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 4 章 ...

  •   马车缓缓驶来,停在赵意晚面前。
      赵意晚眯起眼,车身玉镶金,车帘千金一匹的雪锦,马是照夜玉狮子,这行头非富即贵。
      
      车帘被掀开。
      露出一张好看到人神共愤的脸。
      
      赵意晚盯着看了半晌,才舍得收回目光。
      
      “贺清风。”
      她就知道那几个狗东西没有这排面。
      
      来人正是南国溱太子。
      贺清风,字溱。
      
      贺清风也在打量赵意晚。
      
      向来出门只坐软骄的长公主席地而坐,懒懒的靠在小侍女身上,头上没了珠翠玉簪,只孤零零的挽着白绫。
      原本的华裳锦缎换成了素色衣袍,腰间系着白绸,周身上下无半点首饰点缀。
      
      贺清风目光向下。
      嗯,也不算没有点缀,至少那双绣花鞋上还剩一颗夜明珠。
      
      打量了第一遍。
      南国太子又从头到尾再打量一遍。
      
      素色衣袍染了污垢,应该是爬地道沾的。
      发丝有几缕零散着,应该是钻地道勾的。
      
      看起来有些落魄。
      但是人还是一如既往的好看。
      
      “晚晚拿另外一颗夜明珠贿赂谁了。”
      贺清风轻声道。
      
      小太监:……
      南国太子真了解他家殿下。
      
      “殿下曾拿夜明珠贿赂狱卒换一包炸|药被拒绝了。”
      
      贺清风一愣,而后轻笑:“被拒绝了,那夜明珠呢?”
      小太监:“殿下要送的东西没有送不出去的,所以钻地道时殿下让阿喜把夜明珠掰下来留在洞口了。”
      
      阿喜便是挖地道的小侍女。
      
      贺清风:“留的谢礼?”
      小太监:“算是吧。”
      
      贺清风:“谢什么呢。”
      小太监:“谢他们帮……”
      
      “啪。”赵意晚抽出阿喜靴子里的匕首,拿在指尖把玩:“小鹊儿你看,这匕首锋利吗?”
      
      小太监眨眨眼盯着通体散发着寒光的匕首,道:“这不是阿喜十二岁生辰时殿下送给她的雪刃吗,千金难求削铁如泥那自然是锋利极了。”
      
      赵意晚:“你觉得拿它割舌头如何。”
      小太监忙捂着嘴,双眼瞪得溜圆。
      
      “你是不是还有话没说完?”
      小太监将头摇成了拨浪鼓。
      
      “呵~”溱太子轻笑:“晚晚有秘密?”
      赵意晚将雪刃还给小侍女,盯着贺清风道:“本宫的秘密不就是太子么。”
      
      “太子是来接我私奔的吗?”
      
      安静半晌后。
      贺清风道:“孤乃南国太子,私奔不妥。”
      “若是晚晚愿意,孤可三书六礼八抬大轿以太子妃之礼相迎。”
      
      赵意晚:“家花哪有野花香,我还是喜欢私奔。”
      “不过现在倒也不是讨论香不香的问题,我于你有救命之恩,你得报恩。”
      
      贺清风:“所以,是先私奔还是先报恩。”
      
      赵意晚沉默。
      然后偏头看了眼小太监小侍女道:“私奔的话带上两个拖油瓶有些碍眼,还是先报恩吧。”
      
      贺清风思索片刻道:“可。”
      
      然半晌不见赵意晚动。
      贺清风不解:“晚晚不愿与孤同乘?”
      
      赵意晚:“本宫记得,当初救你时你昏迷不醒,是本宫将你背回公主府的。”
      贺清风挑眉:“所以呢。”
      
      赵意晚:“所以现在要你将本宫背上马车应该不过分吧。”
      
      贺清风敛眉:“说人话。”
      赵意晚:“我脚麻了。”
      
      ……
      
      小侍女眨巴眨巴眼道:“奴婢可以背……”
      赵意晚:“你闭嘴!”
      
      贺清风勾唇。
      放下车帘,弯腰出了马车。
      
      “南国有太子,端如竹清如月,贵如玉美如画,当真是名不虚传。”赵意晚的目光紧紧黏着贺清风,一瞬都没挪开。
      
      贺清风半蹲在赵意晚面前道:“听着有几分熟悉。”
      赵意晚:“我前些日子给你写的信上是这么写的。”
      
      贺清风没再说话,目光落在赵意晚手背那道划伤上。
      
      他记得,她最爱惜她这双手。
      怎么会受了伤。
      
      贺清风伸手要去搭那细白手腕,赵意晚却快他一步双手勾上他的脖颈:“不一定要背,抱也行。”
      
      贺清风微怔后,自然而然的将赵意晚拦腰抱起:“可。”
      
      怀里的人很轻,好像一阵风都能刮走。
      手掌下的腰很细,好像一掐就要断。
      
      赵意晚将头瞌在贺清风的肩上享受的蹭了蹭,勾在人脖子上的手还挼着太子的乌发:“你用的什么东西洗发,竟如此柔顺。”
      
      贺清风:“晚晚当初救孤时没给孤洗发。”
      
      被戳破小心思,赵意晚随意薅了一把太子的头发:“小气!”
      
      被薅乱了头发的太子脾气很好,没将赵意晚扔下去,只问:“晚晚那两个拖油瓶该如何?”
      赵意晚沉溺于美色,这才想起自己两个跟班,她左右望了眼:“你的马车没人驾?”
      
      贺清风:“此马有灵,不需鞭。”
      
      小太监小侍女眼巴巴的望着被南国太子小心护在怀里的主子。
      
      赵意晚叹口气:“阿喜带小鹊儿出去。”
      
      小侍女憋嘴:“怎么带。”
      
      赵意晚:“嗖的一下,这样带。”
      
      阿喜:……
      小鹊儿:……
      
      马儿果然有灵。
      赵意晚刚坐好,马车就动了。
      
      外头传来小太监惊慌的尖叫。
      赵意晚只当没听到。
      
      但照夜玉狮子听见了,吓得嘶鸣了声。
      蹄子乱了几步,马车也就跟着歪了。
      
      赵意晚直直扑向对面的贺清风。
      一切发生的太快,以至于赵意晚的脸贴在太子大腿某处后,太子都还没来得及作任何反应。
      
      赵意晚:……!
      贺清风:……!
      
      气氛已经不能用尴尬两个字来形容,尤其是赵意晚感觉到有什么东西越来越硬,把脸顶得生疼时。
      
      “还不起来!”
      贺清风深吸一口气,尽量放平声音。
      
      “唔……腿还麻~”
      要是能动她不早就动了,赵意晚感觉自己会憋死在这东西上。
      
      贺清风又深吸了一口气。
      扶着赵意晚的肩膀将人推开。
      
      赵意晚憋红了脸,大口大口的吸气,眼神有意无意瞟向某处。
      大还是那么大。
      
      饶是贺清风再温淡,也被这目光盯得全身发麻,且那处似还留着柔软的触感。
      
      “看够了吗?”
      贺清风拂了衣袖挡在腿间,清淡道。
      
      赵意晚再不要脸也是个未经人事的女郎,平日里嘴上是没个把门,但从未见过真章。
      
      是以长公主难得羞红了脸。
      鬼使神差道:“挺……挺大的。”
      
      话一出口赵意晚就咬紧牙关闭上嘴,你咋这会说呢!看把你能的!
      
      然后长公主左右看了眼。
      打算找个地洞往里头钻。
      
      贺清风凉凉道:“马车上没地洞。”
      “晚晚还看过谁的,怎么知道这算大。”
      
      赵意晚低着头,不说话。
      
      贺清风眯起眼:“骠骑大将军,还是新晋状元郎,亦或是贵朝臣相,或者是晚晚府中小郎君。”
      
      赵意晚头越来越低。
      是以没能看到太子眼底的寒霜。
      
      “什么时候看的,怎么看的,在哪儿看的,看的谁的。”
      
      “话本子!”见人越说越离谱,赵意晚实在没忍住抬起头吼道:“在话本子上看的!”
      
      贺清风敛眉。
      眼底寒意渐褪。
      
      “我记得在公主府时,经常见到晚晚翻墙偷看府中小郎君洗澡。”
      
      赵意晚摸了摸鼻子:“他们一个个贼精,明知道本宫在偷看,却偏裹得严严实实的。”
      
      贺清风抬眸:“所以晚晚都看到了什么。”
      
      提到小郎君赵意晚眼里放光,细细回味道:“最多就一个光溜溜的背,还有几块腹肌。”
      
      她府中的小郎君身材个顶个的好。
      真真是可惜了。
      
      “你的武功呢?”贺清风很是好脾气的转移了话题,再让她说下去他怕控制不住要把人丢出去。
      
      赵意晚从小郎君身上拉回心神。
      武功啊,被她作没了呗。
      
      “小皇帝废的!”
      “小兔崽子简直可恶,不仅废了我的武功,还将我关进宗人府要砍我的头。”
      “溱哥哥,你可要为我报仇啊。”

  • 作者有话要说:  挼:rua
    溱:qin
    溱哥哥,咦~
    晚晚太肉麻了。感谢在2020-08-12 22:27:14~2020-08-13 04:34:3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画浮笙 5瓶;Kuan.十八 4瓶;44724537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