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三章 ...

  •   连瑶知道,自己醒过来的魔域深渊正处于冰封之中,在《戮北荒》这本书剧情开展到一半的时候,深渊之主将解封魔域深渊的焚心石取回,重振魔族之威,开始酝酿进攻人族的邪恶计划,深渊之主这个后期大boss才逐渐露出水面。
      
      当年魔族与人类一战,两败俱伤,玄晖派付出掌门重伤的代价,才将焚心石带走,所以这玩意也被玄晖派保存得极为稳妥。
      
      玄晖地处北荒界北部,其下隔着一道绵延数万里的荡魔堑,便是暗无天日的魔域,无数低等魔族在魔域外围徘徊,玄晖便是将魔族镇压于魔域之中的防线。
      
      玄晖派有一秘境,乃先古时期的大能所创,名曰奈何天,每隔千年才会开启一次,其余时候,就算是再厉害的修士,也没有办法强行将奈何天开启。
      
      ——对于门派至宝或是焚心石这样的珍贵之物,千年一开启的奈何天是最完美的保存地。
      
      连瑶由于知道原书剧情,所以知道焚心石便是与玄晖的门派至宝一同存放于奈何天中。
      
      本来距离奈何天开启,还有数年时光,连瑶本打算等奈何天开启后再去玄晖,盗取焚心石。
      
      但她将顾悬给救了出来,而第二天顾悬竟然孤身离开,前往玄晖。
      
      连瑶将手中的黑色匕首抛起,仔细研究,给自己找了一个去玄晖派的完美借口。
      
      “这玩意肯定是他一不小心落在这里的,我得想个办法给他还回去。”连瑶嘟哝着,将匕首塞进怀里,慢悠悠地朝玄晖派的方向飞了过去。
      
      反正早去晚去也是去,现在也没什么事情做,倒不如乔装一番,去看看奋战在抗击魔族第一线的玄晖派到底是什么样的,顺便将顾悬的东西还给他。
      
      这一路上,她走得并不是很急,因为她需要时间,来慢慢消化脑海中属于魔族的所有信息。
      
      待仔细浏览了脑海里留下的信息之后,连瑶才恍然大悟。
      
      原来魔族里的这个深渊之主,是一个极为特殊的存在。
      
      深渊之主拥有不死不灭的身躯,是因为他能每隔千年便轮转重生一次,若是深渊之主意外身死,这依托全部魔族信仰而生的深渊之主,也会在千年之后重新转生。
      
      奇特的是,每一次醒过来的深渊之主,都是全新的存在,他们虽然拥有同样的身份,但却拥有不一样的灵魂。
      
      连瑶抬起自己的手,看到自己白皙得没有血色的掌心之下,若隐若现的黑色血管,长睫微垂,若有所思。
      
      她好巧不巧,就成了刚刚轮转重生的深渊之主。
      
      连瑶合上了掌心。
      
      她若想要去玄晖,还需要做一番伪装才是。
      
      首先,便是要解决自己的这把武器——名为“危光”的白骨长镰。
      
      连瑶看着自己面前那柄比自己还要高的白骨长镰,叉起腰,叹了口气。
      
      “给我变。”她伸出一根手指,指向杵在自己面前的白骨长镰,命令道。
      
      森冷的刀锋一动,刀柄锋鸣,危光周身光芒微闪,没有丝毫变化。
      
      它跟过很多任深渊之主,连瑶是最难带的一届。
      
      连瑶觉得自己还是操纵危光最为顺手,所以在想办法让危光变成其他形态的兵器。
      
      她兴奋地想到了在许多修仙文中,那些女主个个都是仙女,身披羽衣手缠丝绦,好不纤细精巧、飘然似仙。
      
      现在好了,她有机会了。
      
      “变成仙女带。”连瑶启唇,示意危光快变。
      
      危光:“……”
      
      许久之后,见危光没有动静,连瑶知道它拒绝了。
      
      她退了一步:“变成软鞭也行。”手执软鞭,英姿飒爽的女修也是非常帅气的。
      
      危光白森森的刀锋动了动,还是拒绝。
      
      连瑶:“……”
      
      她觉得自己有点强刀所难,但带着这么一把邪气森森的长镰去玄晖,怎么看都不想是去当卧底拜师,反而像去踢馆的。
      
      “变成剑吧,剑总行了吧?”连瑶无奈说道。
      
      原本比一人还高的危光刀身缩小了一点,正好是一把剑的长度。
      
      连瑶知道它妥协了。
      
      于是她温柔地抚摸了一下刀柄,鼓励道:“加油,你可以的。”
      
      危光:如果刀能说话我一定要说我不可以。
      
      最终,在一人一刀的拉扯之下,危光委委屈屈地变成了一柄青光湛湛的长剑。
      
      连瑶满意地将长剑背在身后,将面上蒙着的银纱扯下来,露出一张清丽无双的面容来。
      
      素容乌发,眉似青黛远山,唇如早春枝头花瓣,她的双眼似蕴着濛濛水光,平添了缥缈神秘的美感。
      
      她将落在脸颊的细碎青丝规规矩矩地拢在耳后,整理了一下自己的白衣轻裳,背着闪着流光的长剑。
      
      从路人的视角看,她确实像一位根正苗红的正道好弟子。
      
      连瑶拍了拍手,成功伪装自己,这才朝着玄晖派的方向飞去,速度却快了好几分。
      
      毕竟这几日便是玄晖派百年一遇的升仙会,她不能错过。
      
      玄晖派是玄晖一域的核心,门中大能众多,修仙资源丰富,除了跟魔域挨得近,时不时还要跟魔族打仗之外,没有别的缺点。
      
      因此,升仙会吸引了众多修士参加,若想拜入玄晖派中,也要在升仙会中有亮眼表现才是。
      
      连瑶回忆了一下原书《戮北荒》中关于升仙会的剧情,经罗浮川顾家被灭族后,顾悬虽四肢经脉被挑断,修为尽失,但为了提升实力,报家族被灭之仇,于升仙会中带伤与人比斗,竟赤手空拳击败一位对手,被玄晖派前掌门沈长松看中,收入门下。
      
      当然,这位玄晖派前掌门,就是当年夺走焚心石,杀死前任深渊之主,双眼受伤的那位大佬哥啦:)
      
      连瑶不知道自己现在过去,剧情开展到哪里了。
      
      她又碰了一下藏在怀里的匕首,抬头看眼前的玄晖派。
      
      玄晖派主峰名为玄山,一条自东向西、曲折绵延的晖河环绕玄山,将玄晖派九峰连通起来,所占地界有数万里。
      
      升仙会便在主峰玄山之中举行。
      
      于玄山正中,有一浮空高台,方圆约数十丈,围绕在玄山顶峰高处的许多修士各自交谈着,发出嘤嘤嗡嗡的声响,讨论的主题,就是浮空高台上正在对峙的两人。
      
      连瑶定睛一看,浮空高台上站着的两人之一,有一人就是顾悬。
      
      他身材高挑,脊背挺直,宛如青松,极为显眼。
      
      连瑶注意到了他露出衣袖的手腕处,缠了好几条破旧的绷带,想来是用这绷带将四肢的伤口暂时包扎。
      
      她轻轻“啧”了一声,继续听身边的围观群众讨论。
      
      “这少年,半分修为都没有,连修士都算不上,是不是打杂的走错了?!”
      
      “他的对手徐义,我之前进山的时候有打过照面,他可是平武境六重的修为,这少年怎么能打?”
      
      连瑶安静听着,顾悬在受伤之前,修为是融气境一重,足足比这个徐义高了一个大境界。
      
      现在他竟要被围观群众拿来与徐义相比,评头论足。
      
      守在浮空高台旁的玄晖派弟子看不下去了,他飞身而下,站到顾悬面前道:“这位小兄弟,你这半分修为也无,若是想要拜入我玄晖派,可以再等下次……”
      
      “虽我玄晖升仙会中有规定,比斗时需有轻重,不可伤人,但你与徐义修为差距过大,这……”玄晖弟子面露难色。
      
      此时的顾悬,是背对着连瑶的,他抬头直视玄晖弟子说道,声线波澜无惊:“玄晖派收弟子,需以比斗论定资质高低,我想拜入玄晖派。”
      
      顾悬的目标明确,他要报仇,就要提升实力,只能去玄晖派,因为玄晖派招收弟子,从来不问来历。
      
      玄晖派所有人都是是抗击魔族的亡命之徒,将死之人,谁会关心你从何处来?
      
      玄晖弟子瞥了一眼顾悬,心下哀叹现在的年轻人真是不知好歹,连自己几斤几两都不知道。
      
      于是,他耸耸肩,飞身而上,将浮空高台让给顾悬与徐义。
      
      站在玄山高峰上,连瑶却默不作声,她长睫微微垂着,手里紧握着顾悬留下的匕首。
      
      顾悬身上唯一的武器,现在在她身上。
      
      他又该怎么打?
      
      徐义当然了解眼前顾悬的实力,此人不仅没有修为,而且气息虚浮,一看就是受过伤。
      
      用这种状态来与他比试?分明就是看不起他。
      
      顾悬敛眉凝眸不语,看着徐义,淡声说道:“开始?”
      
      这寥寥二字,在徐义听来,无异于挑衅。
      
      他眯起眼,心中闪过一个邪恶的念头,他与顾悬实力差距过大,就算他一失手将这不识好歹的小子给……也不会有人追究的。
      
      平武境五重的修为给了他莫名的自信,徐义运起周身气息,强化自己体质,正准备朝顾悬袭去——
      
      就在这时,一个更加轻灵潇洒的身影接近了他。
      
      顾悬的步法精妙,只有连瑶注意到了他的脚步并不稳,毕竟是如此重的伤。
      
      少年的腕骨浮凸,紧攥的拳头看起来很是弱小。
      
      但当他重重砸到徐义身上的时候,所有人都瞪大了双眼。
      
      这一拳的力道之大,竟然将身材魁梧的徐义给击飞出去,发出巨响。
      
      霎时,喝彩声在玄山高峰上响起。
      
      “这不带任何法力的一拳能将徐义击飞?”
      
      “这到底是什么方法?他们在演吗!”
      
      玄晖尚武,对这种出人意料以弱胜强的战斗,都是喜闻乐见的,大家也不会吝惜掌声。
      
      连瑶托腮,手肘撑在玄山高崖的栏杆上,垂眸不语。
      
      在如江河汹涌一般的喝彩声响起的时候,她的眉轻轻皱了皱,杏眸不自觉地眯起。
      
      因为当顾悬那一拳砸到徐义用法术强化过、堪比铜墙铁壁的身体之时,以她的目力,早就看到了那破旧绷带之下渗出的血来。
      
      丝丝缕缕,在粗糙的布料上晕开。
      
      嘶,看着就疼。
      
      连瑶别开脸去,不想看顾悬颤抖的指尖。
      
      但就在此时,那被击飞出去、只对了一招就败的徐义却躺在地上,发出一声巨大的哀嚎。
      
      而后,他面朝下躺在地上,竟然一动不动,像是被顾悬打死过去一般,再没了声息。
      
      升仙会有规定,比斗之时需有轻重,不可伤人。
      
      这徐义搞得这个样子,分明是碰瓷来了。

  • 作者有话要说:  危光以为连瑶叫它变身仙女带就是她的下限了。
    但实际上,连瑶本来是想叫危光变成这个的——
    “给我变成!巴啦啦小魔仙变身器!”
    蟹蟹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喵白白 1个;
    蟹蟹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曹某真不方 1个;
    蟹蟹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凌凊、追月亮的云、今天锦鲤了吗?、kind、何小妞、只与清风、南烛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李梓垣 48瓶;憋是花、凌凊 18瓶;夏生 17瓶;南烛、末白、有序、 三缄其口、霏颜 10瓶;白燃、嫉恶如仇老花椒 5瓶;嗯 3瓶;阿呀呀呀呀呀 2瓶;??清影??、曼珠沙华、朕的脑洞很大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鸭ovo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