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学医第五天 ...

  •   久野梦我最初来到这个世界之时,落脚点正是意大利的艾斯托拉涅欧家族。
      
      她记忆中的艾斯托拉涅欧家族已是强弩之末,因为研究特殊弹被黑手党追杀,为了生存下去,不得不拿家族中的小孩子做实验。
      
      久野梦我就是在那阴冷封闭的实验室中见到了六道骸,瘦瘦小小的少年,发型诡异的像一只凤梨,眼里的光晦暗不明。
      
      只有那么几次,久野梦我从他的眼中窥见了不显于人前的狠绝与疯狂。
      
      她说:“我和那家伙算不上是伙伴。”
      
      伙伴所形容的关系太亲密了,并不适用于她和六道骸。
      
      不过确实托了六道骸的福,她才不费力地就离开了艾斯托拉涅欧家族。也就是离开艾斯托拉涅欧家族后,她遇见了reborn,并与他达成了合作关系。
      
      久野梦我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Vongola成员,她与reborn达成的合作中,条件只限于她向Vongola提供异能帮助,而Vongola帮助她解决身份问题。
      
      “说起来,他现在应该在复仇者监狱里吧,越狱了?”
      
      reborn:“嗯。”
      
      “倒挺像他的风格。”
      
      六道骸是个聪明且疯狂的人,久野梦我能深切体会到这一点。
      
      reborn喝了口茶,不紧不慢地说:“但在前几天又被抓回去了。”
      
      久野梦我:“……”
      
      “要见见他吗?”
      
      久野梦我和六道骸关系也没有多亲近,但好歹是同一个实验室出来的,对于对方的能力还是知根知底的。所以她问:“梦里见吗?”
      
      “不是。他找到了一个遭遇车祸的小女孩,身体与他十分契合,可以通过那个小姑娘实体化自己的身体。”
      
      “哦。……你想拉那家伙进Vongola?”她点出reborn未说出的想法,联想到某个凤梨头家伙的特长,猜测道:“雾守?”
      
      “没错。”reborn直接就承认了。
      
      久野梦我盘腿坐在沙发上,翻着手机浏览最近的新闻,“你真是什么人都敢往Vongola塞。”
      
      先是云雀恭弥,后是六道骸。
      
      前者孤傲的不行难以正常交流,后者则扬言要毁灭黑手党。
      
      reborn嘴角的弧度微微上扬,透着十足的自信:“但我每次的选择都是正确的,不是吗?”
      
      “确实。”久野梦我耷拉着眼皮,兴致缺缺,“如果你想让我劝说六道骸加入Vongola的话,那大概是没什么用的。我和他关系不怎么样,他也不会听我的。”
      
      “猜到了。”
      
      见了底的杯子被reborn放回茶几,杯底撞上透明玻璃板发出沉闷的声响。
      
      久野梦我在他旁边,拇指指腹在屏幕上有一搭没一搭地划着,然而不知道看到了什么,她倏地凝住了。黑发的小婴儿注意到栗发少女的停顿,他的视角能看见她的手机屏幕,reborn瞥了一眼,网页所显示的恰好是上午LED播报过的横滨爆炸的新闻。
      
      “怎么了?”
      
      久野梦我抬头,撞进小婴儿如墨般浓得化不开的眼眸,“想起一个小骗子了。”
      
      对于这个回答略有兴趣,reborn挑了挑眉:“小骗子?”
      
      “嗯。一个挺喜欢我的小骗子。”
      
      reborn:“……”
      
      也许是对她的形容感觉奇怪,reborn问:“久野,你确定那是喜欢吗?”
      
      久野梦我单手支着下巴,栗发一缕一缕地散落:“当然。我还是分得清别人对我的喜恶和感情的。”
      
      列恩从黑色帽檐边爬了下来,reborn伸直了手臂,列恩就沿着他的手臂路线爬,最终趴在他的手背。久野梦我戳了戳绿色的小动物,蜥蜴是变温动物,触感也是冰冰凉凉的。
      
      过了一会,她开口:“我想去港口mafia看看。”
      
      这句话来得有些突然,几乎没有任何铺垫。
      
      “久野,横滨现在很乱。”reborn并不是很赞同,“你牵涉其中的话,风险会大大增加。而且Vongola在横滨没有任何势力,如果真出了什么事,你只有一个人。”
      
      盘腿的姿势保持时间太长,久野梦我也有些累了,她踩着拖鞋,双腿平行,膝盖处自然弯曲。
      
      她看了眼reborn——久野梦我这人鲜明而奇怪的一点就是,明明眼睛是温暖的橙黄色,但是你永远只能从中看见无边的淡漠。犹如隔了一层透明的隔膜,内里藏着化不开的坚冰——不甚在意地说:“我绝大多数时间都是一个人,也挺习惯一个人的。”
      
      脱离艾斯托拉涅欧家族就一个人生存着,之后又一个人离开了Vongola,现在一个人呆在东京。
      
      一个人前往横滨,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一个人并不意味着孤独,相对的,融在人群中也不代表着不孤独。一个人的生活让小姑娘能够保持足够的清醒与冷静,旁观着周围的一切。
      
      reborn太了解久野梦我了,她有自己的标准与原则,只要在她的认知中,觉得这件事可行,就不会在意他人的想法。
      
      久野梦我的生活态度将自我诠释到了极致。她以认知中的合理性为辅助,建立了完整的自我体系。
      
      “如果你真要去的话,一切小心为上。”
      
      “不会出事的。”久野梦我并不担心自己的安危——这是主观态度和客观事实一起缔造的结果,“至少,不会死。”
      
      ****
      
      reborn刚离开,久野梦我的手机就响了。
      
      时光的流逝使得太阳移至天空最边缘的一隅,霞光红的宛如涂抹了胭脂,庭院中的老香樟树树影颀长,向着东方倒去。
      
      久野梦我站在树旁,一边倒的树影却没能触及她分毫,任由夕阳的余晖温暖地为她镀上一层柔和的光边。她沉寂地注视着亮起的屏幕,来电显示那一行的姓名正是今天中午刚见过面的松田千代。
      
      过了几秒钟,少女才动了动右手拇指,指腹划过屏幕,接通了来电:“松田。”
      
      “呀,小久野。”即使只是凭借着手机对话,但久野梦我也能从她的语气判断出松田千代此刻必定是笑嘻嘻,“是不是很意外我会打来这通电话?”
      
      “确实有点。”
      
      她们几个小时前刚见过,现在不过分别了几个小时,松田千代却又联系了她。
      
      唯一的可能只有——
      
      “你要离开了吗?”
      
      “没错哦。”她轻轻笑了一声,无奈地抱怨,“明明刚刚还说能拖一天是一天,谁知道走在路上就碰到同事了。”
      
      “比我想得要快。”
      
      “也比我想得要快。”松田千代抬头,看着已被晚霞染成铁锈般的天空边缘,“小久野,我这一走,就说不准什么时候回来了。”
      
      久野梦我:“哦。”
      
      松田千代:“???”
      
      “虽然知道小久野你会很冷漠,但是真正感受到还是有一点点伤心啊。”
      
      “为什么?”
      
      “嗯?”
      
      “按道理说,我是被松田舍弃的吧。”久野梦我不疾不徐地迈开脚步,连同她的语调一起,不紧不慢,一字一句落在对面的松田千代耳中,“要离开的是松田,可能不会回来的也是松田,选择结束的是你,是否开始的权利也握在你手中,为什么要伤心?”
      
      “啊,真的是……”松田千代拍了拍前额,“我都被你带过去了,小久野。表面逻辑确实是这样没有错,但实际的感情方面,占优势的一直都是你啊。”
      
      因为缺少感情,所以永远不会处于弱势。
      
      松田千代说完这句话,听到了一声不大不小的“砰”,是从久野梦我那边通过电话传递过来的,大体能判断出是重物落地或者物品相撞发出的沉闷声响。
      
      另一边,久野梦我踏进屋子后顺手合上门,然后换了拖鞋。
      
      她举着右手,耳朵贴着手机,没有踌躇和犹豫,而是万分冷静地吐出一句能够划开她和松田千代现有平衡局面的话:“那么松田,你对我那些奇奇怪怪的感情到底是源自什么?”
      
      除却你的异能与我本身性格的契合,其他那些说不出缘由的偏爱到底是因为什么?
      
      电话那头安静了,唯有轻微的电流杂音表明着通话仍在继续。
      
      足足有七|八秒,久野梦我才重新听到她的声音。
      
      “小久野你竟然能把我对你的好感分得那么清吗?出乎我的预料啊。”她语气含笑,没有为少女突然的质问和擅自的挑明不满,反倒是对于她能发现这一事实感到有趣。
      
      “那么是因为什么呢——”松田千代拖长了调子,漂亮的紫色瞳孔中沉淀着灿烂的绯色光芒,“秘密哦。”
      
      久野梦我:“……”
      
      久野梦我:“松田。”
      
      “嗯。”
      
      “我打算去港口mafia。”
      
      松田千代的态度与reborn一样:“小久野,横滨现状你应该知道一些,无论是出于什么,我都不建议你去。”
      
      “不会死的。”
      
      “不要总是只以活着为标准啊。”松田千代无奈叹息,之后大抵是知道改变不了少女的想法,她妥协地退后了一步:“如果你真的要去的话,记住,能早脱身就早脱身。”
      
      “我知道。”久野梦我顿了顿,略莫名其妙地说了句:“松田,不会有刀枪相向的那一天的。”
      
      “噗。”领会到个中深意的少女霎时便笑出声,讶异地夸赞:“说起来,我竟然完全不知道小久野你什么时候发现这一点的。”
      
      ——发现她并不是黑方的人。

  • 作者有话要说:  松田是真喜欢久野的,没恶意也没奇奇怪怪的目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