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五章 ...

  •   一听完徐义说的话,那玄晖弟子立马朝连瑶摆出了戒备的姿态。
      
      “他说的都是真的?!”玄晖弟子朝连瑶厉声喝道,神色之中竟然还带着一丝惊恐。
      
      说完,他还不忘关心地低头去查看徐义的情况:“徐义道友,你不是受重伤了,怎么好了?”
      
      徐义方才被连瑶的魔气一惊,现在哪里顾得上装受伤。
      
      他连忙抱紧身边那位玄晖弟子的大腿,声泪俱下地说道:“我这哪受了什么伤,都是我装的,不过面前这个人要拿魔族的东西,她……她是不是也是魔族?”
      
      玄晖弟子看了眼连瑶如花般美丽的容颜,白了徐义一眼说道:“怎么可能,魔族怎么能够掩盖自己的魔气。”
      
      他嫌弃地将脚从徐义的手里抽出来,双目紧盯着连瑶,严厉说道:“你身上有魔族的东西?”
      
      徐义既然是在装受伤,那么除非是遇到了更大的威胁,否则他不可能会自己站起来暴露自己。
      
      连瑶捏紧了手上的瓷瓶,正准备将它亮出去的时候,一个身影却站到了她的面前。
      
      顾悬一言不发,即使自己没有任何修为在身,却还是脚步一动,高挑瘦削的身影挡在了连瑶的面前。
      
      连瑶连忙拍了一下袖上的灰,站了起来,站在顾悬身后,一手扶住他有些摇摇欲坠的身子。
      
      方才与徐义那一场比试,虽然他一招就将对方制伏了,但毕竟有重伤在身,即使硬撑着,也要扛不住了。
      
      连瑶从顾悬身后伸出一只素手来,掌心里躺着那个瓷瓶,声音还是非常温柔。
      
      “这是治伤的金疮药,怎么可能会是魔族的东西?”连瑶柔声细语,“徐义兄弟,我好心为你治伤,你怕不是装受伤装魔怔了吧?”
      
      徐义躲在玄晖弟子身后,朝连瑶探出头来说道:“你……你就是……方才那股魔气……你还威胁说要杀我,尸骨无存……这里的人拦不住我?”
      
      他此言一出,所有听到这句话的人都往后退了两步,目光看向在浮空高台上的连瑶,面上似有惊恐。
      
      连瑶歪了歪头,朝玄晖弟子说道:“徐义兄弟不知犯了什么癔症,竟说出如此胡言乱语来,这药瓶里究竟是什么,道友您拿过去检查一番不就知道了?”
      
      玄晖弟子直直指着连瑶说道:“万一你拿瓶子里真的是那……那什么魔族的东西?”
      
      连瑶悠悠吹了一口瓷瓶说道:“玄晖弟子,竟连这点胆量都没有?”
      
      这瓷瓶里确实是顾悬的伤药,再怎么检验,也是没有问题的。
      
      被连瑶的话一刺激,玄晖弟子这才一步挪一步地凑了上来说道:“好,那就让我……我来检验一下。”
      
      徐义站在他身后,一脸惊恐地看着连瑶,嘴里不住念叨着:“她……她真的是魔族,那股魔气我感觉到。”
      
      这句话音刚落,顾悬便朝前走了一步,徐义方才被他打了一拳,不敢再说,立马噤声。
      
      他手指着顾悬说道:“是不是!你也是魔族!你们是一伙的!她才会上来帮你澄清。”
      
      “徐义兄弟,自己做了坏事儿,就不要胡乱指责他人了,我怎么可能是魔族呢?”连瑶瞪大双眼,一脸无辜,“我是要来救你的呀,谁知你就自己起来了。”
      
      这个时候,玄晖弟子总算是接近了连瑶。
      
      就在他伸出手,伸出两根手指,摆出一个兰花指的姿势,准备接过连瑶白皙掌心里躺着的瓷瓶的时候,有一个人影却出现在了他的身后。
      
      来人一身黑衣,身材颀长,身形流畅似青竹,面部轮廓如刀削斧凿一般深邃,惟有面上蒙了一块黑布,遮住双眼。
      
      他一手提着剑,一手按住了玄晖弟子的肩膀,如冰雪一般冷冽的声音传来:“温立,我来。”
      
      徐义不知道来者何人,但人已经扑到了那盲眼人的身后,哆哆嗦嗦地重复:“她她她她真的是魔族。”
      
      那盲眼的人抬起头,脸朝连瑶的方向转了过来,虽然他的双眼被黑布蒙上,看不清他的眼神,但连瑶可以确定,这个人就是在看自己。
      
      这个人的身份,倒也是有些来头。
      
      一身黑衣,以黑布蒙眼,这一身装扮,一看就是顾悬未来的师父,玄晖派的前掌门。
      
      此人名唤沈长松,当年魔域深渊的焚心石,就是被他盗走,上一任深渊之主,也是死在他的剑下。
      
      当然,在魔族与人类的那一战中,身为人类领袖者的沈长松,也身受重伤,性情大变,尤其是他身为剑修最重要的那一双眼,被深渊之主所伤,从此目不能视,以一黑布蒙眼。
      
      玄晖派以武力为尊的规则非常冷酷,玄晖派以为沈长松因眼盲实力大减,便失去掌门之位,也失去了玄晖派主峰玄山的掌控权。
      
      现在的他,只是玄晖派中排在末位的长老,掌玄晖派中最小最贫瘠的明谷峰。
      
      毕竟是长老,那名唤温立的的玄晖弟子松了口气,连忙侧身让开,让沈长松上。
      
      平心而论,整个玄晖派,连瑶唯一忌惮的就是沈长松。
      
      他就算眼盲,实际上实力也没有丝毫倒退。
      
      沈长松微微低头,拢得有些杂乱的青丝落下,他略显粗糙的手指,捏起了连瑶掌心里的瓷瓶。
      
      这自然不是什么魔族的九冥毒露,连瑶仅仅是眼神躲闪了一下,便让沈长松将瓷瓶接了过去。
      
      顾悬的头一偏,有些淡漠冰冷的双眸与连瑶对视,缓了半分。
      
      连瑶眨了眨眼,声音清脆:“这位长老,这是金疮药,您检验便知。”
      
      沈长松沉默着,只掀开那瓷瓶的盖子,放到鼻下嗅闻了一下便道:“是金疮药,产自罗浮川。”
      
      此言一出,徐义的脸色立马灰了下去。
      
      他没想到,竟然会是这样,就算这金疮药是真,那么方才让他惊到的魔气也必定是真。
      
      如此冰冷刺骨,令人绝望,怎么可能不是魔族呢?
      
      徐义颓然坐在地上,仿佛一个孩子一般哭着闹着说道:“我在装受伤诬陷那少年……她真的可以放出魔气……如果不是魔气,我又怎么可能暴露自己呢?”
      
      沈长松抬起头,却是朝着顾悬的方向转了过去。
      
      “方才我都看到了。”沈长松的语调仿佛一条直线,没有丝毫起伏,“你以一拳便击败他?”
      
      他无视了徐义,这般假装受伤来诬陷他人的跳梁小丑,口里又能吐出什么真话来?
      
      顾悬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连瑶看得简直要急死了。
      
      沈长松啥也看不到,你点头他也不知道啊。
      
      “他是。”连瑶开口,替顾悬补了一句。
      
      她说完这句话,知道现在虽然途中出了一些曲折,但剧情已经回到了正轨上。
      
      沈长松身为顾悬未来的师父,已经注意到他,并且开始欣赏他了。
      
      “既然沈长老您已经验出我的金疮药没有问题,那么我先走了。”连瑶不愿与沈长松这般浑身都是静默杀气的人多呆,连忙后退两步。
      
      沈长松抱着剑,朝顾悬与连瑶抬起下颌说道:“走什么?你们来这里,不就是为了拜入玄晖派的吗?”
      
      连瑶一愣,心想自己确实是怎么想的,现在潜入玄晖宗,等到几年后奈何天开启,她若是想要偷偷潜入,盗取焚心石也更加方便。
      
      但是,就是,问题是……
      
      沈长松,不可以。
      
      “我不……”连瑶下意识正打算拒绝,眼角的余光却瞥见顾悬的身形微微一晃。
      
      她连忙住了嘴说道:“我是的。”
      
      连瑶看不出沈长松到底怎么想的,但下一刻他便给出了答案。
      
      沈长松剑柄一指顾悬说道:“你资质性格都是上佳。”
      
      他剑柄再一指连瑶说道:“你医术好。”
      
      连瑶:“……”
      
      顾悬:“……”
      
      徐义:“?”
      
      果然是眼瞎了。
      
      连瑶莫名其妙被沈长松按上了一个“医术好”的头衔,又莫名其妙地担心顾悬的伤势,便只能举步跟上沈长松,一路随他来到了明谷峰中。
      
      明谷峰很是贫瘠,山里什么天材地宝都没有,连主殿也是破旧。
      
      沈长松看不到,他才不管这些。
      
      他随手拉开破旧主殿里的一个破烂椅子,示意顾悬与连瑶坐。
      
      “坐。”沈长松的话语简短。
      
      顾悬长眉轻轻皱起,但还是坐下了,连瑶紧随着坐在他的身侧。
      
      似乎是感应到两人照做了,沈长松便抛下一句轻飘飘的话:“他有伤在身,先治。”
      
      说完,便不知从哪里变出一个医箱来,放在桌上。
      
      他默默做完这一切,便转身走出主殿。
      
      连瑶:“?”沈长松你叫我来就是为了给你未来徒弟治伤?
      
      问题是我也不会啊。
      
      顾悬则沉默着,望着沈长松一个人离开。
      
      一切发生得太快,他确实是想拜入玄晖派没有错,但没想到会拜入沈长松的门下。
      
      他低头看了一眼自己手上已经快要掩盖不住的伤,自己一个人抬手去拿桌上的药瓶。
      
      连瑶眼疾手快拦住了顾悬的手,她轻轻握着顾悬的手腕道:“我来吧。”
      
      让一个经脉都断的人自己给自己上药,未免也太残忍。
      
      顾悬的手指微屈,没有再动。
      
      连瑶轻轻地为他解开手腕上的绷带,上面沾染了些许血渍,很难取下来。
      
      她“嘶”了一声,觉得自己都感觉到了疼。
      
      就在此时,顾悬抬眼,深邃的黑眸直直望着她问道:“你为什么来这里?”
      
      顾悬又不是傻子,连瑶的所有特征他都记住了,再加上那瓷瓶,他怎么可能没有认出连瑶来。
      
      她将他从罗浮川中救出,这实力至少不弱于沈长松。
      
      那么,她来玄晖派做什么?
      
      连瑶来玄晖派,自然是为了魔域深渊被带走的焚心石,但这个真实目的她怎么可能会对顾悬说?
      
      她耸耸肩,忽然笑了起来。
      
      连瑶看着顾悬干净执着的俊秀面庞,轻声开口,语气柔和:“当然是为了你。”

  • 作者有话要说:  爱情骗子连瑶瑶!!!!!
    蟹蟹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清酤 30瓶;冰冰棒、没名字的小红帽、红豆子 10瓶;凝溪夜、云和雾 5瓶;啊乌拉花花、一颗青葙子 2瓶;杨柳拂河桥。、百无益处、小新、今天学习了吗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