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003 ...

  •   大豆,营养丰富,富含植物蛋白,可以做各种豆制品、榨油、酿酱油,豆渣还可以喂禽畜。
      
      最难得的是它的根部有根瘤,根瘤菌肥地,种过一茬不用休耕就可以栽种别的作物。
      
      可以说全身都是宝。
      
      时月亲自下厨,做了豆腐炒韭菜、小葱豆腐汤,油豆皮也没忘记,切碎后加上细细的葱丝一拌,喷香!
      
      还有答应哥哥们的豆渣饼,林氏特意叫人舂了两碗白面,加进豆渣,又和了几个鸡蛋,最后用油煎熟。
      
      出锅那瞬间,李锦乐的眼睛都直了,追着闹着让妹妹先给他吃一个。
      
      当然,要供这一大家子吃饭,这点东西是不够的,平时常吃的糜子饭、煮菽豆、水煮青菜等,通通摆在桌上。
      
      饭得了,时月端着最后一盘豆渣饼来到主屋,进门看见两个陌生面孔的女子坐着。
      
      三人六目相对。
      
      时月脚步变缓,将陶盘放在桌上。
      
      这是原主的两个姐妹,时月和她们不熟,甚至没咋见过。
      
      “阿姐。”稍小那个主动打了招呼。
      
      今日林氏高兴,招呼所有孩子都来主屋用饭,这俩人一个是庶长女李诗兰,十九岁。
      
      另一个就是主动打招呼的这个,李燕玉。
      
      这一年她刚及笄,十五岁。
      
      “嗯。”时月点点头,俩手在裙子上抹了抹。
      
      她看李燕玉,发现对方生得很清秀,一双眼笑得弯弯的,显得人畜无害,令人丛生好感。
      
      李燕玉也在看她,朝时月笑了笑。
      
      时月背后一凉,她没忘记,未来的李燕玉可是亲自下令用炮烙之刑杀了慕容野的小女儿。
      
      这是个心狠的。
      
      李定邦两兄弟来了,李锦乐嘴里嚼着豆渣饼,大呼好吃。
      
      李诗兰规矩地向嫡母和哥哥们行礼,她性子懦弱,在家里没什么存在感。
      
      林氏询问家奴,得知李丞相下朝了,现在刚出宫门,约莫还有一刻钟进家门。
      
      几人分坐在屋里,李锦乐舔着手指说:“只可惜下午磨得太少,要不非做上百八十个饼子,咱们一起吃个够!”
      
      下午那些豆渣,最后做出来二十余个饼子,每个只有半个巴掌大。
      
      林氏大方了一次,白面、鸡蛋、油都是好东西,也难怪李锦乐吃得忘我。
      
      李诗兰问:“二哥,你们下午做什么了?”
      
      李锦乐性子活泼,对几个妹妹都很好,他声情并茂地对诗兰讲了下午他们做豆腐的过程。
      
      诗兰听得惊奇,看那些豆渣饼的眼神充满了期待。
      
      时月被李锦乐夸得头皮发麻,干笑说:“二哥说的太夸张了。”
      
      “不夸张不夸张!”李锦乐支着下巴,一副生无可恋的模样:“除了新年祭祖时分胙肉,家里很久没吃过这么香的一顿饭了!”
      
      林氏一瞪眼:“我可是饿着你不成?”
      
      李锦乐连躲着说不敢不敢,众人一阵哄笑。
      
      李燕玉若有所思,问:“岂不是用了许多油?”
      
      不知是她声音太小还是什么,李锦乐没接这话,转头兴致勃勃和诗兰说那石磨多好玩。
      
      时月看过去时,李燕玉已经低下头,仿佛从未问过。
      
      “好了,一家人好容易坐在一起用饭,多使些粮食就多使些。”林氏开口,和身旁的老仆妇商量要不要再添两个菜。
      
      一家子人都高高兴兴,就等李丞相回来。
      
      李丞相的心情却不怎么美好,今天/朝上群臣舌枪唇剑,讨论的是和鲁国一战胜算几何。
      
      哪来的几何,卫国如今是苟延残喘之辈,几代君主昏庸,又有两次战乱,致使卫国从三百乘大国沦落为诸侯小国,到处受欺负。
      
      如今臣民不过四五万,军队也才万把人。
      
      和兵强马壮的鲁国打,上赶着找死么?
      
      李丞相下了牛车,走进院子。
      
      主屋灯火通明,妻子儿女,一大家子都在等他。
      
      李丞相收拾心情,扬了朵笑容:“夫人,我回来了。”
      
      “老爷回来了。”林氏率先迎出来。
      
      “阿爹!”两儿三女纷纷行礼。
      
      李丞相是个儒雅的中年人,有深深的眼袋,肤色有些黑,穿一身袖子很宽很大的灰袍,一副操劳样。
      
      他和林氏相携进屋,一眼看到桌上格外丰盛的一餐。
      
      林氏邀功似的:“都是月儿做的,老爷快尝尝!”
      
      李丞相看向角落里的二女儿,时月不得已低头:“阿爹。”
      
      印象中,李时月和亲爹的关系,好像不怎么样。
      
      李丞相没说什么,倒是李燕玉得了他一句问,笑盈盈地答话,欣喜从眉梢流出来。
      
      李丞相不太管孩子的教育,只有李燕玉能得他一点青睐,皆是因为这个庶女从襁褓到五岁都在他身边,有些别样的感情。
      
      林氏看了一眼自己的几个孩子,招呼大家落座。
      
      李锦乐已经挟了一块豆渣饼,放进李丞相碗里:“阿爹,尝尝妹妹的手艺!”
      
      李丞相问:“这是何物?”
      
      李锦乐答:“这是豆渣饼,乃是用菽豆制豆腐后留下的豆渣做的,和以白面鸡蛋,香油煎成。”
      
      他把韭菜炒豆腐推到父亲面前:“这就是豆腐,月儿做的。”
      
      李锦乐本是好意,但李丞相执箸的手悬了半晌,一下拍在桌上!
      
      “砰”一声,一桌子人噤若寒蝉。
      
      “白面?鸡蛋?”李丞相瞪眼,转头看向林氏。
      
      林氏心一慌,李燕玉轻声说:“不知二姐折腾这些用了多少菽豆?”
      
      “油用得好像不少,实在有些浪费了。”
      
      时月茫然,后知后觉明白李丞相的怒火从哪里来,刚想解释,李绰已经站了起来:
      
      “前方军士,每日只糜团果腹,定邦你身在军中,最是清楚不过!”
      
      李定邦低下头。
      
      李丞相指着一桌好菜说:“我们能有五谷饱腹,该感念农人勤耕,该感念将士拼命!而我们在做什么?糟蹋粮食?暴殄天物?”
      
      “你这些东西,用掉多少麦?用掉多少菽?你可知这些能养活多少军士?”
      
      他终于把矛头指向时月,胡子一抽一抽:“那日宴上,宁王世子说你骄奢淫逸,为父还颇为你不平,如今一看,他倒也没有说错!”
      
      “老爷!”林氏拉他袖子:“白面是妾身允的,油也是妾拿的,与月儿何干?女儿也是好心……”
      
      “夫人!慈母多败儿!”李丞相甩开林氏的手:“她就是这么叫你宠坏的!”
      
      “卫国如今内忧外患,农人四季勤耕却不能温饱,你我却在高门大屋里穷奢极侈!”
      
      时月莫名其妙被指着鼻子骂了一顿,不太懂吃个豆腐怎么就穷奢极侈了?
      
      豆腐知道自己这么值钱吗?
      
      李丞相骂完,心疼地看着一桌子样式精美的菜,只觉得头疼。
      
      李锦乐碗里半块豆渣饼已经凉了,他想吃,但是他不敢。
      
      林氏想缓和气氛,张了几次嘴:“做都做了,吃吧,大不了从今往后……月儿!”
      
      时月突然站起来,把一大盆豆渣饼端走。
      
      “您若不想吃,就别吃了!”
      
      她将豆渣饼分了一圈,独独跳过李丞相和李燕玉,往众人碗里各分了三个。
      
      “我做这些,一共用菽豆半斗,清水一盆,加上棉布、薪柴、盐卤各少许。”
      
      时月边分饼,怼回去的话也没停:“制得油豆皮五张,豆腐五斤半,豆渣三斤,和两碗白面四个鸡蛋,一勺油。”
      
      “做三个菜,二十几个饼子,供一家五口人吃!”
      
      堂上明明有七个人,时月把李丞相和李燕玉直接忽略了。
      
      李绰陷在一堆数字里,愣住了。
      
      时月又往自己碗里夹很多菜,说:“女儿听闻阿爹食菽,常会肠胃不和,特意改了食菽办法,原是为阿爹身子着想,不想被阿爹当做仇人一般痛骂。”
      
      林氏大惊失色:“月儿快别说了!”
      
      “阿爹既然不吃,现在别吃,以后月儿做饭,你也别吃了!”说着,时月抱着一大碗菜,气呼呼跑了。
      
      “妹妹!”李锦乐起身要追。
      
      “不许去!”李丞相脸上青一阵红一阵,喘得胡子一飘一飘。
      
      “这……这逆女!”他看着乱七八糟的桌子,脑子里还盘旋着刚才那堆数字。
      
      李锦乐只好坐下来,他不敢忤逆父亲,闷头吃饭。
      
      李诗兰平白得了三个饼子,主位上,父亲和嫡母的脸色一个赛一个难看,而身旁的庶妹碗里空空的,害她也不敢动筷。
      
      李绰拉不下老脸,只好和往常一样吃糜子饭,煮菽豆,就一些水煮青菜和酱。
      
      李燕玉脸色一白,只好跟着父亲吃粗茶淡饭,突然有些后悔刚才帮腔了。
      
      六个人围坐一桌,吃的却天差地别。
      
      李锦乐虽然生气,但吃着吃着就忘了,拌豆皮喷香,炒韭菜滋味很好,豆渣饼油滋滋的,再来一口小葱豆腐汤,这日子真是神仙也不换啊!
      
      他吃得高兴,李丞相心塞极了,觉得今天的糜子饭格外刮嗓子。
      
      沉默地吃了一会,李定邦突然说:“半斗菽豆,若煮成菽饭,也不过供二三人吃。”
      
      意思是替妹妹辩驳,她没有浪费。
      
      李定邦平日少言寡语,但犟起来八头牛都拉不回来,林氏连连阻止:“定邦!快别说了,厨房还余下几个饼子,娘一会给你装起来,你带回去吃,好不好?”
      
      李定邦点头,咬了一口豆渣饼,就一口鲜美的豆腐汤。
      
      李丞相:“……”
      
      这一日,李丞相破天荒没吃饱,半夜饿得在床上翻来覆去,当然这是后话了。
      
      李家其他人坐一起尴尬吃饭的时候,时月在自己屋里美滋滋地吃独食。
      
      果然还是自己吃饭爽啊!
      
      “嘤……好吃!”一筷黄澄澄的油豆皮入口,葱丝带来清香,豆皮吸收了豆酱的味道,齿颊生香!
      
      时月边大快朵颐,边暗骂李绰这老古板,难怪原主跟他处不好父女关系!
      
      吃着吃着,一股怎么都忽略不了的苦味从舌根升起,时月不得已停了筷子。
      
      做饭时她就发现了,那罐红褐色的盐卤,味道有些奇怪。
      
      ——这不是有毒的意思,时月只是怀疑这些盐卤连简单提纯都没有,原浆里掺杂氯化镁、硫酸钙之类的杂质,所以发苦。
      
      具体形容嘛……就是死咸,还贼苦!
      
      以前是厨娘做饭时从不敢多放,所以尝不出异味,今日她掌勺多放了一些,菜立马变得咸苦咸苦的。
      
      真是太影响美食体验了。
      
      她托腮坐在桌前,回忆食盐提纯的法子。
      
      “叩叩。”门被敲响。
      
      “月儿,是娘。”林氏柔声问:“娘可以进来吗?”

  • 作者有话要说:  氯化镁、硫酸钙之类的虽然有毒,但抛开剂量谈毒性都是耍流氓哈。
    与其说吃盐卤会被毒死,不如说是超量摄入,细胞内水分反渗透。
    换言之,齁死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