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 3 章 ...

  •   三司人马同宗人令盯着眼前被炸成很多很多块的寒铁牢房和一个大坑,半晌无话。
      “大人,在三号牢房发现了地道,在地道口找到一颗夜明珠。”
      
      宗人令目光阴森的瞟向夜明珠,气的胡子一颤一颤的:“这是长公主绣花鞋上的!”
      
      刑部侍郎疑惑:“这种夜明珠长得都差不多,大人怎知道是长公主绣花鞋上的?”
      
      宗人令扯着嗓子吼:“她曾拿这东西换炸|药炸牢房,本宫能认不出来吗!”
      
      刑部侍郎:……
      大理寺丞:……
      御史中丞:……
      
      宗人令咬牙切齿:“三号牢房是谁!”
      “回大人,无人。”
      
      宗人令闭上眼深吸了好多口气也没能控制住暴躁的情绪,怒吼道:“所以她弄出这么多幺蛾子是在转移视线,好让人在三号牢房挖地道!”
      
      狱卒垂着头不敢吭声。
      
      “既然都挖了地道,还炸这牢房做什么!”宗人令气的跳脚:“她的炸|药是哪儿来的!人什么时候跑的,你们都是吃干饭的吗连个人都看不住。”
      
      狱卒:您不还亲自堵在门口也没看住。
      这话他自是不敢说,只小心翼翼道:“大人,您可还记得您是如何从牢门口挪到长廊的。”
      
      宗人令:“我怎么知……!”
      “你说什么?”
      
      狱卒垂首:“卑职醒后见大人连同太师椅和所有兄弟都在大狱长廊外。”
      
      宗人令:……
      宗人令捂着胸口,脸色发白。
      
      “大人您没事吧。”刑部侍郎忙扶着宗人令安慰:“其实往好了想,长公主还是留了几分情面的,至少是把大人和这些兄弟们挪开了再炸的牢房。”
      
      宗人令:……
      狱卒:……
      
      合着他们还得谢谢长公主。
      
      不过,就眼前这黑如煤炭的大坑来看。
      若是没挪开,他们得碎了……
      
      这么一想,宗人令竟得了几分慰藉,胸口疼痛减轻了不少。
         
      好好的一个大人被气的蔫吧蔫吧的,看起来可怜极了,三司官员连寒碜几句都不忍心。
      刑部侍郎:“长公主的本事大人您又不是不知道,哪天要上天窜地了都不稀奇,大人您可别把自个儿气坏了。”
      
      “嗐~人都跑了,咱在这儿干瞪眼也无用,还是赶紧进宫请罪吧。”大理寺丞叹口气道。
      御史中丞:“说的对,陛下将这位看得紧,走走走进宫吧。”
      
      “大人,长公主给您留了信。”一狱卒匆匆跑来。
      
      无视三司官员落在自己身上的怪异视线,宗人令重重一哼:“都跑了还给本官留信做什么!”
      
      信纸是御用的,笔墨是珍藏版的。
      一打开就飘着淡淡清香。
      
      ‘本宫就想试试能不能将非宝刀不断的寒铁炸断,但奈何不能亲眼见证,还劳烦宗人令他日告知。’
      
      宗人令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大人,大人!”
      “快来人,大人被长公主气晕了!”
      几个狱卒手忙脚乱的架着宗人令跑了。
      
      刑部侍郎:……
      御史中丞:……
      大理寺丞:……
      
      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却又说不上来。
      
      _
      
      金华殿。
      大臣控诉长公主恶行。
      
      刑部侍郎脸红脖子粗:“着实过分,跑就跑了竟还将牢房给炸了!”
      
      大理寺丞口水横溅:“整个牢房毁于一旦,硬是将宗人令生生气晕,简直跋扈至极!”
      
      御史中丞跺脚:“那么大一个坑看着都很是阴森骇人,要不是提前将宗人令挪开了,怕是都血肉横飞了!”
      
      “在狱中竟还要接府中俊俏小郎君进去伺候,简直是有辱斯文!”
      “哼!何止有辱斯文,还目无法纪任性妄为。”
      “不过是仗着先太上皇先皇宠爱,如今可没人再纵容!”
      
      “先太上皇先皇若泉下有知,指不定气成什么样儿了!”
      
      新帝赵翎面无表情听臣子数落赵意晚。
      骂人连名姓都不带,真有意思。
      
      刑部尚书:“长公主谋逆在先,越狱在后,罪大恶极,臣请旨缉拿长公主!”
      大理寺卿:“长公主目无法纪,煽动朝臣谋反,其罪当诛,臣请旨缉拿长公主!”
      御史大夫:“长公主肆意妄为,企图毒害陛下,其心可诛,臣请旨捉拿长公主!”
      
      赵翎随手翻了几本折子,皆是请旨缉拿长公主归案。
      
      过了好半晌,只听少年皇帝轻笑:“既如此,便依爱卿们。”
      “谁能缉拿长公主归案,赐封三代侯爵。”
      
      众臣:“微臣定不负皇恩!”
      
      -
      
      宫道上,臣子三三两两结伴而行。
      
      “御史大夫可有妙计?”刑部尚书道。
      御史大夫扬眉:“妙计自然是有,但不便告知。”
      
      大理寺卿:“三代袭爵这诱惑大的很呐,两位大人可得抓紧些。”
      
      御史大夫瞟他一眼:“大理寺卿就不想要?”
      
      “想,自然想。”大理寺卿老神在在道:“本官已有计策。”
      
      刑部尚书:“哦?”
      “说来听听。”
      
      大理寺卿:“这首先必定是满城搜捕,先画了画像张贴在城内各处及各个城门,再让手下兵马挨家挨户的搜!”
      “若城内搜不到,再兵分几路马往城外搜,本官就不信长公主还能飞天遁地不成!”
      
      刑部尚书点头:“言之有理。”
      “本官府中正好有一画师画的一手好丹青,可让他来画像。”
      
      大理寺卿冷嗤一声:“长公主声名狼藉人人喊打,怎配上好画师!”
      
      御史大夫冷着脸放狠话:“本官挖地三尺也要将长公主缉拿归案!”
      
      刑部尚书:“找他个几十年,总能找到!”
      大理寺卿冷笑:“你还有几十年可活?”
      
      刑部尚书吼回去:“本官还有几个儿子!”
      
      只有一个独苗苗的都御史大夫和无嫡子的大理寺卿黑了脸,甩袖大步离开。
      
       _
      
      城外一处荒无人烟的废井。
      有一个……两个……三个人从里头爬出来。
      
      小太监拍了拍手上的灰,又揉了揉胳膊:“狱卒都是吃干饭长大的么,那么重!”
      小侍女鼓着大眼瞪他:“你就搬了两个,其他都是我搬的!”
      
      赵意晚挤到两人中间,一把一个扯开:“你们挡着本宫了!”
      
      小太监:……
      小侍女:……
      荒无人烟,广阔大地,他们挡着她什么了,挡着她空气了?
      
      赵意晚上下左右望了眼后,扯小侍女过来:“这地方你找的?”
      小侍女欢喜点头:“嗯!这里方圆十几里无人烟,地道挖到这里绝对不会有人发现。”
      
      瞧小侍女一副求夸赞的表情,赵意晚扯着唇角哼了声:“真聪明。”
      
      小侍女笑的跟朵花一样:“谢殿下夸奖。”
      
      “所以,你是要本宫走个十几里?”赵意晚凉凉的看着她。
      她的贴身小侍女哪哪都好,长得水灵也很衷心,还有与生俱来的大力,只唯独脑子不大好。
      
      不是聪明过了头就是笨得跟只鹅。
      
      小太监先软了腿脚,往地上一坐:“奴才突然腿瘸了。”
      走十几里还不如让他在这自生自灭好了。
      
      小侍女眨眨眼:“十几里很快的呀。”
      
      赵意晚:“有多快?”
      小侍女:“就嗖的一下……”
      
      沉默了一会儿,小侍女低着头认错:“对不起殿下,奴婢忘记殿下没有武功了。”
      
      赵意晚幽幽一叹。
      放在两个月前,她确实可以嗖的一下。
      
      小侍女是她的,不能怪。
      要怪只能怪小皇帝心狠手辣,送她进宗人府前卸了她的武功!
      
      卸了武功是什么意思呢。
      就是她以后手无缚鸡之力,提不了剑拿不动刀,不能上房揭瓦也不能夜探小郎君寝殿,还不能嗖的一下。
      
      “殿下您别伤心,奴婢力气大可以背您的。”小侍女眼里泛着泪光,心疼的道。
      
      赵意晚转头:“本宫去哪儿你都背?”
      小侍女:“嗯!哪儿都背!”
      
      “上房看星星?”
      “背!”
      “打家劫舍?
      “背!”
      “夜探小郎君寝殿?”
      “背!”
      
      “不!偷看郎君洗澡不行,被连芮姐姐知道奴婢会受罚的。”小侍女反应过来赶紧摇头。
      
      赵意晚:……
      “连芮不会武功,力气也没你大,你总怕她做什么?”
      
      小侍女:“连芮姐姐是殿下贴身女官,等级比奴婢高。”
      赵意晚:“可是有我护着你,她打不过你的。”
      
      小侍女抿着唇不说话。
      小太监翻了个白眼儿:“殿下与其鼓动自己人内斗,还不如想想怎么出去。”
      
      赵意晚:“你教本宫做事?”
      
      小太监:……
      “不敢。”
      
      “不敢就把外衫脱了。”
      
      小太监瞪圆双眼,紧紧抱着自己。
      “殿……殿下。”
      “奴才虽然长得清秀,但……但不是小郎君。”
      
      赵意晚懒得跟他废话,朝小侍女勾勾手:“把他外衫给本宫扒了。”
      
      半柱香后。
      赵意晚坐在垫了小太监衣衫的地上。
      
      “走是不可能走的。”
      “本宫就坐在这儿等。”
      
      小太监委屈巴巴的蹲在一旁,要拿他衣衫垫就直说嘛,非得这么粗鲁。
      小侍女蹲在长公主另一边无辜的眨眨眼:“殿下等什么。”
      
      赵意晚:“等个狗东西来接本宫。”
      
      小太监:……
      小侍女……
      很好奇这个狗东西是谁。
      
      对长得好看的人,太阳都是温柔的。
      怕晒着这位娇贵人儿,烈阳悄悄敛了锋芒藏在云朵后。
      
      微风徐徐,适合入眠。
      赵意晚趴在小侍女身上睡得香甜。
      
      突然被小侍女大力摇醒:“殿下,殿下!”
      赵意晚眯起眼:“你最好有火烧屁股的大事!”
      
      小侍女指着不远处:“可…可能是殿下的哪个狗东西来了。”

  • 作者有话要说:  封面过两天换
    感谢在2020-08-12 01:00:49~2020-08-12 22:27:1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咖喱没有土豆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