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邂逅1 ...

  •   一弦星也动身前往北欧前发生了两件事。
      
      一件是她准备辞退日本宇宙航空研究所的工作意外换来了难得的假期,因此决定前往北欧本身。另一件,似乎有些难以启齿。
      
      与她交往了七年的男友,山本信源,和目前日本最炙手可热的网红主播大原明美,公开了恋情。
      
      而一弦星也是最后一个知晓这件事的人——通过铺天盖地的网络报导。忘了说,这两个人都曾是她中学时代的同班同学。
      
      关于男友突如其来的背叛,一弦星也其实早有预感。早在他们之间最后一次不欢而散的通话停留在五个月前时,她就明白,这样的结局或早或晚。
      
      所以当一颗惊雷投入娱乐板块的深海,继而引发无数无辜路人的推特头条爆炸飘红,一弦星也竟没觉得晴天霹雳,只是感慨——
      啊,这世上果然没有谁能长长久久爱着另一个人这一说。
      
      十二月的欧洲,夜色拉长,恰逢傍晚,星光月色已铺落下来。一弦星也滞留在柏林机场,等待转机前往哥本哈根。
      
      她望着落地窗外,庞然机身携着鼓风机的轰鸣冲入璀璨夜幕。
      
      七年而已嘛,在自己遥望漫天星辰最终还是要挥手作别的三十年面前,着实没什么大不了。而与漫长人生相比,就更没什么了。
      
      想到这里,一弦星也的手机铃声响起来。
      
      很意外,是她三十年来唯一的男友兼前男友,山本信源。
      
      意料之中的,他说,“我很抱歉。”
      
      印象里,山本信源是个很正常很理智的男孩子,因为家庭条件不错,还是家里唯一的孩子,从小就有点小骄傲。出轨这种事对他来说,肯定怎样都心怀愧疚。
      
      但再怎么愧疚都敌不过理性抉择,这才是人间真实。
      
      一弦星也明白,这段感情中,如果真要论个对错,事到如今她也无法独善其身,但她不能理解,“为什么一定要以这种方式?”
      
      明明他们有办法心平气和地谈一谈,就算是心中另有所属,也不至于像现在这样如此令人难堪。
      
      “明美只是不小心被人拍到了聊天记录,这件事,我的确是想先和你说完再作打算的。”
      
      一弦星也确认自己没有兴趣听他讲述新欢,但确实也不知道自己还能再追究点什么好了,“那么,就这样吧。”
      
      虽然迟了点,但就这样结束似乎也能算是好聚好散的一种?
      
      显然,只有她自己这么认为。
      
      就这样?
      这种没有丝毫怨恨和挽留的语气仿佛让山本信源以为,他们正在讨论的只是:家里的米缸没米了,那么今晚就吃拉面吧,这种话题。
      
      他难以置信,这些年在她面前无论何时他都极力保持的风度在这一刻荡然无存,“难道你就不难过不后悔吗?如果不是你这些年活得太过自我,我们又怎么会变成现在这样?”
      
      老实说,山本信源很早就开始喜欢一弦星也了,早到这份心意从国中开始,即使一弦星也因为一门心思扑在星辰大海而在对待感情方面格外迟钝,他也从未退却。终于,在大学毕业那年,他得偿所愿。
      
      他当然因为她成了自己的女朋友开心过许久,满意过许久。
      
      毕竟,她漂亮,成绩又好,鲜活明媚,他所认识的女孩儿中没有一个能与她相比,中学时代不知道有多少男孩儿倾慕于她。
      
      重要的是,无论与谁提起,航天设计师总是一个神秘又高贵的存在,仿佛这个词汇天生就与平庸二字横亘天堑。
      
      抛开那些年少悸动的虚幻感觉,这样的女孩最终成了他的所有物,即便只是为了满足一丝小小虚荣,都得意又得体。
      
      他真的以为,他们可以一直在一起的。
      
      过去,山本信源总是认为,只要自己足够喜欢,长久两个字不过一个需要时间验证的词汇而已。可到现在,他才发现,长久之所以存在,本身就是因为没有人能永远活在过去。
      
      “大学毕业,凭你的能力,就算是跨专业又怎么样?你明明可以像你哥一样进入首屈一指的咨询公司,拿着别人望尘莫及的起薪,或者考进东京的政府机关,安稳过完下半生,多少人劝过你的。”
      
      一弦星也没想到他会忽然开始回忆这些,可是,“你和我在一起的时候,明明知道我在申请航天专业的研究生,而且无论如何我都会去JAXA。”
      
      山本信源自嘲道,“是啊,我高估了我自己,也高看了JAXA。”
      
      如果他早会料到航天研究所等于清苦的劳动力,还要时不时人间蒸发一年半载,连与家人爱人见一面都需遥遥等待,他当然无论如何不会同意。
      
      “半年前,你爸病倒,你哥接了电话,凌晨三点从洛杉矶飞回来,连你那个三天两头离家出走的弟弟都抛开他所谓的艺术赶回来的时候,你呢?你在哪里?”
      
      “我不敢想,你父亲尚且如此,如果是我父母,有一天,他们病了需要人照顾的时候,你还要在不知道哪个犄角旮旯摆弄什么破飞行器……”
      
      一弦星也明白,他现在大概只想发泄,却还是忍不住纠正道,“是深空探测器。”
      
      “……好,不管什么器,你觉得我父母他们会怎么想?JAXA是给了你年薪百万?还是只要在那儿贡献一生就能让举国上下都记住你的名字?”
      
      和这种生活比起来,穿云写字楼里脚下生风的高级白领或者动动手指就有人阿谀奉承的公务人员,对她来说当然是更好的选择。
      
      山本信源不疑有他。
      
      一个女孩子,能够找到一份高薪的工作,过着稳定的生活,还有什么不满意?这世上又能有几个人是真正在做着自己真心喜欢的事呢?
      
      因为虚无缥缈的梦想就妄图让自己的另一半承担起与家庭二字相关的大部分责任,太自私也太可笑。
      
      “星也,钱与安稳,你总要有一样吧。”
      
      他的声音夹杂无奈,裹挟着无尽疲惫跨越千里,从听筒里传来。
      
      一弦星从来没有怀疑过自己反唇相讥的能力。但此时此刻,她甚至不知道该从哪一句开始辩驳才好。
      
      她该怎么说?
      
      是说她也觉得高级白领和东京的公务员很不错,可这些都是别人希望看到的她,却不是她数十年如一日的坚持后希望看到的她自己?
      
      还是说,父亲病重时她无法抽身,因为那时小行星取样正值紧要关头,整个团队都签了保密协议,埋头在无迹可寻的九州群岛?
      
      她想说的、想解释的太多,反倒显得这些解释中的每一句都微不足道起来。
      
      那些无可奈何被湮没在无法回溯的长河中,无论如何遣词都显得那么苍白无力。
      
      因为她知道,钱与安稳,这些他想要的,她的的确确,一无所有。
      
      再听不到她任何的情绪,山本信源深深叹气,“这么多年,我真的受够了。”
      
      他想,这是最后一次了,或早或晚,他总要与她,也与过去天真的自己告别。
      
      “一弦星也,你的梦想,凭什么要用我一生的幸福陪葬。”

  • 作者有话要说:  JAXA(Japan Aerospace Exploration Agency)-日本宇宙航空研究开发机构
    私设如山,请勿考究,大家看个开星~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