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少年.爬窗 ...

  •   如果眼光能够戳死人的话,迹部景吾觉得自己可能已经死了很多次了,这个少年,真是好狠一男的。
      钦佩地看着冷静地躺在病床上的中原中也,才十几岁吧,受了这么重的伤竟然一声呼痛都没有,还一副什么是都没有发生的样子。
      
      “你叫什么名字?谢谢你救了我,我现在得联系一下你的家人,然后商讨一下感谢的事宜。”
      
      “………”
      
      这家伙,是小孩子吗?
      额角冒出了十字架,迹部景吾真的是很长时间没有遇到过这么难搞的人了。别以为他看不出来,这个人就是故意不配合,那不屑的眼神怎么也掩饰不了,修长的手指扬了扬刘海,“你想离开的话,至少也要让我们知道你有家人吧?”
      
      “0803412XXXXX”
      
      “空号?”黑着脸挂断手机,用一副“你是在逗我吗”的表情望着中原中也,迹部景吾实在是没有脾气了。
      
      不可能,中原中也此刻有些格外的冷静,这个号码是他用来联系红叶大姐的私人电话,现在也顾不上会不会暴露这个私人电话了,不可能会打不通,除非港口Mafia出事了。
      
      挣扎着要起身,中原中也需要去确认一下情况,脑海里闪过了无数可能性,目前应该没有能够撼动港口Mafia的组织,难道是武装侦查社?
      
      “我首先说明,我不是因为你受的伤,所以不要把你那可笑的同情心放在我身上……当然,如果你非要感谢我的话,就给我准备一辆车。”
      
      中原中也被恶心坏了,那个臭小鬼的眼睛是瞎了吗,即便现在他受了点轻伤,也根本不需要任何人的可怜。
      不过这个小鬼毫无疑问是个大家族的子弟,从他的一举一动都可以看出来,所以随随便便送出一辆车不是什么大事。
      
      从小受到的良好修养让他没有反应过度,只是皱了皱眉,迹部景吾觉得自己真的遇到了一个麻烦的人,他都不知道“重伤”这两个字是什么意思吗?
      
      “首先说明,这不是我的本意。”停顿了一下,迹部景吾缓缓道,“出于安全着想,你昏迷的时候我的保镖查了你的身份,结果是……查无此人!”
      
      迹部景吾两指摸了摸眉心,狭长的凤眼闪过一丝探究,实在无法理解在当今社会,竟然还存在黑户,这也太不华丽了吧,这个少年到底是怎么长这么大的?
      
      ——查无此人,心头爬上了一摸恐慌,中原中也蓝眸在自己没有打上石膏地一只手来回扫视了几遍,小了一圈,还有比较诡异的是这里的医疗设备未免也太先进了些,联系不到的电话号码……种种迹象都在表明这已经不仅仅是不是他出了问题,整个世界都有问题。
      
      “你出去。”神情疲惫地闭上眼睛躺回病床,肉色的薄唇紧紧抿起,中原中也对联系不上港口Mafia的未来充满了挥之不散的浓浓迷雾。
      有太宰在就好了,他听到自己深藏在心底的那一句话。
      
      “迹部,你没事吧?有没有受伤?我们听说你在医院就赶紧跑过来了。”
      
      留着粉红色头发妹妹头的少年轻轻跃起一个不可思议的高度,身后还跟着几个喘着同样校服的少年,俊俏的模样吸引了医院里很多人的目光。
      
      剑眉皱了起来,迹部景吾把手上的病人资料放回塑料袋中,看了一眼戴着黑色圆框眼镜的深蓝色发色少年,“我没事。”
      
      “我说了你没事,他们非要亲自过来看看你。”无奈地摊了摊手,上挑的眼尾带着些许笑意解释,“你也知道他们的性格。”
      
      “真是一群不华丽的家伙,本大爷好好的一点事都没有。”
      
      “迹部真是的,我们是担心你。”撇了撇嘴,修剪得整整齐齐的头发在蹦蹦跳跳中飞扬了起来,一如他的性格一样,向日岳人眼尖地看到了迹部手中的资料袋,“这个是你的检查报告吧,我们看过后才知道你到底有没有事。”
      
      “全身多处骨折,肋骨断了三根……迹部,你这叫没事?”
      
      原本清亮的嗓音被担忧所取代,红发少年的语言迅速吸引了网球部所有成员的目光,都是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迹部景吾平静地从向日岳人手中拿回了报告,避免他看到更多的内容。
      深蓝色的眼睛里染上冰霜似的冷光,这一刻的迹部景吾竟真的如同帝王一样。
      
      最后的报告总结可是还有遭受过殴打及强烈的撞击,疑似被侵犯……究竟是额头丧心病狂才会对年龄这么小的孩子出手,而且还动手抹去了他的生平痕迹。
      简直是不华丽到极致,这是他被挑衅却一直没有多么生气的原因。
      
      本来一开始也没反应过来心惊了一秒,但是稍加思考又想明白了,忍足侑士推了推眼镜冷静道,“冷静点,岳人,迹部如果受了这么重的伤怎么可能还站在这里。”
      但是迹部竟然动怒了,原因大概是为了这份报告。
      
      被几双大眼睛盯着,迹部景吾真心觉得这些部员脑子里除了网球就没有其他事情了,但是小动物的直觉却能敏锐地感知到他的心情,收敛了一下刚才控制不住的气势,言简意赅地解释,“一个中学生救了我,这是那个中学生的报告。”
      
      “要好好感激他,真是一个乐于助人的好人。”凤长太郎笑了笑,放下心来,对这个素未谋面的少年留下了一个伟岸的光辉形象。
      
      乐于助人说不上,好不好人也不能确定,不过迹部不打算再多说些什么。
      
      “你们回网球部训练,他在楼上,我……”迹部景吾指了指楼上,转过头的那一瞬间,怀疑自己眼睛出了问题。
      
      医院四楼,从大开的窗户里慢慢爬出了了一个穿着病号服的赭发少年,他的胳膊和腿上都打上了厚重的石膏,顺着排水管滑了下来,灵活地简直比正常人还要好很多。
      
      而且他怀疑,如果不是石膏限制了他,这个赭发少年可以更快更娴熟,鬼知道为什么一个十几岁的少年对爬楼这么娴熟,总不能说是楼梯太拥挤了吧!
      
      忍足侑士发誓,他看到了迹部景吾脸上的笑容的一点点凝固下来,然后换上了对于他来说非常不华丽的见鬼表情,如果不是知道肯定会受到迹部大爷的死亡凝视,他差点忍不住笑出了声。
      
      真有意思!
      
      “艹!”中原中也替迹部景吾说出了没有说出口的话 ,而且是面无表情地,他转过身,就看到了站成一排直直盯着他的少年们,一时间只能用这个词来表达自己的心境。
      
      爬楼前他还犹豫了一段时间,他,港口Mafia的重力使中原中也,下楼竟然沦落到爬窗户的地步。
      
      从横滨拉一个人这么对他说都不敢有人信,而且还会被嘲笑成s|b,中原中也目露凶光地看着亲眼目睹了这一幕的少年们,想着要不要杀人灭口。
      
      没加打理的赭色头发可能是因为躺了的原因有些毛绒绒的,但是也丝毫没有抵消掉他的锐气,中原中也抿起了因为疼痛而有些泛白的嘴唇,像是在警告,“我当时可以不救你,所以你现在也不要来妨碍我。”
      
      性格分明的几个少年,穿着统一的校服,正是年少没有烦恼的时候,纯白没有沾染上其他的颜色,是和他完全不会交融的两条平行线,脸上的笑容因为他不客气的发言僵硬起来。
      中原中也唇角勾起一个狂妄的弧度,这样最好。
      
      向日岳人扒拉了一下搭档的袖子,小声嘀咕,“这个人好凶!”
      
      也仅仅是因为打破了自己的幻想呆怔了一秒,凤长太郎视线下移,俊秀的眉宇间染上愁容,“可是你的腿……”
      
      缠在腿上地洁白绷带因为赭发少年的行动散开了些,耷拉在地上被灰尘染上泥土的颜色,可能是由于着急,又或者是医院的一次性拖鞋穿上也没什么用,还会阻碍自己的行动,所以干脆是赤着脚下来的。
      
      这个气质温和的银灰色头发少年在说话时习惯性地蹲了一下身子,让自己看起来矮了一些。
      
      中原中也:艹!
      
      

  • 作者有话要说:  迹部*脑补帝*景吾:得把这个败类捉拿归案!
    哒宰:——哈啾,好像有人在说我?
    话说当时在百度百科里看到长太郎会因为对方比自己矮就会下意识俯身,然后想到啾也,我都要笑死了好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啾也:污浊警告!!!
    感谢在2020-04-23 23:17:39~2020-05-02 13:20:3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狐王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永爱泽田纲吉 4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