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尸里画廊(2) ...

  •   强烈的失重感占据了大脑的全部感官,好一会儿,这种不适感才消失,随之而来的,是被冰冷的水浸泡着的刺痛感。
      
      周围依然是一片黑暗的环境,但是眼睛视网膜已经能够模模糊糊的捕捉到一些轮廓的影子。
      
      耳边传来淅淅沥沥的雨声和轰鸣的雷声,但是并没有雨水从他头顶上淋下来。
      
      白洛的身体重新有了着力点,他轻轻活动了一下手脚,发现他所处的这片空间其实非常狭窄,他的手一抬起来,就触碰到一个冷硬的阻碍物。
      
      沿着阻碍物摸索了一下,白洛发现他摸到的是一块木板,而他现在,正处于只能容纳一人的木桶里,木桶里装满了冷水,还夹杂着不少冰块,没过他的肩背,冻得刺骨。
      
      也就这么一会儿的时间,他全身的骨骼都几乎要被冻僵了。
      
      白洛眉心微蹙,想扶着木桶站起来。
      
      只是,他另一只手才刚抬起,就碰到了什么东西,悚然的感觉顿时顺着背脊爬了上来。
      
      白洛动作霎时顿住,少年轻轻屏住了呼吸,维持着现有的姿势,指尖一动不动,连脉搏跳动的频率,都极力克制,仿若一尊雕塑。
      
      他碰到的,是一片皮肤,但是皮肤上却并没有什么温度,而是带着一些麻木的、僵硬的、被水泡胀的黏腻触感。
      
      完全陌生诡谲而潮湿的环境里,有轻微的气声混杂着外面的雨声,贴着他的头皮传来,像是蛇吐着信子一样的声音,让人头皮发麻。
      
      “嘀嗒——”
      
      “嘀嗒——”
      
      黏湿的液体一滴一滴的滴落在他的脸上,潮湿的窸窣的声音,沉重的在耳边拖行。
      
      一缕一缕湿漉漉、交缠的头发,慢慢垂落在他的脖子上,就好似他的头顶,正悬挂着什么怪物一般。
      
      白洛眼珠轻轻转动,视线由平视缓缓向上。
      
      就在他要看到最上面的那一刻,刺眼的闪电却突然划破天际,光影刹那的一瞬间,一个倒吊着的头颅,蓦然倒坠至他眼前,黑洞洞的眼眶正对上他的眼睛,极限放大的距离,让他的瞳仁几乎完全被那黑洞洞的眼眶淹没。
      
      白洛:!
      
      开局就遇上这么刺激的情况,白洛不仅没有感到恐惧,反倒是让大脑皮层迅速的兴奋了起来,身体开始慢慢的发热,全身僵硬的骨骼也开始变得活络起来。
      
      虽然进来的时候被莫名其妙的换上了一身婚纱,让白洛格外不适应,但是,这并不会影响到什么。
      
      他迅速而冷静的回忆着刚才闪电掠过而看到的画面。
      
      长到脚跟的头发,没有喉结,可以判断出是一个女人。
      
      眼眶空洞,没有眼珠,皮肤肿胀且肤色呈现乌紫状态,面部的表情看起来十分惊恐,嘴巴大张着,但是却并没有张完全,也就是说,女人维持的样子,应该是受到惊吓想要大声尖叫,却还没有彻底叫出来的那一刻。
      
      可以粗略判断,女人是被吓死的,且吓死以后,尸体在水里浸泡过很长时间。
      
      白洛刚到这里的时候,还没有感受到女人的存在,女人是突然出现的,也就是说,女人极有可能是一只鬼。
      
      但是既然他能触碰到对方,那对方是不是鬼影响就不是很大了。
      
      白洛轻轻动了一下手指,关节活动发出轻微的声响。
      
      原本直勾勾的与白洛对视的女鬼立刻就像是得到了什么指令似的,猛然张嘴朝着白洛咬了过来。
      
      白洛轻轻勾唇,单手撑着木桶边缘,就从里面跳了出来,然后迅速扯住了女鬼的头发,把其中一截塞进了女鬼的嘴巴里,剩下的全都缠在了女鬼身上,把女鬼的手脚死死的绑了起来。
      
      女鬼费力的张着嘴巴,错愕的睁大了黑洞洞的眼眶。
      
      仿佛在疑惑,到底谁才是鬼?
      
      白洛按着女鬼的头,就想把女鬼给按进木桶里。
      
      “啊——”
      
      外面却突然传来女人的尖叫声。
      
      “啪嗒——”一声,整个屋子里的钨丝灯泡却忽然全都亮了起来。
      
      不等白洛做什么,女鬼忽然就像是烟雾一般散了开来,再也找寻不到半点踪迹,仿佛一切都只是白洛的幻觉。
      
      只有满地的湿渍在提醒着白洛,刚刚的一切,都是真实发生的。
      
      外面走廊上传来杂乱的脚步声,随后听到敲门声和店老板的询问声。
      
      “客人,请问您发生什么事了?”
      
      然后就是一道轻微的开门声和女人惊惶的回答。
      
      “老板,刚才好像有什么东西跑到我的屋子里来了——”
      
      店老板站在门口询问着女人详情,两人的交谈声变得有些模糊。
      
      但白洛并没有出去了解情况,而是留在屋子里,观察他所处的这间屋子的情况。
      
      屋里没有任何的开关和插座,刚才的灯光,也不是白洛控制的。
      
      房间的角落摆放着一张简陋的木板床,木板床对面的墙上挂着一面半身镜,正对着床的位置,床边有一个简易小茶几,小茶几上放了一个脏灰色的背包。
      
      而他的身边,就是那个装满了冰水的木桶,一束新娘的捧花孤零零的掉落在地上。
      
      白洛弯腰把捧花捡了起来,正准备去看看茶几上的小背包里穿了什么,走廊上的脚步声就朝着他这边走了过来。
      
      “叩叩叩——”
      
      外面传来清脆的敲门声,听动静,是店老板过来了。
      
      白洛只能暂时先放弃背包,一手提着沾湿的裙摆,一手握着捧花,轻轻朝着门口走了过去,他并没有给对方开门,也没有透过猫眼去看对方,而是不动声色站到了门边,仔细的听着对方的动静。
      
      “客人,您在吗?”对方问道。
      
      白洛没有答话。
      
      初来乍到,在什么都不了解的情况下,给陌生人开门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
      
      更何况,站在外面的,还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呢。
      
      白洛握紧了手里的捧花,如果对方要强行开门的话,那就不能怪他不客气了。
      
      好在,对方并没有坚持,敲了一阵,见没人理会,就自己离开了,然后去敲了隔壁的门。
      
      “叩叩叩——”
      
      “客人,您在吗?”
      
      “咔哒——”隔壁的门被人猛然打开,传来一道不耐烦的男声。
      
      “有事就说,有屁快放!”
      
      “客人,您有看到什么奇怪的东西吗?”店老板好脾气的问道。
      
      “没有,别来烦我!”男人暴躁的回了一句,然后就把门给甩上了!
      
      店老板继续去敲下一扇门,了解情况。
      
      只是后面,似乎都没有人再开过门了。
      
      趁着屋里有灯光,白洛也没有浪费时间,他拔下了一根头发,卡在了门缝里之后,就开始整理自己的衣服。
      
      婚纱裙摆很长,又沾湿了水,非常碍事。
      
      白洛抓着裙摆的一部分,就想撕掉一截,可奇怪的是,也不知道这婚纱到底是用什么材质做的,坚韧的很,无论白洛怎么撕,都撕不破。
      
      他走到小茶几旁边,拿起背包打开,翻找了一阵,没找到剪刀、刀子之类的工具,只翻出来一张身份证和一份粗略的行程表。
      
      白洛拿婚纱没办法,只能暂且把裙摆挽了起来,绑在了腰后,然后开始看刚翻出来的行程表。
      
      从行程表上,白洛得知,他是来旅游的,这个地方叫做珊瑚村,而他住的这个地方,叫做江边民宿。
      
      行程表上还提醒,明天上午十一点四十分,他需要到楼下集合,跟随导游一起出发前往景点。
      
      白洛正准备看接下来的行程,结果屋子里的灯泡闪烁了两下,然后就又熄灭了。
      
      屋子里重新恢复成一片黑暗,什么都看不清了。
      
      白洛只有普通的夜视能力,也没有办法在这样黑暗的情况下继续看行程表,屋子里也没有任何可以用于照亮的工具,于是白洛只能放弃继续看行程表。
      
      但他并没有将行程表放下,而是维持着这样的姿势,又在椅子上坐了好久,确认没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出现,这才摸索着走到了旁边的木板床上躺下。
      
      一夜未眠,第二天,天微亮,白洛就立刻起了床,然后开始翻看自己的行程表。
      
      行程表上内容不多,白洛很快就把所有的行程都记在了心里。
      
      随后,他走到了窗户边,透过窗户观察外面的环境。
      
      这里的确就是一处临江的民宿,他的屋子的窗户也是面向江面的,下面已经开始有村民在江边活动了,有散步的,有摆摊的。
      
      村民们的一言一行,看起来都跟常人无异,唯一的不同,大概是,每个人的肤色都很白,白得都不太像他们五官轮廓所表现出来的人种类型。
      
      走廊上陆陆续续的传来开门的声音。
      
      白洛走到木板床面前的半身镜面前检查了一下自己的形象,他脸上的红泥土并没有洗掉,但是颜色已经淡了很多,看起来就像是脸上的一大块胎记一样。
      
      乍一看,还有点吓人。
      
      白洛挺满意这个形象的,觉得时间差不多了,这才开了门往楼下走。
      
      店里住宿的客人不多,除了白洛,其他人都已经在楼下大厅用餐了。
      
      因为客人们都呈现正常的肤色,而店老板以及店里的员工,肤色都跟江边那些村民一样,呈现白得过分的状态,所以分辨客人和村民也很简单。
      
      坐在大厅中间的,是一个看起来沉默寡言的长发中年女人,眼角有着非常明显的法令纹。
      
      而中年女人旁边的桌位上,是一个看起来只有十四五岁,穿着校服的初中生。
      
      最后坐在靠窗位置的,是一男一女两个人,女的一头脏辫造型,男的剪了个寸头,耳边还剃了个闪电纹路,看起来脾气就很暴躁。
      
      白洛本人挺低调的,奈何他身上这套婚纱实在是太扎眼了。
      
      他刚出现在楼梯口,大厅里的几位客人就朝着他看了过来。
      
      中年女人眼中有些讶异,似乎是想不明白,白洛怎么会穿这么麻烦的衣服到这种危险的地方来。
      
      初中生似乎对此没什么感觉,只是看了白洛一眼,就又低头继续吃饭了。
      
      而脏辫女人,就直接多了,转头就朝着坐在身旁的寸头男吐槽了一句。
      
      “完了,来了个傻红咸,我赌他开局就会送人头。”
      
      脏辫女人的声音不大不小,但是刚好在场的所有人都能听见。
      
      说完以后,脏辫女人还特别理直气壮的看着白洛,一副我就要这样说,你能拿我怎么样的架势。
      
      实话实说,白洛自己都对身上这套穿着有些一言难尽,因此,他也就没有去计较脏辫女人的话语,只是去拿了一份早餐,然后找了一处空位坐下。
      
      行程表上显示了他们中午出发后,要一直到晚上九点三十分钟才能回到这里,上面并没有标注有餐食。
      
      所以早上的这一餐至关重要。
      
      白洛检查了一下餐食,没发现什么问题,这才开始进食。
      
      于此同时,他也暗中观察了一下其他人的穿着,他发现出现在这里的人,并不是所有人都穿的女装。
      
      例如寸头男和那个初中生,他们穿的都是男款衣服。
      
      可他们也成功的进入到了海市蜃楼。
      
      这说明了什么?
      
      说明当初白洛被卡在光幕那里,并不是因为服装不对。
      
      光幕也不是非要穿女装才能通过。
      
      可他却因此而莫名其妙的绑定了一个女装APP……
      
      白洛有心想换衣服,可见鬼的是,他身上这套婚纱根本就脱不下来,不仅婚纱脱不下来,头纱、手套、甚至连脚上的高跟鞋都脱不下来!
      
      吃完饭后,距离集合还有一段时间,白洛便离开了民宿,在周边逛了逛。
      
      白洛清楚的记得,进来的时候,他见到了八个名字。
      
      可现在他们这里,只有五个人而已。
      
      也就是说,还有三个客人没有出现,康尧也是其中之一。
      
      进入过海市蜃楼的人,是没有办法对没有进来过的人交流这里面的情况的,哪怕那个人已经注册了海市蜃楼的身份证。
      
      康尧本来是打算带着白洛进来以后,就跟白洛讲讲这里面的情况的,结果却没想到,两人在入口那里出了点意外,进来就直接分开了,一直到现在都还没见上面。
      
      眼看着,就要到集合的时间了,白洛把周边都转遍了,也没找到康尧和另外两个客人,无奈之下,只能放弃继续寻找,先回到了集合点。
      
      导游的小巴车已经停在了民宿门口,中年女人和初中生都已经到了,站在小巴车旁边。
      
      脏辫女人和寸头男慢吞吞的走过来,看着破破烂烂的小巴车,满眼嫌弃。
      
      人已经到齐了,导游招呼了一声,大家就上了车。
      
      初中生第一个上车,坐在了副驾驶的位置,中年女人坐在了最后一排的靠窗位置,脏辫女和寸头男则是坐在了中部的两人座位上。
      
      白洛最后一个上车,他看了眼位置,选择了脏辫女和寸头男后面两排的位置。
      
      在经过脏辫女的时候,脏辫女叫住了白洛。
      
      “喂,傻红咸——”
      
      脏辫女一边无意识的咬着指甲,一边对着白洛道。
      
      “恨嫁可不是什么好习惯,在这里穿婚纱可没男人会怜惜你,女人要学会自己保护自己,懂吗?”
      
      脏辫女说话直接,话也经常性的不怎么好听,但也听得出来,并没有什么恶意,甚至,可能是善意的提醒。
      
      白洛目光落在脏辫女已经被啃得有点秃的指甲上,顿了顿,回了一句。
      
      “啃指甲也不是什么好习惯,容易感染幽门螺旋杆菌。”
      
      脏辫女闻言,愣了一下,随后低头看向自己的指甲,似乎意识到了什么,眉心紧紧皱了起来,等她再抬起头来,想向白洛问个究竟时,白洛已经到后面的座位坐下了。
      
      难道白洛不是她以为的傻红咸?
      
      还是,白洛只是误打误撞,单纯告诉她啃指甲的危害……
      
      所有人坐好,小巴车便发动了,行驶了约莫二十分钟左右,小巴车在一处民宿楼边停下,车门打开,又上来了三位游客。
      
      第一个上来的,便是一个穿着亮片抹胸短裙的高大女人。
      
      白洛立即就认了出来,康尧!
      
      而康尧身后的两位,就是剩下的两位客人了。
      
      一位穿得像暴发户一样,另一位的脚有点残疾。
      
      康尧趁着上车还没入座这会儿时间,已经把整辆车的情况都观察了一下,最后目光落在了白洛的身上,顿了一下。
      
      眼睛里带着猛男的疑惑。
      
      那个穿着婚纱的人是谁?脸上的红印怎么看着有点眼熟,感觉有点像……
      
      想到这里,康尧赶紧摇了摇头,否认了那个猜测。
      
      不可能的,他们家小洛连女装都不愿意穿,怎么可能会穿这么夸张的婚纱,整得就跟一傻白甜似的。
      
      不,是傻红蠢。
      
      可,如果穿婚纱的人不是白洛,那谁才是白洛呢?
      
      寸头男?
      
      康尧的目光从寸头男大块突出的手臂肌肉上扫过,否决了。
      
      白洛身上的肌肉没这么夸张可怕。
      
      那……是副驾驶位置上那个初中生?
      
      也不对啊,白洛虽然年纪不大,可也没那么幼齿啊。
      
      还是说,是站在自己身后的暴发户?
      
      康尧怀疑的转过头,然后看到了暴发户脖子上戴着的大金链子,顿时被辣了眼睛,赶紧回过了头。
      
      总不能是暴发户旁边那个跛子吧?
      
      那跛子可是真的断了半截腿的啊,白洛总不至于伪装得这么拼,直接把自己腿都削掉半截吧?
      
      康尧开始怀疑人生,目光惊疑不定从脏辫女身上扫过,然后又从中年女人身上扫过,最后还是锁定在了傻红蠢身上。
      
      白洛一看康尧这状态,就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也没为难他,借着抬手整理头纱的动作,不动声色的朝着康尧打了个只有两人才看得懂的手势。
      
      康尧立即就领会到了,心中狂喜,面上却不动声色,朝着白洛走了过去,然后假装生疏的问道:“不介意我坐这里吧?”
      
      “随意。”白洛冷淡的回了一句,康尧就坐下了。
      
      康尧看着坐在身旁盛装出席的白洛,目光复杂,心中有诸多的疑问,但是现在显然不是开口问的时候,于是只能硬生生的憋着。
      
      直把康尧的脸都被憋红了,小巴车终于又再次发动,趁着大家都靠在座椅上休息,康尧这才借着座椅的遮挡,朝着白洛比划手语。
      
      [小洛,你这婚纱哪儿弄的啊?]
      
      康尧是真的没想到,白洛不穿女装则已,一穿女装就要上天啊。
      
      白洛没想隐瞒,准备把自己在光幕那里遇到的事情跟康尧说一下。
      
      结果手都抬起了,他才发现,他根本比划不出来手势。
      
      APP不让他说。
      
      白洛目光微敛,只能转移了话题。
      
      [你昨晚有遇到什么奇怪的东西吗?]
      
      [没遇见啊,倒是隔壁一女的,大半夜的突然尖叫了一下,说是屋里有什么东西,然后店老板挨个敲门询问了情况,这事就没了下文。]
      
      [你开门了吗?]白洛继续问道。
      
      [当然没有,我又不……]
      
      康尧的手势突然顿了一下,随后抬手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
      
      [怎么了?]白洛问道。
      
      [没什么,就是有点头晕,不知道是不是晕车。]
      
      白洛眉心微蹙,他很确定,康尧从来都没有晕车的毛病。
      
      然而,康尧还没意识到有什么不对,接着跟白洛比划手语。
      
      [小洛,这个世界很危险,你一定要时刻跟着我,我才能保护好你,你不要自己乱跑。]
      
      白洛:“…………”
      
      康尧能活到现在真的是奇迹。
      
      小巴车行驶了约莫一个多小时,最后在一个码头边上停了下来。
      
      码头上停靠着一排又一排的竹筏,每个竹筏上都有两排竹椅,一排坐两人。
      
      白洛自然和康尧选择了同一艘竹筏,两人坐在了第二排的竹椅上,中年女人和高中生坐在了第一排。
      
      而脏辫女、寸头男、暴发户和跛子男则是坐了另一艘竹筏。
      
      竹筏晃晃悠悠的飘荡在江面上,江水里长长的水草错乱的缠绕在了一起,微风轻拂,水波荡漾,倒真是一片好风光。
      
      船夫站在船尾撑着竹竿,大大的草帽把船夫整张脸都挡住了,只露出枯瘦如柴却又惨白得不正常的手。
      
      “竹筏漂流时常大概为一个小时,我们将会经过象鼻山、飞鹰投食、日月神双面菩萨等景点……”
      
      船夫的文化程度不高,他已经在竭力的介绍景点了,但是都讲得挺敷衍。
      
      这段景点里,最有名的,就是日月神双面菩萨了,菩萨正面慈眉善目,背面却是恶鬼狰狞之相,传闻慈悲的菩萨以己之身镇恶鬼,才能换得珊瑚村多年安稳。
      
      虽然白洛来到这里的真正目的并不是旅游,但是每经过一处地方,他都会认真的观察周围的环境。
      
      “前面就是有名的双面菩萨了……”在江面漂流了大概二十五分钟后,船夫提醒。
      
      白洛抬起头去,只见着江边一尊神像面露慈悲之色,指尖拈花往下,端的是普度众生的姿态。
      
      等到竹筏往前一些,白洛才隐约能看到菩萨背面的模样,只是那背面,却不似船夫所形容的狰狞恶鬼模样,而是一个男人的模样。
      
      男人长长的墨发垂落直腰间,脸部却是一片空白,根本没有雕刻五官!
      
      白洛眉心微蹙,觉得有点不太对劲。
      
      而此时,另一艘竹筏上的客人们也都见到了菩萨背面的模样,脏辫女顿时就忍不住吐槽起来。
      
      “船夫,是你眼瞎还是我们眼睛不好使啊,那菩萨的背面,怕不是恶鬼相吧?”
      
      “怎么就不是恶鬼相了?”船夫抬手指着神像,就想要证明给客人们看。
      
      可等他回过头,看到菩萨背面的模样时,脸色却霎时大变,随后连手里的竹竿也不要,直接就从竹筏上跳了下去!
      
      “扑通——”
      
      “扑通——”
      
      接连两声落水的声音,两艘竹筏的船夫全都钻进了江水里,眨眼时间,就消失不见了。
      
      “这到底什么情况?”
      
      “过去看看?”
      
      康尧觉得莫名其妙,回过头去看向白洛,想征求白洛的意见,结果却见着白洛脸色微变,随后抬手就将他给推下了竹筏!
      
      

  • 作者有话要说:  
    ————
    6600字小肥章奉上~
    然后,第一章做了些细节修改,小可爱们可以回头看看,也可以不看,不影响整体节奏。
    ——
    感谢投雷的小可爱,樱花味的软笔1个、青灯1个、幸运的小花朵2个。
    感谢送营养液的小可爱,无名1瓶、(=^▽^=)1瓶、道德标兵zzh-15瓶、一只懵逼的蛋挞-5瓶,一粟-5瓶,红飞-5瓶,橙子啊-10瓶,銘鉒5瓶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