “下车就要装麦克风,你还可以准备一下。”李柚和楚月怡现在还能自如交流,待会儿就要完全暴露在镜头之下。
      
      楚月怡望着镜中的自己,她深吸一口气,一键切换工作模式,绽放出无暇的笑容:“我准备好了。”
      
      傍晚的夜风微凉,楚月怡下车时不禁打了个寒颤,莫名感觉冷飕飕。虽然她面对李柚大言不惭,但真要跟陌生男嘉宾约会,还是生出些许紧张。
      
      说实话,她近年都忙于工作及事业,除此之外很少跟异性相处。
      
      不过楚月怡看到蜂拥而来的工作人员又挺直腰身,配合地让他们安装收音设备,恢复到稳定的录制状态。她对周围环境和新同事都感到陌生,也不太适应综艺节目的节奏,却在面对摄像机时镇定下来。
      
      这是一场虚构的表演,观众只会看到镜头内的浪漫情节,她却能看到镜头外的无数工作者。
      
      她是演员,她能演好。
      
      楚月怡思及此,她的步伐顿时平稳起来,刚下车时的惶惶也随之消散。她缓缓推开餐厅的木质门,只听一声清脆的风铃响,餐桌边却空无一人。
      
      时光桦还没到。
      
      楚月怡微松一口气,她率先将包放在座位边,开始自如地环视起环境,又随手翻了翻桌上的菜单。
      
      屋内的灯光柔和昏黄,空气里流淌着舒缓音乐,木制餐桌上陈列着两副餐具,一切都是恰到好处的雅致。
      
      楚月怡跟服务员交流两句,她刚刚回到桌边还未落座,便听到一串惊心动魄的风铃碰撞声,吓得手心差点冒汗。
      
      门口,进屋的编导慌张地双手合十,对方又连连鞠躬致歉,这才让楚月怡回过神来。她原以为是时光桦进门,却不想仅仅是工作人员。
      
      总导演察觉到楚月怡的紧绷,小声道:“月怡,麻烦你稍等一会儿,他们可能还有二十分钟才到。”
      
      楚月怡闻言,她下意识地露出满分笑容,柔和地应道:“好的,导演,不着急。”
      
      楚月怡是优秀的打工人,二十分钟足以缓解焦虑,使她进入表演状态。
      
      门口的风铃再次撞响,楚月怡顺势礼貌地起身,望向进屋的修长身影。她总觉得现实中的时光桦比节目里要高,他着一身休闲的黑衣,戴着纯黑的口罩,进门时微微地低头,气质比镜头里还出众。
      
      时光桦的出现仿佛携来湖畔微凉的风,他抬眼时正撞上她的视线,眸色漆黑、濯如深潭。
      
      有的人天生气场就强,出场便让人难以忽视,瞬间镇住全场。
      
      当然,时光桦不仅仅是由于气场使人难忘,还有他在门口静立三十秒的缘故。
      
      没错,他在进屋看清楚月怡后,一、步、都、没、有、动。
      
      楚月怡原本微笑着等他进来,然而她脸上的笑容都要僵硬,新同事却像冰雕般立在大门处,而且是顽固的哈尔滨冰雕,可谓死死地黏在冰面上!
      
      周围的工作人员们同样面面相觑,他们诧异地望着此幕,无声地用唇语交流“什么情况”。
      
      楚月怡还算心理素质过硬,她眼看场面尬住,索性上前迎几步,主动地伸出手来,笑道:“你好。”
      
      时光桦终于缓缓地动了,但他并没有马上回握,只是向前迈两步。
      
      楚月怡作为演员,她就势将手一扬,直接使握手化为引导入座,丝毫没有透露出尴尬,和气道:“座位在这边。”
      
      然而,两人各自落座后,冰封般的窒息及沉默仍在蔓延,连自诩交流能力出众的楚月怡都救不起来。
      
      “外面是不是有点冷?”楚月怡关切道,她见时光桦没有反应,又自然地笑着补充,“啊,忘了自我介绍,我叫楚月怡,是一名演员。”
      
      时光桦:“……”
      
      楚月怡怀疑对方不认识自己,所以干脆重头自我介绍,但依旧得不到任何反馈,犹如对着木头人自说自话。
      
      她其实不太理解时光桦的沉默,她确实知道他在节目里挺高冷,但现在未免有点高冷过头,比在音乐节目里还寡言数倍!
      
      “好的,设备有点问题,我们停一下啊!”总导演适时地打断录制,又忙不迭朝两位嘉宾致歉,“月怡,光桦,实在不好意思,麻烦你们稍等片刻。”
      
      虽然总导演使用的说辞是“设备有点问题”,但明眼人都清楚被调整的设备是谁。
      
      果不其然,总导演直接走向时光桦,同时跟其团队交流起来。
      
      楚月怡没有听墙角的兴趣,她还对刚才的状况满头雾水,一边伸手关掉腰间的小蜜蜂,一边走向角落里的经纪人,两眼发懵道:“他不是歌手么?为什么不说话?”
      
      李柚严谨地纠正:“准确地说,他是音乐人,并不是歌手。”
      
      楚月怡颇感离奇:“你的意思是音乐人可以做哑巴?”
      
      李柚同样感觉此事莫名其妙,她完全不懂时光桦的冷脸反应,出言安抚道:“你没生气吧?”
      
      “没生气,是我的问题,我要早知新同事不说话,就该提前学学手语。”楚月怡轻松道,“这样起码能看懂他的比划。”
      
      李柚还怕突发状况影响楚月怡的录制状态,现在听到对方调侃的语气,反而被逗乐:“不愧是专业的打工人。”
      
      楚月怡:“是,打工人遇到不顺是常态,工作顺利才是有古怪。”
      
      李柚闻言,她又望向时光桦及导演等人的方向,微微皱眉道:“待会儿听听导演回复,那边究竟是怎么回事。”
      
      楚月怡嘀咕:“无非是紧张、生疏、经验不足,我已经能拟出官方借口。”
      
      楚月怡深知时光桦的异常表现有原因,但她最后听到的必然是最无关痛痒的内容,这就是圈里人的套路。
      
      李柚将信将疑:“这说法未免太假了,他在上档节目可不这样……”
      
      果不其然,总导演没过多久就走过来,他无奈而歉意地解释:“月怡,实在是对不起,光桦说他有点紧张,还不习惯上综艺节目……”
      
      楚月怡回想时光桦在音乐节目里的孤傲及睥睨,心想此等冷面冰山会紧张才有鬼,但她在此刻却只字不提,佯装不知地笑道:“是吗?我还以为他刚进门觉得冷,所以暂时没缓过劲儿来。”
      
      李柚露出欲言又止的神色,却被艺人的目光无声制止。
      
      总导演并不是没瞧见李柚的脸色,他见楚月怡如此善解人意,轻轻地叹息一声,恳切道:“月怡,你是好演员,带带时光桦,他原来是圈外人。”
      
      楚月怡就像被委托带实习生的公司老员工,她只能忙不迭地应声:“好好好,没问题,我王者带青铜。”
      
      总导演离开后,李柚语气复杂:“你可真是好脾气。”
      
      楚月怡淡定道:“大局为重,要掰扯也不是现在,我没有让别人在片场等我的习惯。”
      
      时光桦是圈外人,他可以拖慢录制进度;楚月怡是圈里人,她自然要专业而效率。
      
      李柚收工后可以跟总导演及时光桦团队掐得天翻地覆,但楚月怡不希望事情波及到现场的普通工作者,谁也不愿今日无功而返。
      
      录制重新开始,楚月怡和时光桦回到各自的座位,一切又重归正轨。
      
      尽管总导演已经找过时光桦谈话,但他看上去并没有半分改变,脸上依旧戴着黑色口罩,仍然一言不发地坐着,既像是魂不守舍,又像是痛苦受刑。
      
      楚月怡静候时光桦许久,然而他都不肯让两人视线相触,时不时就会睫毛轻垂,低头看看桌上的手机。
      
      时光桦的状态让一旁的总导演都有点黑脸,谁也不想大晚上浪费时间拍默片,但男嘉宾至今都没有破冰的表现。
      
      楚月怡强自忍耐数秒,她望着对方漂亮的睫毛,内心涌现出一丝暗黑的念头,甚至想要将其一根根拔掉。
      
      当然,她面上却笑得灿烂,提议道:“不然我们交换报告吧?”
      
      时光桦抬眼看她,似乎略感不解。
      
      楚月怡半开玩笑道:“交换核酸报告,或者出示健康码,好让你能放心摘口罩。”
      
      时光桦:“……”
      
      楚月怡没有直说他戴口罩、看手机不太礼貌,反而风轻云淡地笑着带过。毕竟当前的气氛就足够生硬,再僵持下去恐怕只会更糟。
      
      她怀疑目前的录制都没法用,播出去估计也是事故现场。两人尴尬的初遇完全摆在台面上,观众们能嗑得下CP才是心大。
      
      总导演已经脸色不佳,楚月怡决定想想办法。
      
      必须找机会逆转。
      
      时光桦闻言一愣,他停顿数秒,这才伸出手来,摘下脸上的口罩。他的手指干净修长,随手将口罩放在一旁,终于露出俊美的五官。
      
      积石如玉,列松如翠,这是楚月怡对新同事的第一印象。
      
      她在圈里见过无数相貌出众之辈,却仍在此时倒吸一口凉气,惊讶于他的气质卓绝,可谓面如玉粹、凛若寒雪。
      
      艺人总在追求镜头中的完美,镜头之外常常显得单薄,但时光桦暂时不算合格艺人,真人竟比屏幕上要出彩。
      
      楚月怡开始理解网友对其热火朝天的追捧,长得帅的人挺多,帅得有灵魂很少。
      
      她忽然福至心灵,这其实就是好的转机,可以推翻前面的情节。剧情陷入绝境并不可怕,关键是要留出一线生机,不能将路封死。
      
      楚月怡眸光微闪,索性直直地注视着时光桦,婉声道:“真不容易,终于看到你的脸。”
      
      时光桦回望楚月怡,只见对方的眼眸在柔光下宛如夜空的星,盛着盈盈笑意,脸上还绽放小小的酒窝。她身着一袭白色连衣裙,在窗外夜色湖景的映衬之下,犹如一颗熠熠生辉的珍珠。
      
      “看完气消了一半。”
      
      她眨了眨眼,语气既似嗔怪又似调侃,笑起时连酒窝都浸满蜜意,有种说不出的甜。
      
      总导演紧盯着楚月怡的表现,他如今总算是长舒一口气,松开一直紧绷的神经,抬手向身边人无声地示意:前面的素材可以留。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