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尸里画廊(3) ...

  •   “怎么回事啊?”
      
      康尧从水里探出头来,把呛进喉咙里的水吐了出来,刚想问个清楚,就见着白洛也跟着跳了下来,然后拽着他,就往岸边游去。
      
      脏辫女见状,本来还想嘲笑白洛,是不是被船夫给吓傻了,闲得没事自己往江水里跳干什么,结果她转头,就发现自己的肩膀被消融了一截,而她自己却毫无知觉!
      
      不仅是她的肩膀,还有整个竹筏的尾部,都在迅速消融,脏辫女心中顿时就涌起了极为不祥的预感。
      
      “这竹筏有问题,不能再呆了!”
      
      话语落下,脏辫女拉着寸头男,就一起往江里跳了下去,其他人也终于反应过来,纷纷跟着往下跳。
      
      也就是这么片刻的时间,江面上漂流的竹筏已经完全消融,没有留下一丝痕迹,而跳入江水之中的他们,似乎还有一线生机。
      
      头顶上逐渐的乌云密布,整个江面变得暗沉沉的。
      
      水草疯长,从江水里探出了头来,像是满江漂浮着的女人的头发,让人看一眼都觉得恶寒。
      
      所有人都拼命的往岸边游去,可是江水里的水草却错乱的缠绕住了他们的腿脚。
      
      先跳下水的康尧和白洛也未能幸免,被水草拽向了不同的方向。
      
      白洛眉心微蹙,立刻就抬手取下了头上固定着头纱的小发卡,然后用尖端的部分把缠住脚踝的水草给划断了。
      
      本来白洛还担心自己身上的婚纱碍事,但是奇怪的是,所有的水草,似乎都顺着婚纱的方向摆动,却并没有缠绕在婚纱上。
      
      这样的情况,简直给予了白洛极大的自由,他辨别了一下康尧的方向,准备过去支援,一双青紫的手却突然出现在白洛面前,想要勒住白洛的脖子,白洛抓住对方的手,转身,抬腿就踹了过去,十二厘米的高跟鞋跟直接把对方的胸腔给戳了个洞。
      
      尸鬼吃了个亏,立刻就退了开,消失在了密集的摇曳的水草之中。
      
      “砰——”
      
      白洛附近的水域里突然响起了沉闷的枪声,随后是暴发户钻出水面惊惶失措的声音。
      
      “别过来,再过来我一枪崩了你!”
      
      暴发户双手握着枪,指着对面的尸鬼,但是尸鬼却完全无动于衷,头上长长的头发,与水草交缠在一起,就朝着暴发户袭了过来。
      
      “砰砰砰——”
      
      好几道枪声响起,枪枪命中!
      
      可是子弹穿过,尸鬼的身上却半点损伤都没有,不仅尸鬼没事,甚至是被子弹误伤贴着脸擦过的寸头男都毫发无伤。
      
      “你他么的有病吗!不会用枪就特么别乱开枪!”
      
      虽然没有受伤,但是这子弹显然极度影响到了寸头男的心情,他想过来给暴发户一个教训,可他被尸鬼缠着,一时半会的脱不了身,只能暂时作罢。
      
      暴发户握着枪的手,剧烈的抖动着。
      
      他是第一次进来,为了提高生存率,他甚至都带上了在现实世界违规的枪进来,可没想到,他手上的枪在这里竟然完全派不上用场。
      
      眼看着尸鬼的头发缠绕上他的四肢,暴发户整个人都绝望了。
      
      就在这时,眼前却突然一抹白纱掠过,随后暴发户眼前一黑,整个人就晕了过去。
      
      白洛抬手,把暴发户劈晕,夺过了他手里的枪,然后一个回旋踢,直接就把靠过来的尸鬼的脑袋踢歪了。
      
      尸鬼一受伤,就立刻躲进了水草里,白洛趁着这个间隙,把暴发户给扔到了岸上去,视线不经意的往岸上一瞥,却发现,初中生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上岸了。
      
      初中生身上的校服打湿了,头发也湿漉漉的黏在一起,但是看起来并不狼狈,甚至,给人一种游刃有余的感觉。
      
      这会儿,他正坐在岸上,目光冷淡的看着江对面的神像,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白洛眸色微动,没空细究这件事,只是又钻进了水里去找康尧。
      
      康尧手握着棒球棒,一棒一个尸鬼,几乎没有尸鬼敢往他那边靠近,但他的情况,就比白洛糟糕多了。
      
      他衣服上的亮片被水草和头发给缠了个严严实实,怎么都挣脱不开,他甚至没有办法把头钻出水面去换换气。
      
      在水里声音的传播受阻,白洛只能隔着摇曳的水草朝着康尧比划手势,示意他放弃衣服。
      
      康尧也是被这些水草给弄烦了,心一狠,抬手就把自己身上的亮片抹胸短裙给撕掉了,露出结实健壮的胸肌,身上也只剩一条巴斯光年四角裤。
      
      白洛:“…………”
      
      辣眼睛。
      
      最后白洛还是本着人道主义游了过去,弄断了缠绕着康尧手脚的水草,然后迅速上岸。
      
      头顶上的乌云一点点散开,天空再次恢复晴朗,江水里摇曳着的水草似乎缠绕得也不是那么紧了,脏辫女几人趁机迅速上岸,只脸色都难看得要命。
      
      康尧趁着大家劫后余生,还没怎么注意到他的时候,迅速把暴发户身上的外套扒了下来,穿到了自己身上。
      
      一切,都仿佛是卡好点似的,等到所有人都爬上岸来,先前逃走消失不见的船夫却又突兀出现。
      
      “今天江上风浪大,我们就不继续游览了,我已经通知了你们的导游,他十分钟后就会过来接你们的。”
      
      白洛回过头看了眼已经风平浪静的江面,不可置否。
      
      这风浪,大得要人命。
      
      船夫传达完这句话以后就消失了,周围并没有居民,白洛他们只能呆在江边等着。
      
      他一抬头,就能看到江对面伫立着的神像,只是他们现在所处的位置的角度,已经无法再看到神像的背面了。
      
      神像的背面,真的是船夫们所说的恶鬼相,还是本来就是他们先前看到的那样?
      
      船夫们是不是又在故弄玄虚?
      
      神像的背面,为什么没有脸?
      
      这些问题的答案,暂时都无法得到验证。
      
      不过有一个问题,却是可以先弄清楚的。
      
      白洛找了个树荫的地方坐下,然后把从暴发户手里拿来的枪放在手里掂了掂。
      
      是真家伙。
      
      里面的子弹,也绝对能要命。
      
      只是……为什么暴发户开枪后,这些子弹却没有对尸鬼产生任何伤害,甚至于对寸头男都没用?
      
      而且,在水里的时候,白洛也尽可能的观察了其他人。
      
      康尧手中的棒球棒,寸头男的脑袋,甚至于中年女人手里的毛线针,都能对尸鬼造成伤害,那暴发户的枪,到底有哪里不一样呢?
      
      白洛仔细的梳理着脑海里的线索。
      
      很快,他就发现了一个十分不和谐的地方。
      
      而这个不和谐的地方,很大一部分来自于康尧。
      
      白洛把暴发户扔上岸的时候,仔细注意过,暴发户的后腰上有一个枪套,显然那把□□就是从枪套里□□的。
      
      而康尧击退尸鬼的工具,是一根棒球棒。
      
      那康尧的棒球棒,是哪里来的呢?
      
      别人白洛不清楚,可康尧是跟白洛一起到光幕出现的地方的,康尧换装的时候,白洛也在。
      
      白洛确定康尧身上没有携带任何的武器。
      
      甚至于在进来之前,他询问康尧是否需要带一些防身的器具的时候,都被康尧否定了。
      
      他相信康尧对他没有任何的恶意,并且在小巴车上的时候,康尧也没带任何行李,落水的时候,也是突然被他推下去的,康尧根本没有地方藏棒球棒,也没有时间去拿棒球棒。
      
      所以,这棒球棒的来历就十分值得考究了。
      
      还有中年女人手里的毛线针,那么长,那么尖,可不太容易藏起来。
      
      除非,他们手中的武器,也类似于像白洛身上这套婚纱一样,是直接凭空出现的……
      
      如果是这样,那这个问题就好解释多了。
      
      康尧和中年女人手里的武器都是凭空出现的,在现实里并不存在,而暴发户手里的枪,却是从他的后腰上掏出来的,显然是从现实世界里带进来的。
      
      就在这一层面上,这两种武器,已经有了本质上的区别!
      
      大致方向已经有了,白洛开始往更细的方面去猜测和区别,例如寸头男的脑袋,例如他的高跟鞋和婚纱。
      
      “小洛,这个给你……”
      
      白洛正想着,康尧却突然走了过来,然后把手里的棒球棒递到了白洛面前。
      
      白洛:“?”
      
      “给你防身用。”康尧有些尴尬的挠了挠脑袋,解释。
      
      “都怪我太粗心大意了,带你一起进来,结果在入口就把你给弄丢了……”
      
      他本来有好多注意事项要跟白洛讲的,结果这一分开,就打乱了他的原计划,白洛看起来淡淡然然的,还一点都不像新人,他就粗心的把那些注意事项给忽略掉了。
      
      “这次运气好,我们都上岸了,要是你在这里出了什么事,我出去了都没办法跟萧叔叔交代……”
      
      白洛看了眼康尧递过来的棒球棒,没接,只是问道。
      
      “这东西给我了,你用什么?”
      
      康尧闻言,立刻就曲起自己的手臂,突显出自己手臂上发达的肌肉来。
      
      “哥比你强壮,赤手空拳也能打!”
      
      白洛:“…………”
      
      “你赤手空拳的时候,什么赢过我?”
      
      康尧:“…………”
      
      “扎心了,老铁。”
      
      康尧伤心了一下,很快就恢复过来,并且态度坚定。
      
      “虽然小洛你是很能打没错了,可是作为师兄,无论小洛你厉害还是不厉害,我都有责任保护你的安全!”
      
      “小洛,这里可不比外面,在这个世界里,任何从外面带进来的武器,攻击都是无效的,只有从密码箱里开出来的武器,才有用,你拿着棒球棒,绝对不是什么坏事。”
      
      康尧试图劝说白洛,可白洛的注意力却已经全都转移到了另一件关键的事情上。
      
      “你说的密码箱是什么东西?”白洛问道。
      
      “密码箱就是只存在于海市蜃楼里的东西,集齐密码拼图就能打开,箱子里什么都有,武器、寿命、健康、技能,应有尽有。”
      
      康尧如实回答,并且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低级密码箱很好找,里面也就是一些日记本、墨水之类普通生活用品,没什么攻击性,开了也没用。”
      
      “我的棒球棒是从中级密码箱里开出来的,可密码拼图不是我集齐的,而是大师兄给我的……”
      
      白洛听完,陷入了沉默之中。
      
      他本来以为康尧的棒球棒跟他的婚纱应该是一个类别的东西,可是现在看来,不太一样啊……
      
      他可从来没开过什么箱子。
      
      “密码箱长什么样子?拼图怎么找?”白洛又问。
      
      “密码箱的形状是不固定的,只有集齐了密码拼图才能知道箱子是什么样子,拼图也不是找到的,而是随机掉落的,能不能拿到手全看个人运气……”
      
      康尧对此也很无奈,他整个人就很非酋,从进入海市蜃楼以来,一次都没拿到过密码拼图,全靠师兄救济!
      
      “好吧,我知道了。”白洛没有再纠结密码箱的事情。
      
      这种全靠运气的事情,听起来就不太靠谱,他还不如好好利用一下自己能够控制的一些条件,尤其是女装APP给他提供的这些东西,说不定会带来意想不到的惊喜。
      
      小巴车很快就来了,暴发户也终于醒了过来,但他整个人都有点浑浑噩噩的,竟然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身上已经少了一件外套。
      
      大家依次上了车,回到座位上的时候,白洛看了脏辫女一眼,脏辫女的肩膀消融了一块,有点塌,但她完全没有在意,只是紧紧咬着唇,磨着牙,似乎是在极力克制着什么。
      
      “因为特殊的情况,我们接下来的行程取消,等会儿我会送你们回到民宿,接下来的时间,就自由活动。”
      
      等到所有人都坐好,导游开口说道。
      
      “什么特殊情况啊?”脏辫女问道。
      
      大家都知道导游口中的特殊情况是什么意思,但是,脏辫女仍旧问了,就是希望能从导游的口中得到更多的消息。
      
      然而,导游只当做没听见,根本什么也不回答。
      
      于是脏辫女换了个问题。
      
      “那明天的行程还继续吗?”
      
      他们拿到的行程表上,标记的可是好几天的行程。
      
      这次导游回答了,“当然继续。”
      
      “明天几点集合啊?”脏辫女又问道。
      
      导游闻言,怪异的笑了笑:“你们的行程表上不都清清楚楚的写着吗?”
      
      脏辫女眉心紧皱了起来,“可是我们的行程表都被水被浸湿了,糊成一片,上面的字迹都看不清了。”
      
      “那就是你们的问题了。”话语落下,导游不再回答,而是发动车子往民宿开去。
      
      小巴车一路晃晃悠悠的,开了没多久,就到了有人烟的地方。
      
      只是,还没靠近,坐在车上的众人就明显感觉到了不太一样的气氛。
      
      说不上来到底是哪里不太一样,但是肯定跟他们离开的时候不一样。
      
      一直到小巴车开进了街道,众人才发现,家家户户的村民,都在忙碌着布置家里,门上、墙上,全都贴满了大红的囍字。
      
      “他们这是在搞什么啊?难道要办集体婚礼?”
      
      康尧看着外面红彤彤的一片,疑惑不已。
      
      白洛的视线在囍字上扫了一眼,就挪到了那些村民身上。
      
      每个村民身上的情绪都很奇怪,手里虽然拿着喜庆的东西,可脸上的表情却像是奔丧一样。
      
      这样的情况实在是太过怪异,以至于小巴车停靠在康尧他们先前住的那个民宿的时候,没有一个人下车,最后所有人都回到了江边民宿。
      
      下车后,大家就非常默契的散开了,然后各自去打听消息。
      
      只是,却什么有用的消息都没有得到。
      
      村民们全都专心致志的布置着家里,根本不搭理人。
      
      白洛回来的时候,注意到暴发户正一个人蹲在院子里的大树下面,肩膀轻微耸动着,也不知道在做什么。
      
      白洛并不打算去打扰对方,转身便要离开,门口脏辫女和寸头男却大大咧咧的走了进来。
      
      暴发户听到了他们的脚步声,立即就站起了身来,然后往楼上走去了。
      
      就在暴发户转身的那一瞬,白洛眼尖的注意到,暴发户的嘴角似乎沾染了一些泥土。
      
      珊瑚村的太阳落山早,白洛他们回来没多一会儿,天色就完全暗沉了下来。
      
      楼上的房间能够查探的,白洛都去看过的,每间屋子里,都没有灯的开关。
      
      也就是说,住在这里的客人并没有开关灯的自由,全看店老板心情。
      
      白洛回房后没多久,康尧也回来了,还带回来了一堆蜡烛和煤油灯。
      
      因为康尧要在这里住下的原因,白洛跟他说了长发女鬼的事情。
      
      长发女鬼虽然具有一定的威胁,但是弱点也很明显。
      
      根据白洛的推断,当长发女鬼出现的时候,只要你一直不动弹,长发女鬼应该就不能动手。
      
      另外,如果屋子里有光源的话,长发女鬼也会消失。
      
      因此,康尧就非常卖力的去找各种能发出光亮的道具了。
      
      只是,这会儿康尧虽然带着蜡烛和煤油灯回来了,心情却并没有变得轻松。
      
      “小洛,你说为什么这里的厨房里找不到火柴啊?没有火柴他们怎么做饭的啊?这不科学……”
      
      “要是今晚女鬼又来了,那可怎……”
      
      后半句话还没说完,康尧蓦然顿住,目光讶异的看着白洛。
      
      “小洛,你在干嘛?”
      
      只见着白洛认真的拆着新娘捧花,闻言,抬眸淡淡的回了他一句。
      
      “让她来,有去无回。”
      
      康尧:“?”
      
      康尧大脑当机了半秒,随后不敢置信的看着白洛,“小洛,你该不会是见人家是个女人,就要向人家求婚吧!”
      
      白洛手上的动作顿了顿,看着康尧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个白痴。
      
      “脑子呢?”
      
      “我的脑子喂猪去了。”话语落下,康尧识相的保持了沉默。
      
      夜里十二点,屋子里的灯毫不意外的,“啪嗒——”一下就熄灭了。
      
      整个屋子都陷入了黑暗之中,康尧坐在床边,心脏“咚、咚、咚——”的跳个不停。
      
      白洛跟他说,熄灯以后,他只需要坐在床边不要动,其他的交给他就行了。
      
      可是,白洛是第一次进入海市蜃楼啊,真的能搞定吗……
      
      康尧正忐忑着,一丝寒意突然顺着他的后背蹿了上来。
      
      湿黏黏的头发垂落在他的脖子上,阴冷的,吐着蛇信子一样的气息贴近了他的脸。
      
      康尧立即就屏住了呼吸,按照白洛叮嘱的,装作自己是个假人!
      
      康尧那边出现异状,白洛立刻就发现了,随后抓起自己重新包好的捧花,就朝着女鬼身上砸了过去!
      
      “嗤——嗤——嗤——”细密的什么被扎穿的声音不断传来。
      
      康尧只能听到动静,看不到具体的情况,只能大概判断出,白洛是占优势的,女鬼在不停的挨打。
      
      直到……惨淡的月光从窗外微弱的照射进来,然后,透过女鬼千疮百孔的身体,形成一道独特的风景线。
      
      康尧:???
      
      女鬼:???
      
      两人同时看向白洛,却只见着罪魁祸首晃了晃手中捧花根部密密麻麻的尖锐花刺,朝着女鬼淡淡微笑。
      
      “感动吗?特意为你准备的。”
      
      女鬼一看到那花刺,就想起了那刺儿扎在自己身上的痛苦,顿时疯狂摇头。
      
      ——不敢动!不敢动!
      
      白洛满意的点了点头,随后又问。
      
      “以后还来吗?”
      
      这下女鬼脑袋连带着身体都疯狂的晃动着,几乎都快要晃出地球了。
      
      ——不来了!打死也不来了!
      

  • 作者有话要说:  ————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