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002 ...

  •   五日后,亲眼盯着新磨盘完工的二公子,终于想起宁王世子的事。
      
      拍着脑壳骂自己糊涂,妹妹当时肯定是强颜欢笑,他居然没瞧出来!
      
      石匠小心地刷洗石磨:“二公子,您看这样成吗?”
      
      沙盘‘图纸’已经有些乱了,李锦乐对比了一下,觉得一模一样:“好!来几个人,给我抬到牛车上去!”
      
      牛是珍贵的牲口,每天都有仆人刷洗得干干净净,可是两台石磨还是太重了,一头牛拉不动。
      
      李锦乐当机立断,派人去拉第二头牛,总算顺利把石磨拉走。
      
      现在是悼公二年,卫国刚结束长达十年的战乱,迎来新君主,正是百废待兴的时候。
      
      濮阳街头,贫苦百姓三三两两,个个面黄肌瘦,颧骨高突。普通百姓走路,贵族们则乘坐牛车。
      
      至于马,那是国家财产,都在军营好生养着呢。
      
      牛车慢悠悠朝丞相邸走去,路上偶有好奇的眼光,家奴甩着鞭子,十分嚣张:“看什么看!当心打瞎你们的眼睛!”
      
      穷人连忙避开,免得遭皮肉之苦。
      
      “驾,驾——”身后忽然传来马蹄哒哒的声音。
      
      李锦乐躺在牛车上看去,乐了:“大哥!”
      
      李定邦一拉马缰:“吁——二弟,在此做甚?”
      
      李家一门两官,除了丞相李绰,还有嫡长子李定邦,在卫军里是个军官。
      
      李锦乐吐了草:“月儿要我拉石磨回家。”
      
      “石磨?”李定邦看向牛车,圆滚滚的石磨上有簇新的凿刻痕迹。
      
      “一起回去。”李定邦把马缰交给家奴,爬上牛车和弟弟一起坐。
      
      李锦乐挪挪屁股:“那敢情好,大哥有十日不曾回家了,阿娘和妹妹该想你了。”
      
      “军中忙。”
      
      使臣刚从鲁国回来,据说和谈并不顺利,有打仗的可能,朝中从上到下一片愁云惨雾。
      
      这些事李定邦不便多说,掏出怀里一个布兜:“棋子豆,拿去给小妹吃。”
      
      妹妹时月喜欢吃这个,但是白面珍贵,今年麦的收成又不好,所以每次休沐李定邦都会带一些回来。
      
      李锦乐抓了一点塞进嘴里:“还和小时候一样好吃!”
      
      卫国非常弱小,夹在周边几个大国之间,显得楚楚可怜。在悼公登基之前,曾接连被赵国、齐国打进都城,蹂/躏了好几年。像李锦乐这辈人,就没几个没当过小俘虏的。
      
      李定邦眼中一动,摸弟弟后脑勺:“以后不会了。”
      
      李锦乐嘎嘣嘎嘣嚼,兄弟相视一笑。
      
      时月正在院子里散步,听到外面乱糟糟的,李锦乐指挥家奴把石磨搬了进来,放在院子中间。
      
      “妹妹!”他装模作样地擦汗。
      
      “哎,来了!”时月连忙走出去,一眼看到挺拔的李定邦,弱弱地行礼:“大哥。”
      
      李定邦不苟言笑,点点头。
      
      时月转头去看——石磨分为上下两部分,下磨经过她的改良多了一个槽,纹理清晰,中间安着木轴。
      
      石匠技术很好,下人已经把它洗得干干净净。
      
      时月眼前一亮,忙叫银杏把屋里泡着的菽拿来。
      
      “二哥,帮我安上。”时月抱着铜皿。
      
      李锦乐开始装石磨,李定邦看了一眼:“菽?”
      
      菽,就是大豆,卫国主要产出之一。但因大豆里有低聚糖,这东西不能被人体吸收,食用太多大豆会胀气,放屁,肠胃不舒服,所以贵族里只把菽豆当做配菜,只有底层贫民才将它当饭吃。
      
      目前食菽的方法主要有:一、烹煮,二、制酱,三、炒制。
      
      虽然也能吃,但大豆用处那么多,豆腐、豆浆、豆皮、豆渣……能吃能用能喂猪,哪个不比白煮强?
      
      石磨安好了,时月把湿哒哒的黄豆舀进上磨的洞里,转动磨杆。
      
      “嘎啦嘎啦。”滞涩的摩擦声,随着豆子被磨碎后润滑,顺利了许多。
      
      时月磨了一会就觉得累,看着李锦乐:“二哥帮我!”
      
      李锦乐撸起大袖,却被另一双手接过。
      
      李定邦一言不发地接手帮妹妹磨豆子,边问:“是这样磨?”
      
      他出身行伍,力气大得多,很快边缘就有白色的浆体流下。
      
      “哇!”李锦乐看呆了,围观的小丫头们都看呆了。
      
      时月慢慢往里面添豆子,对银杏说:“银杏啊,拿个陶皿来接!”
      
      她忘记给石磨准备合适的桌子,银杏捧着陶皿跪在石磨边,不错眼珠地盯着:“姑娘,这可以吃吗?”
      
      “当然可以吃!”时月眼睛亮亮的。
      
      做豆腐的过程副产品极多,不仅有豆浆,还有腐竹、油豆皮、豆渣……可以说样样都是宝贝!
      
      李定邦兄弟接力磨了一下午,这东西太新奇了,两位少爷甚至没让家仆替,亲自磨完了所有的豆子。
      
      满满一桶豆浆,时月将它们送到厨房。
      
      她已经提前用布扎好了过滤的口袋,准备一口大釜,口袋套在里面,豆浆则倒进口袋里。
      
      房梁悬着绳子,将口袋一吊——过滤的豆浆慢慢流进釜里。
      
      时月踩在石头上,慢慢揉搓口袋,帮豆浆顺利流出来。
      
      过了好半晌,口袋里全是清香扑鼻的豆渣,釜里则是滤好的豆浆。
      
      “烧火,小一点,将它们煮开。”时月吩咐家奴烧火,转头看见李定邦兄弟在门口探头探脑。
      
      她提着豆渣出去:“大哥、二哥。”
      
      时月猜到两人会有很多问题,其中有一些也许糊弄都糊弄不过去,啧,撒谎好难啊。
      
      李定邦看着布口袋:“这些要扔掉?”
      
      时月摇头:“这是可以吃的,再不济喂牛羊马也是极好的。”
      
      “喂马?”李定邦眼前一亮:“怎么喂?”
      
      军中养着不少战马,每天供这些马吃饱就需要消耗许多粮食,如果按妹妹说,菽人可以吃,马也可以吃,能省下多少粮草费用啊!
      
      时月细细回想:“这东西需要发酵……我是说需要特殊的方法烹煮,不然马会腹泻的。”
      
      李定邦顿时冷静了,战马腹泻的责任他担不起。
      
      李锦乐单纯多了:“那我可以吃吗?”
      
      “可以呀,我晚上捏豆渣饼给大哥二哥吃!”时月朝他眨眼,顺理成章把重的要命的口袋塞进二哥手里。
      
      “姑娘,那……那东西热了!”厨娘走出来,小心翼翼地说。
      
      时月转身回去,从桌上舀出一碗盐卤。
      
      这个举动把厨娘吓坏了:“姑娘!”
      
      卫国并不产盐,盐卤需要从邻国购买,珍贵无比。平时厨房做饭只敢少少舀一些用,哪敢一下取这么多?夫人会打杀了她的!
      
      “别怕,是我拿的!”时月对她说,顺便对李定邦说:“大哥,是我拿的,和她没关系!”
      
      李定邦隐隐觉得妹妹要捣鼓出什么不得了的东西,沉稳地点头。
      
      “把火熄了吧。”时月对烧火的丫头说。
      
      豆浆表面开始浮出一层薄膜,时月用木枝轻轻挑起——是黄澄澄的油豆皮。
      
      她一连挑了四五张,直到豆浆表面不再产生油膜。
      
      盐卤轻轻落进热豆浆,随着时月的搅动,惊人的一幕产生了——先是出现棉絮状的东西,接着凝块越来越多,水开始变得清透。
      
      “姑娘?”银杏瞪大眼:“做、做坏了吗?”
      
      “没有。”时月说着,把事先准备好的另一块布铺在大陶盆里,让银杏和厨娘提着四只角,把凝结的豆花舀到布上。
      
      四角合拢,豆花有些烫手,时月捏捏耳朵,将它仔细包好,用另一个稍小的陶盆压在上面。
      
      水在慢慢流干。
      
      “好啦。”时月直起腰,李锦乐疑惑地凑上来:“这怎么吃?”
      
      大陶盆里,豆花包正在渗水,上面压着陶盆,陶盆里还有重物。
      
      “压出来就是豆腐了。”时月解释道:“豆腐的吃法有很多种,煎煮烤炙都可以。”
      
      “不过,先请大哥二哥喝豆浆~”时月端出晾好的豆浆,这是点豆腐前留下的,现在正好入口。
      
      李定邦和李锦乐兄弟,一人端一只陶碗,里面是白生生的豆浆。
      
      二人没喝过这东西,但是豆香扑鼻,比菽饭香不知道多少倍!
      
      李定邦看着妹妹希冀的眼神,想着身为长兄应该以身作则,捏着鼻子要灌——
      
      “你们几个在做什么?”厨房外,传来一个妇人的惊叫。
      
      李锦乐端着碗,探头:“娘。”
      
      林氏挣开丫鬟的手,看到两个儿子挤在狭窄的厨房里,不太高兴:“子有云,君子远庖厨,让你二人父亲看到,又该责骂你们了!”
      
      时月尽量让自己不显眼,还是让林氏逮了个正着:“月儿!”
      
      “娘……”时月扬起笑容。
      
      “你这几日在折腾什么?锦哥儿跟你胡闹就罢了,你大哥有要职在身,怎的这般不懂事?”林氏上前,看到女儿脏成猫儿,忍不住拍打着她身上的脏东西。
      
      林氏约莫四十多岁,穿一身紫色衣裙,头上插了一枚玉梳,除此外再无妆扮。她看起来有些沧桑,但细看端秀,看来时月三兄妹的长相多是随了她。
      
      “你爹要你行端坐正,学安宅,识规矩,免得今后嫁去慕容家,叫人笑话!”
      
      林氏训妹妹的时候,李定邦已经喝了一口豆浆。
      
      入口浓醇,豆香十足。
      
      他眼前一亮,李锦乐见状也“呼噜噜”喝了一大口:“好喝!”
      
      这种饮物他从未喝过,喝起来又香又浓,有一股特殊的五谷味道,令人回味无穷!
      
      林氏一愣:“这是什么?”
      
      “娘要尝尝吗?对身子好哦!”时月机灵地舀了一碗给林氏。
      
      “补药?”林氏狐疑,就着女儿的手喝了一口。
      
      母子三人对视了一眼,都看到了彼此眼里的光彩!
      
      时月自顾舀了一碗喝,嘀咕道:“可惜没有糖。”
      
      林氏瞪眼:“怎么没有?”
      
      她吩咐厨娘去拿,说:“咱们家好歹……曾经也是钟鸣鼎食的簪缨贵族,你们都给我挺起腰板做人!”
      
      林氏是个既能干又要强的女人,不然也不会在两次战乱中,独自拉扯大了几个孩子。
      
      厨娘抱来一个陶罐,小心翼翼地打开,里面是金黄色的浓稠甜浆。
      
      林氏拿勺子给三个孩子碗里各舀了一些,勺子快抖干净了才放进自己碗里,又叫厨娘放回去。
      
      时月一拍脑门,她真是糊涂了。
      
      蔗糖虽然源自摩揭陀(印度),但饴糖的历史在华国长达几千年,林氏端出来的就是饴糖稀。
      
      甜味总是令人心情愉悦,时月美美地喝着甜豆浆,心情也跟着变好。
      
      林氏从未喝过这么香甜的饮物,脸色红润地说:“今晚让你们父亲也尝尝!”

  • 作者有话要说:  1.传说石磨是鲁班发明的,这个时期已有雏形,女主只是改良。
    2.传说豆腐最早出自汉代,女主等于提早三百多年把它折腾出来了。
    3.饴糖在《诗经·大雅》里有记载:“周原朊朊,堇荼如饴。”
    ——
    豆腐真是很伟大的发明。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