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告发 ...

  •   作为长春宫的主位,僖嫔生得明艳动人,肌肤雪白,三十几岁看着却如二十七八一般。
      
      她是赫舍里皇后的庶妹,在元后薨逝的第二年入宫。原本家族希望她能续接长姐的荣光,继续得宠,结果却令人失望。
      
      身为康熙白月光的替身,她并没有如一众晋江替身文般,上演逆袭转正的爽文大戏,只在刚入宫的时候得宠了一阵子,之后一路下坡,到如今更是彻底失宠了。
      
      魏瑢私心揣摩着,也许是康熙后宫里头环肥燕瘦见识多了,一种口味吃腻了吧。
      
      毕竟僖嫔会被家族选为替身,就是因为她容貌气质,乃至性格都酷似元后。
      
      僖嫔坐在主位上,扫视着殿内诸人,含笑道:“诸位这几日抄写经文,实在辛苦了。”
      
      李佳贵人第一个起身道:“娘娘能给我们这等向皇上尽心的机会,实在是三生有幸,哪里会劳累呢。若能换来皇上病痛略减半分,就算嫔妾日夜不停,也心甘情愿。皇上为国政大事操劳,娘娘为长春宫上下操劳,才是真的劳累……”
      
      一番赤胆忠心的表白,偏偏李佳贵人说地格外赤诚,让人感动不已。
      
      看着这份实力派演技,魏瑢觉得,自己可能这辈子都没有升职到贵人的机会了。
      
      我太难了!
      
      窦常在也恭维道:“多亏了娘娘赏赐的蛋羹,娘娘这般操劳,还记得我等吃喝用度的小事。”
      
      众人一派歌功颂德。
      
      僖嫔满意地点点头:“这些日子大家辛苦,本宫吩咐小厨房多备了些点心。再过一个月就是中秋了,到时候将抄写的经文奉上,便是咱们长春宫的心意,皇上看着必定动容。”
      
      又说了几句宫中的差事,僖嫔端起茶盏,“好了,今个儿先散了吧。”
      
      站在僖嫔身后的周嬷嬷不禁着急起来,张开口,却最终什么也没说。
      
      魏瑢几个人都注意到了,却只当不知,告辞离开。
      
      ***
      
      李佳贵人几个去歇息了。
      
      魏瑢四个小答应到了“上工”的时辰,直接去了小佛堂。
      
      正殿内,周嬷嬷低声道:“娘娘。”
      
      僖嫔表情转冷,“嬷嬷不必说了。”
      
      周嬷嬷满脸无奈。
      
      她们长春宫,皇帝已经三四年没有踏足了,身为一宫主位的僖嫔,也只有在逢年过节的宫宴上能见到皇帝。
      
      其实有这种情况的不止僖嫔,各宫的主位娘娘,从温僖贵妃,到惠、德、宜、荣四妃,再到安、良、端、敬、僖、通六嫔。
      
      最年轻的也三十岁了,恩宠早就淡薄,所以都提拔了新人在自己宫中,服侍皇帝。
      
      有的还提拔了好几茬,比如惠妃那边最早的良答应,如今已经是六嫔之一的良嫔了。如今又选了几个小答应,其中的石氏很得皇帝欢喜,上个月刚刚被晋封了常在。
      
      还有德妃宫中的王贵人,荣妃宫中的刘答应……
      
      有这些新鲜漂亮的面孔,才引着皇帝时常过去,主子娘娘也有脸面。
      
      长春宫这边,僖嫔却一直没有引入新人。李佳氏和窦氏都是早年宫中选秀指派过来的。
      
      周嬷嬷劝了好久也没用,直到去年冬天,赫舍里氏的老夫人趁着入宫请安的机会,亲自过来劝了一通,才终于让僖嫔松口。
      
      今年开春选秀,挑了四个花团锦簇的女孩儿来长春宫。
      
      然而四个新人入宫,却没有一个得皇帝青眼的。至今连一次召幸都无。
      
      “嬷嬷也不必跟我急,该干的都已经干了,便是今次抄经,为了不损她们容色,还专门安排了白日轮值。小厨房那边也叮嘱过了,鲜亮的衣裳也赏赐下去了,还能怎么样呢?总不能我当主子的去操心这几个小丫头的日子吧。”僖嫔冷着脸。
      
      周嬷嬷连忙道:“娘娘这么说可真折煞奴才了,这也是为了娘娘的将来。皇上过来,这几个小丫头不过是个引线,体面还是娘娘您的。”
      
      皇上过来了又能怎么样?僖嫔坐在位上,望着窗外浓翠的树叶,目光沉暗。他来了,自己眼睁睁看着他临幸别人吗?
      
      周嬷嬷暗暗叹息,她服侍僖嫔多年,怎么会不知道她的心结呢,
      
      自从入宫以后,自家姑娘的一颗心就绕在了皇帝身上,奈何天子哪里有真情的。就算有三分真情,也都给了元后。岂能轮得到旁人?
      
      其实对僖嫔,皇帝已经足够恩宠了。无所出而得封嫔位的,宫中只有她一人而已。
      
      但人心不足啊!
      
      这种话周嬷嬷当然不敢直说,只柔声劝着:“如今中秋宫宴,正好是个露脸的好时机,娘娘年年弹琴也累了,不如让这几个小丫头合奏个曲子,或者跳个舞什么的。”
      
      周嬷嬷是赫舍里氏的旧仆出身,一路跟着僖嫔入宫,心里是疼惜她的,但更要将赫舍里氏的利益放在前头。
      
      如今赫舍里氏最大的要务是什么?是太子殿下啊!只要太子殿下地位稳固,他们赫舍里氏的荣华富贵就无忧。
      
      虽然太子殿下如今还很得皇帝信重,但几个兄弟都不是省油的灯。尤其大阿哥胤禔,步步紧逼。
      
      太子明面上光鲜,实则步履维艰。
      
      前朝有索额图大人照应着,后宫也得有个为太子殿下说话的人才行。
      
      皇帝久久不来长春宫,僖嫔就成了一招废棋啊!
      
      只要能将皇帝带来宫中。俗话说见面三分情,就算僖嫔不承宠,也在皇帝面前说得上话。
      
      这也是为什么长春宫急着将四个小答应推上去。
      
      ***
      
      出了正殿。
      
      宋清儿立刻凑到魏瑢身边:“魏姐姐,多亏了你昨日的膏药,我腿上舒坦了不少。”
      
      魏瑢点头:“有用就好。”
      
      宋清儿趁着四周无人注意,继续小声道:“魏姐姐,你刚才有没有看到周嬷嬷想要说话来着,咱们离开之前。”
      
      “好像是,也许要催促咱们赶紧去抄经吧。”
      
      宋清儿嘴角撇了撇,“抄经每日都定时过去的,还用得着她催促。我猜测,可能是要说中秋宫宴的事儿。”
      
      “魏姐姐你还不知道吧,今年的中秋宫宴,听说僖嫔娘娘想着让我们几个在皇上面前露露脸。”
      
      魏瑢惊讶,“不可能吧。”她知道中秋宫宴上有妃嫔献艺的传统,但名额有限,长春宫轮到过几次,都是僖嫔弹琴。这两年连僖嫔都没机会了,更别说她们这些按规矩只能在偏殿饮宴的小答应了。
      
      “我听窦常在身边的小丫头云喜说的,她跟我身边的春桃是同乡。就是不知道真假,要是真的就好了。”
      
      宋清儿满怀憧憬地感慨了半天,转头见魏瑢古井无波,不禁好奇,“魏姐姐,你不想着在皇上面前露露脸?”
      
      “露脸有什么用?”
      
      “怎么没用,德妃娘娘那边的王常在不就是去年宫宴上献舞,才被皇上看中,如今恩宠无双吗?难道魏姐姐你不想着得宠?”
      
      魏瑢还真不想得宠,她压根儿就没有睡康熙的兴趣,先不说“公用黄瓜”的卫生问题,就算睡了,也没什么未来。
      
      康熙膝下的阿哥已经十几只了,而宫中四妃六嫔的名额也满了,将来晋升的机会有限。
      
      得了宠,却要面对无穷无尽的算计,劳心费力。这么一想,真有点儿不值。
      
      宋清儿一幅恨铁不成钢的模样,“魏姐姐,你别看咱们现在日子过得好像还不差,那是因为咱们都是新人,将来说不定还能得宠,内务府的那帮狗奴才不敢太为难咱们。这宫里头拜高踩低的多了,前日子我去窦常在哪里,正碰上她用晚膳,你猜我看到了什么?”
      
      魏瑢目露疑惑。
      
      宋清儿愤慨地道:“说起来,她还是早年得过宠幸,位份比我们高的人。晚膳的菜色,竟然还不如咱们。六个菜肴,只有京酱鸡丝还能看看,其他都是些小炒肉、素青瓜之类糊弄人的。之后我让春桃悄悄打听了,唉,窦常在竟然还得熬夜做针线,托针工坊的人带出去,才能换些银钱贴补呢。”
      
      她看了看四周,又压低声音,“咱们长春宫里以前还住过一位王答应,一位江答应,都在二十出头的年纪就病死了。这宫里的日子,我是看透了,无宠,太熬人了。”
      
      说到最后,宋清儿抿着唇,带着与年龄不符的沧桑。
      
      魏瑢心里头沉甸甸的,短短小半年,足够她们看透这宫中的人情冷暖。
      
      就算自己有金手指,吃喝不愁,但也只能供给自己享用,不能外泄。
      
      想要扩展业务,偷点儿值钱的珠宝,先不说道德与否,关键是这宫中的财物都是有标记的,偷来的很难出手,一不小心暴露了金手指才是万劫不复。
      
      两人说话的功夫,到了小佛堂。
      
      陈答应和柳答应已经到了,两人冲着魏瑢两人笑了笑,就算打过招呼。
      
      四个人各自跪在位置上,开始一天的忙碌。
      
      周嬷嬷没有过来,小佛堂的气氛便轻松一些。
      
      宋清儿道:“陈姐姐你这么快就将这一本抄录完成了,这字比帖子上的还要工整呢。”
      
      对宋清儿的恭维,陈答应也只是微微一笑,并不说话。
      
      她也是江南读书人家出身的小姐,容姿秀丽,气度出尘,顾盼间天然带着一抹轻愁。而且还是个才女,诗词歌赋无一不通,一笔簪花小楷灵秀绝顶。
      
      只可惜明媚的大眼睛下方带着浓重的乌青。陈答应的身体比魏瑢还不如,入宫后病了好几个月,险些一命呜呼,好不容易才挺过来。
      
      这样出众的美人儿,放到后世,绝对是女神级别的,倾慕者无数,如今却只能困在后宫当一个籍籍无名的小答应,还差点儿悄无声息挂掉。
      
      而柳答应虽不及陈答应美貌,但身段窈窕,眉眼活泼,也是个上等的美人。
      
      当皇帝还真是性、福,这环肥燕瘦的各色美人,根本睡不过来。
      
      魏瑢悄悄羡慕了一把。
      
      说了没两句,周嬷嬷到了。
      
      四人赶紧低眉敛襟,板正态度。
      
      ……
      
      一天的时间很快过去,到了下午,魏瑢正庆幸着今天要熬完了。
      
      突然来了一个小宫女,凑到周嬷嬷身边说了两句话。周嬷嬷立刻出去了。
      
      片刻之后又进来,目光叵测地扫视四人:“请四位主子先别忙着离开,老奴这边还有一桩事。”
      
      四个人都被她阴测测的目光看得心里头发毛,宋清儿勉强问道:“周嬷嬷,是僖嫔娘娘有什么吩咐吗?”
      
      “倒不是娘娘有吩咐。”周嬷嬷冷声道,“是有人告发,说几位主子中有人祈福的心思不诚,亵渎神佛。”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