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四章 ...

  •   站在徐义身前的少年身形动了动,没有出声。
      
      连瑶抿唇,回忆起了这部分剧情,抿唇不言。
      
      徐义躺在地上,看起来像是死了一般,许久过后,方颤抖着声,指着顾悬控诉道:“你根本不是没有修为,你是不是一直在装?你也太过阴险。”
      
      他这句话,暗示顾悬故意隐藏实力,让他放松警惕,然后故意出手伤他。
      
      顾悬虽然在受伤之前,修为比他高了一个大境界,但他下手确实有轻重,只是将徐义击飞出去,并未让他受伤。
      
      但徐义被击倒,是有目共睹,他自己说有伤就有伤了,又如何能证明顾悬没有故意伤人。
      
      这个时候,徐义暗暗往自己胸口重重拍了一下,呕出一口刺目的鲜血来,又倒了下去。
      
      他说的这一句话,将所有的矛头指向了顾悬。
      
      “徐义说得好像也没有错,这少年没有修为在身,又怎么可以伤到修为这么高的徐义?”
      
      “若他真是装作一副没有修为的样子来,故意让徐义轻敌,这一场便胜之不武了。”
      
      “如此手段,当真阴险,玄晖派一向光明磊落,以绝对的实力立派,他这样还想加入玄晖派?”
      
      连瑶听到了身边围观了这场比斗的修士讨论声音,心想这果然与剧情一模一样。
      
      顾悬想要证明自己确实没有任何修为,很简单。
      
      他只要亮出自己四肢的伤口,就能够反驳徐义的控诉,狠狠打脸。
      
      当然,在原书《戮北荒》中,顾悬最终就是这么做的。
      
      他在万千人的注视之下,面对前来确认事情真相的玄晖弟子,低着头解下了自己手腕上的破旧绷带。
      
      其上伤口触目惊心,露出白骨,经脉尽断。
      
      连四肢经脉都被挑断的人,又怎么可能修炼?
      
      顾悬这才证明了自己,揭穿徐义的谎言。
      
      但是……
      
      连瑶知道在玄山里那些围观群众里讨论的声音很大,甚至有一些已经传到了浮空高台上顾悬的耳中。
      
      他的身形微微一颤,由于顾悬背对着她,连瑶也不知道他现在到底是什么表情与反应。
      
      这个时候,由于场上局势突变,已经愣了许久的玄晖弟子终于回过神来,忙叫了人来救治徐义,而后便飞上浮空高台。
      
      由于徐义现在一动不动、仿佛死人的样子,还有他在吐血昏迷之前说的那句话,加上围观群众的揣测,玄晖弟子也相信了顾悬在故意隐藏实力,用阴险的方式让徐义放松警惕,故意伤人的猜测。
      
      “这位小兄弟……你……”玄晖弟子的声音有些凌厉,他没有在顾悬修为到底多高这个问题上过多讨论,直指问题的核心,“徐义受伤,你可有什么解释?”
      
      顾悬抬眼,淡淡地瞥了一眼玄晖弟子。
      
      他确实没有办法解释,不过他确实没有下重手让徐义受伤。
      
      “并非我所为。”少年的声音清冽,带着一丝沙哑,但却赤诚坚定。
      
      “不是你所为,徐义又为何受伤?我看你现在并无修为,又是用什么手段让他受了重伤?”玄晖弟子质问道,咄咄逼人,势要让顾悬给出个解释来。
      
      他们玄晖派,一向厌恶在这类事情上说谎的人。
      
      这个时候,玄山之中议论的声音越来越大,每一字每一句都仿佛伤人的利箭,射向了顾悬。
      
      连瑶在如浪潮一般令人窒息的议论声中,目光越过人群,放在了身处言论中心的顾悬。
      
      她注意到顾悬的一手,手指已经颤抖着抬起,似乎有所动作。
      
      “你到底做了什么?”玄晖弟子回头望了一眼躺在地上的徐义,声音又大了几分。
      
      这有着万千修士的玄山,竟然没有一人站出来,为他说话。
      
      顾悬的手指已经触到自己另一只手的手腕上缠着的破旧绷带。
      
      在连瑶看不到的地方,顾悬敛下的眉目中,已然染上些许令人无法捉摸的色彩。
      
      方才因为击败徐义的那一拳,这绷带上已经渗出了些许暗红的血色,但由于绷带的颜色过暗,除了连瑶之外,没有旁余的人注意到。
      
      没有别的人注意到顾悬的动作,他们更加关心的是,顾悬到底有没有故意隐藏修为,出手伤人。
      
      连瑶知道,只要顾悬解下绷带,就能够让所有嘈杂诛心的言论停下来,证明自己的清白,扭转现在的局势。
      
      但是,对于他来说,有些东西,却是不能揭开给他人看的。
      
      例如——在千万人面前,露出自己不想给他人看到的伤口。
      
      连瑶闭上眼,想到了自己在罗浮川中一眼看到了,顾悬眼中那不屈的意志,即使快要死了,他也有着那般坚定的眼神。
      
      如果顾悬将伤口给那些人看,于他而言,一定有什么会失去。
      
      连瑶无法形容那是什么。
      
      反正等她回过神来的时候,自己就已经提气运功,一跃飞到了浮空高台之上,站到了顾悬身前。
      
      顾悬放在绷带上的手指落下,仿佛千斤的巨石落地。
      
      玄晖弟子被连瑶这个突然出现的人一惊,下意识摆出防备的姿态来。
      
      “你……你要做什么?”玄晖弟子扬起下巴,朝连瑶大声说道,“没看到这里还有事情没有解决吗,若是想要比斗,等这里的事情解决之后,再上来。”
      
      玄晖弟子看着连瑶目光躲闪,不敢直视她那漂亮如雾的双眸。
      
      连瑶抬手,弹了一下手指,幽幽说道:“谁说我要来比斗了?”
      
      “那……那你来干什么?!”玄晖弟子说话还是有些结巴。
      
      “这里不是有人受伤了?”连瑶素手一指,指向了躺在地上的不省人事的徐义,“我来治病救人啊……”
      
      “想必你们去叫来救人的医修还没来得及赶过来吧?”连瑶的声音缓慢,听起来宛如溪水一般温柔悦耳,“我会几手粗略的医术,正巧也有药在身,先帮他看看吧。”
      
      徐义躺在地上装死的身子几不可察地抖了一下,他怕被看出真相来。
      
      连瑶一身白衣,又长得好看,温柔恬静,看起来就是一副悬壶济世、妙手仁心的医修样子,很能唬人。
      
      所以,玄晖弟子信了,反正徐义也就一个小角色,就让她来治吧。
      
      于是,玄晖弟子朝连瑶恭敬一拜,让连瑶过去,温声道:“那就劳烦姑娘了。”
      
      顾悬原本放在绷带上,有些颤抖的手指,现在冷静了下来。
      
      他看着连瑶的背影,如水的青丝拢在耳后,半挽的发髻看起来温柔淡然。
      
      少年看着她的目光安静,黑瞳深邃。
      
      连瑶低头看了一眼徐义,蹲下身,衣袍如白花一般在地上散开。
      
      她伸手,纤纤玉指将徐义的身子翻过来,动作轻盈温柔。
      
      这画面温柔、安静,散发着慈悲善良的光辉。
      
      所有人都被连瑶的动作吸引住了。
      
      “这手法,一看就是专业的医修,徐义应该没事了。”
      
      “徐义没事了,这伤他的少年可就惨了……啧啧啧。”
      
      “徐义也算得上命大,幸好有医修在场,为他治伤,不然不死就半残了。”
      
      连瑶微微一笑,启唇温声道:“徐义兄弟,能听见我说话吗。”
      
      徐义其实是听到了,他根本没有受伤,身上唯一的伤处还是自己为了呕血砸出来的。
      
      他哪敢说话,连忙紧闭双眼,装作昏死过去的样子。
      
      但越来越紧张局促,还有微微跳动的眼皮,已经出卖了他。
      
      连瑶从怀里掏出一个瓷瓶来,这玩意还是顾悬的,里面的药粉能治伤。
      
      她也就拿现成的道具来用了。
      
      “徐义兄弟不要慌,你的伤在肩头对吗,我这就拿上等金疮药给你治伤。”连瑶打开了瓷瓶。
      
      这个时候,她低下身子,长发垂下,遮住了她的些许面容。
      
      终于,她露出自己的真面目来。
      
      “徐义,你装受伤诬陷他,不要以为没人看见,给你一个机会,你自己起来。”连瑶的声音冰冷,仿佛利刃一般刺进了徐义的耳膜。
      
      明明是如此好听的声音,徐义却觉得自己的脊背发凉。
      
      但是,稳住,不能慌,徐义告诉自己。
      
      如果这个时候起来,他身败名裂,他就完了。
      
      不管这个女人怎么做,就算挠他痒痒!他也不能起来!
      
      徐义下定了决心。
      
      他咬紧牙关,露出一副痛苦神色来,仿佛伤越来越重了。
      
      连瑶当然不吃他这一套,将手中瓷瓶的瓶微倾,对准徐义的肩头。
      
      “你以为我拿的是治病救人的金疮药?”连瑶用只有自己与徐义才能听到的音量说道,“我手里的,可是魔族用来给人类下毒的九冥毒露,一滴下去你连尸骨都留不下来,你以为玄山这些人能留得住我?”
      
      她说话的时候,指尖便有冰冷刺骨的魔气吹拂到了徐义的身上。
      
      徐义感觉到了这股危险的气息,他被连瑶的气息震慑,只觉掉入了冰窟之中。
      
      在冰冷刺骨的魔气追到他身上的那一刹那,徐义一跃而起,速度之快,竟然仿佛像当场修为突破了一样。
      
      徐义连连后退,远离连瑶,吓得屁滚尿流。
      
      他一把抱住了一旁玄晖弟子的大腿,动作灵敏轻捷,根本看不出受伤的样子。
      
      但还是小命重要,徐义也管不了这么多了。
      
      他指着连瑶,全身抖得如同筛糠一样:“她……她要用魔族的东西,暗害我……救救我……”
      
      而连瑶则拿着手中的瓷瓶,瞪大了双眼,雾蒙蒙的双眸中盛满了无辜。

  • 作者有话要说:  讲个笑话
    妙手仁心连瑶瑶
    蟹蟹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alayaaaa 10瓶;黥刑 8瓶;橘猫 5瓶;小新、C&NINE 2瓶;月下弦歌、慕恩莱特、蚊香不防蚊、柚子露の茗葉 1瓶;
    炒鸡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哒(づ ̄3 ̄)づ!!!!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