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四炒 ...

  •   返程路上,楚月怡跟李柚等人在车内召开紧急会议,深入探讨尴尬进地缝的首期录制。虽然楚月怡没怎么参加过综艺,但她已经有播出必扑的预感,她跟时光桦真是毫无CP感。
      
      李柚试探地开口:“月怡,你心里怎么想?你觉得节目适合自己吗?”
      
      楚月怡沉着道:“不是我怎么想,而是他怎么想,他的团队是什么意思?难道导演没提前通知女嘉宾是我?”
      
      楚月怡并不理解时光桦的反常,她只能推测对方高冷的缘由,有可能是他不想上恋爱综艺被迫过来,也有可能是他根本瞧不上她的咖位。尽管两人都不算一线、半斤八两,但部分男艺人常有迷之自信,在圈里也不少见。
      
      如果时光桦觉得她高攀,索性现在就一拍两散,省得浪费彼此时间。
      
      “没有没有,总导演提前通知过,他们知道嘉宾是你。”李柚沉吟几秒,她干巴巴道,“其实我刚刚跟时光桦团队的人交流了,但他那边的工作人员就很那啥……你懂吧?”
      
      收工后,李柚本打算气势汹汹地怒撕对家一场,谁想到时光桦经纪人就是战五渣,他只差扑通跪下、原地磕头,还真不是想象中盛气凌人的模样。
      
      没有趾高气扬,没有扒高踩低,简直是草台班子。李柚顿时英雄无用武之地,她感觉欺凌弱小极不光彩,实在毫无成就感。
      
      楚月怡精准地概括:“团队随他,都不专业。”
      
      李柚点头:“没错,毕竟他以前不是艺人,但这也不是坏事,咱们的自主权会更多,播出后舆论宣传更有利……”
      
      “当然,前提是你觉得自己适合节目,如果真的要录制下去,今天的情况会成常态,所以我才说你的想法最重要。”
      
      楚月怡心下了然,选择时光桦的优劣势都挺明显:优势是他近期有热度、团队好交流,播出后能避免双方互撕;劣势是他本人综艺感差,堪称锯了嘴的葫芦,只能由她来带动氛围。
      
      虽然李柚充分尊重艺人的意见,但楚月怡知道退节目的弊端。即使换男嘉宾、换别的节目,她同样可能遇到新问题,人只要工作就得迎接困难,或许还会比面对时光桦更糟。
      
      楚月怡作为永不言弃的打工人,她在权衡利弊后,当下做出决断:“柚柚姐,没有适不适合,只要机会降临,我就不会放手。”
      
      李柚嘀咕道:“但我感觉时光桦性格是真的闷,听他经纪人说平时就不理人……”
      
      目前看来,时光桦的高冷似乎无关傲慢,仅仅是性格使然,天生就不爱说话。
      
      “世界上没有完美的事情,真要看着毫无瑕疵,那肯定事有蹊跷。”楚月怡平和道,“瑕疵处于可控范围内,反倒比十全十美靠谱。”
      
      楚月怡从不相信天上掉馅饼的美事,只有利弊明显的选项才靠得住,前期就使收益及风险一目了然。与其选择未知的挑战,不如选择已知的难题,起码能找到解题思路。
      
      李柚见她拿完主意,倒也没有再多劝,反而提醒道:“既然要继续录制,那就得搞好关系,完全像今天那样不行,他经纪人说他比较慢热,不然你最近跟他熟悉一下,平时稍微问候或聊聊……”
      
      “啊,年纪大就是容易唠叨,差点忘记你最会这个!”李柚正说着,她突然醒悟过来,笑道,“这点倒是不用担心你。”
      
      楚月怡在合作团队中无差评,大部分工作人员都喜欢她,李柚一直对此挺放心。
      
      “……”楚月怡闻言一愣,她想起刚刚回怼时光桦的场面,突然发觉此举好像草率了。
      
      她不由取出手机,望着微信里新加的好友,迟疑道:“柚柚姐,你觉得音乐人记忆力好吗?”
      
      李柚:“怎么突然问这个?”
      
      楚月怡:“你说我现在发一条嘘寒问暖的微信,能不能覆盖掉刚才的印象,让新同事原地失忆……”
      
      李柚:“?”
      
      楚月怡原本认为时光桦针对自己,但他的经纪人都说对方不善交流,那他可能确实就是不会说话的冷场王。她一路都在琢磨如何挽回局面,终于字斟句酌地发送微信,决定先跟时光桦建立联络。
      
      楚月怡以前跟同事们交流,她总能极好地把握分寸感。毕竟大家都是拍戏认识的同行,只用维持友好而和谐的工作关系。然而,她和时光桦的关系略微特殊,两人要在恋爱节目上营业。
      
      太生疏没法破冰,太亲近又挺奇怪,处于模糊的界限。
      
      如果时光桦是经验老道的演员,或许能配合楚月怡把控节奏,但他偏偏在正常人中都属于不擅交际的类型,简直无从下手。
      
      楚月怡最终编辑的内容礼貌而不失关怀,开头依旧使用客气的“时老师”来称呼。她觉得第一条消息还是别直接攀交情,先试探对方的态度,再结合反应来推进,自然而然地拉近距离。
      
      楚月怡推算着时光桦的返程时间,她在下车后点击发送,思及睡前时光利于交流,紧接着静静等待新同事的回复。
      
      然而,她都守到凌晨一点,依旧是毫无回信。
      
      楚月怡:新同事不会是回家倒头就睡的养生老年人吧?
      
      “柚柚姐,能不能麻烦你给时光桦经纪人发条消息,就说今天的录制辛苦了。”楚月怡思考片刻,她又轻声道,“问问他们有没有顺利回去。”
      
      李柚给小程发送消息,对方基本是秒回。她答道:“已经回去了。”
      
      楚月怡继续指导经纪人,让李柚去打听消息:“时老师原来很少录节目,估计还不习惯录制节奏,他是不是已经累得休息啦?”
      
      李柚:“没有呢,他说时光桦经常熬夜,现在应该非常清醒。”
      
      楚月怡:“……”干得漂亮!
      
      楚月怡确认对方已读不回,她不禁对时光桦又有新认识,喃喃道:“原来还挺小心眼的。”
      
      她不过是有样学样地说他笑得不好看,居然能够气得不愿意回微信?
      
      李柚没听清她的自言自语:“什么?”
      
      “没什么,是我的问题,我没提前做好功课。”楚月怡无奈地反思,“虽然观看过他参加的节目,但我对他的了解其实很少,也不怪初次见面尴尬。”
      
      李柚欲言又止:“月怡,不要对自己苛求过多,其实你算我见过最能搞事业的艺人之一。”
      
      李柚没有撒谎,她初识楚月怡时就有预感,眼前的小姑娘绝对会成功。她有着远超常人的韧性和眼界,以及严于律己、宽以待人的强大心性。
      
      她对自己的要求极高。
      
      楚月怡听到此话,她竟眼前一亮,豁然开朗道:“对,我能搞事业,现在仅仅是事业变成他……”
      
      李柚满脸茫然:“啊?”
      
      楚月怡猛地坐起身来,她翻开桌上的笔记本电脑,搜索起时光桦的资料,切换为严肃的工作状态,面无表情道:“以前是搞事业,现在搞他而已。”
      
      李柚:“???”
      
      她就不信拿出搞事业的劲头,还搞不定区区一个时光桦!
      
      时光桦录制结束后,他在返程路上还感觉神经紧绷,索性没有回到住处休息,而是一头扎进工作室里。
      
      小程惊讶道:“哥,早点回去睡啦,你都过敏还做音乐?没必要那么拼吧?”
      
      时光桦:“睡不着。”
      
      “你可真是铁人,我光跟着都累。”小程忍不住打起哈欠,又跟时光桦挥手道别,“我回去睡了。”
      
      时光桦没法解释他高度清醒的状态,他觉得自己的思维跟身躯分离,明明身体已经感受到疲惫,但却浑身充斥着轻飘飘的感觉,根本无法在床上安稳地躺下。
      
      他的脑海里涌动无数新鲜的音符,满腔情绪只能靠音乐倾泻而出。这是一种电击般的刺激,比多年前更显鲜明,致使他一夜无眠,完全沉浸在创作里。
      
      他想起一些回忆,又捕捉些许变化,却像薄雾笼罩,完全没法参透。
      隐晦的,遮掩的,神秘的,不可言说的。
      一如今日完美的她。
      
      他们现在算认识吗?
      
      第一缕初阳透过落地窗洒进走廊。
      
      时光桦写完新曲,他带着自己心里的疑问,终于离开封闭无信号的工作室,在晨光中鬼使神差地打电话给邹乾,难得主动地探寻信息。
      
      电话那头,邹乾的声音夹杂浓浓睡意,他忍不住抱怨:“大哥,您知道现在是几点吗?没人告诉你别那么早打电话么?”
      
      时光桦言简意赅道:“有点事问你。”
      
      “什么事?”邹乾对好友的冷淡习以为常,他似乎突然想起什么,兴奋地八卦起来,“对啦,你昨天是不是去录节目?第一回见偶像感觉如何?我就一直没琢磨明白,你怎么想不开粉楚月怡!”
      
      时光桦面对邹乾连珠炮般的发问,他严谨地再次否认:“我不是她粉丝。”
      
      邹乾敷衍道:“对对对,你不是粉丝,我懂你们这类人,都爱控评时自称路人,其实私下追剧看采访,粉得比真粉还深,都是老路人了……”
      
      邹乾:没有人比我更懂路人!
      
      时光桦觉得对方听不懂人话,他沉吟数秒,无语道:“……我真不是她粉丝。”
      
      邹乾疑惑道:“那你们什么关系?”
      
      时光桦:“跟你没关系。”
      
      邹乾:“你不是有事问我?你说跟我没关系?”
      
      时光桦淡淡道:“你的新专辑不是要抒情歌,我昨天晚上刚好写出一首……”
      
      邹乾闻言,他立刻将好奇心抛在脑后,声音谄媚起来:“哥,时哥,我的亲哥哥,咱们的感情不用看关系,您想问什么?尽管问我吧!”
      
      时光桦沉默片刻,他又开始产生昨日头脑空白的眩晕状态,低声道:“……她私下是什么样的人?”
      
      邹乾曾跟楚月怡在同剧组合作拍戏,他们生活中应该有不少交流机会。邹乾以前还开玩笑,要给时光桦推她微信,但每次都被严词拒绝。
      
      邹乾一愣:“你说谁啊?”
      
      时光桦不言。
      
      邹乾试探道:“楚月怡?”
      
      时光桦心头微跳。
      
      “她啊……”邹乾摸了摸下巴,他在短暂的思索后,如实地说出印象,“她就是没有感情的工作机器。”
      
      邹乾没有说假话,楚月怡在工作里一丝不苟,私下照顾人也面面俱到,倘若没有暴露出真面目,堪称完美而精准的机器。
      
      时光桦原以为对方有多深的见解,他此时却莫名不悦,果断冷声道:“胡说。”
      
      邹乾惊呼:“好家伙!你还说不是粉丝?现在踩你正主,顿时气得跳脚,果然是披路人的皮,行粉丝控评之事!”
      
      时光桦懒得听他碎碎念,干脆利落地挂断电话,又看到屏幕上鲜红的消息提醒。
      
      时光桦原来在国外很少用微信,他在工作室创作总断网无信号,被人戏称不会说话的山顶洞人。周围人对他不回消息司空见惯,有急事都直接去敲工作室的门,久而久之也不给他发信息。
      
      时光桦点开一看,发现竟是楚月怡温暖的问候消息,看时间是昨晚自己钻进工作室后,怪不得现在才收到。
      
      时光桦看完微信,越发认定邹乾胡说八道,她明明就很有感情。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