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一章 婚事不顺 ...

  •   昌盛六年,初夏时节,气候渐暖,微风和煦,繁花似锦,正是上京最好的时候,就连那街上百姓的笑容瞧着都比往常活泛愉悦。
      
      可偏偏北安巷的郑家此时却是一片愁云惨淡,至于原因吗?说来倒也不是什么坏事,郑侍郎的小女儿郑婉年初参见了今年的选秀,如今名分已经下来了,正六品的贵人,在一众秀女中,位份虽然不高,却也绝对不低。不日便要入宫。
      
      郑家的主院里,郑侍郎的夫人刘氏,对着自己娇花般的女儿止不住的流眼泪,只要一想到自己千娇百宠的小女儿马上就要去那巍峨深宫,从此连和家人见上一面都变得万分艰难,更不要指望说若是女儿受了委屈,家中能给女儿做主。
      
      有品级的贵人又如何,深宫之中的女人那么多,高位更是不少,规矩复杂,音信不通……刘氏尚且不敢深想,就已然止不住的担心,这以后……当真是让她寝食难安。
      
      此刻的主院,郑家人员之齐整,堪比年节,且不说早已分家单过的二房三房,郑婉自家的亲人们,有一个算一个,除了姐姐家二岁的小外甥因着太小没有抱过来,其他人真真是齐活了。
      郑侍郎的官职不高,四品的礼部侍郎,在这世家林立的京中完全不够看,却是家中职位最高的一个,郑家原是小富之家,发迹不过是从郑父考上科举做了官的那刻起。且如今做到侍郎这个位置,不出意外也就到头了,然郑家和睦,家庭氛围良好,人口简单,家中一向亲热。
      
      按理说,选秀一事,因着这次的选秀当今并非强制,完全可以不参与。
      
      可偏偏,因着怕那林家乱来,小女儿坚定决绝的说服了父母,硬是狠了心肠,递了自己的生辰八字,画卷小象报了名,又从那天底下最尊贵也最森然的地方走了一圈,宫中一番筛选之后,终是尘埃落定。
      
      正六品的贵人,这个品级,对于郑婉来说,倒也够看,且算幸运。毕竟真正去走了一遭,入选的秀女那么多,无论家世容貌,比她盛者多不胜数,如今这个结果,算得上好了。
      
      尤其是比起那些落选的,实在是,别人落选尚有退路,她若是落选了,只怕凶多吉少。
      
      这边里,刘氏止不住的落泪,郑婉心里却是因着这么一份结果,安定了下来,笑意盈盈的劝着刘氏道“娘,女儿如今成了贵人,您该高兴才是啊,娘您放心,女儿是有品级的贵人,这以后的吃穿用度都是极好的,女儿也会照顾好自己,您嘱咐的话我都记着呢,女儿此番入宫,必定平平安安,诸事顺遂的,若是有福气生下一儿半女,咱们家以后没准有更大的福气呢”
      
      事到如今,流泪担忧又有什么用处呢,郑婉的性子,向来信奉的都是有问题就想办法解决问题,解决不了的就选择代价最少的法子,人只要活着,哪里能永远顺心如意呢,尽可能的让自己活的顺意喜乐些也就是了。
      
      她的母亲刘氏是个好命的,侯府出身,虽是庶女,可无论是出嫁前还是出嫁后,娘家都是极靠谱的人家,夫家虽然无甚底蕴,却是个银钱不缺,极其和善的人家,她本人一入门就是当家主母,丈夫儒雅温和,夫妻举案齐眉,郑侍郎的二子二女皆由她所出。家中的几个妾氏的卖身契都在她手中,俱是老实本分的,妯娌中也是属她出身最好,刘氏可谓是顺风顺水。
      
      几个孩子也是极好的,长女已经出嫁,夫家门第一般,女婿却是个上进的,属于潜力股。
      
      对自己的尚未出阁的小女儿,自然也是期许良多。希望小女儿也能有个好婆家,诸事顺利。
      
      只可惜,造化弄人,如今的郑婉,芯子其实早已不是一年前的郑婉了,她不过是个异世的幽魂,也不知是个什么机缘巧合,成了如今这个大昌的郑婉,好在,原主的记忆她都有,加上她前世是个演员,她穿过来的时候又恰巧是郑婉连遭各种变故的时候,倒也不曾有人察觉到她不在是她了。且如今一年过去,郑家诸人早已接受适应了郑婉如今的模样。
      
      说起来也是造化弄人,原主郑婉自幼便有个青梅竹马的表哥,两家早在幼时便给两个孩子定了亲事,且两家交往频繁,两个孩子更是从小亲密。
      
      可偏偏五年前随着郑婉姨夫外放,青梅竹马的表哥也跟着出去,三年后在回京,表哥是带了妾氏而回。最重要的是这个妾氏无人得知,瞒着郑婉,且身怀三个月身孕,表哥一边对着自小亲密的表妹嘘寒问暖,一边在外面的宅子里和妾氏卿卿我我,共同期待孩子的降生。
      
      郑婉回忆起这些来的时候,不得不说这个妾氏是个有手段的,那个所谓的表哥说白了也不过是良善软弱毫无主意了些,妾氏生了个儿子,表哥自知家里人绝不会接受,倒是绝口不提要带妾氏回府。
      
      最后还是郑婉的姨母刘氏察觉了儿子的异常,这才发现了小孙子的存在。可这点异常也不过是那妾氏自导自演的好戏罢了。
      
      姨母是个爽利的人,给了自家儿子两个选择,第一个是去母留子,郑婉郑家这边她来说情。认了这个孩子的存在,她亲自教养。
      
      第二个,给些银钱,妾氏和孩子让自家老爷出面找个稳妥去处,从此以后和表哥再无关联。记在老家的远房族亲名下,以后也是平安富贵的一生。郑婉这边她帮着儿子瞒着。也就可以不伤了两个人的感情。
      
      这两个选择无论哪个都是极有条理的,可偏偏那妾氏死活不同意,初为人父有情有义的表哥也是极不赞同,无论哪个,他都接受不了。
      
      姨母知道自家儿子有些绵软,更看出来了那妾氏的难缠,狠了狠心直接把那妾氏关押到了庄子上,孩子也是,单独放在了另一处,找了人小心照看,让儿子早日决断,如若不然,妾氏她直接处理了,儿子也会直接送走,姨母是个明白人,儿子的这些混账事直接吩咐人秘密处理,把郑家郑婉那边都瞒了下来,打算事情处理妥当了在亲自道歉,和盘托出。
      
      可偏偏表哥不给力,违逆不了自己的母亲,竟然私下里去求了自己的表妹郑婉,说来说去的无非是想让那对母子进门,好话更是不要钱的说了一堆。
      
      郑婉呢,郑婉听到这个消息直接懵了,不敢置信的看着自己的表哥兼未婚夫。完全没有心思听他的那些无奈心酸和小意承诺。
      
      郑婉虽然从小得父母娇宠,有些小刁蛮任性,对待未来的夫婿自小照顾她的表哥却是温柔贤淑,倾心相待。一片真心痴付。却哪里想到换来了如此结果。
      
      她本就对表哥有一腔爱意,是以对表哥的变心以及背叛尤其不能接受,自小的骄傲更是让她无法容忍。伤心欲绝之下倒也刚强,当下竟是直接找到父母,要求解除婚事。
      
      郑父郑母都是疼孩子的人,听闻此事后,对表哥也有些失望。便依了自家女儿。姨母姨夫也被自家儿子的行事风格打击到了,不曾想两口子的精明人竟是养出了这样个糊涂儿子来。自觉有愧郑家,多番劝解无效后索性爽快的同意,两家解除了婚事。
      
      郑婉就这样痛失所爱,取消了自小便定下的婚约,之后郑母开始带着女儿交际,为女儿寻觅良婿。只是到底是多年长大的情分,哪里是说断就能断的,尤其是表哥对郑婉那是从小到大的喜欢呵护,远非那妾氏可比,经此一番,倒是把那妾氏和孩子的事情抛到了脑后,全心全意的求得郑婉的原谅,不要取消婚事,态度完全180度大转变。
      
      郑婉一方面被他所伤,硬着心肠不去理会,可一方面对他还是有感情在的,且出门交际,只觉得无论是哪家的贵公子,比起表哥来,总是有哪里不一样。始终无法找到看的过眼的人选,父母那里明确选出来的几个公子,真要相看她也是拒绝的。
      
      这回郑夫郑母也看出来了,女儿这是余情未了,加上外甥虽然糊涂,对女儿却是一片真心,又是自小看到大的,且姨母家都是明白人,而且因为退婚一事,那个妾氏也早被姨夫处理掉了,孩子更是远远的送走了,直接上了姨夫老家远房亲戚的族谱上,以后和表哥再无一丝一毫的关系,姨夫姨母又亲自上门再次求娶,可以说诚意十足。
      
      郑夫郑母心下已经同意了,只是女儿这边还是有些放不下,一时便没给准确答复。表哥是个痴情种,此时却是非郑婉不娶了,这么沸沸扬扬的闹着,本是两家之间的私密事,可因着表哥的一些行为,加上之前郑母带着小女儿出门交际一事,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自有那好事者一番打听后知晓了这来龙去脉,不由暗中传播。
      
      本来到了这种时候,京中差不多的人家都知道了两家小儿女之间的事情的时候,两人重新成婚是最好的结果了,可偏偏因着之前沸沸扬扬的传闻,定国公府林家那位京城里出了名的纨绔少爷竟是对郑婉生出了兴趣来,一开始是不屑,后来偶然见了郑婉一面后,竟是生出了据为己有的想法来,随后几次明里暗里的接触下来,更是起了心思。
      
      说来,定国公府那是开国公府,且同皇家的草根出身不同。人家定国公府根子上就是传承已久的有底蕴的世家名门。而且如今的太后娘娘也是出自定国公府。可以说是京城中的顶级世家了。
      
      而这位对郑婉起了兴趣的林小公子,是老定国公40高龄时所得的最小的儿子,比之长孙也就大了那么一两岁,现任定国公对这个弟弟那也是当儿子养大的,且因着这位是父母的幼子,宠溺居多,管教起来也束手束脚。
      
      以至于这位如今20好几的人了,尚未成家立业,是京城中出了名的纨绔子弟。虽未成家,这位家里确是妾氏成群的,且还有一位出身颇高的贵妾,这样的人选如何是那夫婿的好人选,可偏偏这位家世极高,又有家中人的宠爱,如今竟是意外的瞧上了郑婉这么一个四品官家的姑娘。
      
      因着林小公子的出现,郑婉和表哥倒是和好了,两家也准备重新成婚。可那林小公子岂是好相与的人,越是得不到的倒是越发的激起了这位的好胜心来。
      
      手段柔和的暗示了郑家没有得到回复后,直接打压姨夫,手段粗暴的威逼,表哥如今是个七品小官,也给找了一堆是非毛病来,使得姨夫一家不敢妄动。
      
      因着郑父身上的官职本就不是多重要的实权位置,又是礼部那样的地方,定国公府的手倒是伸不过来。
      
      因着这些事,郑家无意拖累姨母家,自此倒是彻底歇了联姻的心思。郑婉和表哥倒是和好如初了,且情深意重起来。也是不愿拖累表哥,更加不愿嫁给声名狼藉的林小公子,竟是烈性的投了河。
      
      这一遭之后,再次醒来,此郑婉非彼郑婉了。
      

  •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新文,欢迎阅读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