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二章 赐位入宫 ...

  •   因着郑婉投河一事,定国公才意识到幼弟到底都背着他做了些什么,直接把人教训了一顿,且禁足半年,并且表示不得在求娶郑氏。
      
      而醒过来了解了一切前事的郑婉,对所有的一切都是庆幸居多,她前世虽然只过了三十多年,但却是自然死亡,因病去世,不曾想还有如此造化,成了异世的郑婉。
      
      一个年芳十六,貌美健康的小姑娘,虽说小姑娘的经历坎坷了些,可这些看在郑婉眼里,倒也不算什么了,至少还是个官家小姐,父宠母爱的。
      
      虽说婚事上坎坷了一些,但无论是嫁给谁,总归是衣食无忧的,只是醒过来的郑婉衡量了一翻过后,果断的和表哥彻底断了情分,即便那林小公子被关了起来,郑家与姨母家的亲事也不能继续下去了,先不说因为前面的诸多事情已经渐渐的磨灭了两家这么多年的情分,就是之后,因着这些前事,加上那表哥的性子,郑婉也断不会再嫁进姨母家了。
      
      而且毕竟那位和原主之间是有感情的,且是表兄妹关系,这些都让换了芯子的郑婉接受无能。
      
      哪怕最后没得选只能在表哥和林小公子中选一人,对郑婉来说,毫无感情纠葛,且出身优越的林小公子都是比表哥更好的人选。
      
      林小公子被关的半年里,郑婉一面熟悉这个朝代的规则法律,适应郑家小姐的身份,一面彻底斩断了和表哥的关系情分,同时不忘出门交际,相看人家。
      
      毕竟原主的年龄,真的到了该出嫁的时候,而这个时代,显然是不允许她不嫁人的。
      
      郑婉前世活了三十多年,一直是独身一人,当然也爱过恨过平淡过,活到最后其实对所谓的感情早就看的淡了,毕竟人生有好多比那个重要的事情。
      
      成了这个朝代的郑婉,她观察了很多人,女人确实活的更加不易些,不过也未尝就活的不好。
      
      因着表哥和林小公子一事,她的亲事有些格外困难,也不是没有人家有求娶之心,只是郑婉思来想去都不够合适,尤其是林小公子被关了半年出来后,似乎对她还是不死心,这种情况下,比之安国公府门第低的人家总归不合适,可是比起高的,又正值婚龄的又怎么会看的上郑婉。
      
      就这样,本来郑婉已经做好了嫁给林小公子这个最坏的打算了,不曾想突然传来今上选秀的消息。
      
      郑婉特意从郑父以及侯府那里打听了今上的情况,于是报名选秀在她看来是最好的选择了。既然总归要嫁人,为什么不嫁给这世界上最有权势的那个…
      
      至于妾不妾的…皇家妾,有品级有俸禄,生了孩子更是有了最大的保障,这样的朝代,学成文武艺,货与帝王家。孩子直接是生在人生终点的皇二代,没大志气都能富贵荣华一生,何乐不为,可以说皇家妾是活的最不像妾室的妾室了
      
      至于背后的那些艰难委屈…做人哪有不委屈的呢,何况,这个世界可没什么一生一世一双人,既然总归是以色侍人,自然选个最厉害的人。
      
      其实对于郑婉来说,进宫这件事除了有无奈的因素在,未尝没有几分挑战,她是个俗人,自尊和虚荣皆有。在这个等级阶级森严的社会里,若是不想逢人便卑躬屈膝,作为一个女人想站到高处,唯一的办法就是成为最高处那个男人的女人。
      
      而这个机会其实也并非谁都有的,郑婉觉得某种程度上来说,她未尝不是幸运的,既然能宫斗,自然就不要去宅斗了。
      
      刘氏即便有再多的不舍也阻止不了女儿即将进宫的命运,一翻难过后便是又一次的千般嘱托,万般叮咛。
      
      与此同时,郑婉的大哥郑泽此刻的心情也是极其复杂,他早已成家立业,只是因为自己本就不是上进的性子,如今即便有千言万语想对自家妹妹说。可终究觉得毫无用处,最终也只是化作一句好好保重,不用担心家里。
      
      与哥哥不同,郑婉的弟弟郑洲,如今不过13岁的年纪,读书上一向是有天分的,如果说前两年还有些少年人玩闹的心思,可经过姐姐婚事的诸多波折,小小少年立志要成为姐姐的依靠,变得成熟努力起来。
      
      这让郑婉格外欣慰。
      
      成为郑婉不过一年的时间,郑家人的模样性情,关心爱护早已刻入心底,如今即将离开,竟然生出诸多不舍来,然而终究不能自己。
      
      一家人依依不舍的话别后,郑婉在一个格外晴朗的日子里被接进了宫中。
      
      六品贵人能携带的东西不多,她随身的东西不过两个包裹,大多都是金银细软,郑家不缺银钱,女儿这般也无需什么嫁妆,索性给了多多的银钱。另有一兄一姐一弟的额外补贴,郑婉的身上,身家不菲。
      
      只是品级到底还是太低,不能从宫外带人,不过这个对郑婉来说却也没什么,自家环境简单,家里的丫头虽然也都是聪明伶俐的,只是却不见得是那适应宫中的性格。
      
      郑婉入宫的那天是个艳阳高照,清风和煦的好日子。与她同天进宫的还有其他4名女子,都是和她一样有品级,但品级不高也不是特别低的女子。
      
      分别是小仪孙氏,贵人张氏,才人潘氏,美人王氏,其中小仪孙氏的品级最高,长相也是几人中最美的,或者说是这整批秀女里最出众的那个,选秀之初,郑婉就听过这位孙小仪的美貌,负责选秀的官员对这位的容貌是以惊为天人来形容的。
      
      也有人说,这位孙小仪是这批秀女中的绝色之姿。等到后来郑婉真正的见了这位的真容,并不觉得人们夸张,但也不置可否。怎么说呢,孙氏的长相,清丽脱俗,见之忘忧,属于那种真的很美很精致的标准美人,但是长相这个东西,个人有个人的审美。哪里分得出高下。
      
      各花入个眼罢了,要不然,怎么会有后宫那么多的莺莺燕燕呢。要她看来,孙氏的容貌其实美的有些过于完美了,以至于并无什么特色。大家都知道美,哪里美,哪里都美。反而没了意思。若是在现代做演员。绝对是可塑性极高的一张脸,但同时也容易成为观众们记不住的美人。
      
      当然,这些也不过是郑婉的个人拙见罢了,这位孙小仪一路选秀下来,早已是整个后宫公认的大美人,就连那位皇帝估计也是被惊艳了,这点从孙氏的位分上就能看出端详,毕竟孙氏家境不显。却是几人中位分最高的。
      
      说起来今日这五人之中,家境最好倒数郑婉了。其他几位,孙氏出自徐州,不过是一般的商贾富户,张氏是某偏远地方县令之女。潘氏是徐州人氏,据说家中的一个族叔是吏部官员,王美人则是京中人氏,家中有些良田,还有两三个药材铺子。
      
      至于长相,孙氏绝美,张氏艳丽,潘氏娇柔,王美人甜美。郑婉自己嘛,相比起来倒是美得含蓄些了,不过她真的很耐看,越看越美那种。
      
      此次选秀,来的突然,由韩太妃提出,太后以及前朝官员赞许,可以说是偶然行事。且按今上的意思,不许劳民伤财,更不俞大肆征选,更加不可强制,采取自愿,就连定数都是没有的。
      
      可谓是极其简略的一次采选,也正是因为这些,好些人家并无适龄女子,还有一些,不愿自己如珠似宝的女儿去后宫蹉跎。是以,秀女的身份并没有多高,至于质量吗,郑婉觉得那绝对是好的,毕竟有那没准备没意愿的人在,自然也有闻风而动,深谋远虑的。
      
      比如早她们进宫的那几位,婕妤韩氏,韩太妃弟弟的孙女。荣华周氏,原皇后之幼妹,承恩公府嫡系女孩。还有贵嫔柳氏,出自大名鼎鼎的柳家。这些女子显然是奔着高位去的。
      
      当然,此次除了这些人,剩下的也就没什么人物了,
      也因着这些女子的身世背景,且不论相貌如何,她们的位分都是郑婉这些人不能比的。
      
      虽然身份上偶有差别,不过郑婉五人却是坐着一样的小轿子被抬进宫中的,五个人,五个去处,坐在简陋的小轿上,五个女孩心思各异。
      
      郑婉的寝殿被安置在了华玉阁,在整座皇城的东南方向,大昌的后宫占地极广,宫殿繁多,昌盛帝后宫的妃嫔倒是不算多,是以她们这样的位份如今倒是也无需与人同住一处了,华玉阁虽然在这后宫里只是一处偏小的寝殿,但实际面积却是不小的。尤其是能自己独居一宫,这对于郑婉来说便是格外好的事情了。
      
      华玉阁在往东走,临近的那处便是花雨轩,和这华玉阁一样,也是比较小的寝宫了,但也是独立的院落。这一处如今成了王美人的住处。
      
      郑婉简单的环顾了一番自己如今的住处,然后便是面见华玉阁内的诸人了。华玉阁虽小,但如今也有一位掌事姑姑,一位掌事太监,另有宫女四名,小太监四名。人不多,算是贵人位份上的定数了,但却是最少的那种。
      
      掌事姑姑名叫桃红,大家都称其为红姑。今年已经27岁了,叫郑婉意外的是,红姑竟是昌盛元年跟着皇上一同进宫的,王府的旧人。掌事太监叫周喜,才18岁,进宫却是已经有10年了,长着就是一番笑眯眯的讨喜的面孔,且面容清俊,看着就叫人心情好,郑婉瞧着,周喜和红姑的关系应该是原本就极熟识,颇为亲近的样子。
      
      剩下的四个宫女,四个太监,原本的姓名就是随便起的,如今说是让郑婉赐名,于是四个宫女分别是抹茶,香橙,冰柠,可可。
      四个小太监则是,家富,家强,家友,家善。
      
      抹茶和香橙两个稍微大一些,一个15,一个16,于是近身照顾郑婉就是她俩的事了,冰柠和可可两个都是13岁,去年才进宫的小宫女,郑婉内心再觉得小,也不会去破坏这个世界这个宫里的法则,心里想的无非是尽量能护住她们便是。
      
      四个太监里小富子和小强子都是30左右的成年人了,家富长的一副忠厚的样子,家强的长相则有些一言难尽,为人看起来倒是老实,家友和家善两个都是16岁,一个机灵,一个腼腆。
      
      人不多,了解一番过后。郑婉坐在大殿的主位上,轻咳了一声,对着下首的众人不轻不重的慢慢说道“既然你们如今是我这华玉阁的人了,生死也就都和我这个主子绑在一起了,希望大家能明白,这一荣皆荣,一损皆死的现实,忠心点”
      
      她的声音并不严厉,甚至还带着少女的轻柔明媚,语气却是漫不经心中带着几分重量。使得众人俱都听在了心里。
      
      连忙表忠心道“奴才们必会忠心耿耿,一心侍奉贵人,绝无二心”
      
      郑婉听了这话,面上便带了笑容,从随身的一个包裹里取了一荷包的碎银子,重量不菲,从座位上起身,走到离她最近处的红姑那里,亲自把人扶了起来,淡淡笑道“这些银子,红姑你一会帮我给大家分了吧,算是我们主仆一场的见面礼,也不值当什么,多少的就是一点心意”
      
      “谢贵人赏”众人不曾想这位主子不但好性,第一日见面没有下马威不说倒是给了赏,一时之间想什么的都有,但都是连忙道谢。
      
      郑婉孤身一人进宫,她这院子里的人以后都是她的指望和责任,怎么对待她心中早就有数,此刻听了他们的道谢也只是笑笑,随即道“行了,都起来吧,咱们往后的日子还长着,你们是什么样的性子,我又是什么样的性子,咱们且有的是时间相处,还是那句话,一荣皆荣,往后这宫里的日子,你们忠心点,咱们争取能活的荣华富贵些,也不枉大家天南地北,离乡背井的进宫这一场”再多的,郑婉也不愿意说了,反正来日方长,如今这些,也不过就是给众人个提醒罢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