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 5 章 ...

  •   贺清风只当没听见那句溱哥哥。
      伸手搭向长公主的纤细手腕。
      
      这一次赵意晚没躲,左右都被看出来了,再躲就显得矫情。
      
      半刻后。
      贺清风收回手,定定瞧着赵意晚。
      
      武功一点不剩,还有内伤。
      虽不致命但痛起来很是难熬,是废武功时留下的后遗症。
      
      他想象不出这娇贵的主是如何忍过来的。
      在公主府时,她手不小心碰到桌子泛了点红,都要找他……或者是府里的小郎君哼唧许久。
      
      “如何废的?”
      
      提及伤心处赵意晚委屈极了,伸手拉着贺清风的衣袖控诉道:“小皇帝先是给我喂了软筋散,然后让绝世高手用内力废的。”
      
      “当时我疼极了,眼泪流了一箩筐。”
      
      赵意晚扯着贺清风的衣袖擦了擦眼角并不存在的泪水,顺便又往某处瞟了眼。
      
      贺清风收紧腿,忽略那道放肆的目光。
      用内力废武功何止能用疼极了来形容,他曾见过魁梧大汉疼的撞柱求死。
      
      她那一箩筐的眼泪并非虚言。
      
      “你身边的人都在哪?”
      她身边有一暗卫武功极高,公主府有几百亲兵,各个身手不凡。
      
      还有刚刚那小侍女也非等闲。
      所以她是如何把自己弄得这般狼狈。
      
      赵意晚知他意思,轻笑道:“谋逆失败当满门斩首,小皇帝要我的命,我能如何。”
      
      贺清风并不相信她的鬼话。
      “你武功远胜于我,就算几千人围剿也能安然脱身。”
      
      “他用了什么威胁你。”
      
      赵意晚眨眨眼,没回他。
      
      “你公主府连个小丫头都会些拳脚,若只用他们威胁你大可带他们杀出重围。”
      “所以,他还用了什么威胁你。”
      
      赵意晚沉默片刻。
      轻笑道:“小丫头是会些功夫,可小郎君不会呀,到底跟了本宫一场本宫得护着他们。”
      
      贺清风盯着赵意晚咬咬牙,不再理她。
      她不愿说,没人能问得出来。
      
      马车行至官道茶肆。
      赵意晚叫了停。
      
      “救命之恩就此抵消,便不言谢了。”
      
      贺清风抬眸:“你要走?”
      赵意晚:“不然真跟你去南国?”
      
      “也无不可。”
      “我暂时还不想私奔。”
      
      贺清风沉默。
      赵意晚钻出马车召来小侍女:“扶本宫下去。”
      
      贺清风眸底暗沉。
      视线落在那颗微微发颤的夜明珠上。
      
      已经疼到到如此地步了么。
      
      赵意晚自然而然的趴在小侍女身上耍赖:“本宫不想走了,你背我。”
      小侍女:“好。”
      
      贺清风看着远去的主仆三人。
      心绪难明。
      
      “殿下,可要去追回来?”
      侯在茶肆的贴身侍卫上前道。
      
      贺清风收回目光:“追回来做什么。”
      “报仇?”
      
      侍卫想起当初历经艰辛终于在公主府找到自家主子时的场景,默默低下头。
      
      “主子就让长公主这么走了?”
      
      “她于孤有救命之恩,孤救她一回扯平了,至于仇么……”贺清风望向即将消失在官道尽头的身影,轻笑道:“你看出来了么。”
      侍卫:“什么?”
      
      “她没武功了。”
      
      侍卫点头:“看出来了,应当还有内伤。”
      所以呢?
      
      “她得势时恃强凌弱为所欲为,得罪的人不少,调戏的……小郎君也很多。”贺清风徐徐道:“如今她重伤在身手无缚鸡之力,不需我出手便有许多人找她清算。”
      
      连侍卫都看出她废了武功重伤在身。
      她又能瞒得过谁。
      
      侍卫点头,是这么个理,不过他很好奇:
      “殿下在公主府时,长公主也对殿下恃强凌弱为所欲为吗?”
      
      贺清风:……
      “你也想被雪刃割舌头?”
      
      侍卫愕然。
      “雪刃?可是兵器排行榜第四的雪刃?”
      
      “殿下何时寻到的能否给卑职瞧瞧。”侍卫眼睛发亮,雪刃削铁如泥且易隐藏,是个杀人的好东西。
      
      殿下找了好些年了。
      
      贺清风脸色阴郁的放下帘子。
      那小侍女看着刚过及笄,也就是说三四年前她就将雪刃给了她的小侍女做生辰礼。
      
      而他今日之前,仍在花重金搜寻。
      
      侍卫不明白自家殿下突如其来的火气是为何,但难得见自家温淡的殿下不虞,不敢继续追问只道:“如此宝物用来割舌头有些大材小用。”
      
      马车里头半晌没见动静。
      侍卫乖觉的闭了嘴架车。
      
      “嗖!”半刻中后,专心驾车的侍卫眼疾手快的接住突然从马车里头飞出来的东西。
      
      低头一看,是瓶药。
      治内伤的药。
      
      “给她送去,说孤报恩的。”
      
      侍卫绷着唇,他不太能理解主子又要报仇又要报恩的复杂心理。
      
      “再给她带句话。”
      
      _
      
      官道尽头的转弯处。
      赵意晚的脸色白的可怖,因剧烈的疼痛汗水将衣裳染湿了一大片。
      
      自武功被废后,这样的疼痛几日便会来一次,赵意晚也没想到会在贺清风面前发作。
      
      赵意晚闭着眼,虚弱道:“走远了吗。”
      
      小侍女擒着泪点头:“嗯,走远了,南国太子看不见了。”
      小太监红着眼道:“殿下跟着南国太子便能用最好的伤药看最好的医师,殿下为何非要离开。”
      
      赵意晚无力的趴在小侍女背上,疼的视线有些模糊。
      听出小太监的哭腔才勉强道:“贺清风在公主府时本宫是如何……待他的,你们岂能不知,要叫他……看出来本宫虚弱至此,他定会……报仇的。”
      
      小太监抿着唇小声道:“依奴才看,南国太子应当不是那么小气量的人。”
      
      赵意晚实在没力气说话,只弯了弯唇角。
      贺清风的确不是那般小气量的人。
      
      只是……
      
      赵意晚意识逐渐模糊,然后彻底陷入黑暗。
      
      小侍女脚步顿住,惊慌唤道:“殿下!”
      小太监伸手替赵意晚拂去脸上的发丝,哽咽道:“无妨,晕过去了便没那么疼。”
      
      这种情况在宗人府大狱已有好多次了。
      每次殿下都忍着,不让他声张。
      
      殿下说晕过去便不觉疼了。
      
      小侍女抬手抹了把眼泪后。
      小心翼翼的护着背上的人加快速度。
      
      她已按照殿下的吩咐寻了一处深山小屋,里头一应俱全,也备了药。
      
      半个时辰后。
      主仆三人到了山中小屋,小太监刚要去找灶台烧热水,便觉眼前一道影子掠过。
      定睛一瞧,床榻前已没了小侍女的身影。
      
      外头适时传来兵器碰撞的声音,小太监吓得忙奔出去瞧。
      篱笆小院里,两个人影正激烈厮杀着。
      
      小太监不懂武功,只知道阿喜很厉害。
      但对方瞧着有些眼熟……
      
      “哎!别打了,自己人自己人。”瞧清楚那人的样貌后,小太监忙喊道。
      
      然没人理他。
      直到阿喜手上的匕首划破对方的袖口后,两人才收了手。
      
      侍卫瞧着衣袖上整齐的口子神色复杂。
      若再用力一分,他的手就得伤筋动骨。
      
      不愧是排行第四的雪刃。
      
      阿喜眼里戒备寒霜不减:“何人!”
      小侍女冷着脸时能冻死人。
      
      不待侍卫说话,小太监便跑过来道:“这是南国太子身边的侍卫,之前在府里见过几回。”
      
      阿喜皱眉:“我为何没见过。”
      小太监想了想道:“他来那几天你正好出去了。”
      
      去杀人了。
      
      阿喜上下打量了一遍侍卫。
      不是她的对手,没什么威胁力。
      
      “哦。”
      
      侍卫:……
      哦,就哦?
      
      划破了他的衣袖,不说点别的?
      
      小太监立在侍卫面前问:“你来做什么,你怎么来的。”
      
      侍卫忽略那句怎么来的。
      拿了药瓶递给小太监:“我家殿下让我来给长公主送药,说是报恩的。”
      
      小太监接过来反复看了遍:“谢谢。”
      看起来是瓶好药,光瓶子就值钱得很。
      
      “殿下还让我给长公主带句话。”侍卫朝屋子里瞧了眼,斟酌半晌才道:
      
      “殿下说,要是长公主被哪个小情人弄死了,记得让长公主给殿下去封信,殿下来给长公主收尸。”
      
      空气安静了几瞬后。
      小太监道:“死了还怎么写信,诈尸吗?”
      
      侍卫:……
      
      “殿下还说,若是长公主哪日想同殿下私奔了,也记得来封信。”

  • 作者有话要说:  作者: 儿砸,媳妇儿没武功了有什么值得你笑的……感谢在2020-08-13 04:34:39~2020-08-14 01:35:2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春种一狗子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