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陷害 ...

  •   宋清儿干笑着:“嬷嬷是开玩笑吧,我们谁敢在佛前不敬啊。”
      
      魏瑢几个人也面面相觑,大家都毕恭毕敬跪着,你又没有读心术,能看出谁不虔诚来?
      
      周嬷嬷冷笑一声:“几位主子先得罪了。”说着转头示意身边的几个小宫女。
      
      几个小宫女上前俯身,掀起几个人的宫裙来。
      
      魏瑢只觉腿上一凉,夏季天热,几个人里头穿着的都是未至膝盖的亵裤,光洁的小腿露出来。
      
      一个小宫女惊呼出声。
      
      周嬷嬷脸色不善地盯着宋清儿,“宋答应这是怎么回事儿?”
      
      宋清儿脸色发白,她两只膝盖上都贴着厚厚的膏药片子,“嬷嬷容禀,我因为腿疼难耐,所以弄了两贴膏药略缓病症。”
      
      “有病用药,是人之常情,只是宋答应这药有些不同寻常吧。”周嬷嬷阴阳怪气说着,一边示意宫女上前,将宋清儿腿上的药膏一把撕下来。
      
      “嗤”地轻响,宋清儿身体发颤,也不知是疼的,还是害怕。
      
      宫女将膏药递给周嬷嬷,黑漆漆的膏药中央,赫然隆起一层,垫了细腻柔软的棉布。
      
      魏瑢看着,真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昨天宋清儿故意在她面前提起这个投机取巧的法子,有那么一瞬,她怀疑是这丫头设套来着,如今看来,真是她想多了!
      
      这丫头蠢的可以啊!
      
      “宋答应这个该怎么解释?”周嬷嬷沉着脸问道。
      
      宋清儿低着头,喏喏地不敢吱声。
      
      周嬷嬷提高了声音:“诸位主子在这里抄经,是为了皇上祈福,是为了佛祖庇佑,却弄这些上不得台面的东西,哪里还有一丝一毫的虔诚!”
      
      宋清儿瑟瑟发抖,“嬷嬷我只是一时糊涂,并不知晓……”
      
      “这假膏药做得如此精细,恐怕不是一时糊涂能解释的吧?”一个秀丽尖锐的声音传来。
      
      李佳贵人带着窦常在和几个官女子过来了,准备上“夜班”。
      
      看着周嬷嬷手里的特制膏药,再看看宋清儿双眼含泪的模样,她冷笑着,“皇上的病迟迟不见起色,只怕就是因为这些阴祟之事太多了。”
      
      李佳贵人一顶大帽子扣下来,又转向周嬷嬷,“嬷嬷,此事还是请僖嫔娘娘示下吧。”
      
      周嬷嬷眼看着人越来越多,咬牙道,“娘娘这些日子忙碌,此等小事就不必惊扰她了,宋答应年幼无知,便去偏殿罚跪一夜吧。”
      
      将此事定性为年幼无知,这样的惩罚已经算是轻轻放下了,宋清儿赶紧点头,被宫女扶着去了偏殿。
      
      李佳贵人满脸不甘,眼珠一转,又落到魏瑢身上。
      
      “听说宋答应的这膏药还是魏答应送的。”
      
      “贵人好灵通的消息啊,”魏瑢心里一动,笑道,“昨日宋答应是去我那边讨要了几贴膏药,只是我也没料到她会生出这等心思来,毕竟还是个孩子啊。”
      
      李佳贵人阴阳怪气说着,“既然知晓宋答应还是个孩子,魏答应就应该仔细向宋答应解释膏药用法,以免生乱。再者,若非魏答应这么吃不得苦,弄来这些膏药,怎么会生出这些事端来,陈答应这么病弱的身子都未曾叫苦呢。”
      
      魏瑢心里头一阵火起,她自问入宫以来从未得罪过李佳贵人,却突然失心疯了一样处处针对她。
      
      她立刻面向佛像,虔诚地双手合十,“佛祖在上,信女为皇上祈福之心,万分赤诚,若有不敬之处,请天降横祸,昭显佛前。”
      
      李佳贵人冷笑:“神佛远在天边,岂能听得到你的这点儿声音。”
      
      魏瑢不理会她,继续一本正经道:“信女愿以二十载阳寿,换取皇上病愈,只求佛祖开恩,庇佑吾皇。”
      
      殿内人人动容,纵然神佛缥缈,但能说出这种情愿折寿的话语,也足见虔诚了。
      
      李佳贵人还想说什么。
      
      周嬷嬷打断道,“罢了,魏答应也只是无心之失。不过终究此事因你而起,就请魏答应也去偏殿罚跪一个时辰,以儆效尤吧。”
      
      快刀斩乱麻,事情敲定。
      
      李佳贵人纵有不甘,也只能憋着了。
      
      而魏瑢比她更憋闷,凭空降下一口大锅,一个时辰的罚跪说来轻松,身体力行却很难。
      
      她去了偏殿,宋清儿正一边罚跪,一边泪眼汪汪哭着。
      
      看到她,哭得更厉害了:“魏姐姐,是我连累了你,都是我不好。”
      
      看着她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模样,魏瑢无语了。
      
      就你这智商,还想着去争宠吗?
      
      ***
      
      第二天僖嫔那里请安。众人都格外憔悴,而宋清儿更惨,被宫女扶着进来的。
      
      僖嫔已经知晓事情经过,不咸不淡地训斥了两句,便揭过此事。
      
      李佳贵人还想说什么,但见僖嫔脸色不好,也只能偃旗息鼓了。
      
      请安之后,众人循例去了小佛堂。
      
      看守佛堂的小太监将门锁打开,众人鱼贯而去,最先进去的柳答应猛地尖叫起来。
      
      原本整整齐齐摆放在佛前供着的经文散落了满地,让整个佛堂变得凌乱不堪。
      
      也难怪柳答应惊声尖叫,这些可都是她们耗费心力抄录完成的,若是作废了,简直要她们的命啊。
      
      几个跟着进来的小太监也都变了脸色,出这等事,肯定是他们看守不力。
      
      众人抢到佛龛前头,仔细一清点,却发现,其他人供着的经文都完好无损,散落在地上的只有一摞,就是摆在最东头的,属于李佳贵人的作品。
      
      众人面面相觑,看守的小太监小声嘀咕,“这佛堂晚上是锁着的,也没有风,怎么会……”
      
      不一会儿,周嬷嬷也赶来了,看到这情形,心里头也犯疑惑。
      
      佛堂紧锁,晚上根本没人进来过,怎么出了这等事?要说是风吹的,怎么只散了这一摞,紧挨着的窦常在的那摞就好好摆着。
      
      小宫女将散落的纸张拾起来,好些落在香灰上,砚台上,都沾染了痕迹。祈福的经文,最重要的就是不能涂改和笔误,更不能有污渍。略一清点,一多半都不能用了。
      
      闻讯赶来的李佳贵人看了,险些两眼一翻晕过去。立刻尖声叫嚷着:“一定是有恶人坑害我!”
      
      “贵人慎言,这佛堂门窗紧闭不说,外院的门也锁着,根本无人进入。”
      
      “昨晚不是有人通宵罚跪吗。”
      
      宋清儿抽噎着道:“贵人就算看不上我等,也不能这样凭空污蔑啊。”
      
      周嬷嬷蹙眉道:“宋答应和魏答应罚跪,自始至终都是有人盯着的,绝无可能离开。”
      
      魏瑢火上浇油:“嬷嬷明鉴,佛祖之前,谁敢行这等阴祟之事啊,不怕报应吗?”
      
      众人心里头齐齐升起一个念头,若非人为,难道真是佛祖显灵了?
      
      李佳贵人脸色一阵青一阵白。
      
      魏瑢看得心头暗爽。
      
      眼前当然是她的杰作,害得自己跪了一个时辰,怎么也要让她多抄几晚上,才好扯平啊。
      
      四周几声惊呼,是李佳贵人又气又急,竟然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
      
      “只怕是假装的吧。”宋清儿小声嘀咕着。
      
      她正跟魏瑢走在返回的路上。因为出了这桩意外,几个人难得放了假,周嬷嬷心急火燎去禀报僖嫔了。
      
      幸灾乐祸了一阵子,宋清儿终于过了兴奋劲儿,压低声音问道:“魏姐姐你说这李佳贵人的经文,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不会真是佛祖看不过去了吧。”
      
      “怎么可能,也许是老鼠吧。”魏瑢说到一半,笑容僵住。
      
      呸呸,这不是骂自己老鼠吗?
      
      等等,自己隔三差五去偷吃的模样,可不就像是一只隐藏在暗处的小老鼠。
      
      “就算真是老鼠,也肯定是一只好老鼠,说不定还是佛祖显灵招来的天鼠呢。”宋清儿眼睛发亮。
      
      当天下午,周嬷嬷宣布了调查的结果。
      
      还真跟魏瑢猜测的一样。
      
      小佛堂里进了老鼠,偷吃香烛,弄掉了李佳贵人的经文。
      
      只能劳烦李佳贵人这段时日补抄了。僖嫔也算体贴,不必去佛堂跪着补了,在自己寝殿书房抄录即可。
      
      但就算这样,对李佳贵人来说也是个大工程。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