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回忆.殉职 ...

  •   “我是首领,首领的命令在港口Mafia可是绝对的,中也就算再怎么看我不顺眼,也要好好地服侍我呢~”
      
      中原中也面色阴沉了一会,知道眼前这个笑得挑衅的人故意在激怒他。左手摘下帽子放到胸口,单膝跪下,为太宰治弯下那始终挺拔的脊背,低下始终高昂着的头。
      
      白皙的脖颈露出好看的弧度,纯黑的外套柔顺地堆在了地毯上,明明是让人闻风丧胆的重力使现在身上却散发着驯服的气味。从这个角度,太宰治能把他被耳边头发修饰地姣好面容清清楚楚地映在眼底。
      这是一只已经被驯服的猛兽,虽然还有利爪,但是在此刻也已经成了摆设,只能听从他的命令。
      
      眼睛里面暗沉沉的没有光亮,随即又燃起一簇戏谑的火花,一个诡怪的念头忽得出现在心头,挥之不散。
      太宰治眯起眼睛有些兴奋,“中也不好玩了,那我们玩点有趣的吧?”
      
      没有给他拒绝的机会,直接就把赭发青年扑倒在毛绒绒的地毯上。
      太宰治不是没有和中原中也亲吻过,只不过以前都是逗弄地浅尝辄止,他喜欢看到中也恨得咬牙切齿又不能对他做什么的模样,现在他忍不住想要尝试深入一下是什么感觉了。
      
      被扑到地毯上时,中原中也是有些懵的,脑子里乱糟糟的得没有头绪。嘴唇被灵活的舌尖打开,从来没有过的酥麻感觉让中原中也怔了一秒,错过了最佳的反抗时机。
      太宰治的手指很好看,骨节分明,线条优美,虽然指腹有一层淡淡的薄茧,但是丝毫不影响整体的美感,这不太像是黑|手|党的手,更像是一个富家公子的手。
      
      中原中也从他鸢色的眸子里看到了清楚的自己,这种暧昧的情况下很容易让人感觉眼前的这个人爱惨了他,满心里都是他。
      但是中原中也见过太宰治在酒吧里和别的女人调情,当时也是那么的含情脉脉,笑得弯弯的眉眼让人忍不住沉溺在他高明的伪装中。
      他就是这么一个混蛋。
      
      不满身下人的分神,太宰治握住中原中也的肩膀,这个港黑小个子干部的身形很适合被抱在怀里把玩。一股淡淡的烟味和酒精味进入鼻腔,太宰治微不可闻地皱了皱眉,知道这个黑漆漆的小矮子在他不知道的时候把所有的坏习惯都学了一个遍。
      怪不得长不高呢,在心里默默吐槽了一句,太宰治当然没有说出口,虽然招惹中也很有意思,但是过火了就不好收场了。
      
      俯身而上,太宰治看到身下的中原中也,脸颊上泛起情|欲的红晕,即便是被俘获蓝色的眼眸里也还是有着不屈。抓住他的一只手送到唇边,太宰治做出撕咬的口型,洁白的牙齿配合着鲜红的舌头将赭发男人的手套褪了下来,露出了长期不见阳光而异常白皙的手指。
      
      纤细的指尖透出淡淡的粉色,抓握在手中整整小了一圈,但是太宰治却知道如果握成拳揍人的话可是让很多人头疼的,其中当然也包括他。
      
      ………(拉灯,自行脑补)
      
      “活着,好辛苦。被四面八方的铁链捆绑着,稍稍一动就会破皮流血。”明明嘴上说着丧气的话声线却愉悦得上扬,太宰治埋头在赭发青年脖颈边低语,汗湿的头发粘连在耳侧,鸢色的眸子晦暗而又阴冷,就像是地狱里溺烂的沼泽,要把人拖拽进去。
      
      中原中也不堪忍受地在狂热的情潮中翻涌沉沦,睫毛上坠着一颗要落不落的水珠,眼尾因为刚才的情|事有些发红。
      他听到了身上人那句似是而非的话,带着雾气的蓝眸恍惚着又变得清明。
      “……本应如此……所以才要更加努力地……活着。”
      
      中原中也从来没有感觉到活着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他自实验室诞生,没有感情没有记忆地诞生于这个世间,一点一滴地学会生存,学会融入这个世界。
      他曾经为了生存拼尽全力,活着,在他看来,活着,从来不是一件简单的事!
      
      没想到会得到一句这么认真的回答,太宰治双眸在中原中也急促喘息不断开合的嘴唇上停留片刻,一直逗弄的心竟有些情不自禁。
      低下头,轻啄赭发男人的唇角,太宰治的声音有些呢喃不清,像是情人间的私密话,“中也真可爱!”
      
      这句话实在是过于轻佻了,没有人敢把“可爱”这个词用在中原中也身上。
      中原中也闭上眼睛掩住眼底的情绪,这个死青花鱼果然是想看他失态的样子,为此不惜要和他睡在一起。
      咬牙切齿道,“我可不是那些会受你蒙骗的愚蠢的情人!”
      
      当然不是……
      太宰治支撑起身体,看着已经睡过去的赭发男人的侧颜,可能是因为疼痛所以眉头紧锁着,倒是增添了几分病弱的美感。
      有些过分了,看着中原中也身上颇有些严重的痕迹,太宰治难得有些不自然。不过这样应该不会打搅到他明天的计划,只是小蛞蝓要气疯了。
      
      中原中也后来竟然有些承受不住地昏睡了过去,他不知道那个死青花鱼受了什么刺激,竟然这么的疯狂。尽管后来有了欢愉,但是身体上更多的还是疼痛,或者说很疼痛,比出任务受伤的疼痛厉害多了。
      本来就是第一次,结果那个人还不知分寸,只顾着自己爽了。
      
      偌大的首领办公室现在空荡荡的,完全看不出昨日的疯狂,如果不是身上不痛快的感觉中原中也差点都以为什么都没有发生。勾唇嗤笑一声,他姑且把这当成是太宰治的一时兴起,反正这个人也不是第一次戏弄他了。
      
      中原中也咬紧牙站了起来,小腿抖得厉害,好在身上清清爽爽,没有汗津津或是粘腻的感觉,让他脑子里最后一根名为理智的弦没有绷断。
      
      立领衬衫摩擦到脖子上的伤口,让中原中也“嘶”了一声,又愤愤地骂骂咧咧地戴上choker,好像是故意咬在这个位置,刚好能被遮住。余光扫过办公桌上叠得整整齐齐的黑色大衣和红色围巾,有一种不详的预感。
      
      走出办公室,绷紧脸向守门的下属询问,“Boss呢?”
      
      “Boss说让中原先生好好休息!”
      下属低着头不敢看他,或者说是不敢看他现在有些虚弱的样子,毕竟在港口Mafia,他一向是强大与实力的象征。
      
      不对劲,以往这个时候他都是应该会来嘲笑他,用那副得意洋洋又欠扁至极的腔调。
      昨天那不对劲的表现,身形一晃想到了某种可能,中原中也扶住门框,“那-个-混-蛋-敢——”
      
      “太宰——”
      
      惊恐到破音的声音,那个本该被计划排除在外的男人,瞳孔紧缩着,伸出一只手,踩着楼顶加速坠落下来。
      
      帽子和外衣都掉了呢,中也,太宰治睁开眼睛,把这个名字在嘴里反复舔|舐了一遍,进行了最后的道别。他挺惊讶中也能够醒得这么快的,毕竟昨天他故意没有分寸的,想着能够多拖一会。
      应该说,不愧是重力使吗,一般人都要睡上一整天呢!
      
      那双混浊的眼睛里像是见遍了世间的恶,没有光芒,没有生的希望,脸上露出如释重负的笑容,刺眼到极致。
      可恶!可恶!可恶!
      这个该死的混蛋竟然想着用这种办法拖住他,中原中也这一刻真的恨不得咬死太宰治。
      
      来不及的,你的能力要触碰到我才行,而我的能力,恰好可以解除你的能力啊,太宰回味着昨天的温存露出笑容,看着大惊失色向他而来的年轻干部。
      明明身处于黑暗当中,但是不管经历了多少可能,那双眼睛还是一如既往的蔚蓝澄澈,不染尘埃。
      
      调整自身的重力因子,加速坠落的速度让他赶上了那条可恶的青花鱼,中原中也忍不住哽咽了一下,紧紧拥抱着那个男人。
      
      ——『人间失格』
      
      “快放手!”
      
      太宰治的体术远远不如他,根本不可能挣脱他,中原中也扯了扯嘴角,强制地在空中转了个方向,看到太宰治鸢色的眸子里罕见地露出惊慌。
      太宰治从来都是运筹帷幄的,算计了所有的事情,他好像从来没有看见过这样的太宰。
      
      下坠的途中,中原中也有些茫然,一个以前出现过但是后来又被他选择性忽视的问题像一片乌云遮挡在心头。
      太宰治这个人具备爱人的能力吗?
      
      “我已经尽到了干部的职责!”中原中也在穿着休闲风衣不像是黑|手|党的Mafia首领耳边说了一句话。
      冰冷的地面很快被殷红的血液遮掩,以中原中也为中心,向四周迅速蔓延开,像是一个红色的牢笼把他们两个人笼罩在里面。
      
      “死青花鱼……不是……说过讨厌……疼痛的吗……怎么……”
      
      声音断断续续的,不是因为疼痛,而是血沫不要命地从张开的嘴巴里涌出来,渐渐地说不出来声音,太宰治看到中原中也努力地抬起手指。
      生命的流逝在所难免,中原中也其实气疯了,张了张嘴,再也无法发出声音,
      ——我管你死活!
      
      是想摸摸他吗?
      
      无人应答。
      
      是想骂他吗?
      
      听不清楚了。
      
      “……中也?”太宰治不知道,自己又露出了那种快要哭出来的表情,就像是一个迷了路找不到归途的孩子。
      
      港黑干部中原中也,为救首领,殉职!
      
      中原中也被气醒了,他猛地坐起了身子,张开嘴大口喘气,才能从那阵猛烈的心悸中缓和过来,手握成拳狠狠地捶向洁白的墙壁,顿时白皙的手背迸裂开流淌出血迹。
      
      疼痛暂且让他找回一丝理智,他最后其实是想一脚踹死那个死青花鱼的,这样反倒满足了他们两个人的愿望,皆大欢喜!
      再或者他可以晚一点拉住太宰治,那样也许他们两个都能够活下去。
      
      头疼欲裂,中原中也双手抵住下垂的额头,喉咙里发出嘶吼声,身子不住地颤抖。
      
      艹,好想打人!
      
      

  • 作者有话要说:  哒宰:不愧是我,竟然想出了这招来拖住中也!
    本来这章是打算啾也生日的时候发的,又害怕生日当天发刀会被骂,就放在存稿里没发
    越不想ooc,感觉越ooc,写得不好求轻喷,我努力想写的好一点,但是发现真的很难T_T,我会努力的
    中也说的活的很辛苦是指刚刚来到这个世上,没有记忆,没有作为人的意识,没有亲人的那段时间
    前半段真的哒宰活在回忆里
    厚颜无耻求灌溉求包养求评论≥﹏≤
    感谢在2020-05-02 13:20:32~2020-05-06 00:07:2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ivy、知秋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大可子 2瓶;知秋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