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青葱1 ...

  •   一弦星也后来仔细想了想,在她讨厌的人加起来比天上的星星还要多的青春期里,她对手冢国光还真的算不上讨厌。

      可手冢讨厌透了她,这就多半和她中学时那顽劣跳脱又爱招惹人的性子脱不了干系了。

      一弦家里三个孩子,星也同学排行老二。

      在她戴着小红花刚刚脱离小学生行列,步入中学校园时,她哥,一弦树里,已经在私立青春学园国中部,十分人模狗样地混上了个学生会会长兼大众男神的称号。

      听说一弦学长明年就要升高中部了,众女纷纷捧心口作失恋状。

      对此,一弦星也直想一指头戳破这位学长白切黑的欺骗性外表。

      “痛痛痛!”

      一弦星也第一百零八次抗议,“哥,如果你想把我脑袋上这几缕毛搞成人见人爱的小花园,不如直接把它染成绿的。”

      “不行哦。”一弦树里拿起下一个小皮圈,继续在某人的短发上耕耘,心情很好,“染发违反学校规定,不过女孩子就是要留长发才好搭配小裙子啊。”

      十多年在男孩堆里横着走,并坚信长发好麻烦好麻烦的一弦星也很无语,“那我宁愿违反规定!”

      说来,一弦星也不怎么像女孩儿这点,完全不能怪她。毕竟跟着哥哥弟弟一起长大。

      但怪就怪在,一弦家的两个男孩子,一来因为父母教养的好,二来天生芝兰玉树的好相貌,任谁看了都要夸上一句温和儒雅的翩翩小少年。

      而一弦星也,一张灵动明媚的小脸虽然也在一众孩子里一等一的出挑,可相比于她哥和她弟,性格却是歪了个十万八千里。

      “呵,你上学以来违反的规定还少吗?”

      一弦星也刚还在奇怪,怎么她弟这个幼稚的现役小学生还没来嘲笑一下她的新发型,这就来了。

      一弦雪乃窝在旁边的沙发里打游戏,注意力被分去大半,嘴皮子上却完全不落下风。

      “青春台三小的校长听说你毕业了,高兴得准备号召全校开联欢会庆祝,你知道吗你。”

      一弦星也一个大苹果丢过去,“滚滚滚,哪有那种事!小学的老师和同学们都很喜欢我!”

      “是是是。”那苹果被接住,狠狠咬了一口,“三组的铃木君,六组的吉仓君,八组的小林君,还有那个倒霉的森川君,果然都很喜欢你!”

      她哥对八卦事件果然也很感兴趣,挑着眉问,“倒霉的森川君是什么?”

      “还能是什么?”一弦雪乃翻了个白眼,“本来这位是个能保送冰帝中学的年级第一的,你问问她对人家做了什么吧。”

      一弦星也两手一摊,抗议,“哥你相信我!我巨冤,那人考了几次年级第一就眼睛长到头顶上,说话也太不客气,气哭了好几个漂亮小姐姐,我实在气不过才!”

      “才怎样?”

      “你知道我一直看不惯那种讨人厌的嚣张小鬼嘛,于是我们就约好在模拟考试中大战三百回合!”

      “结果?”

      一弦星也哈哈笑道,“结果我就做了太久的年级第一,独孤求败,给那小鬼鼻子都气歪了哈哈哈,痛快,痛快!”

      对话一来二去,一弦树里搞清楚了。

      这位森川小朋友如果真的只是争一时意气,咬咬牙,心思依旧放在学习上,也不至于被冠上“倒霉”这个形容词,丢了保送的名额。

      可难就难在,十一二岁的小朋友正是初尝心脏悸动的年纪,这个时候若是有个人在自己面前一骑绝尘,让人不得不仰望,而且脸还长得过于好看,那就……

      一弦树里看她用手指一边拨弄自己头上的小揪揪一边说,“明明就是场纯脑力较量,是他自己想太多,我又能怎么办?再说了,冰帝那个少爷小姐多作怪的地方有什么好?校门四周金碧辉煌得连个上学迟到应急钻的狗洞都没有,一点都不友好……”

      想到类似的悲剧也不止一次两次了,一弦树里叹了口气。

      不然,这长发还是算了?

      毕竟,短发的杀伤力已经很强了……

      但他不忍拆掉某人头上自己的杰作,只好说,“好吧,以前的事,过去就过去了,以后可不要这么随心所欲了,国中和国小可是很不一样的。”

      一弦星也抬起头,“有什么不一样?”

      “有种可怕的东西,叫风纪委员会。”

      “……被他们抓住会怎样?”

      一弦树里托腮想了想,“轻则扣除学分,扣满100会影响毕业,重则直接扭送至校长室……开除?”

      一弦星也心虚地“哦”了一声,又问,“是不是每天戴着黄袖标满校园逛的那些人啊?”

      这问一出,一弦树里忽然有种不太好的预感,“你……该不会已经惹到风纪委员会的人了吧?”

      “哈哈那个,也不算惹到啦,就是在一个风和日丽鸟儿高声叫的清晨我去街口便利店买了个包子……”

      她哥她弟都忍不了了,齐齐吼道,“说重点!”

      “正要说!”一弦星也气呼呼的,“结果因为那个包子我就迟到了一丢丢嘛。”

      她哥松了口气,“还好还好,只是迟到。”

      一弦星也眼睛亮了亮,“对吧对吧,只是迟到而已!我早就好有预见性地让香织帮我在南墙边上准备了个板凳。”

      “……”
      “……”

      一弦树里额角猛跳,“所以,你翻.墙了?”

      “没有!”

      确切的是:没成功。

      “我好不容易爬上去,结果早田香织那家伙居然诓我!没有板凳我自己跳不下去,只好又绕到北墙边上钻狗洞过去了……”

      当然,如果故事就此而止,也不会有风纪委员会什么事儿了。

      坏就坏在,这个狗洞边上居然还有人有这个闲情逸致,陪她玩守株待兔的游戏!

      一弦星也灰头土脸地爬过去,一抬头,险些被一张居高临下的冰块脸气死。

      这怒气值在她看到这人身后抱着板凳、显然已经在威逼利诱下缴械投降、出卖队友的早田香织后,达到了峰值!

      “岂有此理!真是岂有此理!那个小子,看起来瘦瘦的,戴个眼镜,有点小帅,但绝对绝对还没我高,肯定是一年级的!他跟我玩这一出,根本就是故意的!”

      “然后呢?他怎么说的?你又怎么跟他说的?”

      一弦星也两手刷的一合一开,将一张面无表情的脸模仿得惟妙惟肖,“姓名,班级,报一下,迟到加逾墙,扣30分。”

      一弦雪乃愤愤道,“活该!谁让你有大门不走,非走这种歪门,现在好了吧!原本只扣10分,现在多扣了20!”

      结果一弦星也一声长叹,“要是只有这么简单的30分就好了!”

      “还有?”一弦树里被惊到了。

      “是呗,我当时不就非常后悔嘛,想着是不是还能抢救一下,所以跟他说:小哥哥,你行行好,我哥可是现在的学生会会长,你放过我这一次,我让他以后帮你也做学生会会长,好不好?”

      虽然已经很清楚自家妹妹可能根本不需要脸皮这种东西,但一弦树里还是忍不住捂脸,“所以?他接受了你的贿赂?”

      一弦星也一阵捶胸顿足,“所以他又给我多扣了50分!”

      “………………”
      “………………”

      这可真是,史无前例!绝无仅有!

      第一次有人能在开学前三天就被扣到只剩20学分!

      一弦雪乃拍拍手,“姐,你果真是个能创造奇迹的女人。”

      一弦树里摸摸她的头,“没事,国中肄业哥养你。”

      一弦星也有气无力摆摆手,“好说好说,不用客气。”

      就在这时,玄关处风铃轻响。

      一个年轻的男子声音带着调笑响起,“我说,我好不容易带了这么多东西过来,居然都没人欢迎我一下吗?真让人伤心呐。”

      一听这个声音,一弦树里便满面春风地站起来迎了出去。

      身后只留下一弦星也和一弦雪乃相视一坏笑,他们在彼此默契的眼神里读出来相同的一句:“你猜蹭饭的大和到底什么时候嫁进来?”

      然而,这个问题的答案还没在姐弟俩的脑电波之间游走一轮,那位“蹭饭大和”便冲他俩友善地招招手。

      “呦,小鬼们也在,刚好,给你们带了好吃的。”

      他侧身让开,一个身形瘦削的少年正把一大箱柑橘稳稳放到玄关前的地板上。

      从一弦星也的角度,刚好能看到他额前的茶色发丝、高挺鼻梁上架着的无框眼镜、紧抿的唇角以及白皙的下颚。

      毫无疑问,即使现在这个少年看起来只像一个发育不良的小孩子,但假以时日,必定会成为光风霁月的存在。

      可即便如此,一弦星也还是对着那张小白脸暗暗握紧了自己的小拳头。

      因为再帅又能怎么样呢!

      再帅,这人也是那个给她疯狂扣分的小矮子

  • 作者有话要说:  雪乃弟弟不是不爱姐姐,平平无奇一个小傲娇鹅已~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