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尸里画廊(4) ...

  •   早知道一来就会被捅成筛子,女鬼这辈子都不会出现在这间屋子里的!
      
      好在,在海市蜃楼里,她们的生命力都十分顽强,进来的人类虽然能伤到她们,却很难杀死她们。
      
      女鬼在等着白洛发话放她走。
      
      作为一只讲信用的鬼,她保证,以后再也不会半夜来打扰白洛。
      
      然而,白洛却只是低头拔着捧花根部的刺儿,压根就没有要放她走的意思!
      
      难道白洛是在暗示她,让她自己走?
      
      可她不敢动……
      
      就这样持续了好长时间,捧花上的刺儿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被白洛拔完,女鬼有点坐不住了,喉咙里发出呜呜咽咽的声音,努力吐出字节。
      
      “呜……可以……玖……吗……?”
      
      “走?”
      
      白洛闻言,抬起头来,看了女鬼一眼,眸中有些讶异。
      
      “来都来了,还想走?”
      
      女鬼:?
      
      不想走,难道她想留吗?
      
      女鬼心里涌起一些不太好的预感。
      
      果然,下一秒就听着白洛接着道。
      
      “一回生二回熟,既然都已经来两次了,那就留下来看家吧。”
      
      女鬼:???
      
      “刚才我在你的眉心、四肢和胸腔都钉入了花刺,你如果不好好看家的话……”
      
      白洛微微笑着,随后抬手轻轻打了个响指,女鬼的手就自己举了起来,然后抓住了自己的脑袋,用力一拧,直接把脑袋给拧了下来!
      
      “下次就不是脑袋搬家这么简单了。”白洛的语气,很温和。
      
      女鬼的脑袋被自己的手拎着,茫然的睁大了黑洞洞的眼眶,看着自己没了脑袋的身体,愣了两秒,再次看向白洛的眼神都不对劲了。
      
      这个人简直太可怕了吧!
      
      竟然还能操控她的身体!他真的只是人类吗?
      
      这下女鬼是一点反抗的心思都没有了,连连点头答应留下来看家。
      
      康尧站在一旁,看完全程,只觉得心里毛毛的,于是凑近了白洛,低声问道。
      
      “小洛,真要留她下来看家?”
      
      留一只鬼下来看家,这也太刺激了吧……
      
      白洛看了康尧一眼,回答:“当然,免费的看家鬼,不要白不要。”
      
      康尧:“……”
      
      原来白洛说的让女鬼有来无回,竟然是认真的!
      
      白洛没理会康尧复杂的心情,径自走到了床边躺下,道,“睡觉吧,一天没休息了,趁这个时间好好睡个觉。”
      
      康尧心里还是忐忑不安,但是既然白洛已经决定了,康尧也就没再说什么,而是就这样和衣坐在了一旁的椅子上休息。
      
      不知道是过了多久,房间里突然传来老鼠啃食东西的声音“吭哧——吭哧——”,吵闹且让人不爽。
      
      但是屋里睡着的两人似乎真的睡得很沉,这样都没被吵醒。
      
      女鬼黑洞洞的眼眶里是大大的疑惑,这两人真就这么睡着了?
      
      那她,是不是可以趁机逃走了?
      
      至于杀死白洛,那是想都不敢想了!
      
      女鬼缓慢的,悄无声息的,挪动了窗户边,只要再迈出一步,她就能逃出生天了。
      
      坐在木椅上休息的康尧,眼皮微动,却是没有睁眼。
      
      他到底还是不放心的,怕女鬼趁着两人睡着的时候下杀手,所以一直在装睡。
      
      现在女鬼想要逃走,他高兴还来不及呢,自然也不会去阻止。
      
      而白洛,也没有睡着。
      
      他本身并没有什么控制别人身体的能力,他之所以能控制着女鬼拧掉了自己的脑袋,是因为他发现捧花上的花刺拔下来以后还可以再装回去,并且捧花和花刺之间似乎有着某种紧密的联系,于是他就试着操控了一下,结果没想到效果这么好。
      
      虽然这样的操作让女鬼当时乖乖听话了,但是谁知道等自己睡着以后还会不会出现什么意外?
      
      所以白洛也在测试女鬼,看女鬼最终会做出怎样的选择。
      
      如果他失败了,大不了再把女鬼扎一遍。
      
      如果他成功了,那可就是一劳永逸,以后半夜不仅不会有女鬼突然出现来取他性命,反而还能帮他挡去不少脏东西。
      
      白洛侧耳倾听着女鬼的动静,突然,“咔——”的一声轻响,窗户被女鬼打开了一条缝隙。
      
      随后,只见着女鬼一手拎着自己的脑袋,一手在墙根处摸了一下,便揪出来一只小小的老鼠,小老鼠被揪着细长的尾巴,“吱吱——”的叫着,女鬼回头看了眼屋里,然后扯着老鼠尾巴,就像是掷铁球一般,把小老鼠从窗户给掷出去至少十米远。
      
      没了老鼠啃食东西的声音,房间里安静不少。
      
      女鬼轻轻把窗户关上了,然后拎着自己的脑袋,拖着自己千疮百孔还漏着微弱的月光的身体,老老实实的蹲到了角落里去。
      
      康尧:“…………”
      
      这女鬼也太没骨气了,他们家小洛也没干什么过分的事儿,这女鬼怎么就老实成这样了……
      
      一夜浅眠,两人醒来的时候,天色已经亮了起来,而女鬼也已经消失不见了。
      
      捧花被安静的放在茶几上,康尧看着那捧花,一言难尽。
      
      谁能想到,这新娘用的捧花,竟然是带刺儿的?
      
      这到底是结婚用的装饰,还是杀人用的凶器啊?
      
      康尧觉得,肯定是后者,否则的话,也不会把女鬼都给扎怕了。
      
      白洛的身上,似乎多了一些他不知道的秘密。
      
      可是白洛不说,康尧也就没有去问。
      
      毕竟,他真正想做的,是保护好白洛的安全,而不是探究白洛的隐私!
      
      简单的洗漱之后,两人便下楼去了,只是在离开的房间的时候,白洛还是把门窗缝隙都塞了一根头发。
      
      昨晚康尧进白洛房间的时候,特意避开了其他人,今早到大厅吃饭,两人也是分桌而坐,一切都保持着刚刚好的距离,其他人也没怀疑两人的关系。
      
      初中生依然坐在昨天的那个位置上,低垂着头认真的吃着早餐。
      
      没多一会儿,其他人也陆陆续续的下楼来。
      
      白洛发现,脏辫女和中年女人的脸色变得更加苍白了,而寸头男和暴发户、跛子三人脸色也不是很好。
      
      早餐还是跟昨天一天,热乎乎的粥和包子,但是几人却都安静的坐在那里,根本没有动筷,看起来没有什么食欲。
      
      白洛目光微顿,随后偏过头去看康尧。
      
      康尧的脸色倒是没什么变化,但是面前的早餐也几乎没怎么动。
      
      在现实里,康尧的饭量很好,是出了名的大胃王。
      
      虽说这里是海市蜃楼,但康尧不可能一点食物都不吃。
      
      联想到昨天康尧头晕的症状,白洛眉心微蹙。
      
      现在所有入住民宿的客人里,似乎只剩下他和初中生还算正常了……
      
      早餐在沉寂的氛围里结束,由于今天的旅□□程是从傍晚六点开始,因此白天的时间,大家都是自由活动的。
      
      脏辫女几人精神不佳,便都回了屋子里去休息,康尧则是去了周边继续打探村子里突然办喜事的原因。
      
      所有人都走以后,白洛在大厅里又坐了几分钟,然后才起身上楼。
      
      只是,他却并没有回屋,而是通过二楼走廊的窗户,爬到了窗户边上的那棵大树上。
      
      十二厘米的高跟鞋跟在这个时候派上了极大的用场,尖长的鞋跟扎进了树干里,保证了白洛稳步上爬。
      
      大树很高,白洛爬到顶上,不仅能借着树枝的遮挡隐蔽身形,还能把民宿周围的情况都看得清清楚楚。
      
      村里当真是家家户户都开始挂上了红灯笼,规模之大,就算是大白天看着,都让人有点犯怵。
      
      白洛在树上坐了没一会儿,就看到一道身影偷偷摸摸的从屋子里出来,然后小跑着到了民宿自带的菜圃里。
      
      那肥硕的身形很好辨认,正是脖子上戴着大金链子的暴发户。
      
      暴发户东张西望的,似乎是观察周围有没有人,等他确认没有人之后,蹲到菜圃面前,双手捧起一把泥土,就往自己嘴巴里塞,然后拼命的往下咽。
      
      白洛见状,目光微沉。
      
      好好的早餐不吃,却偷跑到人家菜圃里吃土?
      
      今天这狼吞虎咽的劲儿,可比昨天大多了。
      
      眼瞅着,暴发户面前这片土都被刨了一个深坑了,他才终于停了下来,餍足的抬手擦了擦嘴,然后把面前的坑平了平,起身离开。
      
      暴发户走后,民宿里很久都没再有什么动静了,一直到一个小时后,又一道身影,从民宿里出来。
      
      只是相比之下暴发户鬼鬼祟祟的模样,这道身影就显得自然得多,毫不掩饰的,就从民宿门口走了出去。
      
      是那个初中生。
      
      白洛坐在树干上没有动弹,甚至回避了自己的视线,没有去看初中生,只是用耳朵分辨着声音。
      
      初中生看着年纪不大,但从昨天初中生第一个上岸这件事来看,白洛就知道,这初中生绝不像他表面看起来的那么无害。
      
      若是白洛用眼睛盯着他看的话,初中生必定会立刻察觉到。
      
      随着初中生离开的距离越来越远,白洛能够听到的有效的声音也越来越少。
      
      不过,从目前的声音方向判断来看,初中生应该是往码头去了。
      
      他一个人去码头做什么?
      
      白洛忽然想起了昨天初中生看着江边神像的目光,心中一凛,立即从树上跳了下来。
      
      高跟鞋很给力,差点把白洛的脚踝崴断。
      
      白洛:“…………”
      
      要不是这鞋子脱不下来,他绝对把这鞋子给扔了!
      
      白洛活动了一下脚踝,感觉好些了,然后才往码头赶去。
      
      等他到码头的时候,码头上停靠整齐的竹筏已经少了一艘,而初中生的身影已经缩小成一个小黑点了。
      
      江面上视野极为开阔,若是白洛也用竹筏,初中生一回头便能看见他。
      
      于是白洛通过江面上的拱桥到了江对岸后,果断的“借”了一辆车来,也没沿着岸边大路走,而是直接开进了山里,往双面菩萨景点赶去。
      
      白洛车速极快,最后他甚至还比初中生早到了那么几分钟。
      
      他弃了车,在山里找了个隐蔽的地方躲藏起来。
      
      初中生完全没有发现他的存在,上了岸以后,就往神像面前走去。
      
      神像的正面,依然是慈悲的菩萨,可神像的背面,却已经不是他上次见过的无脸男人,而是一个面目狰狞可怕的恶鬼!
      
      沉重的锁链,缠在了恶鬼的三头六臂上,将它禁锢了起来,与菩萨的后背融为一体。
      
      神像被换掉了?
      
      白洛摇了摇头,否定了这个猜想。
      
      伫立于江边的这尊双面菩萨神像十分巨大沉重,根本不是轻易就能换掉的。
      
      现在出现这种情况,只能说明是神像自己变了……
      
      初中生也注意到了双面菩萨背面与昨日所见的不同,只是他的目光始终是平静的,激不起半点涟漪。
      
      他迈开脚步,往前走了几步,最后双手搭在了神像脚下的垫石上,竟然是想要爬上去!
      
      白洛猜不透初中生想要做什么,便一直呆在原地,没有动弹。
      
      初中生身体灵活,动作又敏捷,很快就爬到了神像脚下的垫石上。
      
      正当他想要接着往上爬时,神像正面的慈悲菩萨眼珠子却忽然动了动,随后拈花下指的手缓缓往上抬起一点,初中生身上的衣服顿时就被震碎了,露出了里面森森的白骨。
      
      是的,就是白骨。
      
      没有了衣服的遮挡,白洛可以清楚的看见,自初中生脖子以下,除去双手,全是森森白骨,没有任何皮肉和内脏!
      
      而就在这具白骨后背的肩胛骨上,刻着刺目鲜红的一行小字——白洛,711020。
      
      白洛:?
      
      这是吃瓜吃到自己身上了?
      

  • 作者有话要说:  抱歉抱歉,昨天去医院了,回来没赶上,明后天都会双倍内容补偿~
    本章揪前排15个小可爱发红包,么~
    ——————
    感谢在2021-01-09 17:59:20~2021-01-11 17:05:4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笑笑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谁找骂 50瓶;橙子啊、初、未凉 10瓶;薇亦作止、忆兴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