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少年.华丽 ...

  •   “艹,这是哪儿?”
      
      迷茫且懵地睁开眼睛,中原中也以为自己已经死了,按理说,他就是应该死了。
      毕竟是横滨那么高的大楼,就算是他,没有了异能也扛不住这么高的下坠冲击,就算没有成为一摊肉泥,也会被摔得粉碎,总之一定很难看。
      
      喉咙里有股浓郁的猩甜味,中原中也朝向旁边啐了一口血沫,视线有些模糊。
      
      很奇怪的地方,是在一个废弃工厂,就他所知,横滨没有这样的建筑,中原中也直起身子,蓝眸忍不住流露出痛楚之色,他听到了全身各处骨骼噼里啪啦作响的声音,像是被全部打断重新组合了一样,连抬起手指都成了负担,尤其是腰腹和后臀处。
      
      “该死的!”
      
      忍不住又面目狰狞地低吼了一声,难不成是他重伤被仇家遇见,然后又被抛尸到了别的地方,可恶的死青花鱼,也不知道把他送回本部,亏他这么相信他!
      
      真是越想越生气,故意穿上那身衣服,露出那么寡淡的、释然的笑容,像是做了一个美梦,把烂摊子丢给他,他要是能当好首领,当初怎么会被诓骗着加入港口Mafia。
      
      有温热的液体滴落到手背上,中原中也怔怔地望着手背,突然暴躁地拽住头发。
      MDMDMD,糟透了,难看死了,肯定要被混蛋太宰笑死了。
      
      红叶大姐要气死了吧,中原中也都能想到她黑沉沉的脸色,一定很恐怖,而那个青花鱼,会怪他吧,怪他破灭了他一直以来求死的梦想。
      
      用那仅剩的一只眼睛阴沉地看着他,含着笑意却让人感受到的只有彻骨的寒冷,不怀好意地找出他的错处。
      
      尽管他们昨天才刚刚滚到了一起,但是中原中也打心里觉得太宰治这个人肯定不会对他有什么心理负担,但如果真的会因此而……中原中也的眉头紧紧皱起,光是想想就让他有些恶心。
      
      从醒来的那一刻刘察觉到了这个废旧工厂里不止他一个人,中原中也站起身,刚好能够看到楼下的场景,目测是一场绑架。
      
      刘海中分,紫灰色的发尾微微翘起,穿着得体工整的学员服装,一看就是在学校里接受良好教育没有见到过黑暗的少年,现在正被绑着,那个有些肥胖的歹徒拿着枪正站在他的面前。
      
      “我劝你们赶快把本大爷给放了,在东京还敢这么嚣张,真是太不华丽了。”
      
      “臭小鬼,再说话我一枪崩了你!”
      
      迹部景吾挑了挑眉,对抵住他额头的枪没有一丝恐惧,不过是一群不入流的绑架犯,仗着他还不熟悉东京,把他给抓了。
      
      连他身上安装的定位器都没有搜出来,未免也太业余了吧,这样的水平被找到只是时间的问题。
      
      “我猜你不敢开枪!”握住枪把的手都有些颤抖,连保险都没有拉,作为迹部财阀的继承者,他从小到大遇到的绑架数不胜数,对枪|支的使用不是问题。
      
      “——可恶。”歹徒恼羞成怒地看着眼前丝毫不怕他的紫灰色头发少年,那与生俱来的贵族气质仿佛在嘲笑他的怯懦与丑恶,“不能杀你,我打你几下总是可以的吧。”
      
      神经质地笑了笑,瞪大的眼球中充满了红血丝,歹徒把伤口渐渐挪到了迹部景吾的手臂处、大腿处,“你是打网球的是吧,在这里开个洞怎么样?”
      
      不是……吧?
      
      额头上渐渐渗出细密的冷汗,迹部景吾敏锐地判断出这个人的神经已经紧绷到了极致,稍微再有一丝刺激就会彻底发疯,胆子这么小还敢来当绑匪。
      
      中原中也趴在栏杆上,看着下面正在进行的不和谐一幕,没有漏掉“东京”这个地名,不禁揉了揉胀痛额头,温度稍微有些高了。
      
      怎么莫名其妙从横滨跑到东京来了,他的部下就任由他被带走了?一定是太宰吩咐的,一定是报复自己救了他!
      
      中原中也觉得,某些时候港口Mafia的首领太宰治非常幼稚,幼稚到成熟的他有些嫌弃,现在估计在想着怎么压榨他吧?
      
      身体还在叫嚣着疼痛,中原中也干脆把大部分重量靠到栏杆上,缓解双腿的压力,眼睛注视着底下可以说是漏洞百出的绑架,不屑地嗤笑一声。
      
      东京的黑|手|党都是这么堕落可笑的吗?他都想回去之后整顿人手扩充地盘了呢。
      
      那个穿着校服的是初中生吧,虽然是人质但是气焰也很嚣张,估计是东京哪家大家族的公子吧,不管怎么说这么对待一个小孩子也太没品了吧?
      
      “就先是胳膊吧……”
      
      “我说,你们也太吵了吧!”歹徒显然已经失去了理智,食指马上就要扣动扳机,中原中也轻轻一跃,弓起身子蹲到了栏杆上,勾起唇。
      
      半长的赭色头发随意搭在肩头,发尾自然弯曲勾勒出完美的脸型,挡住小巧喉结的皮质choker,严谨复古的西装三件套明明穿戴得整整齐齐却有着说不出的感觉,蓝眸锋利中带着不屑,明明是少年人的模样,却有着和年龄不符合的气质。
      
      奇怪的穿着搭配,矛盾的混合体,迹部景吾下了个结论,明明长相是精致的那一款,却给人危险的感觉,气势很惊人,穿着虽然奇怪但是以他的眼力,可以看的出材料用的是上好的皮质,做工同样也很细致精良。
      
      “臭小鬼,你是什么人,从哪里冒出来的?”
      
      明明已经吓破了胆,却还是色厉内荏地恐吓着,不耐烦地板起了脸,中原中也已经失去了兴趣,赶紧处理完回横滨吧。
      
      “废话真多!”
      
      “你———”
      
      不只是绑匪,连迹部景吾都震惊地睁大了眼睛,那个少年从二楼的栏杆上直接纵身跳了下来,没有任何防护措施。
      
      这可不是普通的居民二楼,工厂的二楼少说有五六米吧,视线随着少年的身体移动,迹部景吾真心觉得这个人是个怪物。
      现在的初中生都这么厉害了吗?
      
      刚跳下去的一瞬间中原中也就感受到了不对劲,他的异能力无法使用,就像是消失了一样,快速调整了姿势缓冲了一下降落的速度,掌心渐渐收拢,中原中也只感觉到普通人身体蕴藏的力量,肌肉与骨骼单纯的力量。
      
      这里太过于诡异了,得赶紧回到港口Mafia,竟然还有一种更特殊的异能,能够直接让别人的异能力消失,而且看起来持续的时间还挺长。
      
      很危险,不加以控制,肯定会引起混乱的!
      
      歹徒已经从刚才的怔愣中缓了过来,举起手中的枪开始疯狂对着赭发少年连开几枪,迹部景吾心头一紧,“小心!!”
      
      轻飘飘地躲过射过来的子弹,中原中也身形一闪,直接靠近了歹徒的身体,在他惊恐的眼神中,狠狠地踹向他拿枪的手。
      
      ——咔嚓,绝对骨折了,也许是响声过于清脆,以至于让双手被绑缚了很久的迹部景吾也感同身受地抽了一下眼角,然后就听到了歹徒捂住手臂站不起来发出了杀猪一样的嚎叫声。
      
      “你不把本大爷松开吗?”即便现在看起来有些凄惨,但是迹部景吾依旧是那副华丽的姿态。
      
      “小鬼,你就等着家人来救你吧!”斜斜地睨了一眼紫灰色头发的华丽少年,中原中也不想再更多地耽误时间,他已经听到了外面逐渐接近的脚步声。
      训练有素,一看就不是和这个蠢货一伙的。
      
      “………”从出生到现在从来没有遭到无视的迹部大少爷有些怒了,即便此刻糟了难,他也是帝王,“你不也是小鬼吗?”
      
      瞳孔竖起,周围涌起骇人的气势,中原中也以为这个臭小鬼实在嘲笑他的身高,“你找死吗?”
      
      良久又重新转了回去,揉了揉疼得要命的额头,感觉像是有一把锥子在脑浆里乱戳,视线也更加模糊了。
      
      生气是生气,但他还不至于和一个中学生计较,他现在的状态很不好,得尽快回到港口Mafia,摇摇晃晃地拖着沉重的身子,没走几步就撑不住地喘息了两下,视野不由自主的暗了下来。
      
      “少爷???”保镖听到了枪响,冲了进来,然后就看到了躺在地上捂住胳膊不断痛苦□□的歹徒,以及除了衣服有些脏乱,没有受伤精神反而还很不错的自家少爷。
      
      “……本大爷没事。”说实话,刚才赭发少年的眼睛让他感觉到像是被凶猛的野兽盯上一般,仿佛下一刻就会被撕碎,后背已经被冷汗浸湿,迹部景吾等着保镖把绳子解开。
      
      眯着眼睛看着刚才突然倒地昏迷的赭发少年,迹部景吾暗骂了声不华丽,揉着手腕对保镖吩咐,“他救了本大爷,受了伤,把他也带回去!”
      
      “嗯,重伤,肋骨断了三根,手臂和小腿处都有骨折,其他地方有不同程度的擦伤……而且还发着高烧!”
      
      秉持着医生对病人客观的原则,忍足瑛士陈述了刚刚检查过的少年的伤势,但是出于对受了这么重的伤还拒绝检查的中原中也的气愤,语气中或多或少带着几分责备,“作为一名医生,我想我需要向你的监护人询问一些事情。”
      
      这已经不仅仅是打架斗殴的事情了,他在给少年检查时在他身上发现了一些不该有的痕迹,密密麻麻地出现在胸口和脊背处,少年还发着高烧,作为成年人他当然知道是什么,但是出现在一个浑身是伤的中学生身上……他差点没忍住直接就报警了。
      
      “………”
      
      疼痛是他所习以为常的,以前在港口Mafia时更重的伤又不是没有受过,红叶大姐总是用最严格的要求来训练他,那时候可没有人会怜悯自己,空气沉静了一会,中原中也觉得他们少见多怪。
      
      总感觉自己忽略了什么,中原中也皱着眉有些烦躁,语气强势丝毫没有征求其他人意见的样子,蓝眸冰冷地看着这个多管闲事的俊雅医生,“我没事,我现在要离开!”
      
      “你需要静养!”忍无可忍地强调了一下静养这两个字,忍足瑛士看着这个和他的儿子差不多大的少年,目光中充满了不赞同。
      
      “………”
      
      小拇指轻抚眼角的泪痣,迹部景吾抿起唇看着不遵医嘱的中原中也,“我会看着他的,忍足叔叔!”
      
      

  • 作者有话要说:  前半段宰活在回忆中?
    我太爱啾也了(●—●)
    以前写的,其他完结前这本随缘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