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 3 章 ...

  •   空气凝滞。
      
      林尔峥敛睫盯着锦旗,表情微妙起伏一瞬。
      他又抬眼看沈惟姝,语气平静:“谢谢你。”
      
      沈惟姝也给老爸这通乌龙操作震懵了。反应过来,她轻轻抽了口气。
      
      “不是……”急于解释,却更加语结,“这是我爸让我给你们的。”
      
      林尔峥淡淡“嗯”了声,慢条斯理地把锦旗折起来,懒声:“也谢谢你爸。”
      
      沈惟姝:“…………”
      “不是,我是说——”
      
      “林机长?”有人在不远处出声。
      
      男人没有再理会她的辩白,快步走开了。
      
      看着他的背影,沈惟姝有些懊恼地抿唇。
      越来越多的学生聚集过来。她站在原地犹豫片刻,转身走向教室。 
      
      “哟嚯。”余跃一眼就看到林尔峥手里的东西,他笑开了花,“又有人表扬咱们了?”
      说着他伸过手去。指尖刚碰到黄色的垂穗,林尔峥就翻转旗头,啪地打开了他的手背。
      
      余跃“嘶”了一声,“怎么还不让看啊?难不成不是表扬,是给你的情书啊?”
      
      “闭嘴。”林尔峥拧眉低叱,拿锦旗的那只手背到了身后。
      
      余跃轻笑,“你又不是没收过。” 
      他朝前面扬了扬下巴,“那不咱们救上来的小姑娘么?”
      
      “我听说,就是她把渔网铺开的,那天那么大浪,也幸亏她们抓了张网。”余跃赞许啧了下,又道,“哎,你别说,这小姑娘还挺临危不惧的啊……”
      
      林尔峥没说话,只侧眸向教室望去。
      
      女孩已经进了教室,她脑后的高马尾像蹁跹的蝶,走动起来元气满满,连背影都是活泼的。
      
      小姑娘坐到了靠窗的位置上。夕阳的光辉被百叶窗均匀分割,又细碎散落,她的头发,睫毛还有脸颊都被镀上了细腻的金粉,一身明亮。
      
      大约是察觉到了他的注视,她突然停下整理马尾的动作,抬眼向他看。
      四目相接,女孩朝他展颜一笑,一对梨涡若隐若现。
      
      逆光之下,她的脸目不甚清晰,笑容却明朗可见。眉眼弯弯间少女心态尽显,青春又纯粹。
      
      林尔峥撇开视线,眼睫轻眨了两下。
      
      学生到齐后,这堂有关水上安全知识的讲座便开始了。主讲人是自我介绍叫余跃,是飞行队的救生员。
      救生员小哥很有幽默感,寓教于乐。没一会儿,教室里便笑声连连,气氛活跃。
      
      沈惟姝很难集中注意力,她总往讲台偏侧看——林尔峥站在那里,半身隐在阴影中,存在感却极强。
      
      “……剩下的时间都交给我们机长。大家有什么问题也可以问他。”余跃结束了他的演讲。
      底下的学生拍起了巴掌,又齐刷刷看向讲台另一侧。
      
      男人迈步走上来,那张轮廓分明的脸从阴影中逐渐显现,好像蒙面的雕塑被慢慢解开帷幕,视觉冲击力很强。
      教室里屏息般默然片刻,随后“嗡”地躁动起来。
      
      “自我介绍下,”林尔峥接过话筒,“我叫——”
      
      “淮城吴彦祖!”后排有人高喊道。
      
      教室里爆发出尖锐的笑声,其中夹杂着女生们的吃吃低笑和窃窃私语。
      
      “我的天好帅好帅!可以原地出道了!”
      “比出道的还帅,他还有职业光环!制服我更可以!”
      “还是叫空中金城武吧!”
      “胡说,明明更像……”
      ……
      
      沈惟姝听到那些议论,微微撇嘴。
      她并不觉得林尔峥像哪个明星。不管是他有棱有角的侧脸,还是大臂上弓起的肌肉,都带着一种千锤百炼的硬气,即便是在荧屏上也很难看到。
      
      林尔峥置若罔闻,兀自继续:“我叫林尔峥,淮海救援队现役搜救机长。”
      
      学生们自觉重归安静。
      
      台上的男人似乎有种特殊的磁场,能让人轻易听服于他。他的声音敛沉,被扬声器放大后愈加低磁好听:“我们飞行队承担的是我国淮海海域的海上人命救助的职责。”
      
      他说着,身后出现了一架飞机模型。
      沈惟姝一眼就认出那架红白色的直升机——流线型的机身,巨大的螺旋桨,正是那天救她脱离危险的那架直升机。
      
      “每一次救援,我们都是团队合作出动,机长负责驾驶,统筹协调机组,副驾驶观看周围环境,汇报信息参数,绞车手控制钢索,救生员沿着钢索下落到水中救人。”
      
      “我们救援的每一分钟都很关键,是和时间争分夺秒的生死大战,快一点,海里的遇险者就多一分生机——”男人偏头看向背投,大屏幕上适时显示出几张照片。台下响起惊呼。
      
      生死救援这样的场面,照片的冲击力更加直观。
      乌云压顶,红白色的直升机在紊乱的气流中穿梭,冲锋在风口浪尖。绳索一次次下到荡出白沫的海浪中,将挣扎在生死边缘的求生者救上来。
      
      沈惟姝被这几张照片刺得后背一麻,仿佛又回到那个被泡在海水里的夜晚。
      她的视线定在屏幕下方的那张照片上:驾驶舱里戴着头盔的男人伸出手来,在窗外比了个拇指向上的手势。
      
      飞行头盔和麦克风遮掉他部分脸廓,男人的眼神坚定有力,唇线十分凌厉。
      他好像一把要出鞘的利剑,意气风发。
      
      “迄今为止,我已经安全飞行了1638小时,参与救助任务408小时,成功救助过105人。”林尔峥顿了下,缓步踱向讲台另一边。
      投影仪的光线在他的脸上流转,光影相织交错。
      
      “未来,我也会在一线一直飞下去。这是我的工作计划,也是我的人生目标。”
      
      台下响起比刚才还要热烈的掌声。沈惟姝深深吸了一口气,也跟着拍起了巴掌。
      
      教导主任边鼓掌便走上台:“感谢飞行队今天带来的讲座!我想对于咱们来说,这是很特殊的开学第一课。好了,大家还有什么问题吗?”
      
      沈惟姝没有理会台上的主任,她皱眉看着前排——有两个女生正暗搓搓地打开手机镜头,准备偷拍台上的机长。
      
      “沈惟姝——”
      
      莫名被cue,沈惟姝猛地抬头。
      
      教导主任笑吟吟看着她,“上次你们几个在海上闹出事故,可是多亏了咱们飞行队。你来做个代表,说点什么吧,啊?”
      
      沈惟姝看着主任的脸色,登时明白过来——大概是男人的气场太强,这提问环节有点冷场。现在叫她起来,是示意她说点感谢之类的场面话,来做个漂亮的收尾。
      
      沈惟姝起身,没由来又想起那面坑闺女的锦旗,满脑子都是“传佳音”“似亲人”这样的字眼。
      
      “我……”
      
      台上的男人静默看着她。
      
      对上他又深又直的目光,沈惟姝心中一动。
      
      “我想请问林机长——”她顿住,朝男人粲然一笑。
      “如果我经常去海上的话,是不是还有机会碰到你呀?”
      
      教室里轰地炸开了锅,哄笑声和起哄声响成一片。中间还掺杂着主任愤然的吼叫:“沈惟姝,你说什——”
      
      旁边的林尔峥却朝主任做了个制止的手势,慢慢举起话筒。
      
      底下瞬间噤声。学生们憋着笑等待机长的回应,期待值拉满。
      
      林尔峥神色无异:“是的。”
      
      沈惟姝还没来得及高兴,就听到男人继续:“但你要碰到我们,大概率也会碰到风暴,沉船,急症或火灾。”
      
      他看着她,唇角多了细微的弧度,“所以,希望你不要再碰到我。”
      
      沈惟姝:“…………”
      不愧是你。
      
      沈惟姝跑偏的提问过后,学生们跟受到了鼓舞一样,举手的人越来越多。教导主任依旧心有余悸,只点了前排一个男生起来。
      
      “林机长您好,您刚才的讲话很让我受启发。”男生推了推眼镜,一脸真诚,“但同时我也很好奇,是什么样的原因或者契机,让您成为了一名搜救飞行员?为什么会选择这样小众,又高风险的行业呢?”
      
      林尔峥低垂眼睫,一时默然。
      他握话筒的手微紧,骨节分明,手背上筋脉凸显。
      
      片刻后他才缓声:“对我来说,生活在这片土地上,是很安心的一件事。因为知道有人时刻守护这里,即便遇到危机和灾难,也会有很多勇敢的人挺身而出,主动逆行。”
      
      满室静寂。
      此时的沉默,又跟刚才的明显不同了。 
      
      空中传来不甚清晰的隆隆声,沈惟姝仰头,看见一道白色的尾迹云拖出蜿蜒曲线,在霞光中久久不散。
      
      她没有看到飞机,却知道它的确刚从她的世界飞过。
      
      第一次坐飞机时她就听说,即便同在一架飞机上,有些风景也只有驾驶舱里才看得到。
      比如冰山巅峰上常年不化的积雪,比如云卷云舒,霞光万道。
      
      沈惟姝重新看向讲台,心里倏地升起热烈的无名情绪——是不是在云端之上,人也会变得更加凛然,无所畏惧?
      
      男人的声音好像更清晰了:“我们这支队伍也是如此。希望我们的存在,能让你们每次乘船,渔民每次出海,船员的亲人们在家等待时,能够更加心安。”
      
      “我听说过这样一句话:中国人总是被他们之中最勇敢的人保护得好,现在——”林尔峥抬起眼帘,黑眸坚定而明亮。
      
      “我也要做最勇敢的人。”
      **
      
      下课铃声叮咚响起,学生们如涨潮般的浪花涌上操场。
      夕阳正好,余晖为人群新鲜上色,每个学生的白衬衫背后都跳动着闪耀的光芒。
      
      “林机长!”
      
      教学楼门口,林尔峥止步,侧眸看向一旁巨大的桂花树。
      
      女孩从树后轻巧一跃,两步就迈到他面前。
      她窈窕灵活,裙摆和脑后马尾一齐摆动,嘴里还咬着根棒棒糖。
      
      沈惟姝停到离男人两步远的地方。两人近距离相对而立,她神色又有点局促。
      
      “怎么。”林尔峥单手抄进兜里,语气寡淡,“还没问够?”
      
      他眼皮窄,目光锋利又深刻,随意一瞥都颇具震慑力。
      很少有人能接住他的目光,队里的新人都怕他。
      
      她倒是一点儿不怕。
      
      那双清透的眼睛笔直迎上他的视线,“我是还有问题。”
      
      男人脸上依旧没什么表情,一侧眉很轻地挑了下。
      
      沈惟姝拿开嘴里的棒棒糖。
      “刚才那个男生问你做飞行员的原因,你好像,并没有直接回答他?”
      
      林尔峥抬眼看女孩。
      她很敏锐,或许除了她,别人都没有发现他刚才在避重就轻。
      
      沈惟姝眨眨长睫,眼波灵动,“所以,你是怎么当上飞行员的啊?”
      
      林尔峥审视般盯了她两秒,“你问这个做什么?”
      
      “因为——”沈惟姝顿住,“我也想当飞行员。”
      
      她说得认真又坦荡,语气里带着宣告般的自信,眼眸明亮而坚定。
      
      林尔峥微怔。
      
      “刚才有几个男生也这么说。”他看着她光洁的脸庞,好像终于有了那么点兴趣。
      “你是第一个说要当飞行员的女生。”
      
      “女生怎么了?”沈惟姝立刻反问,“女孩子不能当飞行员?不有女飞吗?”
      
      她不悦抿唇,很不服气,“我爸爸说了,女孩子不比男孩子差的,没人规定女孩一定该做什么不能做什么!”
      
      之前分科时,沈惟姝毫不犹豫选了理科。班主任知道后,还特意劝她再考虑考虑,因为“到高三女生学理科会越来越吃力,学文的话对女孩子就业也比较友好”。
      
      沈泽诚知道后,在女儿的分科表上一笔一划签上自己的名字。
      “女生学不好理科是偏见。只要努力,女孩子什么都能学好,不比男孩子差。”
      
      “没有人规定你应该选择什么职业。”他把签好字的表单还给沈惟姝,“好比我是医生,妈妈是运动员,但我们不会要求你做医生当运动员。爸爸只希望你能够选择自己真心喜爱,并且愿意投入与付出的工作……”
      
      沈惟姝哼了一声,皱眉更深,“林机长,你这叫性别歧视!”
      
      林尔峥摇头,平静道:“我的意思是,女飞行员相对少见。”
      
      “男女天生身体素质有别,飞行对身体素质要求很高,能够达标的女性比较少。”
      
      沈惟姝不见沮丧,笑意反而更深,“我身体就很好呀。”
      
      “我们家有运动员基因的,我身体素质天生就很好。”她再次强调,“真的,我跑得比男生还快!”
      
      桂花树梢间的阳光洒在女孩身上,香气馥郁,比花香还要强烈的,是女孩清新明朗的气息。
      
      林尔峥看着她娇憨的笑脸,缓慢眨了一下眼睛。
      
      沈惟姝像受到鼓励一般,又往男人身前靠了一步,“那除了身体呢?”
      
      她离得有点近,根根睫毛都分明可见。林尔峥盯着那双透亮的茶色眼睛,看到里面有自己的倒影。
      
      他喉结落了一下,“眼睛要好。”
      
      “我视力很好。”沈惟姝的视线在男人俊朗的五官上转动,笑得别有意味,“而且看来,我眼光还很不错……”
      
      林尔峥没有理会她的弦外之音,目光越过女孩的肩膀望向前方的布告栏。
      像是为了佐证飞行员的视力有多优异,他盯着那面几米远的公告栏看了好一会儿。
      
      半晌,男人像发现什么新大陆似的,黑眸缓缓眯起来。
      
      “还有就是,”他转头看她,深邃的目光像在暗示什么,“英语要好。”
      
      沈惟姝一怔,脸上的笑容僵住。
      
      “沈,惟,姝。”林尔峥一字一顿,“对么?”
      
      这是他第一次叫出她的名字,低磁的声线咬字清晰,尾音带出轻微暗哑来,直钻人耳廓,嗡嗡酥麻的微妙感。
      
      沈惟姝心尖一跳,很低地“嗯”了声。
      
      林尔峥再次看向公告栏,“沈惟姝,数学,148分;英语——”
      
      他停住,留下意味深长的空白。
      
      “英语,48分。”
      

  • 作者有话要说:  姝姝:you bad bad:)
    注:演讲内容参考相关行业采访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木昜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