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 4 章 ...

  •   沈惟姝将打开的页面全部浏览了一遍,放下平板,“唉”地叹出口气。
      
      林尔峥没说错,她那48分的英语,是当不了飞行员的。她可能压根连学飞的机会都没有。
      从刚才查到的信息来看,考取飞行航校还是学习专业,英语都是有达标要求的。
      
      沈惟姝丧气地抓了把脑袋顶,苦着脸从书桌上抓起一本书。她翻开这本高中英语词汇,指尖点上第一个英语单词:abandon
      
      abandon:放弃
      
      沈惟姝:“……”
      她一直都想不通,为什么几乎所有的英语词汇书第一个单词都是这。
      
      难道是在暗示些什么么?
      
      学习英语,从“放弃”开始?
      
      在学了在学了,已经学到“放弃”了!
      
      沈惟姝抱着词汇本又挣扎了一会儿。眼前的小字母通通变成张牙舞爪的拦路虎,她的目光开始涣散,浅色的瞳仁逐渐不聚焦。
      
      男人那张轮廓分明的脸又莫名浮现出来。
      他挑起眉看她,低低喊她名字时尾音松散又慵懒。
      
      她不喜欢他看自己时似笑非笑的眼神,分明就是在看一个不懂事的小孩子……
      
      沈惟姝刷地合上书,起身站到了落地镜前,细细打量。
      
      她的身型纤长,骨骼感和曲线也更明显。细细的睡衣肩带紧贴平直的薄肩,两条锁骨伶仃精致。
      再往上看,一头藻丝样的长发散落肩头,乌发雪肌,比平时穿校服的模样多出几分明丽。
      
      沈惟姝撇嘴,光洁的脚丫在长毛地毯上跺了下,“我哪儿小了呀!”
      
      自言自语完她又想到了什么,抬手勾上带蝴蝶结的领口,轻轻拉开,低头往里看。
      
      绵绸布料的笼盖之下,两道浅浅的弧线对称,隆出两抹软香。
      
      房内的光线被绵白睡裙挡掉大半,那两小团在暗色中粉嫩又酥腻,好像挺翘的花骨朵,隐秘绽放。
      
      沈惟姝皱皱眉,松开了领口。
      “妈,我要喝牛奶!”
      
      没几分钟,叶敏推门进来。她一手端着一只冒热气的杯子,另一条胳膊上搭着洗净烘干的衣服。
      
      沈惟姝看着妈妈在床边叠衣服,弯腰抓起那条蕾丝肩带。
      “妈妈。”她摩挲着手里轻薄的浅色布料,小声,“我想买新的内衣……”
      
      叶敏有点惊讶,“这不是才买的吗?”
      
      叶敏养女儿向来精细,这两件内衣,还是她前段时间去国外比赛时买回来的。知名的少女品牌,舒适度一流,风格也不幼稚,小小的一件上面都是绸蕾丝,还有精致的刺绣。
      
      沈惟姝摸了摸光滑缎面,这里的弧度就跟她刚才在睡衣里看到的一样,又薄又浅……
      
      她松开手里的蕾丝浅罩,“我不想穿这样的了。”
      
      “我要这样的——”女孩两手扶上自己的乳侧,猛地往中间一推,“我要能聚起来的!”
      
      “那样的对身体不好,也不舒服啊。”叶敏说着往女儿胸前看了一眼,“你又没多大,聚什么聚!”
      
      沈惟姝:“…………”
      
      沈惟姝扁嘴哼了一声,拿起桌上的玻璃杯,开始吨吨吨喝牛奶。
      
      叶敏笑了,“不是讨厌喝牛奶么,之前怎么说你都不肯喝,今天是怎么了?”
      
      沈惟姝一口气喝了大半杯也没停下来,只含糊低声:“吃啥补啥。”
      **
      
      周六下午的校园,放学铃声为补课的高三生响起。
      
      沈惟姝打开手机里的地图,又搜索了一遍之前查找过的路线。
      淮海救援飞行队,基地在长新机场——不是他们平时坐飞机的那个机场,离附中倒更近了些。
      
      沈惟姝满意弯唇,点下叫车的按钮。
      
      “姝姝!”姜然从身后搂住她肩膀,“老街新开了家奶茶店,走呗?”
      
      沈惟姝摇摇头,“不行,我一会儿还有事。”
      
      “啊?你妈不带队去外地比赛了么,你爸值夜班,还有什么事儿啊?”
      
      手机“叮”了一声,司机已接单。沈惟姝把书包甩到背后,走出一种志在必得的昂扬气势。
      “终身大事!”
      
      出租车载着沈惟姝一路向南驶出城区,停在了空旷的街边。
      
      沈惟姝下了车,一眼看到对面的基地。
      红褐色的迎门石上,那行金色的大字显著:淮海救助飞行队基地
      
      一小时车程的倦意瞬间消散。沈惟姝扯了把书包带子,迈开大步穿过马路。
      
      “小姑娘!诶小姑娘——你找谁啊?”
      
      沈惟姝回头,看到门卫处有人在朝自己招手。
      她走过去,“我找林机长。林尔峥。”
      
      门卫大叔了然一笑,“又是找林机长。”
      
      沈惟姝敏锐抓到了重点,“找林机长的人很多么?”
      
      “那可不,林机长可是我们队的门面。再说你看他救上来那么多人——”大叔半真半假地跟她开玩笑,“那可不得有要以身相许的。”
      
      沈惟姝眼皮突突跳了两下,“什么!”
      以什么……相许??
      
      门卫看沈惟姝一副如临大敌的表情,嗤地笑出声来,又赶紧道:“不过像你这样一个人跑过来的,倒是头一个。”
      
      沈惟姝松了口气,“是么。”
      
      “是啊。我们这里挺偏的,谁没事往这儿跑呢。”
      
      沈惟姝扭头打量四周。
      这个位于长新机场的基地在淮城最南边,远在市区之外。
      
      没有高楼大厦的遮蔽,头顶的天空原始而疏旷。沈惟姝第一次发现,原来这样一望无边的蓝色也可以这样透彻,极具视觉刺激。 
      
      这里离海更近,风也更大。基地里有旗杆高高耸立,升起的五星红旗被风吹得鼓起,猎猎作响。
      
      骄阳,蓝天,还有基地上方鲜艳的国旗,这便是飞行的主基调,也是这里全部的色彩。
      
      ——也是她之前没有见过的世界。
      明明同属一城,却和她熟悉的都市有着明显的割裂感。
      
      可沈惟姝却觉着这样的地方更吸引她,就连单调的画面和色彩都显得隐忍。值得她去感受,去思考,甚至去向往……
      
      “看,人来了!”门卫提醒道。
      
      沈惟姝回头看过去。
      
      男人戴着墨镜走过来,一身制服加板寸,身形高大,轮廓硬朗。日光从他头顶倾泻而下,他墨镜下的鼻梁高挺到投出阴影。
      
      巨大的“哒哒”声响从上空传来,一架红白色的直升机正飞返基地。
      飞至沈惟姝头顶时,在她上方卷起层层声浪,她顿时感受到有力量向自己涌来。
      
      林尔峥就在这时走到了她的面前。
      
      视野中的画面逐渐定格。
      
      空中的飞机,眼前的男人,还有他身后迎风飞扬的五星红旗逐渐融为一体。
      
      ——他守护着这里,亦是属于这里的。
      
      这是她十七年来,看到过最壮丽的风景。
      **
      
      “给你!”沈惟姝像上次一样,递过一面卷起的锦旗。
      
      来之前她还特意看了好几遍,确认上面的字是“海上救援,英雄无畏”。
      
      林尔峥接过来,视线却在她背后的书包上。
      “你专门来送锦旗?”
      
      沈惟姝点头,又摇了摇头,“也不是。”
      
      林尔峥敛目睨她,似是等待下文。
      
      “上次你跟我说飞行员英文要好,虽然我英语现在还不好,但我已经开始努力了。”
      
      “所以——”沈惟姝眨眨眼,目光灼灼,“林机长,你可以帮我补习英语么?”
      
      林尔峥眉心微动,“为什么我要给你补习?”
      
      沈惟姝垂下头,看着男人麦色的小臂和手背小声:“我之前问过你的啊,怎样才能碰到你……我总不能,没事就跑到海上等你救我吧。”
      她两手食指对在一起,抬眼悄悄看男人,声音更低:“如果你教我学英语的话,我就可以经常看到你了……”
      
      林尔峥摘墨镜的动作微顿。
      
      说实话,他外形条件好,外加飞行员的职业光环,跟他示好的女孩不少,有暗示只求风花雪月的,也有柔情攻势想要长久的。
      
      可从来没有一个人,像眼前这个小姑娘一样,毫不遮掩自己的意图和心思。
      
      直接又纯粹。
      
      林尔峥摘掉墨镜,深邃的黑眸直直看她。
      
      “沈惟姝。”
      
      沈惟姝抬头,对上男人又深又沉的目光。
      
      “你补习英语,真的只是想当飞行员吗?”他咬重“只是”二字,看穿一切的锋利眼神。
      
      “我是想当飞行员。”沈惟姝大方承认
      
      “飞行是我的目标。”她向他靠近一步,毫不闪避地迎上男人的目光。
      
      “当然,你也是!”
      
      一阵风抚过,女孩的衣衫和裙摆随风轻摆,身后的银杏枝丫也簇簇而动,叶片如金蝶般缤纷而落。
      
      一片黄叶飘飘然落往他们头顶。林尔峥反应奇快,抬手一下子拿住了叶片。
      树叶在他掌中流转两圈,又被轻轻丢开。
      
      直到风静,男人才又慢悠悠开口:“你今年,多大了?”
      
      “……十七岁。”沈惟姝突然警觉,她好像知道这个对话是个什么走向了。
      
      “十七岁。”林尔峥淡声重复,“我已经二十五了,比你要大八岁——”
      
      “七岁半。”沈惟姝立刻纠正道,“我没几个月就十八了,所以是七岁半!”
      
      ——毕竟数学148分呢,这可得算得明明白白。
      
      林尔峥若有似无地笑了下,“那就七岁半。”
      
      “三岁一代沟五岁一鸿沟,七岁半,就是大裂谷了。”他慢条斯理地收起墨镜腿,意味深长看她,“明白我的意思么?”
      
      沈惟姝皱了下眉,慢慢“哦”了一声。
      
      “你放心——”她朝他粲然一笑,梨涡深深,“我是不会嫌弃你年纪大的!”
      
      林尔峥:“……?”
      
      小姑娘朝他摆摆手,“年龄又不是问题——”
      
      林尔峥沉声打断:“是问题。”
      
      他“啪”摁下一条墨镜腿,缓缓抬眸看她,一字一顿:“我对小孩,没有兴趣。”
      
      面对异性攻势,他一向如此,直截了当地把话说绝,不给女生留下遐想的余地,更不保留不清不楚的暧昧关系。
      
      沈惟姝神色瞬黯,校裙边的手不自觉收紧。
      
      “啧,林机长,果然是凭实力单身的!”
      
      两人同时回头,这才发现门卫处不知道什么时候聚了一撮人,有穿着制服的队员,还有拎着开水壶的打扫大爷,一个个都看戏似的眉开眼笑。
      
      沈惟姝认出喊话的人——正是上次去他们学校讲座的那个大酒窝救生员。
      
      余跃笑着走过来,“峥哥,你别这么吓人,人还是一小妹妹。”
      
      沈惟姝努唇,无声赞同。
      
      就是,小妹妹能有什么坏心思呢?
      
      就是看上他了而已啊。
      
      余跃又笑着对沈惟姝说:“小妹妹,你看这机长多吓人啊,要不咱别找他了吧?”
      
      他一带头,后面立即有人跟上:“就是。小姑娘你饿不饿啊?我们带你去吃饭!”
      
      “我这儿欢迎小妹妹啊!我们年龄也没差裂谷那么大,最多就一鸿沟,是吧?”
      
      林尔峥没说话,一记锋利眼刀过去,震慑力十足。
      
      众人顿时噤声。
      
      沈惟姝站着没动,她抬手摸了摸平坦的肚子,低声:“其实,我还真有点饿了。我一放学就来了,都没有吃饭……”
      
      小姑娘边说边耸拉下嘴角,一边抬眸瞄林尔峥,少女心态尽显。
      
      对上女孩怯生生又期待十足的眼神,林尔峥阖了下眼皮。
      
      他又抬头看了眼暮色四合的天空,摸出车钥匙。
      “跟我走。”
      **
      
      林尔峥载着女孩向北行驶。
      车子开进商区,沈惟姝抬手指了指窗外麦当劳的牌子,男人靠边停车。
      
      他泊车的空隙,沈惟姝背着书包进了餐厅。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后,她拿出手机扫桌上的二维码。
      
      还没等她点好,便感到周围人的目光突然都聚集某个方向。
      
      沈惟姝抬头,看见林尔峥便端着托盘过来了。
      男人长腿阔肩,再加上那身飞行制服,的确十分吸睛。
      
      沈惟姝拍拍小手,感谢投喂。她没急着吃,先从书包里抽出一张英语试卷来。
      
      “我们今天讲了月考试卷,可我还是有好些没听明白……”她抿唇不往下说了,透亮的眼睛溜溜看男人,试探又恳切的目光
      
      林尔峥看了她两秒,垂睫看到卷面上那个红色的“48”,沉默着伸过一只手。
      
      沈惟姝感激把试卷递到男人手里,又想了想,起身直接坐到他身边。
      
      “哪儿不懂?”
      
      “这个,这个……”沈惟姝对英语前所未有的好学,“画圈的这些都不会。”
      
      林尔峥翻到最后面的改错题,颀长的指尖点了下刺眼的红圈,缓声开口:
      
      “My grandpa passed away in his sleep last night....”
      
      一声轻轻的“哇”打断了他的诵读。
      沈惟姝瞪大眼睛看男人,“你发音好好听啊!”
      
      “比我们老师的都标准!”
      
      她的赞美是由衷的。男人的英文堪称母语级别,流畅自然不说,口音还十分地道。
      跟老包的美音不同,他居然讲了一口纯正的英音。
      
      低磁的牛津音震得沈惟姝耳廓酥麻,她立刻明白为什么英伦腔会被称为“世界上最性感的口音”了——这么简单一句英文,居然可以被他念得这么好听,禁欲又撩人的感觉……
      
      沈惟姝的脑袋凑到男人肩头,“你哪个学校毕业的呀?”
      
      林尔峥侧眸,从那对星星眼里读出好奇和崇拜。
      
      他淡淡撇开视线,“港大。”
      
      沈惟姝更意外,“你在港城上的大学?”
      
      林尔峥没有回答,只抬指弹了下试卷,浓眉微蹙。
      
      沈惟姝会意,乖乖坐直,还在唇上比了个拉拉链的手势。
      
      教学继续:“...He loves me very much. 这两句话连起来什么意思? ”
      
      “‘我爷爷昨晚在睡梦中过世了,他很爱我。’”
      
      “前面‘过世’都知道用过去式,那后面‘loves’为什么不改过去式?”
      
      沈惟姝理所当然:“可爷爷就算过世了,他也还是爱‘我’的啊!”
      
      林尔峥面无表情地瞥了女孩一眼,似乎终于明白她为什么考48分了。
      “你在用中文的思维学外语。英文表达中,谈论逝者相关的话题,一般都用过去式。” 
      
      沈惟姝皱眉,“也包括‘爱’吗?”
      
      林尔峥“嗯”了下,侧眸看她,“听明白了么?”
      
      沈惟姝歪着脑袋慢慢“哦”了一声,眼睛眨巴了两下,“所以——”
      
      “爱是会消失的,对不对?”
      

  • 作者有话要说:  林机长:不教了,告辞:)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