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001 ...

  •   时月刚参加完一场宫宴,捂着肚子回来。
      
      大丫鬟银杏看她脸色不好,大气都不敢喘,轻轻扶着时月的手,送她回闺房。
      
      她这闺房,只有衣柜、妆匣和那架涂漆的木床精致一些,凸显了点钟鸣鼎食的旧贵族气质,别的家具普普通通,甚至有点旧。
      
      时月靠在床边,无力地挥手:“你们下去吧。”
      
      银杏不敢多留,应一声“诺”后,和另一个小丫鬟快步逃出去。
      
      时月脱了衣裙,躺在床上,两行眼泪‘唰’就落了下来。
      
      ——实在是太……太饿了!
      
      这个国家怎么能穷成这样?
      
      时月觉得,她恐怕要成为史上第一个饿死的穿书者了。
      
      来这里之前,时月是一名刚毕业的农学生,供职于一家谷物研究所。那天像往常一样,时月上班的第一件事就是从培植机导入昨晚的实验数据,不知谁把发酵剂的浓度调错了,显示屏上的数据一阵疯狂乱跳,时月从未经过这种情况,正准备按下紧急制动,只听‘轰隆’一声!
      
      ——那台价值百万的培植机,炸了。
      
      再睁眼,她已是书中人。
      
      她现在叫李时月,卫国丞相的嫡女,一本狗血虐文里的恶毒女配。
      
      文中的卫国,架空于公元前四百多年,此时的华夏大地,正从原始的奴隶制向封建制过渡,青铜器时代衰落,很快就要迎接思想剧烈碰撞的铁器时代。
      
      总结来说,这里既原始又落后。
      
      而原作设定这么一个操蛋的时代,是为了凸显原文女主的聪明能干。
      
      原女主叫李燕玉,是李时月的庶妹。与时月这个嫡姐不一样,李燕玉是李丞相在逃难期间幸了一个奴婢得的。而那奴婢早在生下女儿当天,难产去了。
      
      出生即死/妈的李燕玉跟着李丞相颠沛流离,五岁时国家稍定,丞相夫妻团圆,她就改到了嫡母膝下过活。
      
      嫡母林氏,生有两儿一女,战乱时与丈夫分开,独自拉扯大了几个孩子,好容易战争平息,一家团聚,却横空掉下来一个五岁大的庶女,这搁谁也受不了啊!
      
      因此,她并不喜欢李燕玉。
      
      对其只能说饿不死、冻不着、识点规矩,再多却是没有的。
      
      前期李燕玉还算老实,偶尔耍点心眼从傲慢的嫡姐那里骗点吃用,或者弄些小玩意去外面换钱。
      
      后来,嫡姐李时月的未婚夫——宁王世子(注)慕容成受李家大公子邀约来赏花,她偶遇了这位玉树临风的未来姐夫,二人一见钟情。
      
      从此慕容成对李燕玉念念不忘,以至于被女配李时月发现以后,处处针对庶妹。
      
      这种二女抢一夫的套路并不新鲜,这破书如果只有这些,是无法吸引时月通宵将它看完的。
      
      本书的亮点之一是李燕玉通过发明各种工具,受到各路贵族赏识的升级过程。
      
      之二则是李燕玉的人设,这不是一朵楚楚可怜、需要各路男主男配保护的小白花,相反她城府很深,擅长各种宅斗手段,不圣母不白莲……甚至可以说有些毒辣。
      
      后期逆袭以后,把李家众人折腾得很惨。
      
      那这样一本苏爽升级流的大女主文的虐点在哪呢?
      
      在于女主和男主之间,有一个不得不说的男人——那就是全书最大反派,太子慕容野!
      
      说起这位反派,时月还有一丝唏嘘。
      
      按说一开始,是女主李燕玉主动招惹这位主儿的。
      
      那时候,李家另一位姑娘受邀入宫表演,临去前一天脚踝意外受伤,无奈之下只能让李燕玉偷偷顶替自己上台,谁知道李燕玉一曲响屐舞惊艳全场,其中就包括这位太子。
      
      后来他还上演了一出拿着“水晶鞋”找“灰姑娘”的戏码,堪称开篇最精彩的打脸情节。 
      
      想这位反派大哥,明明身份尊贵,却接二连三甘心当备胎,不仅为她撑腰无数次打脸李家人,还为她修改《卫律》,让李燕玉可以脱离李家门楣,自立为合法的女户。
      
      可以说是女主成功路上一块特别适脚的垫脚石。
      
      然而,他的舔狗气质,注定了他只是个爱而不得的男配。
      
      不论李燕玉和他有多少暧昧、甚至在奸人李时月的陷害下二人春宵一度,但男主从战场回来以后,李燕玉还是毅然决然回到了男主的怀抱。
      
      忽然被弃如敝履的慕容野就这么黑化了,尽职尽责地折腾了男女主整整一百万字!
      
      一百万字啊!
      
      最后他被挖眼剜心、断手断脚、满门抄斩,唯一的女儿被施以炮烙,小小的身子烧得焦糊。
      
      死得超惨的!
      
      屋外,银杏被小丫鬟们团团围住。
      
      她们叽叽喳喳问:“姐姐快对我们说一说,宫宴是不是很好玩?”
      
      今日的宴,是为了贺朝中一位大人出使邻国回来,不大不小,但却是她们姑娘第一次参加宫宴,小丫鬟们都好奇极了。
      
      银杏坐在廊下,仔细回忆:“牛车到宫门外以后,有嬷嬷引我们进去,宫里的地砖很平很干净,也很安静。走一刻钟就到了开宴的地方,宗妇们分为左右两边,各几十个席面,坐得满满当当的。”
      
      “咱们姑娘坐在中间,不前不后的地方,正好可以看清中间!”
      
      “大家都穿着漂亮的衣服,有一些妇人还戴着好看的首饰。”银杏第一次陪姑娘进宫,什么都不敢多看,想了想说:“连挂的灯都漂亮极了!一盏一盏,什么颜色都有!”
      
      虽然只有这些,也令大家神往极了,一个刚留头的小丫鬟捧着脸说:“要是青奴也能去就好了!”
      
      银杏拍了拍她的头:“姑娘身边只有我一人,迟早要再提拔几个的,想跟着去见世面就多干活!”
      
      小丫鬟们眼睛亮亮地点头。
      
      院外彼伏的请安声响起,有人通禀:“二公子来了!”
      
      二公子李锦乐,是她们姑娘的亲兄长,他一来,小丫鬟们一哄而散,只有银杏迎上去:“二公子。”
      
      李锦乐看向屋子:“月儿睡下了?”
      
      银杏为难:“姑娘不要奴婢近身伺候。”
      
      李锦乐皱眉:“姓慕容的不是东西,怎能当面让月儿难堪至此!”
      
      今日宴上,与李时月有婚约的宁王世子,居然当众骂她骄奢淫逸,只因妹妹用饭时多要了一碟炙鱼肉。
      
      鱼肉是比较珍贵,可不至于当场骂她啊!
      
      一时间令李时月僵在当场,尴尬至极,但她还是强撑到宴散,李锦乐看她回来时,脸都白了。
      
      时月躺在床上听到了这些话,忍不住翻了个身,肚子咕噜一声,更饿了。
      
      这见鬼的时代,食物空前匮乏。
      
      拿今日宫宴来说,主食是黍饭,也就是黄糜子。糜子粗粝,特别喇嗓子,现代都是磨成粉做馍馍,不带直接吃的。
      
      但在今日的宫宴上,每人桌头有一小碟煮成的糜子饭,是主食。
      
      那味道是相当原始,相当刮嗓子。
      
      另外,还有烹得烂熟的菽(大豆),一碟酱,一碟炸猪肉,一些水煮蔬菜和水果。
      
      穿来的这几日,时月天天吃这些东西。
      
      她今日见邻桌的夫人桌上有鱼肉,就大胆要了一盘,没想到还被人莫名其妙骂了一顿!
      
      终于在又饿又气之下,犯了胃疼。
      
      窗外,李锦乐还在跟丫鬟了解妹妹的情况。
      
      听说时月睡着,他拿出一兜棋子豆:“大哥刚塞给我的棋子豆,还想着和妹妹分吃。”
      
      “既然如此,我下次再来。”
      
      “等等!”时月一个翻身从床上起来,拉开窗户:“我、我想吃……”
      
      李锦乐沉默地坐在妹妹的屋子里,时月嘎嘣嘎嘣吃零食。
      
      棋子豆是一种白面做的高级零食,面团里和有鸡蛋和油,还用咸盐调味,切成小粒以后在锅里炒得酥脆,能保存很久。
      
      以前不觉得白面有什么珍贵的,来到这里以后才发现,想吃点细粮真不容易啊!
      
      “月儿。”李锦乐对手指:“宁王世子也是无心,你别把他的话往心里去。”
      
      自从十三岁和慕容成定亲后,妹妹盼星星盼月亮想嫁过去。
      
      不过慕容成说大丈夫先立业再成家不迟,这亲的就一拖再拖。
      
      今日一看都是借口,他分明不喜欢月儿才迟迟不娶。
      
      但李锦乐怕妹妹伤坏了心,只好编瞎话:“你回来以后,他骑马追上我,为宴上的话向你道歉……”
      
      时月又咽下一颗棋子豆,打断他:“二哥,上次问你的话,有着落了吗?”
      
      “啊?”李锦乐一愣:“有有,濮阳虽然百废待兴,但工匠还是不缺的。”
      
      前几天,妹妹让他找一个手艺精湛的石匠。李家一门两官,身为次子的李锦乐不能出官入仕,但也有点私人产业,找个石匠并不难。
      
      李时月取出一个浅沙盘,上面画了一个大圆,一些有规律的纹路:“二哥拿去给工匠,按上面的线,凿刻一个……二尺见圆的磨盘。”
      
      “纹理要半寸深。”
      
      “磨盘?”李锦乐不解:“想要磨盘去司造处拿就好,费这劲做什么?”
      
      时月侧面打听过,这个时代已经有了石磨雏形,但上磨与下磨之间没有咬合的磨齿,全靠石头本身的纹理碾磨粮食,效率比后世的石磨差太多了!
      
      万幸她下乡实习时天南海北的跑,各种各样的石磨见过很多,复刻出来不是很难。
      
      时月又小心翼翼取出一个沙盘:“这是上磨的图。”
      
      李锦乐拿看怪物的眼神看她:“妹妹,你这是要做什么?”
      
      “我……前天偶然听说,厨房的捣舂坏了,那几日的麦饭都喇嗓子。”
      
      麦是很珍贵的粮食,只有贵族能吃。这时候的石碾并没有得到推广使用,大部分人家还是用最原始的舂捣,来给麦子脱壳、磨粉。
      
      时月真假掺和着说:“我去瞧了瞧,若能将公输子造出来的石磨改一改,磨面就能事半功倍。好二哥,你就帮帮我吧!”
      
      李锦乐听不懂,但妹妹从小就聪明,几块石头而已,哄妹妹开心最重要。
      
      “好,我拿去让匠人做,只是……最起码要五日。”李锦乐竖起五个指头。
      
      “好,我就等五日!”时月松了一口气,笑得灿烂:“二哥最好了~”
      
      这娇撒的,李锦乐顿时精神了,恨不得立马去凿石头,端着两个沙盘飘飘然走了。
      
      顺理成章忘了问宁王世子的事。
      
      他离开后,时月抓起铜镜,镜中人唇红齿白,只是狭长的凤眼里怎么看都透着恶毒和精明。
      
      她心说,原身能成为女主发展道路上的大绊脚石,果然是有理由的啊!
      
      看这高贵的出身,这无可挑剔的美貌,还有聪明的小脑瓜——李锦乐甚至没怀疑过她为啥突然要弄这个,可见原主平时就机灵。
      
      这么好一小姑娘,天天净琢磨怎么抢男人,也太没追求了!
      
      时月咧开嘴,挤出个笑容,眉目一舒展开,果然顺眼多了。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会来这,但她总得活下去啊。
      
      比如……先吃一顿饱饭。
      
      时月继续顾影自怜,她本想立马放下镜子,可这副皮囊实在太美丽了。

  • 作者有话要说:  支农大学生·时月×知名贫困户·野哥
    *
    哈,哈,哈,我开新啦!
    本来只想谈恋爱的,但是太想写升级流了!!
    大概就是一个夫妇俩一边谈恋爱养崽,一边富国强兵的故事,婚后文,不虐(大概?)。
    **
    开文前三章留言有小红包,求收藏,求评论!大鹅真的非常感谢大家的支持,谢谢!!
    **
    注:文章架空,化用了一定量的白话,不考据。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