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 2 章 ...

  •   直升机带着她们飞离危险,又降落在等待接应的救援船上。
      
      海面上风雨飘零,细密的雨点打在皮肤上,针尖般冷锐。
      
      之前在冷水里泡得麻木,沈惟姝这才发现自己受了伤。一道血红色从脚腕延至小腿,在白皙的皮肉上十分扎眼。
      
      “怎么办啊?”姜然弯腰查看她的伤口,“去你爸医院看看吧,给叔叔打个电话?”
      
      “不用。”沈惟姝摇头,她晃了晃受伤的那只脚,“问题不大。”
      
      她爸要知道问题就大了。
      虽说爸妈平时宠她惯她,但跟请请家长的小打小闹相比,今天这种差点丢掉小命的事故……就是两码事了。
      
      沈惟姝在姜然的搀扶下走出机舱,机组的人看到了,走到前面拍了拍驾驶舱。
      “林机长,有人受伤了。”
      
      沈惟姝心里一跳,立刻偏头看过去。
      
      首先落入视线的是一双笔挺的黑皮靴。
      再往上看,长腿,窄腰,宽肩。身型高大,比例极佳。
      
      如果说刚才那一瞥是惊艳,现在看到全貌,毫无预兆的,沈惟姝觉得心里好像被什么击中了。
      
      男人戴着飞行头盔,一身深蓝制服修长挺括。他从驾驶舱里大步踏出,英气勃发。
      
      “有人受伤?”
      
      “是。”旁边的人答道,又问沈惟姝,“你还有哪里伤到了?”
      
      沈惟姝没有回答,只定定望着前面那个身影。
      
      看着男人步步靠近,她清晰地听到自己被放大的心跳声。眼前的景象也变成人像聚焦的慢动作。
      
      他走到她面前,随身投下一片阴影,也带来源自高空大海的疏旷与辽阔。
      
      “是皮肉伤。疼么?”他淡淡问她,飞行头盔下的侧脸硬朗,透出一种锋利的坚毅感。
      
      声音比刚才还要好听,低醇,磁性。
      
      沈惟姝张张口,嘴边的回答转了个弯,“疼。”
      她扁起唇角,声线更软:“可疼了。”
      
      沈惟姝边说边抬眼看他,视线略过他肩上彰显身份的四道杠,又落在左胸口的胸章上:
      
      淮海救助飞行队
      林尔峥 
      
      “要地面医疗做准备。”林尔峥又瞥了眼女孩的校服裙摆,“联系附中,让学校通知家长。”
      
      沈惟姝心里咯噔一下,脱口而出:“不行!”
      
      对上男人询问的眼神,她咽了下嗓子,“我们不是附中的……”
      
      林尔峥又看了眼她的校服,黑眸锐利发沉,明显不信。
      
      沈惟姝硬着头皮狡辩:“这是从网上买的,不是校服,是……JK制服。”
      
      “是么。”男人冷声反问,一侧的唇角很轻地扯了下。
      
      “立刻通知附中,说有人冒充他们的学生。”
      
      **
      
      他们这件事学校还是知道了,但这是非在校时间的意外事故,责任主要在姜然的父亲和船长,几个胆肥的学生批评教育了一顿完事。
      
      让沈惟姝意外的是,老爸并没有责怪她。在医生的照料下,她腿上的那点伤没几天就好全了。
      见女儿重新开始活蹦乱跳,沈泽成笑眯眯地罚了她两个月的零花钱。
      
      暑假本来就只有两周,又闹了这么一出,假期就跟不存在一样嚯地过去了。
      
      高三正式开学。清晨,沈惟姝迷迷糊糊睁开眼,听到门外有人高声说话:
      
      “……这样的事,你怎么能不早点告诉我呢?”
      “你们不是在比赛么。也不是什么大事,我都说过她了。”
      “不成,我一会儿还得再说说她。这丫头,我看她是想上天啊……”
      
      沈惟姝起身,趿拉着拖鞋慢吞吞开门。
      
      “妈妈。”她打了个哈欠,朝面前的高个子女人露出小梨涡,软声撒娇,“你怎么提前回来了啊,我好想你呀!”
      
      叶敏神情松动一瞬,很快又虎起脸,“沈惟姝!你怎么敢——”
      
      “哎呀妈妈。”沈惟姝一听这连名带姓的叫法就头皮发麻,她赶紧过去抱住老妈的胳膊,“你和爸爸派一个代表说我就行了啊,怎么还混合双批呢!”
      
      “老爸都扣我零花钱了,这可是真金白银的处罚。而且——”她踢掉鞋,抬起一只白嫩嫩的脚丫,“我还受伤了呢。”
      
      “扣你零花算轻的!”叶敏嘴上厉害,手上却赶紧拉着女儿坐下,仔细查看她的伤口,“可别留块疤,你看这口子……疼不疼啊当时?”
      
      “可疼可疼了。”沈惟姝扁嘴扮可怜,“当时我害怕极了……”
      
      “你可一点儿都不怕。”沈泽诚当场拆穿女儿,“你下了飞机,不还跟机长聊天呢么。”
      
      沈惟姝表情一僵,“……啊?”
      
      这几天,她总在重复同一个梦境。
      梦境中,那架红白色的直升飞机凌越在风暴之上,从天而降到在她身边。跟实际不同的是,梦里的她没有惊惶,也没有惧怕。
      
      她看到驾驶舱门打开,戴着头盔的男人从里面走出来。
      
      他好高啊,一身深蓝色的制服压倒了风浪,仿佛从海面上向她信步而来。
      
      他向她伸出手,说:“别怕,跟我走。”
      
      沈惟姝拉上他的手,另一手碰到他胸口的徽章上,再往上,是四道杠肩章和红色的小国旗。
      她抬眸,又撞进他黑沉沉的眼里。他的眼眸漆深似旋涡,一下子就把她吸进去了……
      
      “是不是……那个机长跟你说什么了?”沈惟姝尽量用自然的语气问爸爸。
      
      “也没说什么。”沈泽诚翻开饭桌上的报纸,漫不经心道,“就让我了解了下事故情况。说你的伤问题不大,情绪也很稳定,还和大家展示你从网上买的裙子。”
      
      沈惟姝:“……”
      展示网上买的裙子……
      
      他是在讽刺她吧?
      是吧是吧?
      
      “你这孩子,胆子怎么这么大呢。”叶敏责备女儿,“那时候还想着买裙子?我看扣你两个月零花钱太轻了!”
      
      沈惟姝委屈低声:“我没有……”
      
      “你妈说的对。”沈泽诚边说,边盛了碗白粥放在妻子面前。
      叶敏朝他弯了下嘴角,抬起长胳膊老练地摸了摸丈夫的脑袋。
      
      看了这么多年,沈惟姝还是觉着这派祥和恩爱的画面诡异极了。
      
      叶敏是省女子排球队的教练,退役前是队里响当当的二传手。大概是害怕未来子女窜破屋顶,这位一米八的女运动员拒绝了隔壁男篮队员的追求,转而选择了比她矮五厘米的,一身斯文学究气的沈医生。
      
      也如她所愿,一家三口,沈惟姝最矮。
      
      其实沈惟姝在女生之中算高挑。虽然她承认救死扶伤的沈医生精神伟岸,但她理想中的男朋友还是要高高大大,让她可以鸵鸟依人才行。
      
      高大挺拔……
      脑中又浮现出挺立在直升机前的那个身影。男人人高腿长,再一身飞行制服,简直气度爆棚。
      
      脸上没由来微热。沈惟姝赶紧摇摇头,收回思绪。
      
      吃完早餐,沈惟姝背上书包去学校,走到门口时沈泽诚叫住了她。
      
      “带上这个。”他拿着一面卷起来的红色锦旗,“我听说今天飞行队要去你们学校,你替我把这个送给他们吧。”
      
      沈惟姝心头猛跳。
      “飞行队?!是救我们的那个飞行队吗?”
      
      “是啊,不都你们闹的,学校还特意请人家来给你们做安全教育……”
      
      “那,来的都有谁啊?”她小心探寻,十分悸动又怕被看出端倪,“那天救我们的人,都会来吗?”
      
      “这我就不知道了。”沈泽诚把锦旗塞进女儿书包里,“哦对了,你妈说要扣你三个月零花,我帮你讲了讲价,我们最后决定罚你两个半月的。”
      
      沈惟姝:“……”
      
      “爸爸,沈主任,您怎么能出尔反尔呢!”沈惟姝斜眼看老爸,不满撇嘴,“对我好点儿吧,您就不怕你老的时候我收走你的氧气管吗!”
      
      沈泽诚轻哂,“就你?”
      
      “你天天吃甜食喝奶茶,晚上不睡早上不起,放假还跑海上去点火——就你这样的,咱俩谁能活过谁还不一定呢。你可不要太自信。”
      
      沈惟姝:“……”
      又是父慈女孝的一天呢!
      **
      
      下午三节课后,沈惟姝在所有人之前来到阶梯教室。她朝里面探了探头,又在门口张望了一圈。
      并没有看到那个身影。
      
      沈惟姝肩膀塌下来,噘嘴吹了下额前的碎发。
      
      好像没来。
      也是,机长应该挺忙的吧……
      
      正要转身,耳边有交谈声由远及近:“……早就听说您是飞行队最年轻的机长。这次除了安全知识,不知道您愿不愿意跟学生们讲讲飞行队的事?咱们淮城的人老能看见直升机,大家其实对飞行队都很好奇。你们总是风里来雨里去的,还那么危险……”
      
      沈惟姝循声望去。
      
      男人正从走廊那端踱步而来。 
      
      即便和人交谈,他的脊背也是挺拔的,随意中透着疏离,再加上那身一丝不苟的飞行制服,他的气质与寻常人区别明显。
      
      这个男人……
      就好像一座神秘雄健的高峰,威严强势,又偏偏引人心生向往。
      
      沈惟姝攥书包带的手心紧了紧,迈开步主动迎上去。
      “林机长!”
      
      林尔峥回头。
      
      实实在在的视线相交,沈惟姝心跳加快。
      她定了下心神,朝男人大方一笑,“你之前救过我的,就船坏掉着火那次——”
      
      她眨眨眼,试探中带着期待,“你还记得我吗?”
      
      离得近了,沈惟姝这才第一次看清他的脸。
      大概是男人的气质和身形太过出众,她之前都没注意他居然还有一张这么引人注目的脸:
      
      五官硬朗,鼻梁高挺,一头短发干净利落。沈惟姝还从没见过谁能把寸头留得这么好看,男人味十足。
      
      他的肤色也要偏深一些,性感而原始。那是飞行赋予他的烙印。
      
      林尔峥看着她,那双黑眸跟她记忆中一样,冷淡而幽深。
      他神色不辨,目光下移至她校服的裙摆,眉梢轻挑起。
      
      “学校里,也能穿JK制服么?”
      
      沈惟姝:“…………”
      很好,他还记得她。
      
      就是没记她的好……
      
      沈惟姝小脸垮下去。
      
      林尔峥很淡地弯了下唇,作势迈步。
      
      见人要走,沈惟姝又出声喊住男人。她把书包顺到胸前,拿出那面卷起来的锦旗。
      
      “上次给你们添麻烦了,很抱歉。”她看了眼他的神色,献宝一样递出锦旗,“这个是送给飞行队的,感谢你们。”
      
      林尔峥犹豫了下,接过锦旗。
      他手腕轻轻抖落,红色的绒面展开来,两竖排对仗工整的金色大字映入眼帘:
      
      致胸外科沈主任
      
      医德高尚传佳音
      爱心呵护似亲人

  • 作者有话要说:  林机长:谢了,亲人。
    感谢X.扔了1个手榴弹
    是茜茜呀扔了1个火箭炮
    七七是个小缠精扔了1个手榴弹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