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 4 章 ...

  •   百花楼你好,
      是啊,我多希望在30年前我们能有今天便利的通讯技术,如果是那样,生活会容易很多的。

      很多人都问过我这个同样的问题。为什么我在等待了25年后才决定主动冒出头来?

      去年的圣诞,我和一个朋友讨论起了因特网。我们讨论的焦点在于,在因特网上,你是否可以搜寻到任何一个人,同时,你能找到关于这个人多少消息呢?比如说,如果你知道我的名字,我生活的区域,同时你能读荷兰文的话,在因特网上,你可以轻而易举地找到关于我不下二百四十条的信息。这很符合逻辑,因为我确实充分使用着因特网。

      然后,我和我的朋友又开始了一个新的话题,那么,因特网对于在因特网流行之前已经离开人世的人们,又会有着怎样的记载呢?所以我们决定拿出一个在因特网出现之前就已经去世的人名来搜寻一下。对于我来说,芭芭拉是一个非常自然和直接的选择。

      当搜寻结果展现在我面前的时候,我震惊了,我不能相信我所看到的东西,直到我看到维珍百科关于芭芭拉的文章后,我才确认,这确实是我认识的那个芭芭拉。

      于是我开始读网上关于她的文章和报道。我注意到在过去5年内,几乎没有什么关于她的新闻了。我决定,我对她这么的了解,我有她的照片,可能还有我们之间的通信(我还在找),还有很多很多关于她的故事。似乎如果我不和她的影迷一起分享这一些的话,实在有些浪费,虽然这会是些迟到了很多年的故事。我挺恼火于网上一些关于她的故事和讨论,因为那实在太过无稽。这就是为什么我决定走出来和你们联络的原因,我想告诉你一个我知道的真实的芭芭拉。

      新年的时候,我和我大哥还有爸妈一起找芭芭拉的照片。我们还真找到了不少呢(芭芭拉和我的兄弟和家人关系都很好)。我们一起弄了Youtube上的小影片,我们做得不亦乐乎。这勾起了我们关于芭芭拉很多甜美幸福的回忆。对于我来说,这个短片是我用来测试到底有多少人对于我了解的芭芭拉感兴趣的办法。在一周的时间里,Youtube的链接被点击了几百次。影迷会放的链接也被点击上百次。我的大女儿告诉我,这已经是非常好的成绩了(她知道关于YouTube的一切!)。所以我觉得还是有很多人对芭芭拉的生活非常感兴趣的。这让我决定写下更多的东西。

      其他的问题我下次再回答。
      罗勃

      罗勃,
      真是神奇的因特网。

      其实我曾经以为自己是世界上唯一一个这么固执地喜欢她的人,尤其是当光阴一点一点地向前移动,离她远去的日子越来越久远的时候。直到1998年在美国,很偶然地我做了一件你在2009年的圣诞做的一样的事情:在因特网搜索了关于她的消息。

      那个时候,网络搜索还是一件很让人陌生的事情呢。要知道,我在中国上的那所大学,那时候上网还要根据数据流量收费。而谷歌到了1999年才有8个员工而已,而我那个在2000年加入谷歌的大学同学如今也早已成为了亿万富翁。

      就在那样一个没有什么强有力的搜索引擎的年代,我还是在网上找到许许多多关于她的信息。有中文简体的,有中文繁体的,还有很多是英文的,甚至是越南文和印尼文的。就像投奔海洋的鱼儿,我觉得世界一下子开阔了,我看到了一个更丰富多彩的她,也知道了我不是一个孤独的人。那时候的因特网远远比现在单纯,我们很快地互相联络起来,交流自己的信息和情感,以及各种各样关于她的信息。你一开始所接触的HYH,她的网站就是在那个时候开始建立,并且逐渐丰富完整起来的。

      后来越来越多的影迷通过网站互相联系在了一起,因而在香港,台湾和大陆都有了自己的影迷会和影迷会的网站。后来许多从来素未谋面的人们还一起组织了很多次关于她的纪念活动呢。

      30多年前的你们的生活又是怎样的?那时候的你们也是正青春年少呢?

      百花楼

      百花楼,
      今天我只能回答你的一个问题了。为了更好的了解我们所谈论的很多事情,你必须对我们当年的生活有个清晰的了解,这将会是个很长的故事呢。

      我刚认识芭芭拉的时候,我有两群朋友,一群是英国人,他们都是摩托车爱好者。我的一个哥哥是他们中间的一员,他们都穿着真皮的夹克,留着油乎乎长长的头发,听着重金属音乐,开着硕大无比的摩托车,穿着脏兮兮的衣服。反正如果你在晚上碰到长成这样的人,你肯定会吓一跳就是了。

      我跟他们很熟悉因为他们经常到我父母的家里来,他们中间有些人有女朋友有些人没有。我父母家是唯一能欢迎他们,并且让他们感到自由自在的地方。我自己也有一辆摩托车,但是我从来不喜欢披头散发,脏呼呼地呆着。

      有一次,在周六的晚上,他们突然觉得饿了,他们知道我喜欢芭芭拉,也知道芭芭拉家里在Histon开了一家炸鱼薯条店。所以一阵起哄,他们就浩浩荡荡地开着重型摩托往芭芭拉家的店铺而去。我也跟他们一起去了,因为我也想见到芭芭拉。

      想象一下当时那种场面吧,本来平静的周六晚上,在一个一向宁静的英国小镇的一家炸鱼薯条店里,突然冒出来一群骑着发出巨大马达声响的重型摩托的奇怪的人,上面的人大部分都是脏兮兮的。男人留着长发,女人穿着皮衣皮裤。我想当时芭芭拉的家人一定是吓坏了,我看店里面其它的顾客也吓了一大跳。芭芭拉认识我的哥哥和那几个CCAT的朋友。所以她很开心地欢迎我们的到来,并且叽叽喳喳地和我们说了好一会儿话。不用说,这让她的家人更担心了。

      这几个人拿了他们点的外卖走到外面,围着他们的摩托车吃东西。我留在里面静静地观察芭芭拉。不知道是否看出了些什么,这时候另外一个客人也过来坐在我旁边,告诉我他有多喜欢芭芭拉,芭芭拉有多么的可爱。于是,我们坐在一起很开心地聊起了芭芭拉。当我们坐在那里的时候,我看到芭芭拉不停地给我抛各种各样的眼神。她明眸善睐的眼睛里一开始流露的是情意绵绵,后来慢慢变得是觉得我莫名其妙的眼神,到后来,那眼神变得烦不胜烦。到最后,她那会说话的眼睛里传达过来的已经是非常清楚信息了,“你怎么还不走啊,快走快走!”

      我第二天碰到芭芭拉的时候,她跟我说,下次我和我的那帮朋友们千万别再来了。那些油乎乎脏兮兮的摩托车手们把客人们都吓跑了,而坐在店里聊天也很影响生意。当然,最重要的原因是芭芭拉觉得她的家人肯定不喜欢她和这样的人们打交道。

      然后我们有另外一群朋友,他们都是中国人。其中一人是我相识多年的朋友。他非常非常的瘦,但是有一个无比巨大的嘴巴,在我们的聚会上,他经常特别得意的表演一个节目就是把一整个苹果塞到嘴里去。他把我介绍给其他的中国朋友,都是香港过来的学生。那是一群相当激进的年轻人,他们经常出没于剑桥当时各种各样的庞克音乐会的现场。他们中间的一些人还组织了一个庞克乐队,也自己烧制了唱碟希望能在香港售卖。每次他们中间有人回香港的话,他们都会带一大堆唱片回去。

      (注:朋克(Punk),又译为庞克。是最原始的摇滚乐——由一个简单悦耳的主旋律和三个和弦组成。诞生于七十年代中期,一种源于六十年代车库摇滚和前朋克摇滚的简单摇滚乐。朋克乐队朋克音乐不太讲究音乐技巧,更加倾向于思想解放和反主流的尖锐立场,这种初衷在当时特定的历史背景下在英美两国都得到了积极效仿,最终形成了朋克运动。)

      这两群朋友互不搭界,但他们都在CCAT读书,并且在CCAT周围租房子住。我当时还和我的父母住在一起,我有时候会溜到他们的房子去喝茶聊天。我们经常在一起。

      当我和芭芭拉开始相处以后,她很容易地就和我的两群朋友相处得很好。当然了,相比较起来,芭芭拉更喜欢和那些中国朋友在一起。虽然他们过的生活是和芭芭拉这样的乖乖女完全不一样的。他们过的一直是非常自由自在的日子,哪天他们不想上学,他们就逃学。这些人都很有趣,你任何时候找他们聊天都能找到好玩的东西。我们并不像当时的年轻人一样喝酒或者抽烟。

      我依然记着那些有趣的日子。芭芭拉经常被那些人讲的笑话或者他们唱的恶作剧的歌逗得一边捧着肚子喊疼,一边去擦拭笑出来的眼泪。芭芭拉笑得时候非常开心,也笑得很大声。有一次我们去一个中国女生家,看她新搬的房子。我们在那里说说笑笑玩得很开心。可是第二天,房东太太就通知那个中国女生搬走,因为她的客人都太吵闹了,我们都严重怀疑是芭芭拉的笑声惊动了房东。

      我们每天晚上经常都这么聊天唱歌玩乐,芭芭拉则经常早早的就得回去。而周末的时候她都得在家里的店铺里帮忙。你能想象到她内心在这两种生活之间的所受到的冲击。

      后来我的父母回到荷兰,我就在剑桥租了个小公寓,我们的朋友们就经常到我的公寓来聚会。芭芭拉甚至在我的公寓里养了一只猫。

      好了,这就是我今天的故事。今天我问你的问题是,芭芭拉的妈妈和舅舅知道她当时和朋友们一起的这些事情吗
      很晚了,我该睡觉了,晚安。

      罗勃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