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邂逅2 ...

  •   听筒挂在漫长重复的滴声许久。
      
      一弦星也按断通话键,抬头,人群穿梭的候机厅中,所有一闪即逝的脸庞模糊陌然。
      
      没有人在意任何其他人情绪中隐藏的过往,气氛在庞大喧嚣的环境中沉寂下来,使她感到莫大的空虚与孤独。
      
      不得不承认,山本信源有些话说的很对。
      
      在日本最高学府的航天专业毕业后,一弦星也丝毫没有想过自己除了JAXA还会有其他选择。
      
      可这么多年,她望着那片神秘而令人敬畏的星空真的已经太久太久了,久到她已经不知道到底该如何在真实的人间去承担那些她应该承担的角色才算圆满。
      
      手机屏幕再次因通信闪动起来,但这次一打开,FaceTime中却是个看起来有些焦急的年轻女子的脸。
      
      “星也,你看报导了吗?山本信源那混蛋我早就怀疑他有问题了!你同事电话都打到我这了,为什么忽然辞职?因为山本信源?还有,你现在在哪?”
      
      面对一连串问题,一弦星也有点囧。早田香织不愧是她多年的朋友,连提问都这么简单粗暴地直击要害。
      
      “看了,不是,柏林。”
      
      “柏林?!”
      
      显然被这个答案惊到了,早田香织皱着脸问,“你们研究所不是不能随便出国吗?”
      
      一弦星也对着屏幕笑笑,“辞呈都递了,我在哪里还很重要吗?”
      
      “……星也,你真的想好了吗?”这个问题问完,早田香织就做好了沉默良久的准备。
      
      果然,屏幕那边的人垂着长长的眼睫,久久才说,“当然,不过老师说,可以给我三周的时间再考虑一下。”
      
      “那你跑去柏林做什么?”
      
      “不是柏林,”她眉眼笑开,“你知道的嘛,天上的星星在我眼里早就是些失去幻想的石头了。不过,十二月的冰岛上空会出现极光,据说那会是漫天星空格外美丽的时刻。”
      
      “所以呢?”
      
      “所以不瞒你说,我想去和那些星星在它们最美丽的时刻告个别。”
      
      早田香织叹了口气。
      
      她就知道……
      
      如果真的能够毅然决然作出选择,哪里还需要什么告别?
      
      老实说,作为朋友,早田香织很想像十三岁时那样,依然不顾一切地站在一弦星也身边,告诉她:你继续去做你喜欢的事吧,无论怎样我都支持你。
      
      可是三十岁的她抿抿唇,着实再说不出那样的话。
      
      “我听树里哥说,你已经通过东京西区行政室的面试了,挺好的,一个拿着高薪还能陪在父母身边,一个累死累活也挣不到多少钱,这选择很难作吗?”
      
      屏幕那头隐隐传来小孩子的啼哭声,早田香织神情温柔地把孩子抱起来,拍了拍背。
      
      “我知道,你从小时候起,就和我们这些原本都不知道以后想做些什么的普通人不一样。可是星也,现实并不会因为你有自己的理想就产生本质的改变呀,就像男人依旧喜欢能照顾自己的女人,父母希望孩子陪在身边,如果把工作只当成一个谋生的工具,说不定会轻松很多,人嘛,没有几个能真正做着自己真心喜欢的事的……”
      
      对面的小孩子对着屏幕发出好奇的咿呀声,可爱极了。
      
      一弦星也一边用温柔的笑回应那孩子,一边嗯嗯地回应早田香织的话。
      
      这些道理她当然明白,该怎么选择她当然也很清楚。
      
      但是笑着笑着,她仿佛能透过早田香织窥见自己这样选择后未来人生的全貌。
      
      她会在舒适闲散的办公室里做着简单重复的打印工作,再参加一场相亲,嫁个对她不错的好人,在距离父母并不遥远的地方买个房子,也为那个人生一个可爱的孩子……
      
      大概所有人都会认为,再难有比这更圆满的未来。
      
      可那个瞬间,一弦星也因这种再无波澜的圆满而感到不知所措。
      
      “星也?星也?!你看那边!”
      
      一弦星也盯着屏幕神游太久,恍惚间没听清早田香织后来又说了什么,回过神来只看到她的目光在眺望远处。
      
      “看,那是不是手冢国光?”
      
      机场正中,硕大的LED显示屏上,是即将到来的澳大利亚网球公开赛的宣传展图。
      
      一弦星也转头望去,那张记忆深处的、清俊的脸,果然正带着一贯淡漠的神情俯视着下方的人潮汹涌。
      
      “啧啧啧,十五年了,我老公都秃了,手冢君还是这么帅啊,这张脸,不去拍偶像剧可惜了……”早田香织这么感慨。
      
      一弦星也的目光与展图中的人像交汇后,落到这人旁边的赛绩简介上。
      
      ATP世界排行榜连续五年位居世界前三,15次公开赛满贯得主,荣获21枚大师赛金牌,27项巡回赛事金奖……
      
      “……”
      
      一弦星也,“去拍了偶像剧才叫可惜好吗。”
      
      大抵是没了太多少女心的加持,早田香织对那张脸的感慨没持续太久,“说起来,这些网球运动员赢下一场比赛就能赚到上百万美金,普通人勤勤恳恳奋斗终生都比不上人家随便动动球拍,人生啊,真是不公平,明明你和他当年也没差多少,只是坚持的东西不一样而已啊。”
      
      听她这么说,一弦星也说不清此刻是什么心情。
      
      她仰望着那张展图,想起大多数人从很久以前就在劝慰她的一句话:“这世上没有几个人真正在做着自己真心喜欢的事的。”
      
      她对这句话的态度从一开始的不屑到后来的将信将疑,中间也就只差了一句:“就算有这样的人,那份喜欢也终究会被遥远的路途与苦难所击碎。”
      
      而现在,展图上那人的深邃目光仿佛落在远方又仿佛落在一弦星也的身上,最终凝成一个声音在她心底轻轻低啸:有的。
      
      这世上,真的有人真正在做着自己真心喜欢的事。
      
      并且从不后退、绝不彷徨。
      
      一弦星也记得,在从前三十年的人生里,她和手冢国光大概只有国中短短不到三年的平行时光,而且同校不同班,说句萍水相逢并不为过。
      
      而在这为数不多的萍水相逢中,他们之间的每一次交集几乎都可以用不欢而散来形容。
      
      他们在何时相遇,又在何时分别,她无从忆起。
      
      在这渐行渐远、无处相逢的十五年中,那个人又是如何从风资卓绝的少年成为更加引人瞩目的青年,她更无从得知。
      
      可不知为何,她却能够在这个时刻,从无数吉光片羽中毫不费力地回想起他曾被无数人叹服、崇拜、追逐的模样。
      
      以前,她不以为意,现在却不得不承认,总有一些人,让人一眼看去,就满心向往。
      
      强大、坚定、冷静、清醒。
      
      让人难以遏制地想着,要是有一天,我也能如此就好了。
      
      “有什么不公平?也不是所有网球运动员都能拿到冠军级别的奖金,更何况,他一直很好。”
      
      她的语音轻柔,却穿透喧杂四周。
      
      早田香织只是随口说说,没想到一弦星也会有回应,而且还是意料之外的回应,表情几乎可以用吃惊来形容,“等等等等,我没听错???”
      
      “什么?”
      
      “你,觉得,手冢君,很好?”
      
      ?
      
      一弦星也歪歪头,“难道不对?”
      
      对是对……只是……
      
      “呃,老实说,我以为你国中的时候大概不怎么喜欢他的。”早田香织,“当然了,他讨厌你是肯定的!”
      
      看屏幕里的人一脸笃定,一些不堪回首的记忆浮现出来,一弦星也囧了片刻道,“好吧,后半句我完全同意,不过无所谓啦。”
      
      她耸肩笑笑,“你也知道,我那时候,多少有些年少轻狂。”
      
      *
      
      与早田香织的通话结束后,一弦星也感觉自己的情绪大概真的好了许多。
      
      但她说不清这种莫名而来的情绪好转,到底是来自好友这通带着人生导师意味的通话,还是来自于其他什么。
      
      一月份的澳大利亚公开赛啊……
      
      当一弦星也莫名其妙打开手机、莫名其妙地计算完距离这场比赛只剩不到一个月、又莫名其妙地想着某个人势必也还是要参加这场比赛时,她才惊醒。
      
      这到底和她有什么关系啊……
      
      提醒登机的声音在此时响起,一弦星也沮丧地把手机丢进口袋,一个人朝登机口走去。
      
      临到尽头时,她又回头望了望,想再最后看一眼机场正中的那张展图。
      
      视线中依旧满是行色匆匆的沉默路人,那张唯一熟悉的面庞已在远处。
      
      耀目的镁光灯打在他的脸上。
      
      真好啊。
      
      一弦星也抑制不住地这么幻想,如果这个人现在就能来到她的身边,她是不是也能分到一些他的勇气,然后像他一样,义无反顾,永不后退。
      
      可大概不会吧。
      
      毕竟澳大利亚公开赛就要开始了,那个永远都不松懈大意的人又怎么会像她一样四处闲逛呢?
      
      而且……他可是手冢国光啊。
      
      虽说如今她随便翻开一本网球月刊的杂志就能轻易看到他的脸,可在现实中,他们已经十五年不曾相见了。
      
      她又该用多么渺茫的概率才能衡量一场久别重逢的偶遇?
      
      一弦星也讪讪丢掉自己异想天开的心思,踏入暗色下连接登机口与机身的架空长廊。
      
      然而,就在那个世界骤然暗下的时分,风从架空长廊横空而过,系在她颈间的白色羊绒围巾翻飞落下。
      
      长廊尽头,机舱内透出隐约光线,一个修长的人影伫立在前方,背后是无限星光。
      
      那人的视线透过无框镜片遥遥而来,与她相交。
      
      时间仿佛一下子被拉长,画面骤然静止,却因静止而格外清晰,带着一种冥冥之中的注定。
      
      她想——她大概邂逅了一个奇迹。

  • 作者有话要说:  天空一声巨响,腿哥闪亮登场,将将~
    这是一个小手冢一心顾着打球没追到老婆,老手冢奋起直追滴故事。
    so,后文大量国中回忆杀预警,暗恋情节为过去时,干柴烈火(x)为现在时:D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