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 1 章 ...

  •   下过一场雨后,夏天的气温不降反升。
      淮海潮起潮落,临海的整座城市都弥漫着海水的咸腻气息,闷热更甚。
      
      淮大附中的教学楼里,一声悠长的下课铃划破了沉寂。
      
      顶层教室里,讲台上的老师对铃声置若罔闻。他动了动嘴边的麦克风,腰间的扩音器高了八度:“最后一题!这就是个送分题,咱们班居然还有人错!”
      
      他意有所指般顿住,冷飕飕的目光落到后排座位上。
      
      在一片无精打采的脑袋顶中,那张神情恣意的小脸格外醒目。她显然没理会老师的话,正忙着收拾书包,动作里透出急不可耐的迫切和愉悦。
      
      窗外的光线跳跃在女孩身上,她整张脸更显生动明媚。
      十七岁的少女眉眼如画,白皙的脸蛋上还带着点婴儿肥,天真又娇憨。
      
      “沈惟姝!”
      
      沈惟姝停下动作,如梦初醒般望向讲台,浅茶色的眼眸透出无辜。
      
      老师手里的试卷哗啦作响,“这道题你来说!‘西红柿是水果还是蔬菜?’”
      
      沈惟姝站了起来——她脸蛋稚气,身材却十分高挑,亭亭玉立。
      
      “蔬菜?”
      
      周围的学生哄堂大笑。
      
      沈惟姝抓了下鬓角,又不确定道:“那……是水果吗?”
      
      台上的老师脸黑如锅底,“我是让你中、译、英!”
      
      他指着写满英文的黑板,“你是不压根不知道,这节课是英语啊?”
      
      沈惟姝表情恍然,“啊……”
      
      英语老师把试卷“啪”地拍在讲台上,两手叉腰,“那你知不知道你已经高三了!怎么还一点紧迫感都没有,这样下去……”
      
      沈惟姝垂着眼皮,唇角耸拉下去,一副乖顺的知错脸。
      
      英语老师最后以“给我回去把错题抄三遍”结束了他的批评教育。
      
      “包老师——”沈惟姝没有坐下,反而举起一只手。
      
      “那到底,西红柿是蔬菜还是水果啊?”
      
      班里安静两秒,再次爆发出杠铃般的笑声。
      
      讲台上的老师抽了抽嘴角,猛地吸了口气。
      “沈——惟——姝!”
      **
      
      “你看老包那样,肯定又找班主任告你状去了!”姜然朝门口探了探脑袋,又扭头对沈惟姝说,“到时候估计还要告到你爸那儿去。”
      
      “告呗。”沈惟姝弯唇,嘴边一对明显的梨涡,“反正我爸又不会说我!”
      
      “也是。”姜然有点羡慕,“上回你英语太拉垮考第二,老包非要请你家长,结果你爸来了居然还帮你说话!把老包气的哟……”
      
      “他不帮我说话也没办法啊。”沈惟姝从桌抽屉里摸出一把棒棒糖,分给姜然一根,“我就是学不好英语嘛。”
      
      姜然:“……”
      理不直气也壮。
      
      沈惟姝要想学,英语一定能学好。毕竟在英语严重短板的情况下,她还能考到重点班第二。而且跟镜片比瓶底厚的第一相比,沈惟姝学得很轻松。
      老包前两天还阴阳怪气地说什么“某些人的努力程度之低,还停留在拼天赋的阶段。”
      
      当然,除了英语老师被气得够呛,别的老师还是很喜欢这个偏科的学霸的。再加上父母包容,沈惟姝就一直这么肆无忌惮……
      
      “走吧!”沈惟姝加快了脚步。脑后的高马尾也跟着她左摇右甩,活力满满,一点没有补课的疲惫。
      
      他们开学升高三,这个暑假也被无情剥夺。今天是补课的最后一天,几个关系好的同学便商量着放学一起去玩。姜然提议去自家的海钓场。
      
      淮城三面临海,海岸线蜿蜒2000公里,是著名的海滨港口城市,沈惟姝是土生土长淮城人,也是海鲜十级爱好者。姜然家的钓场有市场上买不到的海产,钓上来简单加工直接入口,肥美鲜香。
      
      除了她和姜然,这次一起的还有同班俩男生。几个学生一到海边就吸引了不少目光,附中的校服很独特,女生是全市唯一穿裙装的,男生则是同色长裤,上身都是白衬衫配领带,胸前绣有校徽。
      
      几个学生在岸边忙活了半天,除了一条巴掌大的无名鱼上钩,一无所获。
      
      姜然把小鱼扔回海里,提议出海:“正好有艘船要走,船上有厨房和烤炉,钓上来咱们直接就地烧烤,做刺身也行!”
      
      沈惟姝心动了,其他同学也双手赞同。姜然给爸爸说要一起出海,姜父找船长交代了几句,看着他们跟船离开了。
      
      他们傍晚才走,钓船没有开很远,半小时后在一片礁石区停住了。
      
      沈惟姝站在船头瞭望。
      这里的海面并不像岸边一样平静,翻涌的海水被风带到礁石边,荡起一层层白色的浪花。
      
      “现在正涨潮,海水会将大鱼带到岸边。”船长指着礁石跟他们解释,“这个时候在礁上钓,一收竿最少是半斤以上的鱼!”
      
      船长带着装备下了船,两个男生也跟着去了。
      
      沈惟姝和姜然在船上的厨房。架好烤炉之后,沈惟姝突然觉得有些不对。
      
      她指着钓鱼的礁石问姜然,“咱们离那儿,是不是变远了?”
      
      姜然抬头看,“呀”地惊叫出声,立刻往驾驶舱去了。
      转动方向盘,她脸色倏变,“怎么没动力啊,发动机好像故障了!”
      
      沈惟姝脑中轰地一声。正要去喊船长,她突然听见哐当一声响。
      
      厨房中有红光升起。
      
      着火了。
      **
      
      出海前姜父和船长特意查看了天气,确认没问题才让钓船出海。
      可现在海上风云突变,转瞬之间就起了风浪。海水浓黑似墨,推着他们这艘钓船随波逐流,失去动力的船在大海中摇摇欲坠。
      
      礁石上的船长变成上下跳动的黑点,厨房里的火光越来越亮。
      
      “我去驾驶室呼叫——”
      姜然话还没说完,一记浪头重重拍上船身。她们脚下打滑,同时跌倒在甲板上。
      
      沈惟姝吃痛低哼出一声,又立刻拼命爬了起来。
      
      现在没有喊疼的时间。
      
      低头看见脚边的渔网,她扑过去,两手奋力把网扯开。
      
      “抓住!”沈惟姝把网挂好,回头对姜然大喊,“抓紧——”
      
      她话音未落,又一波高浪打了过来。
      沈惟姝浑身都被浇打湿透,冰冷的痛感。
      
      船舷摇晃得厉害,身下的渔网是唯一的着力点。沈惟姝手脚都攀抓在渔网上,全力对抗这股想把自己摇甩入海的力量。
      
      一阵噼啪巨响,火势失控,从厨房蔓延开来。
      
      第二声巨响,坍塌碎裂的声音,伴随强烈的下坠感。
      
      船开始沉了。
      
      沈惟姝望向波涛汹涌的海面,恐惧和无助在心底扩散。
      船头黑烟滚滚,她们被呛得咳嗽连连。海上风浪大作,大有吞天没地之势。
      
      水火交加,要不了多久,这艘船就会被吞噬淹没……
      
      远处似乎出现了什么动静,由远及近,直至盖过了海浪声——
      
      “飞机!”姜然高声道,“是直升机!”
      
      沈惟姝应声抬头,看到一架直升机正穿越风浪向她们飞来。
      
      直升机低空飞行,逆风而来。黑沉沉的天空仿佛随时要坍塌下来,红白色的机身却一往无前,在暗沉夜幕下分外显眼。
      
      沈惟姝眼底没由来一热。她仰面定定望着直升机,脸上带着近乎虔诚的热烈和渴望。
      
      飞机渐近,机身上“中国海上救助”几个字愈加清晰。
      
      直升机在她们船只上方盘旋,却迟迟没有悬停之势。后舱门开,有人员探头出来举目。
      
      沈惟姝抓着渔网撑起上半身,四周张望,很快发现端倪。
      
      他们这艘船不知不觉往海岸方向漂,大约一公里的岸边,立着一整排的竖排高压线。
      
      阵风强劲,直升机本就悬停困难,大风还毫不留情地将飞机往高压电线的方向推。
      ——飞机一旦撞上高压线,后果不堪设想。
      
      沈惟姝心里倏地一沉。
      这样的情况,别说救她们,飞机在这儿停留都太过危险……
      
      果然,下一秒直升机便调转机头,背身飞离。
      
      “他们走了!”姜然绝望道,声音里带出哭腔,“他们救不了我们……”
      
      沈惟姝心里凉成一片,抓着渔网的手也慢慢泄了力气。
      
      绝境之际,那架红白色的直升机突然在空中划出一道漂移,倒飞着再次向她们靠近。
      
      倒飞逆行,动力对抗风力,飞机终于接近了船身。
      
      悬停无望,直升机压着狂风卷起的飞沫,直接降落在甲板之上。
      
      乘风破浪,神兵天降。
      
      沈惟姝头皮发麻,整颗心都为这不可思议的逆行塌陷下去。
      
      求生欲随之被激起,她拉了把身旁的姜然,起身快步向直升机奔去。
      
      风力整合飞机气流,更加强劲,沈惟姝刚跑到机前,脚下就失了平衡。
      
      架势舱门开,一只手伸出来,牢牢揽上她的肩。
      
      天旋地转中,沈惟姝顺着惯性砸入一个怀抱中,鼻尖嗅到凛冽的男人气息。
      
      她抬眸,正对上一个臂章,鲜红的国旗极具冲击力。
      
      “淮海救援飞行队。”
      低沉平稳的男音,含蓄力量。
      
      沈惟姝微微屏息。
      这一瞬间,海风停滞,浪头止息,周遭的一切都在退后,只有男人低磁的声音清晰地响在耳边:
      
      “别怕。”
      

  • 作者有话要说:  久等啦
    下本写个刺激的,《挚爱你》(渣男火葬场男二上位),有兴趣的戳作者专栏给我一个预收叭:
    【1】陆亭之是申城顶级豪门的独女,货真价实的千金公主。她的未婚夫程柏宇却出身于落魄世家。
    所有人都说程柏宇高攀了陆家,但陆亭之不这么觉得,一心认定自己是找到了真爱。
    ——直到程柏宇背着她劈腿白月光。
    【2】分手是肯定是要分的。
    但就这么放过渣男,让他拿着陆家的资源和好处跟白月光双宿双飞?
    简直做梦。
    陆亭之不动声色,一边继续扮演骄纵小女友,让渣男被她作得要死要活也不敢怨言;
    一边又给渣男偷偷使绊子,让他在白月光面前也得对自己千依百顺。
    她还需要一位男主角,一个能全方位碾压程柏宇的“新欢”。
    陆亭之将目光投向新贵靳家。
    靳言,新贵家最年轻的掌门人,整个名媛圈都在肖想的对象。
    最重要的是,他还是程柏宇的死对头。
    男人缓缓抬眸看她,金丝边框后眸光深深:“真要我演你男朋友?”
    他挑眉:“行,陆小姐别后悔就好。”
    【3】一切如陆亭之所愿:程家一败涂地,程柏宇声名狼藉,白月光也彻底社死。
    可陆亭之又有了新的烦恼——
    程柏宇和白月光一刀两断,痛哭流涕求她复合;
    靳言说要跟她来真的,做她名副其实的老公。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