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三章 后宫请安 ...

  •   皇后早逝,宫中贤妃主事,是以进宫第二日,郑婉诸人必是要去贤妃的广宁宫请安的。想来后宫的其他人也是会去凑这个热闹的。
      
      郑婉不欲打扮的多出众,且她此番进宫,所带的华服美衣不多,是以直接在尚衣居早前备好的几套宫装中选了一套浅碧色的宫装,头发则由红姑梳了一个最简单的随云髻,郑婉衣服带的不多,首饰却是极丰富的,是以朱钗倒是挑了个颇精致却又不甚打眼的镂金菱花钗。搭配了个相呼应的红翡翠滴珠耳环,整个人干净水灵,俏生生的简单甜美。
      
      郑婉昨日不曾一板一眼的训话,给了诸人赏赐后,更是让人准备了瓜果点心,整个宫的侍者坐在一处说了好些闲话,主要还是她仔仔细细的从诸人的嘴中问了一番这后宫的情形。
      
      这些在宫外也是多方打听了的,别管这些是真是假,几分真几分假,总之,心里有个数总是好的,也因着昨日的一番互动,华玉阁的下人们都觉得郑婉是位平易近人性情和善且心里有谱的主子。
      
      红姑本是尚司局的人阴差阳错的才被分来了华玉阁,在此之前也只服侍过一位主子,还是皇上是王爷时的一个侍妾,皇上登基那年被封为嫔,只可惜那位是个体弱的,进宫不满一年就去了,周喜也确实如郑婉所想,和红姑熟悉得很,据说早年受过红姑的恩惠,这些年两人在宫里以姐弟相处,此番两人同时进她这华玉阁共事,也是提前使了手段的,要不然也没那么恰好的分到一处。
      
      对于这些手下人私底下的关系,郑婉并不很是在意,只要能齐心合力的替她办好差事就好,不过红姑和周喜私下里找到她这主动交代了,却是令她很是满意。
      
      殊不知,红姑和周喜对她这位主子心下也是满意的很,要不然也不至于和盘托出。
      
      红姑本不欲做这往主子跟前凑的活计,只是这宫里,哪能事事顺意,如今遇到个看起来是个有成算且待人宽和的主子,到底是高兴的,今日郑婉这般打扮,红姑心下也是暗自赞赏的。
      
      她这主子是官家之女,这次进宫的除了那几个背后有大靠山的,这位算是家世高的了,又是个貌美的小姑娘,倒是难得的稳重谨慎。这样的性子在这后宫才是最稳妥的。
      
      “主子这身打扮虽不出彩,却格外的配您,好看的紧”红姑适时夸赞。
      
      郑婉也觉得很好看,对着昏黄铜镜里的美人笑了笑,开口道“走吧,今个儿这日子,咱们若是去的晚了可不好,好不好看的,这能进宫里的女子,哪个不是漂漂亮亮的”这宫里啊,最不缺的就是好看的美人,美色在这个宫里,实在是没什么好炫耀的,毕竟这东西吧,大家或多或少都有,真的没那么重要。
      
      红姑闻言,微微一笑,点头同意,心下却微微诧异,她这位主子,看着年纪轻轻的小姑娘,行事做派却是个老成的样子,连如今说的这话都显得格外的通透了些,实在是有些与众不同了。
      
      华玉阁离广宁宫不算远,却也是好远好长的一段距离,她如今的位份在这宫里,无论是去哪,都只能靠自己的一双腿了,想想也真是可怜。
      
      尤其是当郑婉一行人一小步一小步整齐划一,步调一致的行进的时候,碰到了坐着轿撵,慢慢悠悠却依旧比他们速度快出了好多的周容华一行人。
      
      同样的秀女,身份的不同,位份不同,如今的待遇更是天差地别,郑婉一行人见了周容华等人,连忙退到一边行礼。
      
      坐在轿撵上的周容华一身绯色宫装,鲜艳明媚,满头的饰品精致华贵,看起来就价值不菲,她本人长得却很是柔美,美得毫无攻击力,可这满身的华贵装扮却把她整个人衬得威仪了几分。
      
      见到郑婉行礼,她微微一笑,坐在轿撵上居高临下的端详了郑婉一番,这才不紧不慢的叫了声免礼。
      
      随后什么也没说,直接叫人抬了轿子继续前行。
      
      郑婉看着周容华一行人一点点从她的视线消失,恩,光是那抬轿撵的就是四个小太监,身边跟着的宫女更是五人之众,还另有小太监两名,不去想她华玉阁的人数了,光是低头看看自己沾了些许灰尘的鞋子,郑婉都生出了一种上进之心来。
      
      这个时代啊,不发达是不发达的,可是只要你有一定的位置,还不是享受的很,当然,要抛开那些固有的对人力的不忍之心。
      
      可怜她的双腿,如今只能靠着自己继续劳累前行了。
      
      除开周容华,这一路走来,倒是不曾碰见其他的妃嫔了,一直到了,离广宁宫越来越近的时候,才开始陆陆续续的碰到人。
      
      郑婉一行人的速度也降了下来,她不欲迟到,却也不想争先,而且前面似乎都是些高位妃嫔,她既不想行礼,也不欲去凑热闹,便放慢了脚步。
      
      “郑姐姐,你走的好早,我本来还想和你一起呢,到了华玉阁才发现你已经走了”
      
      郑婉身后,一道甜甜的声音响起,这个声音郑婉熟悉,尚未回头便知是王美人的声音了。
      
      娇花般甜美的小姑娘,一身鹅黄色流纱襦裙,仿佛盛开的花骨朵般娇俏可人,和周容华的柔美还有不同,王美人,美得更加甜蜜些。只是对于她的话,郑婉不置可否,怎么说呢,若想相约,便该早早提前定好,哪里有上门找人的道理。
      
      她停下脚步,笑着转身,站在那里等王美人一行人。
      
      同批入选的女孩,初选过后大家住在一处。多多少少的都有了些了解,王美人比郑婉要小上两岁,是个甜美娇气的妹子,虽是平民家庭出身,家中也算小富,这个女儿自小又长得格外漂亮些,自然是被家人疼宠着长大,相处不多,郑婉对于王美人的印象有限,只觉得这位是个很符合她年龄的真正小姑娘,甜美可爱,见识有限,她其实不欲与她多交,实在是,这宫里,所有的相交都只是一时的罢了,况且,早早晚晚的都要打交道,至于好坏,谁知道呢,何必早早的就摆个要好的姿态相处呢。
      
      后面,怕是会累的。要不然,两人离得近,她会早早相约。
      
      不过此刻郑婉自然是不会表露这些,她笑意盈盈的等着来人,待到王美人走上前来,才笑着开口道“是姐姐思虑不周了,昨日便该和妹妹相邀,初进宫,我还没来得及适应,一时倒也把妹妹忘在脑后了,妹妹勿怪”说着,行了个歉礼。
      
      郑婉的话说的极真诚亲切,她身后的红姑心里对这个主子有了更多的思量。说起来,她昨日特意问过主子今日是否要和相邻的王美人同来。
      
      当时的主子什么也不曾说,只淡淡笑了笑,摇了摇头,她还特意问了一番,可有不和,自家主子笑着回到“没有”见她欲言又止,才加了一句,“成群结队的未必就有什么好处”。
      
      王美人听了郑婉的一番话后止不住的点头,更是连连摆手,表示不用行礼。然后娇俏开口道“不怪不怪,姐姐这话可谓是说到我心里去了”她说着话,凑近郑婉,低声道“这宫里实在是让人陌生的紧,昨日我也是恍恍惚惚的,一时不敢相信自己真的进宫了,一时又有些想家,我们这样的位份,连从家里带个熟悉的丫头都不行,真真是让人不舒服”说到最后,声音低落。
      
      虽然是贴近了郑婉身边说的,红姑也能听到,比起郑婉的真诚来,红姑此刻有些明白自家主子为什么一开始就不与这位王美人亲热了。实在是,这位似乎是个实在过头了的,不过随即红姑就在心里摇头,这后宫的女人,哪有几个又是面上那般简单的呢。
      
      “既来之则安之,宫里派给咱们的人,用久了,也就熟悉了,至于家人,咱们如今进了宫,以后好日子在后头呢,不怕有见不到的一天,妹妹高兴点”后宫里,正三品以上的宫妃是有面见家人的资格的,是以,郑婉才这般劝慰的说道。
      
      王美人听了这话,倒是瞬间就重回了笑脸“对对对,我们的好日子,在后头呢”话里的语气,青春活力的很,很有几分书生意气的感觉,郑婉好笑的想到。
      
      因为有了王美人相伴,这一小段路上说说笑笑的到也挺有意思的,时间也是飞快,似乎还没来得及多聊几句,就到了贤妃的广宁宫。
      
      广宁宫恢弘大气,富丽堂皇,占地及广,远不是华玉阁那样的小地方可比,郑婉站在门口,徒然就想到了后宫女人们争来争去的意义所在。
      
      何止是争夺一个男人的情情爱爱呀,还有那些至高无上荣耀和享受啊。甚至只是生活条件而已。
      
      这后宫之中,无一例外的都是美人,郑婉此刻在这帮美人之中,无论是天生的长相亦或穿着打扮,都不出众,甚至于穿着上来看,有些寡淡无味了。
      
      她仪态大方的给高位的妃嫔一一行礼问好,然后才慢慢的退到了自己的座位处,是比较靠后的位置了,她的上首是极美的何小仪,对面则是艳丽的张贵人,虽是少女,可这位的身段却是成熟魅惑的很,长相也是那种咄咄逼人的耀眼美貌,妩媚妖娆,说实在话,如今将将快要十八岁的郑婉对比她还小一岁的张贵人的身材,着实是羡慕的很,要她看来,张贵人的美貌比起何小仪来只多不少,只是这种狐媚长相大面上并不被认可罢了,可实际上,男人们怕是喜欢的紧,这点从张贵人的位份上就可窥见几分。
      
      几人都是同批进宫的熟人。坐在座位处,更能体会到后宫品级的重要性了,无它,后面的座位和前面那些高位们的座椅明显不是一个等级。
      
      坐在硬邦邦的黄花梨木小凳上,郑婉倒是极其安慰的想到,好在今上的后妃不多,要不然恐怕这广宁宫里,可能就没有她们这帮低位小妃嫔的座位了。
      
      新晋的妃子中,除了她们五个,贵嫔柳氏早就到了,到底是有身家有背景的人,月白云锦流纱裙,宽大的衣摆处绣着栩栩如生的金丝孔雀,云纹。头上则是金累丝嵌红宝石孔雀点翠步摇,与衣服上的花纹遥相呼应,蓝宝石云纹耳坠,晃动间折射着丝丝缕缕的华美荣光,柳氏长的也是姿容妍丽,加上满身高高在上的装扮恩,整个人的气场看起来就不一样。
      
      还有其他几位高位妃嫔,无一不是华美的妆容,绚丽的服侍,各有各的威仪。
      
      说起来,于贤妃的广宁宫中请安,并非礼数使然,自然也无明确时辰,但总归有些约定俗成的时辰,只不过此番的早晚,自然有些别的似有若无的意思,就好比现代红毯上的先来后到。
      
      郑婉正暗暗想着这些有的没的,就听到了小太监的唱和声“婉昭仪到,周荣华到”
      
      随着唱和声,一前一后的走进来两个美人,当先的那个肤白胜雪,容貌柔美,眉眼温婉,气质高华,脸上挂着极亲切的笑容,让人观之可亲。比之前者,身后的姑娘显然更加年轻貌美,活力四射,一身绯红色宫装更是把人显的娇俏玲珑,前者夺目的是气质,后者胜出的是青春貌美。说来也算的上是同类型的没人,不过这美得却是可以说各有特色了。
      
      想着早早就超过了她去的周容华,竟是此刻跟着婉昭仪一起来的,郑婉暗暗的在心底记下,然后随着众人起身行礼。
      
      有婉昭仪在,开口的自然是她,只见她面上的笑容很是亲切和善,开口的声音也是温温柔柔的“妹妹们有礼了,快起来吧,这一个赛一个的美人胚子,看的本宫的心情都更加的愉悦了呢”这话说的,和真的真的一模一样。
      
      温柔和善的语气刚刚落下,唱和声再次响起 “陈嫔到,德妃娘娘到”
      
      众人再次行礼,盛装出席的德妃不耐烦的挥手叫起,手腕上那绿的通透的玉镯显然不是凡品,手指上的菱花镂金护甲配上她不耐烦的挥手动作,无端的就透露出一种高高在上的倨傲来。
      
      连眼神都没甩给众人一个,便径直的走向了自己的位置,她身后的周嫔在众人行礼的时候避开了,此番对着婉昭仪等人行礼问好后也入了坐。
      
      随着德妃等人入座,贤妃也出现在了众人面前,不同于德妃的盛装华服,更与婉昭仪温柔婉约的扮相不同,不知道是不是如今手握宫权的原因,贤妃的装扮更加偏向端庄明朗,简洁大气,而且她的长相也是时下贵妇人们偏爱的那种端庄雍容的主妇脸。
      
      细究起来便是不够漂亮夺目,但五官周正,气度雍容,尤其是她本人的长相还有几分英气在,于是不笑的时候便隐隐的会带出几分严肃来。
      
      不过嘴角上调的时候,那笑意便柔和了她的面目,使其显得温和大度,因着郑婉几人昨日才入宫,作为后宫里掌权的那个,贤妃便很有主人翁意识的问了一番她们的衣食住行,是否习惯,宫人是否恭顺。
      
      这样的问题,不过是套话,也更不会有人真的去向贤妃说什么的,贤妃问话的时候,婉昭仪是和贤妃一样关切认真的倾听神情,还时不时的微笑加点头,众人对她们两个的好感明显上升,德妃却是与众不同,她面上并不笑,一开始是懒洋洋的一副不理不睬的样子,后来便是明晃晃的毫不掩饰的打量之色,看的答话的众人有些心惊胆跳的,生怕哪一句话没答好,会惹到这位有儿有女又有宠的德妃娘娘身上。
      
      不过直到众人答话结束,倨傲的德妃娘娘都没有出声,直到贤妃问完郑婉等人后,德妃娘娘才开了玉口,一张嘴就是冷哼,对着柳贵嫔下首的座位处“好大的脸面啊,贤妃娘娘,想来如今咱们这新进宫的姑娘们也不见得人人都需要你的关照呢”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