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学医第四天 ...

  •   与太宰治的第一次见面对久野梦我来说是奇特的经历。
      
      松田千代说久野梦我的异能是「治愈」,这话其实并不完全是对的。久野梦我真正的异能是「回溯」,可以通过异能控制生命体细胞回溯到过去的某个时间节点来治愈伤口。但从表面看来,回溯与治愈的效果是一样的,加上她本身刻意误导——其实小姑娘也没有觉得自己有多刻意,她只是没有特地说明罢了,所以很多人都以为她的异能是「治愈」。
      
      久野梦我凭借「回溯」的异能救过不少人,前阵子的松田千代和十束多多良都是这一异能的受益者。
      
      她会出手也不是因为好心,只是为了收取他们的信仰值而已。
      
      所谓的信仰值是种非常玄乎飘渺的东西,别说被救的人对于自己给予了信仰值一事毫不知情,就连需要收集它的久野梦我都感受不到信仰值的存在。
      
      她完全是通过系统的通知获悉自己收取了多少信仰值——这也是目前系统为数不多能做的事。
      
      久野梦我抵达这个世界时,听到的第一道声音就是系统冰冷单调的机械音。
      
      然后久野梦我根据它的长篇大论,在一堆的什么世界融合、外来者、没有连结、收集信仰值、时限、存在抹消的充满科幻性术语中,总结出了它想要表达的中心思想——
      
      必须在一定的时间内收集满需要的信仰值才能彻底留在这个世界。如果没有完成,她的存在就会被抹消。
      
      就像是场巨大的生存游戏。
      
      以生活为背景,她是主角,其余的人都算NPC。
      
      只是无法读档重来。
      
      太宰治可以说是久野梦我在这场游戏中遇到的最奇怪的NPC。
      
      他的异能是免疫其他异能的效果,也就是说久野梦我并不能用异能治好他。
      
      得知这点后的久野梦我:“……”
      
      你见过哪个游戏的NPC是专门阻止玩家完成任务的吗?
      
      反正她没见过。
      
      坦白说,知晓事实后的久野梦我是不想救他的。
      
      但鉴于交易的成立是双方都默认的,所以抹除也需要双方同意,于是那时的栗发少女用着很少会使用的商量句式问道:“我不想帮你了,你看可以吗?”
      
      只说是商量句式,是因为她的音调平静的没有一丝起伏,根本听不出商量的口吻。
      
      而少年的回答是:“不可以哦,小姐。”
      
      不出所料地遭到了拒绝。
      
      结果就是,久野梦我在这个世界这么多年,第一次送人去了医院。还因为那人没钱,垫付了医药费。付完之后,他还偷偷溜了。
      
      可以说是很不走运了。
      
      然而,看见太宰治就觉得不走运的不止久野梦我一个。
      
      松田千代在路边的自动贩卖机买了罐桃子味汽水,刚在网络上抢购了张羽岛幽平最新作的电影票,高兴的走起路来都一蹦一蹦的。
      
      然后下一秒,她看见了路口拐出来的黑发少年。
      
      “……”
      
      松田千代面部表情都扭曲了一瞬,“太宰?你怎么到东京来了?”
      
      太宰治嘴角带笑,眼眸中的鸢色化成春水:“我来找千代啊,千代把我的手机拉黑了吧,打都打不通。”
      
      “……”松田千代低头去看自己的口袋,从中翻出了手机。确认自己的确是把太宰治拉黑后,同样笑容满面:“呀,手滑手滑。”
      
      虚假的一批。
      
      “没关系,反正我现在也见到千代了。”他笑得纯良,松田千代陡然升出一股不好的预感,“也该回横滨了。”
      
      松田千代:“……”
      
      不,她一点也不想回。
      
      她都不想看见港口mafia那大楼。
      
      就它这场浑水,谁趟谁倒霉。
      
      “再等两天吧,我看个电影……啊不,我看能不能给首领找个医生治治他的病。”
      
      顺便把他脑子一起治了就好了,她想。
      
      松田千代许久以前就加入了港口mafia,眼睁睁看着现任首领把一手好牌打得稀烂。
      
      太宰治并没有为难她,“那我就期待几天后,再次在横滨见到千代了。”
      
      “……”她可一点都不期待。
      
      太宰治是港口mafia暗流涌动的党派斗争中,站队不明的人物。
      
      但是他是森鸥外带进的港口mafia,而森鸥外——
      
      虽然他看上去只是个普普通通的黑市医生,但松田千代确确实实感受到过他想要取代现任首领的内心。
      
      而原因似乎是热爱横滨这座城市。
      
      当初发现这点后的松田千代:“……”
      
      就横滨这多灾多难的体质,一般人没吓得搬家就不错了,竟然还有人这么热爱它,也是难得。
      
      关于港口mafia这场如火如荼的首领势力争夺战,松田千代从一开始就不想卷入其中,所以她早在一个多月前就离开了港口mafia。没有人会说什么,因为外交部的人员到处跑是常情。
      
      太宰治早已离去,松田千代抬头,前方正好飘下一片落叶。
      
      她抓住了叶柄。
      
      太宰治今日的出现,怎么看都是不怀好意的。
      
      港口mafia到现在这个地步,她是不可能与它有更多牵扯的。
      
      毕竟她自始至终,都不隶属港口mafia。
      
      也该离开了。
      
      ****
      
      久野梦我回了家,铁门与她早晨离开的样子有细微的不同——书写着“久野”二字的柱顶上站在黑帽黑西服的小婴儿。他的眼睛如墨般漆黑,一眼望下去望不到底,两鬓挂着缕可爱的弯曲的头发。
      
      “ciaos,久野。”
      
      “ciaos,reborn。”
      
      趴在reborn帽檐边的绿蜥蜴跳到了少女的手背,久野梦我看了它一眼,“好久不见,列恩。”
      
      她摸出了钥匙,光洁的银白金属面映出了她的面容,少女姣好的脸庞在凹凸不平的锯齿处分开。
      
      “吱呀”一声,铁门被推开了一条缝。
      
      reborn很自然地跳上她的肩膀,同时把列恩放回了帽子上。
      
      于是你就会看见,栗发少女肩上坐着黑发小婴儿,小婴儿头顶着绿蜥蜴,两人一兽在庭院中缓慢走着。
      
      上了年岁的老香樟投下婆娑的树影,夹着几点小光斑,好似一幅剪纸画。微弱的春风拂过,树叶摇曳,沙沙声回荡在耳旁。
      
      “你怎么来日本了?”
      
      “来给别人当家庭教师。”
      
      “东京吗?”
      
      “嗯。就在隔壁的并盛町。”
      
      “是谁?”
      
      “Vongola十代目候选。”
      
      久野梦我微微侧头,“我还以为十代目会是Xanxus。”
      
      reborn不动声色地回答:“他也是候选。”
      
      “哦。”
      
      久野梦我打开了木门,reborn跟着她一起进入了室内。
      
      小婴儿坐在沙发上,久野梦我翻了翻橱柜问:“没有咖啡,茶怎么样?”
      
      reborn有些惊讶:“你竟然会买茶叶?”
      
      久野梦我当他同意了,取出了茶包,“风送的。”
      
      “你在东京怎么样?”
      
      “挺好的。”
      
      “打算什么时候回意大利?”
      
      久野梦我把茶杯递给了reborn,茶梗立在液面中央。
      
      她在reborn旁边坐下,“暂时没打算。”
      
      “明天要和我一起去见见Vongola十代目候选吗?”
      
      ……并盛啊。
      
      “不是很感兴趣。”
      
      reborn感受到了她细微的态度变化,问道:“并盛怎么了吗?”
      
      她回答:“并盛风纪委员长云雀恭弥,我不太想碰见那家伙。”
      
      久野梦我早在碰见云雀恭弥前,就听闻过他的故事,毕竟他挺有名的。
      
      这个世界的东京是个都市传说色彩极为浓厚的城市,前有并盛守护神的风纪委员长,后有池袋夜晚激情飙车的无头骑士,网络上还有霸榜诸多游戏记录的玩家「」。
      
      其中的并盛风纪委员长就是云雀恭弥。
      
      “嗯?”reborn尾音上扬,来了点兴趣,“你和他有过节?”
      
      “也不算过节,就是那家伙是出了名的战斗狂,我要是遇见他,肯定得被逮住被迫和他打架——我完全不想和他打。”
      
      reborn唇角微勾:“我还是第一次见你有想避开的人呢。”
      
      “不是单纯地想避开,而是见面于我来说毫无意义。”
      
      “可惜你和云雀迟早会再见面的。”reborn捧着茶杯小小喝了一口,低声感慨了一句:“风那家伙送的茶还挺不错。”
      
      久野梦我没有管他后一句,只是根据他的前一句话问:“你想把他拉进Vongola?”
      
      reborn笑:“他会是Vongola的云守。”
      
      久野梦我:“……”
      
      久野梦我:“那你记得把他一心就想着打架的毛病改改。”
      
      “要是我能让他改掉的话,他就不是云雀恭弥了。”他黑漆漆的眸中倒映出了久野梦我面无表情的脸,“就像我要是能让你改掉什么都好、什么都无所谓的态度,你就不是久野梦我了。”
      
      “唔,好像是这样。”
      
      reborn又说:“还有一件事,关于你的。”
      
      “什么?”
      
      “你曾经的伙伴也来到并盛了。”
      
      “我曾经的伙伴?”久野梦我看着黑发的小婴儿,她的人际关系太明了了,所以很快就明白了他在指谁,“六道骸?”

  • 作者有话要说:  久野当时不想管宰一方面因为麻烦,还有一方面是她感觉这个人自己都不在意死活。
    但其实没有交易的束缚,她也不一定就不会救……毕竟你见过这么问人家的吗。不过宰要是说可以的话,她应该就真不管他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