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二章 ...

  •   连瑶抱着顾悬,飞在空中。
      
      她的掌心感觉到了顾悬脊背上的骨骼,还有微微呼吸的起伏。
      
      连瑶觉得自己仿佛在梦中一般。
      
      自己怎么就这么把顾悬给救出来了?
      
      她低头看了一眼顾悬的情况,粘腻的鲜血从她的指缝间低落。
      
      果然如同原书说的一般,顾悬的四肢经脉被挑断,原本凌驾于同龄人的融气境一重修为也化为乌有。
      
      可是……现在的问题是——
      
      男主顾悬,好像真的要死了。
      
      他的生命在她的怀中急剧流失,被那黑衣男子挑断的经脉伤口,仿佛永远不会愈合一般,一直往外冒着血。
      
      而此刻,顾悬双目紧闭。
      
      连瑶寻了群山中一处无人的山洞,将顾悬轻轻放在地上。
      
      她的指尖按住顾悬右手腕上最深的那道伤口,思考救他的办法。
      
      既然都把人救出来了,那再救他一命又有何妨。
      
      连瑶又想起,在罗浮川里她与顾悬对视的那一眼,少年的面庞模糊,惟有那目光明亮,动人心魄,她不想让这明亮的目光熄灭。
      
      然而她两手空空,身无分文,又不能凭空变出什么疗伤的药来。
      
      要她杀了顾悬简单,但若是要她救起顾悬,可就难了。
      
      连瑶喃喃自语,声音纤细且温柔:“我该怎么救你。”
      
      她本来也没指望顾悬能回答,主要是现在的周遭太过寂静,她只能自言自语一下来缓解内心的紧张。
      
      但没想到,这句话竟然得到了顾悬的回应。
      
      顾悬虽然闭上了双目,但还是能清晰地听到连瑶的这句话在耳边响起。
      
      他的手指艰难地动了动,往腰间一指,而后再无声息。
      
      连瑶注意到了他腰间挂着的黑色匕首,其上黑色的纹路繁复,还有一个装些零碎物件的佩囊。
      
      她连忙打开锦囊,内里是一个装着白色药粉的瓷瓶。
      
      连瑶摇晃了一下瓷瓶,没看出来这玩意到底能不能救命。
      
      她用手指戳了一下顾悬的肩膀问道:“是用瓷瓶里的药吗?”
      
      顾悬长睫在脸颊投下一片阴影,薄唇紧抿,俊美的面容极为安静。
      
      他听到连瑶的疑问了,但他却没有力气开口回应她。
      
      她分析得没有错,他确实是要死了,就算用了瓷瓶里救治外伤的药,也没有办法救他的命。
      
      连瑶没有得到回应,猜想顾悬应当是昏死过去了,所以没有回答她。
      
      无奈,她只能将瓷瓶打开,将上面的药粉小心翼翼地倒在顾悬身上的伤口处。
      
      指尖轻旋,温柔地将药粉晕开,顾悬四肢处被挑断经脉的伤口流血的速度放缓。
      
      但先前受的伤已经无法挽回。
      
      连瑶深吸了一口气,听到顾悬的呼吸声越来越微弱,唇色逐渐变得苍白。
      
      话说像这种靠修仙来升级的世界,不都是可以传功治伤之类的吗?
      
      连瑶挠了挠头,开始搜寻留存在自己脑海里的信息。
      
      身为深渊之主,众魔之王,她可以使用任何种类魔族的技能。
      
      但是,骨魔的法术是用坚硬的骨刺杀死人类,魅魔的法术是用来魅惑人类,影魔的法术是潜行于阴影中,一击致命……
      
      没有任何一种魔的能力,是用来救人的。
      
      留存在连瑶脑海里的信息庞杂,深渊之主掌握魔族所有的技能与历史,这些信息就像一块装得满满当当的硬盘。
      
      她只能开启“ctrl加f”模式,用关键字搜寻救治顾悬的办法。
      
      现在顾悬由于连通全身的经脉被挑断,生命力从伤口流失,内虚且伤重,他需要力量去支持身体的运转。
      
      “传递力量?”连瑶念出这个关键词,在脑海的信息里快速搜寻,总算是找到了方法。
      
      魔族传递给人类力量的办法……
      
      连瑶屏气凝神,盘腿坐在顾悬面前,严格按照指导操作。
      
      “首先,挑起他的下巴。”连瑶自言自语,“这是什么操作?魔族都这么霸总的吗?”
      
      无奈,她身为新上任的深渊之主,业务还不纯熟,不敢违背指导丛书,只能照做。
      
      连瑶伸出一根手指,轻轻挑起了顾悬的下巴。
      
      她注意到顾悬脖颈上被先前黑衣男子所割的伤口还在流血,轻轻“嘶”了一声。
      
      “然后低头,以唇对唇,渡气而送之——?”连瑶低头,碎发从耳后落下,重复了一边第二个步骤。
      
      连瑶:“???”
      
      她的动作停住了,轻柔的呼吸拂过他的脸颊。
      
      连瑶拍了一下顾悬的脸颊:“醒着吗?”
      
      顾悬:“……”醒着,没办法动。
      
      连瑶见他毫无反应,心想既然顾悬昏迷着,也不知道她到底做了啥,自己搜遍魔族传递力量的方法,可就只有这一个能用了。
      
      亲就亲了,反正他也不知道。·
      
      自己把他从罗浮川救了出来,就不会让他死在自己手上。
      
      于是,连瑶恶向胆边生,低头鼓起双颊,嘴唇贴上顾悬的薄唇。
      
      留存在连瑶脑海里关于魔族的信息当然没有骗她。
      
      在双唇相触的一瞬间,连瑶仿佛吹气球一样,将身体之内属于深渊之主的强大力量传递而去,温暖巨大如江海,从上到下,冲刷过每一处经脉。
      
      她低着头,没有看到顾悬放在身侧的指尖轻轻抬了抬。
      
      连瑶轻轻吐了口气,坐起身来,垂眸去看顾悬四肢上的伤口。
      
      有了那瓷瓶里药粉的作用,伤口倒是没有再流血了。
      
      渡气之后,顾悬的伤口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只是由于伤口过重,一时半会还没有办法完全好。
      
      “这么神奇的吗……”连瑶研究了一下顾悬的伤口,却发现自己的声音越来越小。
      
      她毕竟是第一次用深渊之主的身体,将力量传递到顾悬的身上的时候没把握好一个度,用力过猛,所以反倒自己也体虚起来。
      
      连瑶觉得有些困,自己马上就要昏过去了。
      
      她的指尖从顾悬的手上滑落,想到了原书中的深渊之主被顾悬杀死的大结局,下意识开口说道:“你醒来之后,可不要杀我。”反正现在你也杀不死我。
      
      “我救了你,你可是要以身相许的。”连瑶仗着顾悬昏迷听不见自己说话,胡言乱语。
      
      她在失去意识的前一瞬间,脑海里一闪而过,方才自己给顾悬渡气所用方法的所属名目。
      
      “魅魔修炼手册(入门篇)。”
      
      “魅魔虽为高等魔族,但天生力量并不强大,在魅惑人类时,需通过亲吻渡魔气惑之,潜移默化骗取人类信任。”
      
      连瑶内心:淦!我就知道魔族坏得很。
      
      她却不知道,躺在她身边的少年,俊美面庞上长睫轻颤,并没有完全失去意识。
      
      许久之后,他的呼吸才变得均匀稳定,沉睡过去,慢慢疗伤。
      
      救走顾悬的时候,正是黄昏时分,而现在已是长夜。
      
      待白昼将明,率先醒过来的,却是顾悬。
      
      他的指尖毫无血色,撑在地上,勉力让自己爬了起来。
      
      仅仅经过一晚的修整,他的伤口看起来已经差不多愈合,勉强能动了。
      
      男频升级流小说男主的体质,就是如此逆天,连瑶说他是挂逼也不是没有理由的。
      
      但只有顾悬知道,他虽然可以勉强行动,但因重伤而失去的修为却回不来了,被挑断的经脉,暂时也没有修复的可能。
      
      他现在,只是一个行动都很艰难的普通人,像其他修真者一般运转气息根本不可能。
      
      顾悬眉头轻轻皱起,他抬眼看了躺在他身侧的连瑶。
      
      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他全都知道。
      
      少年的黑眸凝视着连瑶,清澈明亮的黑瞳之中倒映着连瑶安静的睡颜。
      
      连瑶此时确实是睡着了,鼻间发出了……轻微的鼾声。
      
      从魔域深渊里随手扯起来掩盖面目的那块银纱蒙在她的面上,自耳后垂落,露出精巧的下颌来。
      
      顾悬骨节分明的手抬起,上面有干涸的血迹。
      
      他原本想去拂开连瑶面上银纱,但在快要触到她面颊的时候,他的手却顿住了。
      
      顾悬觉得现在非常不对劲。
      
      如果连瑶醒着,当然知道他为什么不对劲。
      
      因为她给顾悬渡气的时候,用的是“魅魔修炼手册(入门篇)”里的方法。
      
      由于魅魔属性使然,所以渡出去的那口气,自然是带上了几分引诱的色彩。
      
      魅魔魅惑人族,自然是要蒙蔽人心,夺其心魄,使人为她神魂颠倒的。
      
      纵然顾悬心性坚定,但重伤之下,他还是抵挡不了来自连瑶无意间的诱惑。
      
      连瑶:我能怎么办,我也是被坑了。
      
      他将手缩回,由于动作太快,其上伤口再次破裂,一滴鲜红的血低落在银纱上。
      
      顾悬咬着牙,脑海里响起了连瑶昏迷之前对他说的话。
      
      他另一只手动作飞快将腰间那柄黑色的匕首解下,放在了连瑶的身侧。
      
      而后,少年高挑的身形一闪,剧痛自全身上下袭来,顾悬的脸颊上冒出了冷汗。
      
      毕竟是深渊之主亲自使用“魅魔修炼手册(入门篇)”,这威力实在是过于强大。
      
      顾悬为了不冒犯她,只能站起身来,转身看了一眼在这个山洞边的冰冷深潭。
      
      他纵身一跃,直接跳入了深潭之中,离开了这里。
      
      待连瑶醒来的时候,身边已经空无一人。
      
      她翻身坐起的时候,感觉到自己的手肘碰到了一个冷冰冰的东西。
      
      连瑶眯起眼,将身边顾悬留下的黑色匕首捡起来端详。
      
      顾悬这是什么意思?
      
      留个匕首,是示威吗?
      
      男主你这样就很过分了。
      
      连瑶托腮思考了很久,也没思考出个所以然来。
      
      顾悬会离开,在她的意料之中,因为顾悬在家族被灭、全身经脉被挑断修为尽失,人生跌入低谷之后,既然他活着,就必须要报仇。
      
      于是,他孤身一人前往北荒界的玄晖地域,拜入玄晖派,重新开始修炼,飞速升级,然后王者归来。
      
      连瑶摸了摸下巴,她回想起了自己醒来之后北荒界中数万高等魔族都被冰封在冰原之下的景象。
      
      这也是原书中的背景剧情,当年人族与魔族有一场大战,打得那叫一个昏天黑地不死不休。
      
      此战过后,两败俱伤,玄晖派原掌门,北荒界修为最高之人双目被伤,人族暂退,避魔族锋芒。
      
      镶嵌在白骨王座上,为整个魔域深渊供给灵气的焚心石被玄晖派夺走,数万魔族被冰封于深渊之中,后来苏醒之后的深渊之主想要将魔域深渊解封,一直妄想夺取当年被玄晖派夺走的焚心石。
      
      两方势力因此展开交锋,原书里深渊之主与男主顾悬的矛盾也是因此而来。
      
      连瑶当然也不能免俗,她身为深渊之主,必须要将焚心石取回来。
      
      就算不将魔域深渊解除冰封,她也要将魔族数万魔族的命运掌握在她手中。
      
      连瑶望着北方玄晖派的所在——同时也是顾悬离开的方向,站起身来。
      
      走就走了呗,她叉腰,气鼓鼓。
      
      想不到吧,咱还能再见面。

  • 作者有话要说:  别人家的男主留定情信物留什么玉佩啊令牌啊。
    顾悬就不一样了。
    他留匕首。
    (太狠了)
    蟹蟹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是酸奶啊 1个;
    蟹蟹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脆脆 5个;感林、追月亮的云、渡渡鸦 1个;
    蟹蟹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vanish 10瓶;咸鱼想要翻身 4瓶;voracity、萌萌、今天学习了吗、Danika、小新、是酸奶啊、……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哒(づ ̄3 ̄)づ!!!!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