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御前献艺 ...

  •   “作死的老虔婆,死了才干净,主子奴才都是一窝烂心肝的,还当自己是名门贵女呢,不过是靠着祖宗庇佑……”
      
      寝殿里,李佳贵人目光阴冷,吐出的话语更是惊世骇俗。她撕扯着帕子,像是撕扯着那些深恨的人的头发。
      
      身边的小宫女慧心是随她入宫的家生子,听得脸色惨白,不停地看向紧闭的殿门。虽然已经屏退所有宫人,但每次听到主子的咒骂,还是不免胆颤心惊。
      
      从四年前就开始了,自从那个承载了主子所有期盼的孩子不幸小产之后。
      
      虽然没有证据,李佳贵人却一直怀疑是僖嫔害得她小产。
      
      僖嫔入宫多年都生不出,而自己刚入宫就得了宠,一路升到贵人不说,还有了身孕。那些日子她能清晰地感觉到僖嫔对她的嫉妒。
      
      小产之后,她伤了身子,休养了大半年才好,之后就再也没了宠爱。
      
      李佳贵人咬牙切齿,长春宫里所有的人,压在头顶上的僖嫔,还有后头年轻鲜亮的小答应们,都让她深恨。
      
      她才不过二十一岁,一辈子就这样闭锁深宫,任凭容颜枯老吗?
      
      她不甘心!
      
      ***
      
      这场小风波在周嬷嬷的刻意压制下,很快就过去了。
      
      经文已经抄写地差不多了,如今魏瑢她们每天只需抄录一个时辰就行。原本的白班夜班也调整成了上午和下午。只有李佳贵人需要苦哈哈地熬夜抄写。
      
      魏瑢她们上午抄经,下午也没闲着。
      
      僖嫔终于在前天请安的时候,宣布了中秋要四个小答应御前献艺的事儿。
      
      按照周嬷嬷的安排,她们开始练习乐器。
      
      练习的是合奏。这点儿让魏瑢深感意外,据她所知,古代,尤其女子,多是独奏,少有合奏的。
      
      一天周嬷嬷过来察看练习进度,解了她的疑惑。
      
      “这种琴笛合奏的风格,是西洋传来的。此番宫宴,老奴打听过,献舞的已经有好几位娘娘安排上了,再加上乐坊那里安排的舞姬,只怕皇上看着腻歪。反而是咱们这合奏,让人耳目一新。诸位主子仔细练习,必定能得皇上垂青。”
      
      康熙确实接触西方文化挺多的。
      
      这合奏是买了一位久居京城的西洋传教士的曲谱,又请了宫中乐师指点,算是中西合璧。曲调在魏瑢听来,颇有后世流行的现代古风韵味。
      
      开场是陈答应的琵琶,之后是双琴合奏,最后是笛子收尾。
      
      练习最开始还遇到了一个不小的麻烦,四个小答应在家中都学过乐器,但学的都是琴,这合奏用的却是四种不同的乐器。
      
      折腾了半天,最终陈答应还会琵琶,而魏瑢在大学的时候学过一阵子长笛,这才勉强凑齐了队伍。
      
      练习了数日,魏瑢估摸着,等到中秋,应该也只是马马虎虎的水平,远不如几位前来指点的乐师精湛。但御前献艺,献的是人,曲子过得去就行。
      
      这天下午练习完毕,宋清儿跟她一起往回走。
      
      自从被一起罚跪之后,宋清儿待她越发亲近。
      
      魏瑢有些吃不消,倒不是讨厌她。而是宋清儿是汲汲营营一心争宠的,她却是条躺平的咸鱼。道不同不相为谋啊。
      
      “我腿伤好多了,多亏了魏姐姐你介绍的那人。”
      
      自从被罚跪了一整夜,她的腿肿得厉害,膝盖还溃烂了,走路疼痛难忍。魏瑢便介绍了上次自己买膏药的那个太医。宋清儿咬牙掏出十两银子,换来了几贴上等膏药。那太医虽然贪财,膏药却极有效。用了几日,宋清儿的腿伤大有起色。
      
      说了几句,宋清儿忍不住道:“今次合奏,姐姐你不觉得气愤吗?”
      
      “什么可气愤的?”
      
      “柳答应明明也是会吹笛子的,而且吹得极好,却不肯站出来,非要与我一起弹琴。她不就是觉得吹笛鼓着腮帮子不好看吗。却将姐姐你挤去吹笛子。”
      
      “我的琴本就弹得不太熟练,这样安排也无妨了。”魏瑢平淡地道。她本就不想争宠,吹笛子正中下怀。
      
      “姐姐你真是好心性。明明你在咱们四个人中生的最好。”宋清儿有些遗憾。
      
      魏瑢摇头道:“我倒觉得陈答应更好看些。”
      
      宋清儿不以为然:“她眉眼虽然生得俊,但肤色发黑,上次我还听李佳贵人背地里嘲笑她跟烧火丫头似得。”
      
      陈答应肤色确实偏黑,不符合时下的审美。
      
      提到李佳贵人,宋清儿咬牙切齿:“上次去周嬷嬷那边告发的就是她的人。这个毒妇,就见不得人好。尤其嫉妒咱们这次能去御前献艺。”
      
      被罚跪之后,宋清儿也仔细筛查了一遍自己身边的人。那天晚上厨房的粗使太监小椿子过来送水,撞见了她身边的春桃在“加工”膏药。
      
      “他和李佳贵人身边的慧心交好,肯定是他传递了消息。”宋清儿气愤地道,“这一趟我要是真能得皇上青眼就好了,气死这个老虔婆!”
      
      魏瑢无语,李佳贵人也才二十出头吧,就变成老虔婆了。
      
      宋清儿继续道:“只怕她也知道自己没脸,如今经都抄完了,还整天闭门锁户。不会又在打什么坏主意吧。”
      
      李佳贵人连续熬了数日,终于在三天前补齐了经文。
      
      就在昨日,僖嫔将这一份厚礼送到了康熙面前。
      
      正逢皇帝病情好转,康熙着实夸赞了几句长春宫上下的忠心,命太监送来了好些锦缎珠宝作为赏赐。
      
      魏瑢也分到了两匹,玉福已经开始替她裁衣裳了。
      
      只是到底没有亲自驾临长春宫,让僖嫔大失所望。在周嬷嬷的劝导下,也渐渐打起精神,开始关注四个小答应筹备的合奏献艺。
      
      ***
      
      魏瑢发现,宋清儿虽然智商不出众,却有一样金手指,就是乌鸦嘴。
      
      前天刚说李佳贵人“不会又在打什么坏主意吧”,过了没几天,事情真的发生了。
      
      那天晚上,魏瑢正想睡下,突然春桃跑过来,惊慌失措:“魏主子,您快去看看我们主子吧,她的腿不好了!”
      
      魏瑢赶紧披上外衣,去了隔壁。
      
      宋清儿正歪在榻上,亵裤挽起,露出白生生的长腿,膝盖处肿胀发紫,还渗出血迹。
      
      魏瑢吓了一跳。“怎么会这样?”她的腿伤不是快要痊愈了吗?
      
      宋清儿欲哭无泪,“本来好好的,昨天开始莫名发痒,我以为是伤口要痊愈了,并没有在意,可今天越来越痒,忍不住抓了几下,竟然变成了这样。”
      
      “我去禀报僖嫔娘娘,找太医来。”魏瑢不敢耽搁,立刻去找了周嬷嬷,又回禀了僖嫔。
      
      关系到御前献艺,僖嫔立刻请了太医来。
      
      “只怕是主子之前用的膏药与肌肤相冲,才有些症状,再加上最近操劳过度,导致热毒入体。”太医模棱两可说着。
      
      然后开了个清热解毒的方子,让先涂抹着。
      
      宋清儿不肯相信,眼泪扑簌簌直掉。
      
      魏瑢看着那伤处,也怀疑,宋清儿应该是被人算计了。
      
      就算膏药过敏,使用的第一天就该有反应了。哪有药都用完了才突然发作的道理。
      
      可惜用完的膏药已经扔了,找不到证据。
      
      周嬷嬷只关心一件事:“王太医,宋答应的腿伤大概多久才能好?”
      
      “这……少则七八天,多则十余天吧。日常最好卧床歇息。”
      
      距离中秋宫宴只剩下五天了,如果需要休养这么长时间,肯定不能上台了。
      
      周嬷嬷一脸凝重,回去禀报了僖嫔。
      
      第二天,合奏的人替换成了李佳贵人。
      
      她也是擅长弹琴的。
      
      如果说之前还有一丝怀疑,那么在看到李佳贵人短短一个上午,就娴熟地掌握了合奏的曲子,魏瑢几乎能肯定,宋清儿腿伤复发,是她的算计了。
      
      想起前几天宋清儿还嘀咕过,这位自从抄经完毕就紧闭大门,也不知在屋子里鼓捣什么,如今也有了答案。
      
      周嬷嬷都忍不住阴阳怪气讽刺道:“贵人这支曲子倒是熟练地很,不知道的还以为关起门来偷偷练过呢。”
      
      “嬷嬷客气了,前几日路过偏殿,听到这首曲子就爱地不得了。我也是爱琴之人,便私下弹奏了几次,想不到真有献丑的时候,也是天意吧。”李佳贵人笑得温婉得意,说辞更是找不到一丝破绽。
      
      唉,这宫里头,没有一个简单的。连一个失宠多年的冷衙门长春宫,都有这么多勾心斗角。
      
      魏瑢刚升起的那一点儿事业心立时又打了退堂鼓。
      
      得知自己被李佳贵人替代的消息。宋清儿当晚气得几乎吐血,连饭都没吃。
      
      魏瑢练习之后去看望了她,巴掌大的小脸苍白着,极是可怜。
      
      “我宁愿僖嫔娘娘自己去。”她捏着被子,眼泪汪汪。
      
      “你快别胡说了,僖嫔娘娘什么身份,怎么会屈尊跟我们几个小答应合奏,不怕被其他娘娘们笑话吗。”魏瑢哭笑不得。
      
      陪着她说了会儿话,宋清儿一直郁郁寡欢着。
      
      魏瑢知晓她心结难解,也无可奈何。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